既然举头三尺有神明,包子信的到底是什么神?

查了下他在2020年5月去过云冈石窟拜佛,难道包子是信佛的?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是巴力·哈達德,血腥、欺騙、疫病、與享樂之神,也是今天全世界共產黨人的魔界導師與保護神。

講一個寓言故事吧。從前以色列有一個農夫,他很害怕陰間和地獄,於是就去各地的神殿求神的祝福。他首先拜訪了誅魔之神莫德(Mot)。莫德說,我可以接你上天堂,但是你要拿我這把劍,去殺50個亞述的流匪。農夫對他自己的武力沒有把握,於是就婉拒以後拜訪雅雪拉(Asherah)的神殿。雅雪拉說,我也可以接你上天堂,但是你要殺死你那個在埃及做妓女的大女兒,並且嚴格按我的箴言教育你的小女兒。農夫感覺雅雪拉的要求十分苛刻,也婉拒了以後拜訪雅威(Yahweh)的神殿。雅威說,我也可以接你上天堂,但是你必須要守我的律法,一共有613條,並且教育你的家人也這樣做。農夫感覺雅威的要求也太苛刻了,於是婉拒以後去拜訪巴力·哈達德(Baal Hadad)。

巴力接待了農夫,說:「你之前拜訪的那些神啊,都是感知到你求永生的心切,才開出天價的。我看你是一表人才。你要是侍奉我的話,我能讓你享盡一生的榮華富貴,死活還能上天堂繼續享福。」

農夫說:「太好了。我應該如何侍奉您呢?」

巴力說:「那還不容易!我希望看到的,就是所有以色列人都過上快樂的生活。快樂!知道嗎。花錢是最大的快樂。讓你的大女兒不必儲蓄了,帶著小女兒在埃及的慾望之街上享受奢華的派對。讓你的兩個兒子時常去巴比倫豪賭。而你自己和妻子呢,也需要頻繁地享用上好的葡萄酒和演出。你做這些消費的事情,還能養活提供這些服務的人。這樣,就把快樂傳遍四方了。」

農夫按巴力說了,辭退了家裡的武士和佃農,一心享樂,過得十分快樂。可是還沒幾年,他的家產就揮霍光了。巴力對他說:「不用怕,你把兩個女兒賣了,繼續傳播快樂。一年以後,我就攜你們全家上天堂。」

一年以後,農夫把賣女兒的錢也揮霍光了。正在他窘迫之時,外面傳來了轟鳴的馬蹄聲。是巴比倫的騎兵。巴比倫騎士衝進了他破敗的農場,將他和妻子當即斬殺,並將他的兩個兒子抓走做奴隸。農夫的冤魂在虛空中哀求。巴力看到他,得意地冷笑了一聲,便把他丟入了地獄。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包子不懂那么多。他信的估计也就是农村里农民信的那些,什么灶神啊,门神啊,财神啊,吃麦芽糖的时候信个麦芽神啊,再拜个狐仙树精什么的。
当然是古娜拉黑暗之神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爱突沼气池的平平 平平爱突沼气池,沼......气池,沼气......池......
当然是五千年第一伟人毛泽东啊,还有疯狂宇宙掀翻小池塘的萨格尔王
sager_wong 萨格尔王
信的就是本王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cong Center
你是中国人 你是中国人,你爱中国
文革那代傻逼很多都信“佛”啊 
我家亲戚大群里就有不少人整天分享些神神叨叨的破烂

估计以前缺德事干太多了老了才心虚会信这些东西吧
毕竟这代人是没有任何理性的 需要这些东西才能让心里平静 侧面说明习包子心慌慌
有话想说 总有事 看不过眼
他就是搞迷信的,硬套上什么宗教的话那就是道教吧,当然以包子的脑子也理解不了易经之类,只是迷信所谓国师的算命看风水什么的,还有气功和中医,你买保健品的爹妈什么德行,包子就什么德行,可能还不如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他的意思就是他是神,他是老大哥,他看着呢!你不要觉得他是认为在他头上有个“神”。
Karl Marx, 它们死了也要去见他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张二伯 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的幕后老板。用涮羊肉祸害日本群众中……
你若问我包子信仰谁,我会说包子只信仰包子。

看此人得势以来种种行为,皆是妄自尊大,目中无人,偏偏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因此总是口号喊得山响,事事办到砸锅。种种失误,十个手指头+十根脚指头都不够数。
帳號不用錢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劉仲敬的理論用來顛覆共產黨政權有什麼欠缺之處?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50108
過於路徑依賴。

阿姨的諸夏不是解決共產黨,而是解決大洪水的。
在劉的理論裏,共產黨不用推翻,到時間它自己就會死。

只是共產黨死了之後,中國依然沒有辦法實現民主,因爲中國人缺乏結社、憲政和法治的能力。
所以中國立刻會陷入無政府主義狀態(大洪水),絕大部分人會在缺乏政府的保護下在很短的時間内死亡并且斷子絕孫。(互害社會)

這種情況在中國古代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是歷史事實,并且世界上所有國家改朝換代,只有中國死人最多,可以在幾十年之内,通過内戰屠殺,消滅一半以上人口。(德配下)

劉把這種獨特的現象總結爲:中國人沒有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世界文明窪地)
他們都必須像寄生蟲一樣,寄生在一個獨裁者身上才能活,否則就會死去。(費拉無產階級)

那麽,中國人想要提高文明水平,實現民主文明,第一個需要提高的,就是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

所以劉給出一個解決無政府狀態的方案,就是諸夏。大家都去嘗試著建國,不要統一。

這樣的好處是:
1、可以充分鍛煉各個小國家内人的結社,組織能力。提高“德性”
2、就算這些小國也是個獨裁國家,推翻一個小獨裁者更容易。

總之,就是重走一邊歐洲各個民族國家在現代民主化之前的狀態,才能最終產生出現代民主文明。

==========================================

劉的理論問題在於路徑依賴。

説白了,就是他認爲一個文明不能跨越式發展。

中國人不經過歐洲中世紀那麽幾百年的分分合合,民族國家互相勾心鬥角,頻繁戰爭,是不可能有現代文明意識的。當然 ,經歷完這個過程,“中國人”也就如同“羅馬人”一樣,已經消失于歷史之中了。

很多學者認爲,文明是可以跨越式發展的,中國人無需經過這幾百年的鍛煉,也能直接學習現成的民主國家的經驗,在中共死亡之後,實現民主化,成爲一個現代國家。
比如王劍就是這麽認爲的,他經常跟觀衆互動時說,你怎麽知道中共亡了,天下就一定要大亂呢?你怎麽知道中國人就沒有能力和意願實現民主化呢?

=======================================

我認爲,諸夏有一個問題是,大洪水意味著其他國家不會插手。

但是美國、日本、俄國和印度看到中共下臺的時候,居然不會插手扶植代理人是很難想象的。
就算以劉的馬基雅維利主義的角度看,美俄是一定會插手扶植代理人的。

諸夏戰爭最後一定就是看誰背後的大腿粗,但是美國不可能會扶植兩個代理人,因爲這樣并不划算。
這造成一個結果就是,諸夏就算有,存在的時間不會很長,而且也不會如同劉那樣期望的向歐洲中世紀那樣自然發展。

而是擁有美歐日裝備的某個軍閥會議最快速度解決掉其他所有的國家,不等你民族發明完成就已經一統江山。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萨格尔王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你不知道吗?举头三尺有近平,低头三尺有禁评。

指的是他自己,他就是官员头上的神,而低头三尺看微信,微信就能禁评,也是他。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不是慈孤观音吗?和蔼可亲的何老师带着习近平观落阴
肉食者鄙 自由之花需用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鲜血浇灌。
档中央肿书记神。
此神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
不同于其它宗教的神(上帝,安拉,佛祖等),档中央肿书记神不是唯一的,是可以靠自我奋斗来封神的。
吸精瓶已经成为新一代档中央肿书记神,并成功踢掉前面三位二三流神(邓碾平一点五流,江蛤蟆二流,胡面瘫三流),荣登一流大神,与原始天神茅厕东并列。
Kenshiro 黑名单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就跟大部分中国汉族都是共产党洗脑下的装模作样的伪无神论者,这个习猪就算信什么宗教那也是伪的
tfyh7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公众领域施行民主原则 私人领域施行自由原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70465
比如,我们中国人喜欢过年放鞭炮,那么我们城市是否允许过年期间放鞭炮,这是公众原则,用民主投票决定。
但是是否允许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这是私人领域。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鞭炮。因为我的窗户一定范围内属于私人领域,我有这个领域的安静权。也就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我在这个范围内做什么。

公众领域的事情不能延伸到私人领域。你民主再什么少数服从多数,你也不能投票决定大家可以在我的窗户下面放鞭炮。

所以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你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群己区分是常识。只是我们中国人不懂而已。

民主国家唯一烦恼的是群己权界。也就是哪些属于公众领域,哪些是私人领域。
比如放鞭炮的例子,多少米以内算私人领域。多少米之外才算公众领域。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但是虽然如此,民主在协商这些领域时也比专制拍脑门合理得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