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Antifa和中共是否有联系呢?

最近在ytb上搜这类视频看,antifa明显就是一个以共产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团体,请问这其中是否有资金支持呢?谢谢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中國不只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同時也是大多數恐怖組織的主要贊助者,安替法當然也不例外 (๑◔‿◔๑)

@LiuZhongjing
貴匪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是指當年為團結工會和蘇聯環保提供交流培訓的西方ngo,今天除了一部分教會以外,都被尾大光茸正雀的費拉右派打成白左了。美國建制派包括習慣執政的反對黨和習慣與情報機構分享信息的大媒體,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就是指普京和白區黨。正如上次王力強蔡正元事件一樣,西方建制派做事是極有分寸、言不虛發、不留把柄、必留後手的。

安替法跟安替不同,不是一個固定的組織或黨派,而是一系列流動的平台或渠道,換句話說不是伊斯蘭國,而是世界衛生組織,存在的時間已經好幾代人,活動的強度隨著形勢變化和參與者的消長,猶如潮水一樣時高時低,在克格勃重點經營美洲極左派和有色人種,聯邦調查局不得不在包括馬丁路德金在內的群眾組織內部工作,在加州和南部邊界固定部署反恐基地,應付公共設施此起彼伏的爆炸事件和來自墨西哥游擊區的跨境武裝襲擊的後越戰時代,也就是羅納德里根和新右派聯盟從加州崛起的時代,安替法都並沒有被列入鬥爭雙方監視和滲透的範圍,可見其鬆散渙散的性質按照老列寧主義者的標準,像世界衛生組織一樣缺乏價值。

這樣的平台突然活動能力暴漲而且體現出原先沒有的特徵,按照軍情機構的分析必然是新的幕後金主介入。川普沒有確鑿證據和可靠情報,絕不敢在涉及美國國內法的問題上信口雌黃。聯繫馬來西亞經驗,幕後金主一定是瓦房店化了白區黨。

江澤民時代以後,黃俄餘孽的子孫大批轉入獲利豐厚的金融外貿企業,將專政機器留給孟建柱黃亞波之流兵團、貧下中農、江湖人,本身帶有贖買權力性質,也被其太上皇美國全球主義者及其吹鼓手中國自由主義者默認為皮諾切特化路線的組成部分。

瓦房店化白區黨的模仿對象從克格勃轉向香港警察和香港黑幫電影,工作經驗在江澤民時代來自歌舞廳和西門慶,在入世以後財力大增,擴大但很難說升級為劉特佐模式,很大程度上重疊和吞併了冷戰時期的國民黨僑務工作,其特點是以蘇聯專家批評李克農的東方惡習進一步擴大,主要依靠人情、腐敗而忽視技術水準,使得在李克農時代就已經落後於朝鮮的匪諜工作,在技術落差方面每況愈下,也構成了墨西哥恐怖組織寧願依靠朝鮮培訓基地而不願理財中國,中國訓練的葉門、安哥拉和羅德西亞恐怖組織被蘇聯古巴訓練的同類組織打得落花流水的關鍵原因,結果是白區黨工作變成腐敗試紙,有效地吃掉了幾乎所有華人社會,對國民黨僑務工作造成了致命打擊,同時加劇了排華形勢,使得東道國的少數統戰對象陷入納吉布劉特佐模式的尷尬局面,導致了巫統-土著團結黨不久前的合縱連橫。

安替法扮演世界衛生組織和馬來西亞國民陣線這樣的平台,由劉特佐模式經紀人(多半就是美華)溝通白區黨和譚德塞,形成腐敗洗錢和顛覆活動相互利用的局面,是目前形勢和傳統空架子平台戲劇性擴張的唯一合理解釋。

白區黨必然已經像我們敬愛的孟建柱同志宣佈馬來西亞已在掌中一樣,向我將無我的中華民族英雄報告,任正非同志在隱蔽戰線的戰友們已經做出來蘇聯爸爸在全盛時期都實現不了的豐功偉績,充分證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歷史的必然,以後不用擔心境外敵對勢力在香港搞事了,我們的同志已經在美國境內搞出更大的事兒,讓力不從心的美帝後院起火自顧不暇,把川普像蔣委員長一樣搞下台也不困難,讓帝國主義以後再也不敢用義和團時代的老眼光看待新中國。前進吧達瓦里西,然後川普必然用他對付世界衛生組織的手段對付美華。

經過接下來四年的麥卡錫主義整合,兩黨新建制派在2024年形成新一代共識政治,根據二五共識,通過了《2025年中國間諜法案》。然後,淪陷區人口減半。參見中國病毒學
fatdragon 褶皱包皮
antifa的关系有索罗斯这一民主派,具体中共方面是否有关系,有消息是指美国关了休斯敦领事馆,里面就有中共在暗地用tiktok和一些社交媒体来拱火blm和antifa。
悬崖接着走 观察 三民主義救中國
antifa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用來奪權的工具而已,中俄只是利用社交網絡煽風點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