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邪恶需不需要遵守道德底线?

如果你想要打击一个非常邪恶的敌人,那么你认为你需要遵守一些道德底线吗?比如不杀害平民和战俘,不使用酷刑等。

有的人认为,最大的善就是让罪恶早点结束,所以那些突破底线的行为是一些必要之恶,是可以被原谅的。
还有人认为在任何时候都有一些底线是不可以突破的。

你怎么看?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没有道德底线,勇者和恶龙是没有区别的
Assassins,不殺平民,但為邪惡的政治服務的人不在平民之列,確定他們作惡的證據後通常就自動登上刺殺名單。
okay,以上作為參考。再加上點個人看法,當突破底線後就要有完全染黑的覺悟,不再有被原諒的心態(每個人都需要自己在作惡的正確認知,然後承擔它)。無法講他們是不必要存在的,事實上有必要,但這是一場政治獻祭。獵殺怪物,自己變成怪物,於是同歸於盡。在有人想要這麼做之前必須想好是否有此必要,是否祗剩下這唯一條路,是否可以開啟新的局面而不是所有人都滾下深淵,簡言,要思考很多。所以我不否定這種做法,無法否定他們的價值,根據情景的不同,兩種角色都需要人扮演。至於底線…全憑每個人在那樣的環境可以堅守到什麼程度,或者可以犧牲到什麼程度,而且必然是無法見光的。
*假設代入現局勢的話,不認為這是有必要的,因為它眼前確實無法帶來益處。
作者:里的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760244/answer/42920232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十个著名悖论的最终解答(三)定时炸弹(The Ticking Time Bomb)

引用:

如果你关注近几年的政治时事,或者看过动作电影,那么你对于“定时炸弹”思想实验肯定很熟悉。它要求你想象一个炸弹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藏在你的城市中,并且爆炸的倒计时马上就到零了。在羁押中有一个知情者,他知道炸弹的埋藏点。你是否会使用酷刑来获取情报?

解读:

与电车难题类似,定时炸弹情景也是强迫一个人从两个不道德行径中选择的伦理问题。它一般被用作对那些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使用酷刑的反驳。它也被用作在极端形势下法律——就像美国的严禁虐囚的法律——可以被放在第二位的例子。归功于像《24小时》的电视节目和各种政治辩论,定时炸弹情景已成为最常引用的思想实验之一。今年早些时候,一份英国报纸提出了更为极端的看法。这份报纸提议说,如果那个恐怖分子对酷刑毫无反应,那么当局者是否愿意拷打他的妻子儿女来获取情报。

引用完毕。

Das来讲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真实的故事:

一个朋友是相当一级的领导,一次他办理一个绑架小女孩的案件,罪犯送来小女孩的手指勒索钱财——影视剧中常见的情节。不过下面的故事却很不常见。罪犯约定了无论钱是不是到手都要撕票,罪犯A去取钱,如果罪犯A在22时不回来集合,其他罪犯就撕票潜逃。

朋友只好把A抓回来——让他拿钱回去就等于害死了小女孩。问题是时间紧迫,A这小子是知道一点法律的,他认定说不说都是死刑,不如不说,说不定找不到证据,还能留条活路。所以审讯室里出现了奇怪的场景:审讯员手脚冰凉、头顶冒汗,罪犯却神态自若,从容以对,时不时地露出狰狞的奸笑。

时间在流逝,每一秒钟都生死攸关。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朋友打法其他人离开,独自负责审讯,并且声明有其个人对结果负责。

朋友拎出一把菜刀,按住A的一个手指,微笑着说:“我只问你一遍:小女孩关在哪里?”

A显然对这种威胁不屑一顾:“我真的不知道你问什么。”

咔嚓一声,手起刀落,一根手指掉在地上。

在A的鬼嚎声中,朋友按住他的另一根手指,仍然微笑着说:“我只问你一遍:小女孩关在哪里?”

A这一次没有回答。

咔嚓一声,手起刀落,地上现在有了两根手指。

没有等到朋友按住他的第三根手指,A交代了小女孩关押的位置。

小女孩解救出来以后,朋友用一个塑料袋装着菜刀和手指,到检察院投案自首:“我刑讯逼供,我来投案自首。”

事情的发展更加富有戏剧性。朋友的行为显然违法,显然构成犯罪,但是检察院就是不立案,说这行为有紧急避险的性质,最终定性还要研究,就是不给文字结论。公安局也不给他停职,说这是检察院的事儿,检察院没有结论,我们不好说什么。法院不闻不问,检察院没有起诉,我们根本不知道。就连无孔不入的律师也对这事儿只字不提,甚至A自己都认为这是合理的,既然没人提,他干脆就不承认被人剁了手指,法庭上他说他因为干了这事儿后悔,自己剁的。甚至恬不知耻地说是他主动交代小孩的关押地点,主动配合公安解救了小女孩,有重大立功表现,要求给条生路。

生路是没有,A很快就毙了。朋友的行为成了我们酒后谈论的英雄壮举,朋友自己的话,是这个故事最好的注脚:“即使是法律,也不能蒙蔽我的良心。”





我们把“定时炸弹问题”做一些变形,让我们的理性来为世界立法:

一、假设罪犯隐藏的不是一颗定时炸弹,而是一千颗原子弹,时间一到地球就玩完,只有剁他的手指头才能阻止这一切,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你剁还是不剁?

即使完全从维护这个罪犯权利的角度考虑问题,完全不管全人类的生死,你不剁,他别说手指头,连小命也要呜呼,你剁了,他无非少几个手指头,小命至少保得住,你凭什么不剁?为什么不剁?

二、假设罪犯隐藏的不是一颗定时炸弹,而是一千颗原子弹,时间一到地球就玩完,全人类都玩完,只有这个罪犯有特异功能能够幸免遇难。只有剁他的手指头才能阻止这一切,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你剁还是不剁?

你不剁,你就成了他的同谋,das肯定剁了你没商量。

三、假设罪犯隐藏的不是一颗定时炸弹,而是一千颗原子弹,时间一到地球就玩完,全人类都玩完,只有这个罪犯和其他20名地球人有特异功能能够幸免遇难。只有剁他的手指头才能阻止这一切,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你剁还是不剁?

这与(二)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四、假设罪犯隐藏的不是一颗定时炸弹,而是一百颗原子弹,时间一到地球就玩完一半,人类玩完一半,这个罪犯能够幸免遇难。只有剁他的手指头才能阻止这一切,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你剁还是不剁?

这与(二、三)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五、假设罪犯隐藏的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时间一到半个城市的人就玩完,只有剁他的手指头才能阻止这一切,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你剁还是不剁?

这与(二、三、四)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最后一个假设,其实就是“定时炸弹问题”。

我们不反对罗尔斯,也很欣赏程序正义。我们自愿遵守法律程序,我们对正当的程序表示真心的尊重,但是,指导我们行动的,永远是心灵深处的道德法则!当程序正义或者其他任何正义与我们心灵深处的道德法则发生冲突时,我们毫不犹豫地捍卫道德的尊严;同时,一个理性的人不应当伤害程序的正义,我的朋友和苏格拉底一起做出了表率:我不逃避、不隐瞒、不后悔、不改变,我自愿接受程序的处罚。我用行动维护道德的尊严,同时甘愿用一个人的苦难维护程序的尊严。
这个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不杀害平民和战俘怎么就是道德底线了。

美国扔原子弹给日本,是不是美国人均法西斯。

按照核平学,此乃天然正义。

美军进入集中营后,残酷杀死德国战俘,是不是也突破了道德底线?

此乃天然正义。

但上面写道中国警察逼供的,此乃罪大恶极。

杀港警全家,当然也是天然正义了。

最大的问题是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你的朋友和敌人是谁。

假如有人要在北京引爆原子弹而我知道了,好啊好啊鼓掌鼓励感到高兴。



至于电车难题,更是把人自比上帝,压根就和你无关,只要尽力阻止了,即便失败,难道还是你杀的人不成。

然而变轨才是极其可恶的做法,原本你只是救人失败,和有人被人推下桥你救不了一样,没有办法。而后者是你亲自的杀人,这有什么好难辨别的。

这些话题压根没有讨论的必要,浪费时间,不如多张贴点新闻,就像有人讨论民主化后的宪制。

“干你屁事”
马拉糕 半退葱。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依稀记得星球大战里有一句台词。
dont become the very thing you swore to destroy.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面对绑架了平民的恐怖分子,那要怎么解救呢?(解救方法参考如何帮助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

也许消灭恐怖分子是很可能不得不有一点牺牲代价的,就像挖去人体身上的肿瘤,不可能一点不破坏健康组织,但主要就是割掉肿瘤罢了。

道德底线,是对于人来讲的,而这一点却是恐怖分子利用的根据。
Pancoast In peace, vigilance
每个人心里的道德底线都不一样,我只能讲讲我自己的观点:
对大恶人本人的伤害(理所应当)
对小喽罗的伤害(为虎作伥就要付出代价)
对恶人家属的伤害(冤有头债有主,不推荐连坐)
对其它非自愿无辜平民的伤害(绝对不行,如果以牺牲平民为代价来争取胜利,那么和匪也没有区别了)

底线一旦突破,还能保证自己不成为下一条恶龙吗?
思想实验里的假设都太极端了,现实里很少出现只能二选一的情况,不要被束缚住了思路。
Arthur_Fleck I know. Isn’t it beautiful?
我是一个理性利己主义者,所以问题只是,看道德底线对自己的重要程度。
违背自己的道德底线的代价,是否综合来看,高于消灭敌人的好处?
如果是,则做,不是则反之。

虽然看起来美好,也符合这答案下很多葱油的思想(都在以各种方式表现这种主义),但是问题是,人对自己的判断,未来的判断,对他人的判断,常常是错的。这也是功利主义面临的重大问题。

况且,品葱目前算是个政治论坛,这问题也有点影射反中共的方式的感觉。
请切记,理性利己主义,定不能成为显学,即不能用于任何公共指导,甚至推荐不暴露。
如果有人问,我这就不暴露了吗?
那是因为,品葱是一个高度匿名化的小网站,我判断这个回复不会有很大影响,我判断大部分品葱用户不会太低智,加上各种杂七杂八的原因,我认为如此讨论理性利己主义对我的好处大于公开讨论的坏处,综上。

社会无疑,需要道德。
理性利己主义无视道德,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即使有时利己主义者的利益也正是他人的利益,但两个完全执行理性利己主义的人总会起冲突,没人会完全为他人的利益而活,而这样的情况,则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并不是说理性利己主义是错的,而是人不够聪明,资源不够丰富。一个有道德底线的社会,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符合利益的。因此传播有助于此的道德,则是很可能符合自己利益的,即使你有时认为这可能有损自己的最大利益,但要记住自己没有那么聪明。
而政府更是如此,结果正义是小粉红给一切恶行辩护的护盾。
美国历史课本记载着非常多美国的黑料,我们甚至还看专门谴责政府恶行的纪录片,内容考试都有。这是一个会谴责自己的政府,一个给予时光以岁月的政府。
而中国,苏联,甚至共产主义者,在现实中不过都是画大饼高手,把结果主义推成显学,成立的政府都是什么逼样你们自己清楚。口头说着星辰大海,转手就把宪法一改。

不是说这种人活错了,我也基本这么活,因此没有任何政治倾向。但是这种人定不能处于管理位置,更不能成立政府。
突然想写点哲学,改变一下自己对利己主义的看法,有问题敬请谅解。
tony231 80后医生
我认为,绝大情况下要
否则正义有可能也会变为恶龙

如果无法打败恶龙的情况下,我认为可以妥协
但是必须反思,并且公开处理结果
什么是道德底线?
道德是用来保护共同体内部的,对共同体外部的敌人讲道德,就是给他们破坏的机会。
美国法律不保护中国境内的公民。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作为自律的道德自然要遵守,但是并不存在什么底线,道德标准是根据对手的水平而相对浮动的。尽管有一些被认为是绝对禁忌的行为,但是这些行为并不多。
devilman 廢物冷氣軍師
戰勝後再來談道德底線
你被邪恶干掉了还有命守底线吗?把邪恶干掉才是在守护你的底线…
书记 秀知院学园高中学生会书记
我是倾向于认为不需要遵守任何道德的。我主要是从道德的来源考虑:
如果道德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尤其是敌人强加给你的,那你遵守了等于自缚手脚。如果道德是每个人自己定义的,那就相当于没有任何道德。
这么看来,我们应该真正关心的可能不是自己是否对得起良心,而是关心自己的行为在舆论上是否有利
当然需要!如果要为人间除去恶龙,那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恶龙呢?变成恶龙的你,又要怎么变回来呢?

那些恶龙也是因为各种理由,允许自己堕落。

善与恶的区别在于,恶总会为自己做恶而找借口,而善是任何情况下都不放弃善。

而且很多的恶都是打着正义的旗号。

其实那些放弃了所有行为原则的,才是最大的恶。
中野梓 黑名单 桜が丘女子高等学校軽音部の部長です。
以下内容均由我自己瞎掰,没有任何已知学术观点支持:

其实“道德底线”从来都不是一条死线,而是可以根据个人需求和社会状态上下浮动的。
论证1:
大家都知道盗窃是不对的,但是一个明天就要饿死的穷鬼和一个富二代同时盗窃,我们会更谴责谁?对于吃不上饭的穷人来说,我偷东西是为了活命,道德上的压力感自然会比富二代小一些;同时社会也会更加同情穷人,因此可以说对于这个穷人来说,让社会接受的道德底线更低一些,即使两人犯了同样的事,大家会更倾向于富二代突破了道德底线。
论证2:
将论证1代入一整个社会,可以得到社会总体比较富足平等,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相差不大的时候,道德底线会更高一些。

现在引入我的自创术语“战时道德底线”:
所谓战时道德底线,就是当社会产生极大割裂,出现水火不容的两派,每一派都需要遵守的道德底线是什么呢?
这个结论很难得出,但是我觉得可以通过历史的教训,做一个regression。
举例1:
纳粹德国用集中营和毒气室批量屠杀犹太人,日本侵略者制造南京大屠杀。这两个例子公认不管战时还是和平年代都突破了道德底线。
举例2:
美军轰炸德累斯顿,对日本火攻,投放原子弹。这些情况到现在都有辩论是否属于美军的战争罪行。支持者认为不惜一切代价提早结束战争才是最大的善,反对者觉得屠杀平民反正就是不对的。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到,这个“战时道德底线”,很大程度上是由目标决定的。纳粹德国杀犹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帮他们赢得二战。他们杀人,只是在释放存粹的恶。而美军虽然手段残忍,但是好歹有个“善”的目标,即减少自己伤亡,提早结束战争。
我认为这个一件事情有没有突破”战时道德底线“,主要取决于两点:
1. 这件事情有没有为最终的目标服务(赢得战争)。
2.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3. 我的目标本身是否”善“?

对于示威者来说,就变成了如下两条:
1. 我装修,使用火魔法,etc 是否能够帮助我实现眼前的目标,是否能帮助我争取到五大诉求?
2. 有没有不装修也能让红色企业出很多血的方法,比如罢买?能不能不用火魔法也能把港警赶出中大?

如果第一个回答是”是“,而第二个回答是”没有“, 那我觉得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

把这两个原则实践一下,可以得出:
1. 示威者抵抗警暴,使用各种魔法,是正确的。
2. 示威者用砖头砸老人(假设真的发生了),是错误的。

写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在写啥。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我觉得问题应该是:对抗邪恶时,我们的道德底线是什么?底线自然就是不能打破的,如果打破了,那还叫什么底线?但是道德底线具体是什么是可以讨论的问题。

正如我上面所说,我认为的道德底线不是固定的,而是可变的,对搞不同的邪恶 ,自然有不同的道德底线。正如所谓的正当防卫一样,对于赤手空拳的歹徒、手持木棍的歹徒、及持刀歹徒以及持枪歹徒的定义自然不同的。所以我的观点也是这样,对于不同种类的邪恶,我们的底线也不是同的。在我们完全认清一种邪恶的情况,定下的道德底线就是不能打破的。比如对于小偷小摸这个水平的邪恶,道德底线当然是很高的,我们都不能为了了解他们下次去哪偷东西就偷听小偷的电话,但是如果是恐怖分子,我们可以为了了解他们下次在哪放炸弹而全面监听他们的通讯。对于有组织的反人类集团,我们的底线自然也应该与他们的罪行相适应。

综上,与其讨论我们应不应该遵守底线,倒不如去讨论我们应该遵守什么样的底线。
kisuki lxs ame
不用。 和中共斗,必须比它更没道德底线。
現代社會是法制社會 意味著對手也有為自己辯護機會 想要至於對手于死地 消除自己的情緒化 學會冷靜 靜觀其變 集中精力收集最能打擊對手要害的信息 只有自己的信念是正確的 你才能拿起這樣武器與對手較量 無論對手多麼厲害多麼邪惡 都逃不過上天的審判 即使對手對你有人身傷害 只要信念正確 你也會得到天外之人保護 好人一生平安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面对强大的邪恶,你只有两个选择,死亡/逃亡

虽然都是亡,但两者完全不同

你要去对抗,通常情况下只有死亡这一个结果。
只有选择逃亡才能保全自己和家人。

很经典的例子就是:爱因斯坦
他在希特勒上台的时候就选择了举家迁移美国,而且永不回德国,虽被当时的德国人唾弃,但得以保全,日后也成了大业。
路人 义已逝 吾亦死
已删除
你觉得美帝会对基地这种邪恶组织遵守这些吗?
一直正義 ?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黄金精神和漆黑意志是相当的
最現實的例子

港警大量被人肉,妻子子女在那上班上學一清二楚

如果警察酷刑打死人和強姦的事件被證實

那麼殺死港警的家人是否合乎道德?
(同時理性上可震懾港警濫暴)
疯狂宇宙小池塘 亲自祈翠🙏
跟邪恶讲遵守道德底线,殊不知邪恶的底线比你的底线更底线,最佳例子蒋盖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秀知院学园高中学生会书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9
  • 浏览: 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