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許多中國人極其忽視隱私安全的態度?隱私安全是否如他們所說的那樣無足輕重?

中國的大街上有巨量的攝像頭,當有人提出攝像頭會侵犯個人隱私的時候,總有許多中國人會說:“你違法了嗎?你這麼怕攝像頭,是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嗎?”可是那些攝像頭的作用僅僅是為了抓捕犯罪分子嗎?
當手機號強制實名的時候,當各種不涉及交易的Application需要指紋識別、人臉識別的時候,當算法規則不透明的健康碼進入日常生活的時候,當手機和智能家居可以方便的採集人們的聲音、圖像信息的時候,大部分的中國人就這樣毫無困難的接受了,似乎他們的頭腦裡已經刪掉了隱私安全的概念。如果有人質疑他們,他們就會反問“你不做壞事不反動,那你怕什麼?”關心隱私和安全的人成為了中國人中的異類。
這些中國人之所以持這樣的觀點,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些監控的措施是他們無法改變的,既然無法改變就讓自己去接受;
再者,中國人幾千年來逆來順受習慣了,對自由的追求似乎並不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許多中國人既不在乎別人的權益,也不在乎自己的權益,覺得吃飽喝足打遊戲刷抖音就很好了;
此外,這些監控措施好像確實還沒有損害到歲月靜好者的權益,他們認為只要自己不踩所謂的政治紅線,就能一直歲月靜好下去。關於這一點我是存疑的,因為政府一定想要把每個人的思想都控制住,而現有科技距離徹底控制一個人的大腦尚有不少距離。可如果大家都不在乎隱私,不在乎權力的擴張,那麼就為政府控制一切鋪平了道路,中國人的自由和隱私就會越來越少,越來越少,現在的情況或許還能接受,但是在未來你的思想都要交給政府的時候,你真的覺得這是可以接受的嗎?只可惜似乎大多數中國人似乎想都沒想到這一點。
大家怎麼看待中國人對於隱私安全的漠視態度以及隱私安全的重要性呢?
中华合众国 自由属于人民,独裁必将走向灭亡.
中国人已经习惯把隐私交给国家了,如果你质疑,他还会反问你:"如果国家不掌握人们的情况,那么有人犯法怎么办?"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这就是专制制度的缺点:

首先,摄像头带来的“隐私安全性问题”,是一个新出现的社会问题。

倒退20年,人类没有信息安全这种议题,因为当时的技术手段,无法大规模地采集个人信息,包括生理外观(面部长像,指纹,走路姿态,移动轨迹等等)。

我之前说过:

人类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必然会出现新的“社会行为”,
这些新的社会行为,是应该禁止,还是应该限制,是各个国家政府的必要工作。


采集个人信息,就是这么一种新出现的行为。
它当然有优点,比如可以快速识别犯罪分子。但是它也有缺点,比如个人隐私暴露之后,带来的新的犯罪形态。

就好比,毒品可以用于麻醉,但是也可以让人成瘾。我们应该怎么使用毒品类药物就成了社会问题。
=============================================

无疑,类比于毒品,我们应该严格限制使用它,让它只能在非常受限制的情况下进行使用,禁止民众轻易地获得毒品。

那么,同样的,个人信息的采集也应该有类似的措施。

这里就体现出民主和专制的差异性。

专制其实是非常难以处理这类新技术带来的社会问题的。
专制统治者面对一个新的社会行为,通常是采取极端:完全禁止,或者,完全开绿灯。

比如,铁路建设。
清帝国对于铁路的建设,开始的时候采取完全的禁止的策略。
专制统治者统治者觉得它很危险,因为它会增加民众的自由流动,对一个稳定专制制度产生不稳定的因素。
之后,李鸿章等洋务派劝说,以及见识过现代工业对于帝国的好处之后,清朝统治者才放心地去修铁路。

到了今天的中共王朝,更是修到了极致,修了无数根本没有用的高速铁路,反而是劳民伤财。

其实专制做任何事情都这么极端,这使得专制国家最根本的缺点,就是它最后一定是反科技进步的。

因为它只会去落实那些对统治者有好处的科技,而不是民众需要的。
一旦统治者,觉得目前的科技水平,已经足以维持住帝国的统治,那么专制者就会相仿设法禁止一些科技进步。
我认为李约瑟难题的答案就是这个。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只有技术,就证明了一个越专制越封闭的国家,就越落后。

而,民主制度的好处就是,它可以最终找到一个方案,让有用的新技术保留,让副作用更大的技术被限制。

但是要注意的是,民主国家要找出这种方案,需要花很久的时间。这甚至需要几代人的才能得出很好的结论。但是,这不是民主的问题,这是人类目前社会学的缺点:无法快速定量地分析一个新社会行为对社会的影响。
Nihilistra inster quilinis invenitur
       “你違法了嗎?你這麼怕攝像頭,是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嗎?”这句话可以和强国人反对言论自由的理由做一个比较,因为它们本质上是相似的。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保护那些听起来令人不快,难以接受的真理和敢于说出这些真理的人,那些浅薄,无知,愚昧的人自然不会觉得言论自由有什么必要,毕竟他们无话可说。
        可是我们永远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个振聋发聩的人,或许他科学家,或许他是律师,或许他只是个水管工,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的论文时不过是瑞士专利局的一个小职员,按照墙内人的逻辑:“你个屁民,你懂什么?上面的不比你更聪明?”所以我们不得不最大限度地容忍最多的人说话,即便那99.99%的话是废话,蠢话,坏话,或者是色情内容,奇怪的性癖好,但是那0.01%的话语当中只要有那么一句是空谷足音,Boom!世界就改变了。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等,就是这些发声的黄钟大吕。
        同理,隐私安全是为了保障那些敏感人群,“敏感”并不一定指政治上的异议者。商业机密,个人住址等等,都属于敏感信息。一个人微言轻,身无长物的人,自然没什么好藏的。而且隐私权也保障了言论自由,因为说话者不会担心自己会因泄漏关键信息而受到伤害。只不过我们不能准确而及时地区分出那些没什么好藏的人,所以我们只好保障所有人的信息安全。
        再说了,政府剥夺公民权利是需要政府自己来提供充分的证明,来证明自己这么做确实事出有因,同时也要保证在特殊情况平息后及时停止侵权行为,并且愿意接受公众监督,公民本身不需要自证权利,这些权利本身就是不可剥夺,不可异化的;“天赋人权”,就是这个意思。
这真是个无从下手的难题.

从婴儿和学前教育再到进入社会工作,中国人一直被要求服从上级和前辈.他们无法认识到他们能反抗权力.
长久的压抑文化使得人们变得含蓄和虚伪,即使他们有了反抗权力的理由也很难达成共识.
还有几十年的应试教育,导致他们在世界的其他部分自由思想疯狂发展的时候,视而不见,转过头去读着那些导致20世纪巨大灾难的腐朽之书.他们学了错误的知识,转身就开始支持这些压迫他们自己的权力.
隱私是非常重要的生活態度喔。
我認為,所謂的隱私是可以讓你完全拋開社會角色束縛的安全感。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必定會扮演著各式各樣的社會角色。
我們是父母的子女、也可能是師長眼中的學生、同儕的朋友、職場的同事、結婚的對象、孩子的父母等等。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會回應這個社會對我們所扮演的角色的期待,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時候,當然也會出現被期待所壓垮的挫折。而所謂的隱私,是讓我們可以擺脫扮演角色的包袱、壓力甚至是從責任感中解放。
我不是說那些期許與挫折應該被拋棄,但人總會有想要喘口氣的小憩時光,隱私可以讓繃緊的神經獲得放鬆。人雖然是群居動物,但無論是誰都需要有獨處的空間,而這正是隱私。

但是如果監控無所不在呢?
攝像頭緊緊注視著你的言行舉止,手機裝設的APP或者後門可以拿來監控你的移動路徑或對話內容,就算連上網也因為實名制不得不謹言慎行,甚至想要翻牆也必須慎選VPN……如果到了最後,連自己租屋房間都有監控,那就代表你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天候都活在他人的視線之下。

……我覺得,所謂的隱私是能夠讓自己好好充電的生活態度。
我甚至可以斷言,漠視自身隱私的傢伙即使心理出現問題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只要用互聯網,你就留下了不少的痕跡,如果不是絞盡腦汁地隱藏自己,那已經全裸了。因爲每年都有數據庫的資料脫庫在網上販賣,不要説中共本來就輕鬆掌握這些,各種人只要買下這些脫庫的資料,再查找一下你的手機號,甚至網上昵稱或郵箱,就這麽抽絲剝繭,能毫無困難找出許多個人隱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5
  • 浏览: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