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剥削奴隶的收入,共匪能分成多少?

共匪支持996,不让人罢工,纵容企业违反劳动法,应该就是为了剥削奴隶吧,共匪是不是要拿大头?
国内的企业做大了,是不是都让共匪入股或者暗中输送利益?共匪是怎样实现公私合营2.0的?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一般美国人每周只工作20个小时(还有10个小时在办公室做与工作无关的事,诸如做白日梦或与同事闲聊等)。他们花较少的时间(每周约20个小时)从事休闲活动:7个小时看电视,3个小时阅读,两个小时从事慢跑、弹奏乐器、打保龄球等较积极的活动,7个小时用于社交、参加宴会、看电影、招待亲友等。
每周还剩下50~60个清醒的小时,用于维持性质的活动,像进食、通勤、采购、烹饪、清洗、修理物品等,或从事无特定目标的活动,像瞪着窗口发呆等。”——《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 [美]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

即便如此美国人的年收入平均5万美金。

反观中国人民996的劳动强度,中国人均年收入3万元,6亿人月收入1000元。
就这还要被共匪运用土地财政、金融手段,再割一波韭菜。

社会主义来到世界上,从头到脚每一个汗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和肮脏的东西。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你这个问题问反了,你应该这样问:共匪剥削奴隶的收入,资本家能分成多少?
被共匪洗脑给洗懵了。打工仔、资本家都是共匪的韭菜,只是分为小韭菜和大韭菜,共匪随时都能进行收割。共匪随时能找借口没收资本家的财产,资本家能对共匪干啥?共匪通过印发钞票、银行高利贷、税收、土地、房产、医疗、吸干了所有人的血,还挑拨人民内部矛盾,在人民内部扇风点火、让民众们相互仇视甚至自相残杀,这是共匪最惯用的手段。挑动别人相互仇视、自相残杀,共匪就能坐收渔人之利。必要的时候再向‘资本家’们开刀,再杀一批,又再忽悠屁民们说:“我帮你们把剥削你们的资本家干掉了,还不赶紧叩谢感恩!”哈哈!题主是不了解共匪的历史啊!历史上,共匪就是这么干的,还真有傻X相信了。这些傻X还不是少数。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现在的共匪就是资本家,马云马化腾不是资本家,是打工皇帝。


不是共匪支持996,是共匪实行996。
百分之百,中国伪资产阶级的钱只是我党暂时借给你们的,必要时可以瞬间没收。
如果我们承认资本家的管理和决策以及诸如此类的脑力劳动能创造价值,那目测最终这个比例应该是超过100%的。毕竟“赵钱孙理粥无挣王”这种,资本家被齐根割韭菜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少次了,资本家自己能分到的,很可能是个负数
Newer 观察 一个迷茫的年轻人
其實按照馬列的邏輯,現在中國國有或者集體性質的企業不算剥削。
因為這些企業的目的不是盈利,那麼這些企業實際上就不是企業了,而是一種合作社或者公義組織,無論它們對其員工進行怎樣的迫害(參考強制勞動,蘇聯上世紀的立體莊園),工作強度不論多少大都不算剝削,因為理論上勞動產品屬於你(或者集體)。
所以在馬列的角度下,共產社會是不存在剝削的哦,也就無所謂共產黨獲利(因為共產黨身為無產階級政黨,本身就是無產階級代表,其利益也是人民的利益,這套話術很熟悉吧?)
不過現實裡,共產黨治下的強制勞動和對待奴隸沒甚麼區別。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中共税率从负数(招商引资优惠)一直收到正无穷(共产加肉体消灭)。这么巨大的税率浮动规模,令美国IRS叹为观止。
中国没有什么资本家,资本家赚的钱不跑路的话永远只是共产党随便取用的钱包,说给你共产就共产了。
mangguo123 it从业者 ,人有生命的权力,有自由的权力,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中国哪有什么资本家。。。中国的资本家都是替中共打工的。。所以你问题问反了,应该问中共到底剥削了多少民脂民膏?
建筑艺术师 ? 代表作: 大裤衩、盘古大观、鸟巢
对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我匪当然是百分之百,

为了搞活市场,允许一部分资本家鱼肉工人先富起来

类似于

为了搞活鱼塘,允许一部分大鱼吃小鱼先肥起来

禁渔期一过,就可以捕大鱼🐟打土豪咯 

从小鱼到大鱼的能源转化固然要损耗一部分蛋白质,这部分可以抵充捕鱼难易度和蛋白质集成的成本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