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白左的污名化,是不是推进建成社会达尔文主义丛林社会的计划?

众所周知,中共对于反对的声音,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制作脏词,污名化。从把身为精英既得利益阶层打击为“臭公知”,把香港反抗的好汉打击成“废青”,把德高望重的达赖喇嘛说成是恶魔,如此颠倒黑白的洗脑话术,中共最擅长不过。
而墙内近期最被知乎粉红挂在嘴上说个不停的莫过于“白左”,“圣母”,而被说成白左的,大多是基本的怜悯之心和廉耻之心,比如美国夫妇收养中国弃婴,比如让饱受战争催残的人一个栖身之所;现在甚至发展到,比如有人自杀了,一群支猪大骂浪费其他人时间,只要有人说一句稍有同理心的话,立马被说成白左。
这可能是中共的策略,因为如果人人都有同理心,为其他人的苦难挺身而出,中共早被掀翻小池塘几百遍了,只有这样把人教育成毫无恻隐羞恶之心的畜生,对中共才最有利。而西方的community互助精神,正是这种战略的大敌,因此墙内粉红和墙外五毛才会不遗余力抹黑。
中国那些人有几个了解白左的?


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就是白左。欧洲学术界左倾。都是白左。

左派无非是支持平权。关心少数群体利益。同性恋,女性权益等。

支持环境保护。

支持动物权益。

支持对不发达国家的支援

强调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责任。

强调人道主义。


再看看右派是什么政治色彩。

反移民。包括反中国移民。

反难民。

反多元文化,强调A国就属于A国人。

反对对穷人和弱势群体提供“过度”帮助。



你在看中国人现在流行什么色彩。

1. 反黑人,反印度人,反外国人来中国。很简单:仇外。

2. 反平权,反女权。

3. 反动物权益

4. 为既得利益集团辩护,认为弱势群体有时候无理取闹。

5. 反社会责任。拥抱达尔文主义,认为中国弱势群体过的不好都怪他们自己能力差,自己能进体制说明自己强。说白了就是支持优胜劣汰。认为弱势群体淘汰了也是活该。

6. 这种广泛的右倾,甚至契合了中国各城市低端人口的清理行动。

记住,这以上是右。 如果我们对底层人感同身受,就不应该如此。




反白左在中国其实是反人权防线的一部分。反白左是反平权的一部分。他们只要防住了同理心,将没有什么群体能成功争取权利。

虽然中国政党名字看起来左。但是为了维护政权,维护既得利益或者现状。红粉以及其他一些人培养出了厌恶欧美左派的习惯。媒体把欧美左派描绘成幼稚的低能儿,太过博爱以致于招来自我毁灭。

反白左这样看起来没什么,但是我们记住,反白左的潮流是嘲讽平权运动的,是反动物权益的,是反左和反进步的。说白了,就是拒绝 政治少数派,少数民族,以及人道主义者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左在政治历史和术语上都是和平权,进步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右派和保守主义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小粉红和嘲讽白左的人群会更加契合。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保守主义的,是反平权的,是反公民运动的。

这些人构成右派,他们认为左派同理心泛滥,过分关心底层百姓和少数派。在那些中国人看来,左派的博爱必须是恶心的。是弱智的。是虚假的。


但是同理心是各种民权和平权运动的基础。如果缺乏同理心和对他人的怜悯。那么中国的政治改革会非常困难。各个弱势群体,中国的各种民权人士和维权人士,都是靠着民众的同理心才能积攒更多能量。如果更多人的看法 和 左派或者白左的政治观点相左。认为他们过于天真幼稚甚至恶心,那么,他们有什么理由相信中国维权活动和平权活动?民权的争取将会更加困难。

把海外的维权人士,平权人士,环保人士描绘得 恶心弱智,就如同把 “民主自由” 弄成恶心的词汇一样,都是为了让中国大众对民权运动和平权运动产生反胃的感觉。

推荐书籍 inventing human rights a history. 里面有提到同理心对 rights of man 的重要性

 偏右派的朋友可以看 Responsibility and justice by Iris Marion Young 里面谈到对弱势群体的态度。

注:右派并非没有占领过学术高地。他们曾经在1980s 主导美国国内政策,但是,新的心理学研究,包括对贫困人口的心理研究,阶层分化的研究,以及对公民责任的探索,左派逐渐获取话语权。尤其是在欧洲,NGO 对政治的参与和发声更明显,传统的政治治理发生改变。在美国,庞大的利益集团和游说政策依然统治美国政界,虽然学界,和欧洲一样,也是左的。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我不听我不听,东方人好,西方人坏!右派好,左派坏!”

“虽然我不喜欢被骂支那,被嘲讽只能修铁路,在路上被痛殴抢劫,甚至没办法移民只能待在中国被剥削,但我还是觉得只要能迫害异教徒/同性恋/女性/动物/环保人士/穷人......等,我就很开心!”

“不过就算他们可以迫害其他人,迫害到我黄种人,我就很委屈很生气!他们太坏了!一定是白左的阴谋!”

“什么?黑人比我们有权利?一定是他们太坏了,居然敢抗争!我不管!把黑人斗倒了,他们就和我一样被人鄙视了!他种棉花我修铁路!”

啊,当然,我知道会有人说什么,嗯,平等不是特权,政治正确是在迫害大家的自由,好像让他们尊重一下别人不要满口贬低侮辱就特别难受一样——

好吧,您看,这就是为什么黄种人会在外面被讨厌的原因了?诚挚的说,这些对亚裔抱有敌意的人大多都是右派,毕竟种族主义本身就是右派的分支。

希望当未来世界排华开始时,大家可以开开心心的一切接受自己朝思暮想的右派政治。

另外,抨击我使用支那这个词汇的人可以算是诉诸伪善,首先,不论我的行为如何,那都不是诉诸于个人品质而反对论点的可靠论据。

尽管我认为只能复读左派坏坏,右派好好的人大约......哎呀。
阿共崽喜欢白左。西方左翼,以爱与和平之名,在政治军事上对中国长期实施绥靖政策,在经济上鼓励全球化,让阿共崽赚得盆满钵满。社会达尔文主义是社会主义必然,在中国存在已久,无需建立。故阿共崽无动机污名化白左。

网络众人对白左厌恶有完全不同动机。白左在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狂奔不止,以政治正确打头,实现文化大革命。身为中国人,对何为社会主义之实,有天然敏感。不论白左给自己贴了多少美丽繁复标签,都无法欺骗有社会主义切肤之痛的人。所以国人天生就会对白左深恶痛绝,譬如品葱诸君。

而小粉红原本信奉的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更对中国的阴暗面有近乎变态的防御心态,对怜悯也无感。对收养弃婴之事,为了护主也要本能加以贬低。

至于何为怜悯,何为让饱受战争催残的人一个栖身之所,不同立场人有不同定义。授人以渔,授人以鱼,授人以他人之鱼,都可以被不同人视为正确举措。否定白左,绝不等于否定善良。但那是另外巨大话题,不在此啰嗦。

时移而事变。假如我生于那个年代,我希望自己有勇气和米尔克站在一起。而现在,我支持被同性恋迫害的基督教烘焙师。而在黑命贵涂损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并在铭文前竖中指后,身为中国人,假如我还支持西方左翼,我会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的种族,我是叛徒和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讀高讚回答有感

其實中文語境裡所謂的白左還沒有明確的標準和定義,多虧了中共的語言污染,很多人甚至連左右都不分
或者說對他們而言可能左右不重要,重點在於自己的立場
我喜歡右,我聽右這個發音比較好聽,看字形也比較好看,我就覺得我是右,和我意見不同的都是邪惡左派……反之亦然
其實很多人根本說不清什麼是左右
如果沿用西方語境的左右
那左就是對移民比較開放的而右就相對比較不喜歡移民,左比較重視環境而右比較重視經濟,在不同群體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左傾向於平等(如增加富人稅收來養窮人)而右傾向於放任
這和大政府與否一點關係也沒有,支持美國棱鏡計劃的大多是右,可監控是通往大政府的第一步
不過西方語境裡不存在對應『白左』的詞,除了有人可能會直接用liberal當成貶義以外(但似乎沒有專用的詞)
如果要分清白左和左的話難度就會比較高
比方說有個vegan要逼著自己養的狗(肉食動物)和他一起吃素因為他自己是vegan,或者逼著周圍朋友都和自己一起吃素因為自己是vegan,那大多數人大概都同意那是白左。因為左和vegan的重疊率遠高於右
那麼如果有個vegan只是自顧自地吃菜穿布鞋,一點不管你吃什麼穿什麼,但是他公開宣稱自己是vegan,請問這還算白左嗎?
聖母型白左,那種我們都同意過份了的白左,比方說『從繁殖場裡救出一大群兔子結果養不活害得兔子大批死掉的動物保護團體』『支持課高收入人群將近50%的高稅收,號稱為了平等』『在沒有可靠依據的情況下支持廢死,因為死刑犯的人權』……的確讓人生厭,這就讓白左成為了一頂讓人討厭的帽子,但把帽子怎麼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已經是一頂討厭的帽子了,你想往誰身上扣,他就會變成討厭的人
所以往稍微有點同情心的人身上一扣,你有良心你就是白左,樓主說的污名化現象就構成了
說到底還是扣帽子的門檻太低太不清晰,而且這頂帽子勉強還有用,不是明顯的沒用的、專門用來被扣的帽子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中共对白左的污名化 -- 这个没有事实依据吧?
中共自己是污秽,和中共粘上边的都是污秽,因此中共污名化的内容就太多了。这样才有点逻辑是不是?

「没穿衣服也要坚持做皇帝的小丑」,这种说法在中国还有机会说出来吗? 从中国跑出来说什么:白左? 这应该 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刚从神经病院跑出来口不择言。 但是,白是颜色,左是位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两个字原来都不带褒贬的。 

中文有些时候以左为尊。比如说古时候坐在牛车上两个人,一个人是要拉着缰绳、挥动鞭子赶牛的,多数时候他是用右手,因此尊贵的客人坐在他的左边,所以左边就是尊位。但是现在不是所有人都要分清左右哪一边是尊,对不对? 

眼下美国总统大选明显被中国人区分为:Biden 左派,白左,理性,温和, Trump 右派,排外、粗俗...

两人都是白人啊,很少见有人对比:白左、白右。

Biden 对 BLM 跪, 为什么不说他是黑左?
rdhygj 我本不是右派,但是被变态左派导致的政治光谱左移给变成了右派
对白左不是“污名化”,请不要混淆。
我等右派反白左,因为理念不同;中共反白左,而是因为左派不兼容。
左派都要搞大政府抢话语权,都自称进步先进,那么两个诉求不同的左派遇上了怎么办?肯定互相不爽啊!凭什么你说的对,我得听你的话?
比如土皇帝毛千里迢迢跑去莫斯科给斯大林祝寿,精神备受打击,之后不愿意接受老大哥的领导,中苏翻脸。心理上都是代表了最先进生产力发展方向,都要当老大哥,都要当别人的教师爷,肯定要闹矛盾啊
中共什么时候污名白左了?2016年,知乎全网支持川普,声讨白左,现在控评之下,全部支持拜登和白左了。只是偶尔会有控评不利骂白左的。

说白了就是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都觉得白左傻逼,所以中共控不控,都会有这种声音。中国人讨厌白左跟共产党没啥关系。
你想多了,墙外也会有人叫你白左,尤其是这里。。。。。。。。。。。。。。。。。。。。。。。。。。。。。。。。。。。。。。。。。。。。。。
如果不要用白左這個中國詞的話
現在西方有話語權 
自認絕對正義
佔據道德高點搞政治正確
有優勢可以騎到別人頭上壓迫的
去強制別人應該這樣不能那樣
剝奪人自由的
反而是左派

中國那些罵白左
可能不是中共下大棋
有什麼計劃
就只是他們自己相信達爾文主義叢林社會
所以灌輸到沒有獨立思考判斷力的人腦中而已
没看到污名化,无论在教科书,在电视上,都对左派赞誉有加,你自己产生了幻觉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反智主义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 中国文化有悠久的仇视精英的土壤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255.html
余英时: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论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与汇流

党国这么做一部分是梁家河的历史自觉。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没空,所以只讲一句话:中国人想什么说什么都无关现实,所以无论评什么都毫无意义。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白左跟洋奴、汉奸、精日之类的都是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词,有空可以去搜搜白左的来源。可惜的是很多反共的也被中共洗脑太彻底,除了嘴上反共,实际思想上还是没跳出来,只不过是逆向粉红罢了。

当然这不是完全同意白人精英的理论,比如废除死刑、素食、养懒人、过度照顾难民少数族裔以至于侵害到其他人之类的。但是跟“白左”相比,国人根本没任何资格瞧不起他们嘴里的白左,一个饭道德低下甚至无道德,各种哄抢占便宜自私自利的卢瑟哪有资格瞧不上别人。

国人的特点就是别人做好事就得倾家荡产,不然就是虚伪,倒是纳粹、法西斯,隋炀帝、秦始皇、朱元璋这些玩意国人特别推崇,
KC1984 黑名单
其实白左的诞生是基于对美国错误的历史印象。考虑到建国以后对于外国的所有信息封锁了很多年,在中美蜜月之后才稍有好转,而信息的大规模流通则是在改革开放前后,所有人都对政治改革抱有希望然而面对信息的不对称,部分人选择将美国描写得过度美好来激发民众对于新思潮的接受能力从而推动政治改革。这就留下了之后被抹黑的空间。说到底到现在为止其实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理智地权衡得失也没去过美国,只能选择相信曾经在信息中描绘的美国,和现在党国官媒描写的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所谓的白左一方面是有人认为美国背叛了自己,因为它没有曾经那么美好,然而事实上它一直都没那么美好。一方面则是完全接受了党国的宣传认为美国一直都那么邪恶。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部份右派特別喜歡造謠,左派執政的加州因為包容多元文化允許有神論與無神論並存,所以部份右派就宣稱加州是反對宗教的,部份右派長期對川普女婿與共匪做生意的事情忽略不計。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这个相关性支护早两年就有人说过。白左无论是虚伪滥情还是不切实际,他们自少提供了一个人权自上的共识,把白左打倒了,跟随其后就是墙国的”你弱你有理?“受到欺负还不让说的精英主义。

再等一下吧,等以后反华就会有很多人怀念傻逼白左了。
lasoda 冯不记
但你们要是问艾玛沃森,JK罗琳,和照着稿子how dare you这三个人是不是白左,我一定会说是。
中国人不喜欢白左罢了,不要把什么锅都扣在中共头上
川普并没有开战的准备,反党集团零成本垮台,结果必然使极端派中国人发大财,民族英雄习近平顺利走向伟大复兴。2024年的美国人民面对中国的世界性扩张,必然责备川普过于张伯伦。拜登实际上是习近平的赫鲁雪夫,因此习近平为了肃清反党集团,必须大开杀戒,因此反而会在动荡的2023年损失更多资源。美国人民在2024年面对全球主义的失败,照样会断定拜登过于张伯伦。所以2020年大选关系不大,即使对于白区党也是一样。匪谍从来不会支持自由主义者或支持社会主义者,支持基督教或伊斯兰教,支持共和党或民主党,他们一向是对自由主义者说白左太社会主义,对社会主义者说中国是社会主义最后堡垒,对基督徒说多元文化必然伊斯兰化,对穆斯林说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不可调和,对共和党粉丝说希拉里奥巴马拜登和建制派都是匪谍,对民主党粉丝说川普和实用主义者孤立主义者必然把美国以外的世界放弃给中国。所以无论谁当选,白区党都能把美华的大部分带回去。

贵匪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是指当年为团结工会和苏联环保提供交流培训的西方ngo,今天除了一部分教会以外,都被尾大光茸正雀的费拉右派打成白左了。美国建制派包括习惯执政的反对党和习惯与情报机构分享信息的大媒体,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就是指普京和白区党。

白区党负责出钱,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华费拉右派。美华目前是美国最种族主义的群体,费拉右派早已将支纳粹视为抵抗黑墨绿的后盾。他们的教会和同乡会之类组织都是白区党的外围,可以提供衣联会这样的传统费拉左派外围组织不能提供的渗透渠道。明州那几个摆派视频的亚裔警察需要特别关注其出身和背景,尤其是与被控肇事警离婚的女子。这是典型的远东局风格,女主人和蝴蝶君的套路。

白区党积极干涉美国政治,始于2018年中期选举。此前,白区党的活动功利性很强。也就是说不涉及华侨、留学生、商务和技术输入的地方,他们置之不理。第一次在两党传统势力,华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选区提出年富力强多金的华人初选候选人,涉及诉求完全属于美国传统政治而中国问题无关,说明白区党决策机构和长期战略在2012-2016年之间已经换代,米夫同志和王明同志在清洗季诺维耶夫和布哈拉遗毒后,准备将数十年积累和培养的干部和组织投入长期回避的正规战,美华作为群众必然肝脑涂地。两党都是地方政治集团的临时松散联盟,初选没有严格的政审门槛,更没有党的纪律和全国统一政策,所以费拉右派传播的民主党邪恶论,几乎肯定是白区党动员一部分具有相应倾向的底层群众的手段。明州警察局和西雅图群众组织的剧本也是在2018年设计的,干部调配和群众动员的时间表跟国民党一大和香港罢工相同。目的显然是在2020大选年练兵,让干部群众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同时一路淘汰两面人和落后分子,配合解放区的人民群众,迎接迫在眉睫的革命高潮。

费拉右派一旦涉及白区党,就会表现出刑侦学称之为掩饰性招供和转移性揭发的避重就轻技术⋯⋯这本身就说明顺藤摸瓜必定可以发现,美华就是白区党的钱柜和掩体。

白左比费拉右派高贵多了,不看阶级就看左右都是傻逼。


转述阿姨的观点,不妨一看
fdcwillard 逼乎已完转移阵地
中国民众反白左这跟同情心没有关系,而是是跟中国社会资源极为有限有关。
一个普通老百姓的一生,从出生就要培养竞争意识了,小屁孩的时候报一堆补习班,要好好表现才能去好幼儿园,幼儿园升小学,小生初,中考,高考,都是一样的一次一次的人生选拔。好不容易混到大学毕业,还要在中国这种竞争激烈的职场寻求机会,用996换取勉强糊口的收入。成家以后,上有老下有小,要争夺一切资源供老婆孩子年迈的父母,想办法拼命工作努力还各种贷款。中年了,子女教育又是一轮资源争夺战。。。
在中国这种处处需要靠争夺资源,开车上马路都习惯性抢道加塞的地方,老百姓怎么可能会认同把本国的资源给难民这种行为?这是国情的问题。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各路左人分明是一丘之貉,卻又互相看不起,十分有趣。
看了看楼主跟某些楼层的互动
和他编排的反智言论
然后往右派头上扣帽子

真是完美演绎了什么叫污名化手段。

不愧是一个老左棍了

用楼主的话来说
很有小粉红的气质
左膠給人的感覺就是中共未成功竊國前的樣子,滿嘴仁義道德用政治正確當擋箭牌騎到異己身上拉屎撒尿,事實上爛事做盡賣國急先鋒就是這種人,道德底線低下。
你看看那堆左膠駡民主國家駡得多爽,但對著獨裁國家屁都不敢放一個,甚至出言維護獨裁,原因?爛錢收足阿。
喜歡慷他人之概,侵犯別人利益,但自身利益受損隨時會刨你祖墳。理論中的左派是聖母,現實中的左派是聖母婊,披著左派理論的利己主義者。
可以给楼主免费上上课
请坐稳小板凳哈:
聪明的老共喜欢白左——灭亡西方的同盟军啊,偶好喜欢好喜欢😍😍
愚笨的老共讨厌白左——因为白左大都既反右又反共
北美carl 观察 Progressive Conservatism x Forward Observations Group
讲真 就算没人污名白左 本身这个名词也已经够污了 无论国内外 太招人恨
自诩支那黄左的呆呆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呆呆小学文化程度。理解万岁!叼盘侠更回答不了。有请俄爹回答。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50后大和尚,擅长开光、营销、吃喝嫖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16
  • 浏览: 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