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难以抵挡极左化趋势,军政府能否成为纠偏手段?

本贴假设的是极端情况,不是左派上台就造反,而是查韦斯的委内瑞拉和皮诺切特的智利二选一!

简单来说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民主制度 → 左棍崛起 → 左棍专政 → 军事政变 → 军事独裁 → 民主化 → 民主社会  如此循环,直到找到解决左棍夺权这个bug的方法。

左棍以“平等”为幌子,不断降低投票门槛,把未经世事的小孩、非法移民、难民等等纳入选举范畴,再以财政难以支持的高福利贿赂选民。他们还会裹挟民意,以修改宪法的方式逐渐消解原本的权力制衡结构。以此种种导致民主制度不断衰败。

原本现代代议制民主制度有其自我纠正机制,可以抵御许多腐蚀它的因素。但是到了20世纪下半叶以后其开始面对大量人口流动和族裔复杂化、思想多元化、科技爆炸带来的生活方式、社交方式变化等等新因素的冲击,原本的自我纠正机制有失灵迹象

如果当前的民主制度难以纠正左棍的腐蚀,那么军政府或许就是一种暴力纠偏的选项。西方左棍可以控制媒体可以控制教育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保持长期专政,但就是没有枪杆子。这是他们相比列宁主义政党的天然弱势。也是军政府可以取而代之的原因。

西方的军人普遍具有朴素的保守主义价值、对秩序和常识的热爱,以及较为单纯的爱国主义情感。这使得军政府能成为给极左化的民主制度纠偏的基础。以西班牙、智利、阿根廷、台湾、韩国等历史经验来看,右翼军事独裁是无法建立长期稳定的专制体制的,其最终归宿都是较为平顺的民主化。

虽然右翼军事独裁绝对不是善政,但是和极左政权相比,其对社会的伤害性和持续性都小得多,也更容易向民主社会回归。

要根本解决民主制度容易被左棍绑架的bug,必须重新设计其制度权力结构。但是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或许军政府是一条临时可用的纠偏途径。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當前政權在競選策略上的主要失誤是沒有著力將大選推遲至2021年,其次是放任郵寄投票。這給了左翼勢力巨大的政治空間。任何一個民主制度在危機還在進行的時候選舉,都容易出現執政黨喪權的情況。

左翼建制派(leftist establishment)同樣在競選策略上犯有嚴重失誤。對於建制派來講,最有利的政治環境是一個能夠維護政治妥協的政府,比如說民粹右派控制聯邦行政權、建制派控制立法兩院(類似內戰後的黎巴嫩教派民主,而且還能藉此把經濟和防疫的責任推卸);一個嚴重撕裂的民主國家則意味著建制派可能不久於世。然而,這次競選由於建制派的基層官員急於向黨中央表功,導致在郵寄選票時郵寄得過多了一些。這一做法不僅傷害了自身的政治合法性,而且使七千萬投了右派的選民十分憤怒。這些都將給建制派的未來埋下禍根。

《國家利益》雜誌的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教授Graham T. Allison寫了一篇文章,Donald Trump's Stealthy Road to Victory,指出這種在戰場州選票十分接近的情況下,總統其實也是有憲法權力,可以請求戰場州的立法院裁定該此競選存在腐敗,然後由現任副總統裁決,從而實現連任。然而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這樣不僅使自身繼續做4年替罪羊、有輸掉2022中期選舉的危險,而且還容易激怒中間派。

一個國家經歷由蠻族創立的豐饒春天、貴族制-民主制的夏天、帝國的鼎盛秋天、和左棍亂國的黑暗冬天是歷史的自然規律。如果想通過制度設計,強行鎮壓左棍,祗會使帝國在秋天加速陷入凱撒主義;既不能有效剿滅左棍,也不利於火山爆發後在肥沃土壤上誕生新國家。

我們應該要相信自發秩序。是武德和道德感充沛的人民建立了偉大的民主國家;而不是民主國家能創造武德和道德感充沛的人民。民主制度的失靈也好,運作良好也好,都祗是一時的事。而武德和道德感充沛的人民構建自己的小共同體、建立更高級的自發秩序,才是一個民族永葆青春的康莊大道。
其实本质问题在于,自由本来不是一种主义。
所以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很少去像左派那样传教式地传播自己的主张。
这就导致在文化、传媒、教育领域,左派实现了人数上的优势。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西方的军人普遍具有朴素的保守主义价值、对秩序和常识的热爱,以及较为单纯的爱国主义情感。

我不知道军政府能不能有效控制左翼思潮,不过我觉得照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会有人给希特勒翻案了,“他虽然杀了很多犹太人,但是他也杀了很多康米啊”
建立军政府有一个前提,就是组建军政府的成员自身必须是有统治经验,知道自身权力边界而不会乱扔核弹的那种那种。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知道宪政政治是怎么回事。反过来,如果不具备这一特质的军官上位,比如让像毛泽东这样的土匪头子,或者希特勒这样的激进派杀康愤青上位,那就完了。破坏宪政框架的道路一旦打开,无数有野心的军人就都可以借着反共/清洗左翼的名义搞军事政变了,然后康米挥舞着自由主义的大棒统战泛自由派,你就会看到冲锋队和赤卫队大战慕尼黑街头
帳號又忘了 ㄆㄆㄆㄆㄆ
台灣智利南韓這樣的國家
之所以可以從軍事獨裁走向民主化
那是因為背後有美國人在引導看護 軍頭們心裡有敬畏
美國要是也搞這套 那是沒有回頭路的 沒人可以幫美國托底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饮鸠止渴就是形容这个的。类似还有不许生育控制人口,不惜代价海禁控制海盗,武汉封城控制病毒...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能不能我不知道
但是打着纠错的旗号容许军人政变上台以后只会有更多野心家理直气壮的这么玩,民主制度会迎来更严重的倒退。
不管军事政变有多么正义,结果有多么美好,都是错误的
美国一直有人主张限制议员任期。
今年川普竞选时的承诺之一,就是议员任期有限。克鲁兹也有这个主张。

另外看这次大选,深感民主制度仅仅是个制度而已。当民众堕落时,民主制度并不能保持什么高尚。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As long term institutions, I am totally against dictatorships. But a dictatorship may be a necessary system for a transitional period. [...] Personally I prefer a liberal dictatorship to democratic government devoid of liberalism. My personal impression – and this is valid for South America – is that in Chile, for example, we will witness a transition from a dictatorial government to a liberal government.
-Frederick Hayek
军政府都来了,是不是还要列宁党啊?
华人又要参加先锋队了
楼主提出了的假设不就是中共在香港搞的“选举”一样吗?
中共让香港人只能在中共自己提名的候选人中间选特首!
这种假设就像在狗屎与牛粪中间必须选一个来吃一样,还不准别人引进第三种第四种第N种选择。。。
提出这种假设就是独裁者耍流氓的行径,因为这假设的本身就是没得选择,一件根本就没得选择的事情,你却假惺惺的要别人选择!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好耶,不高興就能推翻政府搞歡快獨裁的正直炎黃世冑再次站起來了!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拉美的军政府也有左翼,实际上任何政府要避免下台都会采用军队统治的手段,这个和左右无关,举个例子今天的朝鲜和中国算不算军政府显然是的
我提供一个美国的数据

此次大选之前:

代表各位印象中右翼的共和党的执政范围:

最高法院:八名大法官中的六名

参议院
53 / 100 (53%)
众议院
197 / 435 (45%)
州长
27 / 50 (54%)
州参议院
1,112 / 1,972 (56%)
州众议院
2,895 / 5,411 (54%)

掌握30个州的立法机关,在21个州全面执政(政府+参众两院)

不明白怎么就说成美国变成左翼独掌政权了?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把未经世事的小孩、非法移民、难民等等纳入选举范畴"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指控,另外你连军政府都想得出来,你不看看这次大选美国军人把票都投给谁了?投给把老兵称为Losers and suckers的川普吗??
XPNqy8Tn 新注册用户
以推翻民主的方式来保护民主?中宣部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