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诡辩”?

本人最近在public speaking lesson上了解到诡辩法,后来谷歌下发现是一种论证方法。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都是一种论证方法,诡辩的本质是什么?诡辩法和辩证法的论证过程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诡辩又被称做”五毛必修手册“?
诡辩的本质是逻辑谬误。所以这并不是一种正常的论证方法。

比如粉红话术,中国不能民主化,否则就会变成印度。

这句话是典型的稻草人论证。中国民主化等同于变成印度,而中国不能变成印度,所以也不能民主化。而这句话是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因为中国民主化和变成印度完全不是一回事,中国不民主也没有变成朝鲜,中国民主了为什么不会变成美国?

而现在粉红就要说出他们的真实想法。其他国家有像中国这么多人吗?这么多人的国家民主了还不是只能变成印度。这句话又是典型的因果谬误。人口这么多的国家民主了一定会变成印度,反正世界上只有印度一个这么多人口的民主国家,我就算这么说你也证伪不了我。

小粉红们之所以这么喜欢诡辩是因为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基于某种信仰而非理性认知,只有无法证实的东西才会变成信仰。而小粉红们又想把这种信仰当成唯一的真理还要妄图强加给所有人,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耍流氓了呗。
我看中國外交戰狼們在外媒節目面前,所表現的詭辯就有很多,給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顧左右而言他”。
我舉個例子:比如現在主持人問“你怎麽看待圖中新疆人的人權問題”。
  • 回答“你這圖片不是新疆的/這是反華勢力惡意捏造的合成圖”,這樣是直面了問題,但屬於撒謊;

  • 回答“新疆人口增長好多,義務教育很好,漢族維族和諧共處”這屬於顧左右而言他,他逃避了圖片所描述的事,只是一味地扯別的漂亮的數據出來,想誤導你得出結論“原來新疆人權狀況是很好的,這個圖片可能只是個例吧”。
  • 回答“你來過新疆嗎”,這屬於顧左右而言他。試圖通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的邏輯讓你自己把質疑吞回去,你沒來過你就沒資格質疑我(???)。

可以看到,詭辯根本不是爲了和別人就事論事,而是各種誤導,混淆話題焦點。這種詭辯技巧一般就用在其死穴,繞不過去的那種。因爲最容易的回答是直接否認,撒謊說沒有沒有假的假的就夠了,反正當官的臉皮也夠厚。誰提出誰舉證,我中國只要不讓你舉出證據或者不讓你確認你的證據(我的地盤我做主),你就只能停留在動嘴巴的層面。詭辯就是一種目光轉移術,你原本的焦點是“哇我看圖就知道新疆人的人權狀況這麽差,是不是只是冰山一角啊”,經過他一詭辯,其焦點就會變成“究竟新疆人的真實人權的狀況是怎樣”,你看,這程度一下子就從追責變成了求真。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同清氺
詭辯的目的不是為了要證實自己是真理,而是為了駁倒你,或者為了騙你讓你以為我是真理
說難聽點,就是詐騙
先設一個圈套,把你騙進去,然後讓你繞不出來
比方說經典的白馬非馬
先設一個圈套,讓你搞不清楚『白馬是馬』這句話指的是『白馬等於馬』還是『白馬屬於馬』
然後只要一邊證明『白馬等於馬這句話是錯誤的』一邊防止你意識到『白馬屬於馬』,他就能讓你產生一種『因為白馬不等於馬,所以白馬不是馬,所以白馬不屬於馬』的錯覺
但這樣的邏輯全套一定在哪裡有至少一環是圈套,在這個例子裡,就是『白麼等於馬和白馬屬於馬這兩個概念是不同的』這一環就是圈套了
他通過把這一環替換成『白馬是馬』,模糊了『等於』和『屬於』的區別,就有一定機率可以把你忽悠進圈套。但一旦使用『等於』『屬於』這樣的清晰的邏輯用詞,圈套就壞了,你就看得清了,就識破了
破解方法很簡單,在每一個前提和推導步驟上都加上一個懷疑,就能破解了
比方說樓上說的中國民主化變成印度,『為什麼中國民主化就會變成印度』『為什麼中國不能變成印度』就足夠破解了。如果你不能證明中國民主化『就會』變成印度,那『中國民主化就會』後面的字我一個也不用看
“ 真理不辩不明”, 诡辩与辩证的区别在于其本质, 辩证的本质在于找到真理,而诡辩的本质在于达到对自己有利的目的,而不注重真理本身。

苏格拉底批判诡辩学派的三点:
1、不以真理为追求知识的目标。
2、以模仿的方式佯称拥有知识。
3、收费。

诡辩学者虽被苏严厉批评,但在现代哲学家看来也是有贡献的,比如他们的修辞和表达能力都是极为出色的。

大多数“五毛”并不以追求真理为目标,而是追求“国家利益”或者是“维稳和谐”,所以其论调看似是“诡辩”,但事实上大多数五毛对于逻辑学和哲学的理解层面近乎于“无知”,诡辩谈不上,无赖还差不多。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對詭辯即是詐欺的觀點,有點哭笑不得,身為詭辯門徒是不能認同的。詭辯術的興起,東西方都有悠長的歷史。詭辯家通常是一群優秀的哲學家、思想家,而不是詐欺師。
著名的「白馬非馬」,由文學語言轉換成數學語言會更便於理解,即:

1.B∈A
2.B≠A
3.1和2可以同時成立

回到文學場景,「白馬非馬」辯論的展開是基於語言「漏洞」的存在。網傳的破解術使用現代語言體系去挑戰古時語言體系,但新的規則使用在已完結的比賽是屬於違規操作,因為新生的規則來源於它。

@停止搖擺

发现逻辑学小白~

这三个命题有什么问题?你在证明白马非马?

解决这个问题要明白“是”的歧义性,想知道吗?
停止搖擺 惡補中國地區網路俗語,間歇性槓精+戲精附體
雖然詭辯因為強烈無理攪三分的既視感被視作槓精的始祖,但詭辯本身祗是一門辯術美學。正如清氺所說,詭辯帶有極強的利益性。辯證以真理為目的,詭辯以辯論為目的,一主物理事實,一主語言闡釋。
不掩蓋詭辯支持者的身份為詭辯支援兩句:詭辯是對邏輯思辨的打破重塑,基於對口才完美主義的追求。詭辯史上巔峰時期名家們曾經舌戰群雄,以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辯走天下。自然證實了詭辯是一柄利器,端看握於誰手。很多人忿忿詭辯淪為粉紅手中捅人不見血的刀刃,但其實粉紅使用的更多是話術而不是詭辯。辯術一門,立思而後辯。粉紅很多時候不符合這一點,符合這一點的……那就真的是敗壞了。
===================================
…… …… ……對詭辯即是詐欺的觀點,有點哭笑不得,身為詭辯門徒是不能認同的。詭辯術的興起,東西方都有悠長的歷史。詭辯家通常是一群優秀的哲學家、思想家,而不是詐欺師。
著名的「白馬非馬」,由文學語言轉換成數學語言會更便於理解,即:

1.B∈A
2.B≠A
3.1和2可以同時成立

回到文學場景,「白馬非馬」辯論的展開是基於語言「漏洞」的存在。網傳的破解術使用現代語言體系去挑戰古時語言體系,但新的規則使用在已完結的比賽是屬於違規操作,因為新生的規則來源於它。
我看电视剧上,诸葛亮舌战群雄,还有骂王朗就是标准的“诡辩”
1,不针对对方的话题观点进行反驳,或避重就轻一笔带过
2,甩锅,把问题推给别人
3,吹牛扯大旗
4,挑对方话中错误的地方进行批判,即使这错误
5,揭人老底,转移话题
就拿张昭说的举例,大意是,先是假意拍了诸葛一马屁,然后话锋一转,刘备没得先生之前,生龙活虎打天下,得了先生之后,被曹操追着屁股操呢
亮回,我本来是要夺取汉江,可是刘备心软,不愿对同宗下手,刘琮太怂从了曹操,反正不是我的错。刘备走的时候还带着百姓,根本就是被拖累。我们现在虽然节节败退,但以后总会硬起来。然后画风一转,你身为吴谋士,只会在那里唧唧歪哇,有个屁用。

后面还和几个人辩论都是用的这一系列手段,大意是,我现在不行是假象,将来就是屌,你质疑我,你就是站在曹军立场说话,你就是曹分,我还要挖你以前做的糗事公开批斗一番,叫你老脸没处放
预言者 灰名单 解析预言:预言中的永远的福音,终于来了。圣人在东方(法轮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564
诡辩核心在于对方无知,但却觉得自己很聪明。

比如,五毛都是双重思想很严重,但他不觉得。

他的第一思想,就是普通人。喜怒哀乐,善恶好坏都有。那么他会不会和你承认呢?不会。

为什么,因为他的第一思想知道好坏,他知道把它拿出来,都知道他是坏人了。也就是他知道这是坏的,他可以分辨好坏。

他的第二思想出来,把它装入。而第二思想,他把比如中共,设置成概念,或只读属性,所以在第二思想里,中共无论多么坏,也不影响他。因为设置成概念或只读属性了。杀一个人和杀100对他没有区别。

就像有人说,为啥有的人翻墙能明白,而有的人不明白,就是因为有的人没有双重思想,他只是被骗,他很快就能明白。

而双重思想严重的人,会觉得他进退自如,两面利益。他反倒不觉得这是双重思想。

所以,他觉得诡辩挺厉害,挺好使。但问题是那个东西一看就是诡辩。也就是什么人会觉得诡辩挺厉害呢?不懂逻辑,却觉得自己挺聪明,双重思想很严重的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把墙推倒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14
  • 浏览: 2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