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受影响的人数以十万计,是否要全部划为粪红?

蛋壳公寓数量约40万,按入住率90%,平均每间1.8人来算就是约64.8万人。
其中粪红比例就较难估计了,我希望有人能够给出可靠的数据。

光凭在微博上的发言,主观判断是不准确的。基数这么大,即使微博粪红占千分之一,也有648人,也会给人以很多的感觉。

中共统战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人,我们应该反其道行之?
中共应该会很满意这个。
你这担心是多余的,中共统战是为了他们利益集团的私利,反贼是中共的敌对势力,比如以前的国民党?所谓的反贼们,只是自发的站在正确的一方,对的一方,不是针对中共,针对的是任何一个倒行逆施,实行独裁统治,欺压人民的统治阶级,就算在民主制度下,也不是拥护政府和政党的人,也是监督,提防、批评政府和政党的人,是真正热爱自己国家和同胞的人,有什么私利需要我们谨小慎微的行事呢?

如果蛋壳公寓部分住户,原来就是红粉的,铁拳砸不醒,被嘲讽也不反思,反贼拉拢他干啥呢

如果蛋壳公寓部分住户,原来是岁静之类,说得好听点是中间派,如果被嘲讽粉红的说法伤害到,就跳槽到红粉圈,又拉拢他干啥呢

如果蛋壳公寓部分住户,原来是反贼,如果被嘲讽粉红的说法伤害到,就跳槽到红粉圈,这是反贼吗?

如果这些人不能自发的站在正确的一边,对的一方,为谁去拉拢他们呢?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我抄袭某个葱油从微信上的搬的回答。在这里简单复述一下
从蛋壳公寓租房的人,基本没有无辜的。基本满足以下三条。
1.没有经济学常识。
2.有点钱但不是很有钱的年轻人(大部分刚毕业的中产子女)
3.爱国粉红。

有点经济学常识就知道蛋壳公寓这种东西就是一个庞氏骗局,早炸晚炸的问题。上家房东抬价下家房客降价,但是让房客提前预付拉起大杠杆来。蛋壳公寓房子并不算最便宜,真正穷困的农民工叔叔租不起,有钱人又看不上。而庞氏骗局只有国家经济发展好的时候才有热钱让他多续几天,这年头大概只有粉红还相信厉害了我的国能高速经济发展吧。你别小瞧了岁静们,真正的岁静精明着呢。
人都是不长记性的,共享单车前车之鉴还没多久,就又有人上当了。我猜这两批人重合率还很高。因为蠢人所以蠢因为他们总是做相同的蠢事

房东们其实有些无辜,因为蛋壳前两年开的价确实高,包括那些装修商,他们踩中这个坑没法预判。
你这还只算了租客。事实上房东、蛋壳员工和供应商也都是受害者。

之前墙内媒体有大概算过,光是租客受影响就有上百万

再加上另外三者,200万左右的受害者应该是有的


另外我觉得拉不拉拢的没必要,蛋壳的事情还没走到铁拳最厉害的时候。现在官方至少口头还在安抚租客,搞了一堆红头文件来口头维稳,也依然有大量的韭菜们还在指望着青天大老爷来给他们主持公道。所以事情还要继续发酵,等待最终的铁拳策反才是坠吼的
他们会说 政策是好的 大大是英明的 都是底下的几个人把经念歪了。都是资本家人心太恶了 才导致的问题...
严重点 还可以说蛋壳在美帝上市 用的是美帝资本, 是美帝的资本家 在搞鬼 ...
你这就是在立靶子打了,我们翻车新闻可是对每个新闻人物都附上了粉红言论的论据的,没发表过粉红言论的我们从来都是深表同情,我们只针对那些最可笑的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我反而想問題主。
好的,我就當一次大愛聖母
如你說的,「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人」
按照題主語意,應該是想說,反賊們應該去拉攏蛋殼的受害者。我大概沒理解錯了吧?

好了,我想問,
究竟題主你心中想的「拉攏蛋殼的受害者」,具體是怎樣拉攏法?有甚麼具體的操作?

是去「代表」蛋殼苦主們,去上街舉牌遊行?
去微博發帖「聲援蛋殼苦主維權」?
代他們寫篇萬言書上書中央陳情?
遇見有苦主就給他們支付寶打錢,援助他們渡過難關?
還是打開家門,歡迎被趕出街的蛋殼苦主跑來你家裡住?
bingo 科學研究證實,只要倒車車速達到特定速度時,即可打開時光隧道回到清朝…甚至…秦朝
我没记错乐伽公寓几年前就爆雷,如果是反贼,看看墙外新闻都知道,还栽在蛋壳就真没救了。只有粉红,愉快活在墙内,不锤它锤谁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张献忠去、李自成,会不会出现在蛋民里面?想想就很刺激啊
帝國主義 黑名单 帝國主義者
如何結論 蛋殼=粉紅?不就是租個房?不瞭解這個事,誰可以簡單解答一下。。。
当初劝一些朋友不要去那些平台租房,他们不听我的啊,就为了贪图便宜几百块钱。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恕我直言,各位这样幸灾乐祸跟希拉里说“deplorable”没有区别。错的是中共,大陆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老子最害怕勾结日俄的图书馆管理员、民办教员、报社主编了。
CCP带婊十几亿, 这 64.8万人自然也是被带婊的。
可以主动当粪红, 也可以被动当粉红, 不想当的镰刀斧头时刻准备着。
番茄炒五个蛋旗下发生的这些鸟事

番茄粉红  和 破蛋壳 是不可分割的鱼水关系
LBJLBJ 维尼写史 维尼禁止
这六十万人里还是会有小部分本来是清醒的反贼的,我估计大概几千人?(1%的比例)

然后大概有5%的比例是铁杆粉红,就是大学期间争着入党的那群人,被洗脑得最厉害的。

然后剩下的大多数就是偏向于爱国爱党的岁静了,他们可能对政治冷感;也可能偶尔听说过中共犯下的罪恶,比如六四事件之类的,但是只是浅尝辄止,了解得很少;而因为受过了十多年的反复洗脑教育,以及墙内严苛舆论控制下,全天候经受100%粉红言论的耳濡目染,他们不可避免地对党国有一定的认同。他们已经被老大哥体制化了,严重地说就是被老大哥精神控制了,只会跟着老大哥引导的舆论方向走。用墙内的语言就是,被老大哥PUA了。

比如当老大哥批香港暴乱时,这群岁静们没得翻墙或懒得翻墙,不去了解被老大哥屏蔽的真相,而选择直接无脑附和老大哥要他们说的话:”我支持香港警察。”

岁静是这群刚毕业学生的最大群体,起码占90%以上。李文亮医生也是岁静,当他被铁拳重击后,还是有点醒悟,说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这种反体制的话。所以我对蛋壳事件中被锤的岁静是这样的态度:如果他从此醒悟,认清党国本质,加入反贼行列,那我非常欢迎;如果他继续爱着老大哥,那也别怪我幸灾乐祸了。
帳號又忘了 ㄆㄆㄆㄆㄆ
有件事那些被坑的房東跟租戶都應該搞清楚

東西南北中

蛋殼和微眾也是黨領導的

黨應該要承擔責任 

共產黨要領導一切  就應該為領導失敗負責

而且不是出事以後他們才進去

共產黨早就在裡面有人了

那些人和組織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

是他們黨自己要領導一切的


https://upload.cc/i1/2020/12/19/XsmpOU.jpg


https://upload.cc/i1/2020/12/19/IBVfDK.jpg
socks 黑名单
用屁眼想都知道 除了在网上口嗨资本家无能狂怒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