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蛋壳公寓有感,你是否会对落魄的小粉红施以援手?

特别是信仰宗教的葱友,你是否会对那些遭受社会铁拳后陷入绝境,十分落魄的小粉红施以援手? 
作为有道德的普通人,是否应对那些落魄的小粉红展现一丝博爱与仁义?而不是落井下石?

蛋壳公寓爆雷,砸垮了一堆粉红,如果条件允许,你会对身边的蛋壳粉红受害者们,伸出援手吗?
baozi3344 肉身翻墙的韭菜
政府都不管,咱就洗洗睡吧,让他们在社会主义铁拳下继续洗地; 不让他疯狂到极点他们是不会醒悟的!
我宁愿花500美金去芭提雅玩也不给这群没有思考能力的蠢货!

如果是脑子正常点,或者有正常思考能力的可以考虑下;
貌似正常人也不会做小粉红!!!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题主专门提到了宗教,那我就回答一下吧。对于被铁拳了的粉红,我会积极向他传福音。能真心悔悟,皈依基督的,那就是兄弟姐妹了。真有了困难,会有限的帮助他的。
謝邀

不會落井下石,但是我什麼也不會做。

說過了,讓他們得到他們應得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还真没条件,但如果我有条件,这个粉红我也认识,我也已经自由了。

那么我会请他吃饭,然后我大喊,共产党好!

意思你懂的。哈哈。

当然出于人道就不用说了,比如他即将坠河,我肯定要管一下的,这是人性。
帮之前多想想去年被打死,被投海,被消失,被自杀的香港人吧,有人统计有伤亡1W左右。你同情小粉红,那谁同情这些死去的香港人呢?而且小粉红仅仅被赶出租房只是冻了一下,自杀仅仅有一个吧,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小粉红还是岁静。不管他们是不是小粉红,还是岁静,他们都劝人不关心政治,不要跟中共作对,对外就化身战狼,这些人数都是中共统治的根基,在墙国占了很大的比例,中共肆无忌惮,嚣张跋扈他们是有责任的,如果觉醒了要立志反共我或许还会考虑一下要不要救,不然你救了他反过来咬你一口举报你。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帮他们?他们在我眼里就是这个地球的毒瘤,必须弄死。
施个逼援手。那些个不知好歹的粉红平时那么努力的舔中共骂反贼当战狼,如今他们有难应该去找中共才对。我们这些反贼如今不给他们踩上一脚就算不错了。
没笑出声已经很克制了,还要施以援手??

紫薯布丁
謝邀。

答案是不會,因為根本就不會有這種條件。
除非你是執政者,不然終究是治標不治本。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1.你的能力是有限的。
2.许多反贼至今得不到帮助,处境凄惨。
这个时候你居然琢磨着帮助小粉红,请问反贼是挖你家祖坟了吗?
天海冥 視覺系反賊
德匹下,这是上帝的安排,为何要改变这一点?自以为义圣母心发作行善是要承担相应代价的,有个故事叫农夫与蛇,你救了它改变不了它是粉红蛆的事实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會,我是不會坐視不管的,我會提供他們救濟抗爭的管道、協助他們去見度高的網站反映,等他們為自己挺身而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的時候,這時候...

再向政府舉報他們。
user8964 脱支朝鲜反贼
年轻人先把[长租房]炒热起来,等老了,炒房的钱攒够了,再1把梭哈。真人生赢家。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不会,这也是对品葱看贴的小粉红一个警告。

你们成天歌功颂德,连自己的权利都不珍视,甚至恶言为你们呐喊的公知。

你们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看楼主的提问历史觉得很奇怪,感觉楼主在为全部品葱用户做用户画像。真的是想搞清楚品葱人的全方位的偏好吗?
如果是熟人,我会劝他相信党和政府总有一天为他们解决问题的。
如果是陌生人,我会直接说:我不信你在造谣,伟大的祖国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
如果他们能动动脑子反思一下,说不定还有救。不然还是接着吃他们最爱的党和政府的铁拳好了。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首先題目已經說明是「蛋殼事件裡面的小粉紅」。

就這個題目,我個人的答覆是「絕不,99%」,只要情況許可,更一定會落井下石。

(近日在品蔥另一個類似的題目,針對的是「蛋殼事件的受害者」—— 跟本題的關鍵差異在於,那個題目本質是考慮「蛋殼事件裡面未必全是紅蛆」、而本題則已經說明針對的就是受害者裡面的紅蛆。)
你幫了他,他會以爲是黨救了他,就算你講是你幫了他,他也會認爲你是黨派來了,沒有黨你什麽都不是,所以還是黨幫了他。
潇红 願有更多地方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不是霧霾
如果是歲靜,我會看情況;
如果是粉紅,叫他們去死比較快。
首先,在座的各位无一例外都是被墙内赶出来的,所以都是粉红的受害者。
作为受害者,对于害你的人,看笑话乃至落井下石都是十分合理而正常的,这是基本的对等报复
如果这时候还去帮他们,只能说明粉红害我们害对了
反正都是资本家害的,有人免费帮他们走出困境,粉红可以继续舔共,继续嘲讽香港、嘲讽美国
小粉红的鼓动和对共产党的洗白,道德的堕落,逻辑的荒谬,害人害己,这种人罪有应得
俺不认为他们真的需要资金援助,一尊刚说了全面小康,他们几万块就能坑得再起不能?大多人不是在沙漠里口渴急需水救命,而是守着自动贩卖机投了100块发现卡币,要路人帮忙弄出饮料来,转嫁风险和损失。至于别的援助,如果碰到了快饿死的粉红给顿饭吃,像对待流浪猫流浪狗那样就行了吧,不要指望他们会回报什么,还要提防他们吃饱了有力气捅你。
落魄的粉红也依然是粉红 

对于粉红当然是 物理隔绝 通讯拉黑  必要时可以搬家避祸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我有接济他的能力肯定会请他吃饭,如果没有认识的朋友可能也会,不过席间我会和他聊这个事情,问其后续如何解决,如果他说等政府啥的我绝对一票冷水泼给他,反正可说的多了,告诉他一件事,YY是活在美梦里面的!
为了一两万房租就要死要活,还放火烧房的废物,还是死掉好些
DDos BTC DDoS
正是铺天盖地的粉红成就了邪恶的中共,中共是全人类毒瘤,虽然成为粉红是因为墙内被洗脑,如果条件允许可能会吧,人不是冷血动物
水饺睡觉 自由左>毛派>特社,走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造反”路线。
会,我会给他两本“习总书记谈治国理政”,教他们提高自己觉悟,让他们加深意识到:有事不能怪政府,还是自己不努力。
看情况吧 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估计还是会的。 毕竟 谁没幼稚过,遥想当年我自己也曾是粉红,还在大学宿舍和人争论为d辩论过。
当然我 也能理解  大家不愿意帮助的心  对此我也表示尊重。只是从我个人我还是会的。 在ccp教育下 我们冷莫 孤立  相互伤害,   让大家都成为受害者。反过来 给社会多些温暖和关心,才能让人心链接紧密 团结  才是最让ccp最害怕的。  承认 有些人会说 你帮了他 他就会怎么样了吗  实话说 这个并不是那么重要 而且 有些时候 在这个社会 真不是 做那么一两次就能改变的,只是 我还是会尽所能去多做些。
现在就是要坐等社会压力增加
不然为什么要加速
这个问题,施以援手是指金钱物质方面的帮助?如果是这个我应该不会。如果是夜晚路上遇到醉汉小流氓骚扰,或者掉进水里之类的,就像上面葱友说的,出于人道主义,我会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提供帮助。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請先定義是如何幫助
讓他住進我家?不管是不是小粉紅,哪怕是反賊朋友,哪怕是品蔥上我最聊得來的那位,要讓他住進我家我都要猶豫許久呢。更別提小粉紅
如果只是想辦法、聼商量,那可以考慮。具體要看對方態度和我的心情,但想不出辦法的話也就沒辦法了
我會直言不諱的説「去上訪?你以爲有用嗎?你以爲政府會聽嗎?小心被抓走」
玻璃心碎了就碎了,反正要是找我商量我就不會看著他去上訪被抓走,什麽忠告也不提。要是找我商量,我就這樣。聽不聽你家事,説不説我家事
捐錢?免談。我捐錢向來只會捐給我真心覺得好的慈善,像是救助流浪動物之類的,連快餓死的非洲小孩我都不捐呢。我不信這種人道主義。人作爲一種動物要遵從自己的天性和本能,正如有時候野牛一時興起也會去救漆狼,有時候不想救就圍觀漆狼被獅子滅門。我要本能的想救我自然會救,不想就是不救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2
  • 浏览: 3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