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语境下的“在国外的二等公民”和“在国外受歧视”具体指什么?

如题
Studebaker史刁碧佳 即將被現行苏修和沙俄气死的人
这是一种夸大现有的问题造成中共对外宣传的恐惧氛围营造


一个是社会结构的身份,

美国为例,如果在自身有不足的时候的确会容易掉入二等公民的陷阱,尤其是自己的权益受损害而主动退让的情况下,二等公民就真的套牢了。(这个时候学习一下UAW),这么说呢,多年以来劳工运动中在美国的亚裔的确参与度比较低,如果和当地人口组成比较的话



同时呢还有就是族裔,

华裔的确是二等公民,但是在现阶段的美国,波兰裔俄罗斯裔捷克裔希腊裔也全是二等公民(真的不要以为是白人就平等了,不是的),传统意义上的特权族裔因为过度平权被倒打一耙基本上也成了实际上的二等公民(英裔,Anglo)和本来的一点五等(爱尔兰裔意大利裔荷兰裔瑞典裔)基本上保持了差不多的状态。再结合阿拉伯裔的现状等等,相差并不是很大。少数族裔很多的特权如果合理使用是可以在法律上完全弥补已有歧视造成的问题。

所以现在美国种族现状就是基本上只有1.5-2.5等公民,作为亚裔如果自己修养好语言文化能力合格是完全没有劣势的(如果再善于保持合适的外貌还会有优势,白人的外貌让人觉得贫穷的减分项过多,亚裔在这方面正好不兼容)

比如说,中共所说的白人男性特权,的确是有的,但是由于是白人男性,所以最近一些年无故背锅也是很常见的,而白人女性的特权,比如说审美上面的,也是实际上存在的,但是由于这些特权招灾被物化被捕猎被侵犯被歧视对待,也是相当常见的,在这些问题上亚裔更接近不粘锅(当一个不粘锅不好么,我长得好看了我跟白人女性一样倒霉)


我再结合一下我自己说明例子,我个人开老款大型豪华轿车看起来像资本家被仇视过,所以我不得不在那个区域换一辆很简朴的汽车使用,

我自己看起来乖巧漂亮,就被黑人大妈当成小孩子训斥(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个同类的白人),

我自己跟不上时代,经常被当成智障,因为对新事物反应过于迟钝,(被中国人和美国人鄙视过许多次,而且我在美国被鄙视落伍是对中国落伍的固有偏见,在中国被鄙视是因为对美国发展慢的偏见)


所以说呢,中国宣传的二等公民问题更让自己能够注意到社会问题而不被蒙蔽了见识更加小心在意,这也是个好事。 偏见和歧视大同小异,都是存在的
法律上的公开歧视不存在
当然如果你不入籍的话,是存在一些限制的。
比如没有政治权利,一些政府工作不能做。
但对日常生活来说没什么影响。

而且也不要说什么不融入文化活该做二等公民,
移民国家标榜的就是多元文化。
各个族裔也不存在融入不融入的问题,可以存在平行社会的。

墨西移民人家都能把美国干成五分之一人口母语是西语。
很多县都是西语社区了。
从公务员到警察,到商家和居民,全员都是西语。

在大多数主流移民国家,你入籍以后就享有平等的公民待遇。
不会有任何来自政府机构和司法系统的歧视。
当然职场天花板之类的是存在的,但是这是属于民间行为,商业行为,
与公权力对你的歧视是不同的。

存在所谓二等公民的移民国家,可能就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而且这俩是对对方族裔的相互歧视。
马来西亚明确规定了来自中国的人就拿不了护照,入籍不了。
而且有很多政策上的福利只给马来人,华人做不了公务员,警察等岗位。
对于华语教育的体系也存在歧视。

新加坡是相反,马来人新加坡公民要服兵役,但是就是当不了高级军官。
也进不了高级岗位,只能做做大头兵。
ccp444 与墙锅人格格不入的正常人
在国外的二等公民?等一下,这不是地位反而还上升了吗?草,那群粉蛆五毛是在不爽什么呀。还有借用一下墙国人对黑人的评价,这他妈才不是歧视,你们就是那么垃圾,求你们赶快滚回墙国吧,别败坏我们这些正常华人的脸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有選舉權就是一等公民,支國公民有選舉權嗎?

關於支人在國外為何會受到歧視,可看這個視頻:https://www.pincong.rocks/video/2059
親自下令 趙學博士
哪都存在二等公民。正如樓上所說,被中宣部無限放大。
中宣部非常擅長把外國一丁點放大成整個外國社會都存在的普遍現象。
其次是,粉蛆總有一個錯覺——以爲自己的行爲沒問題。比如在別人大街上拉大小便,隨地吐痰
最後是粉蛆的心態根本不是融入別人的社會。他們總覺得有大使館這個免死金牌。惹了麻煩就馬上找大使館。因此行爲上是飛揚跋扈
君子以不强自息 观察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坚定有神论者,女权运动者,反女拳运动者,环保绿色政治运动者,家庭教会成员
二等公民总比在墙国连公民都不算只算韭菜强吧
人类不存在 人类不存在,都是幻觉
一部分海外华人宁愿拿着没屁用的护照,也不愿申请所在国护照积极投票改变命运,自己愿意做二等公民,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要聯係上下文的啊?
大致可以分成幾種

1. 真正的惡性歧視
不得不承認的是惡性歧視的確存在,比中共報道的少,但總有幾個不幸的人遇到的,不是像品蔥有的人想的那麽美好「你好好過日子絕對不會被歧視」的
雖然我也好好過日子沒被歧視過啦!但英語新聞上偶爾也能看到歧視案件,輕則無端言語挑釁,重則肢體衝突甚至暴力殺害
比方説,我走在街頭,遇到一個路人,自己口罩都沒戴好還莫名其妙指著我說我是病毒,那就是歧視了
被歧視的人,就會説「我在國外被歧視,被一個口罩戴在下巴上的人叫病毒」

2. 自卑帶來的假性歧視
我以前一個同學就有説過他在歐洲旅行受歧視,我問他怎麽個歧視法?他說那個陌生路人一看到他就説hey yellow man,於是他就覺得被歧視了,還很憤怒的回了一句hey white man以爲自己回擊成功了
事實上,如果一個人是那種「我黃我驕傲」的人,他才不會感到被歧視呢。你被說hey handsome man或者hey superman會感覺不爽嗎?只有被說hey stupid man才會不爽,也就是説在感到被歧視的那同學心目中yellow是和stupid差不多的侮辱性詞匯,他在自卑
要是對方是「我白我驕傲」的人,他才不會感到被回擊了呢
自卑的人不管對方做什麽事都是感到會被歧視,但事件可能的確發生過,所以這裏稱之爲假性歧視
沒有朋友怪在外國人歧視自己或者當地人内心冷漠身上,而不想想自己在中國其實也沒幾個朋友的也很多

3. 根本不存在的想象歧視
字面意思上,不存在。某内容農場的小編關在家裏拍腦門想出來的,實際上在當地根本不可能發生的歧視故事
比方説,「我是XX大學新生,租屋時被歧視,房東都不肯借給中國人害我租不到房」但XX大學實際上是保證新生一定能住大學宿舍的不可能租不到房
或者「在當地打工,被黑心老闆克扣工資,當地法律卻不保護外籍打工人偏袒本地老闆」實際上沒有如此法律,當地很可能也有專門的投訴部門,甚至可能是樓主打黑工在先才不被保護而已
多見於所謂的制度性歧視
毅俊389 多难穿帮
最常见的意思是:国内韭菜见不到移民国外的华人有比他们多的自由,就发明了这个概念。有个同学群,里面有国内体制内人士爱党舔共,也有移居海外的时不时骂共产党,然后就有了帽子满天飞:你们这些人当了几天二等公民就忘本啦?
无为 赶快跑路
在自己国家做五等公民 在国外做二等公民 这种好事请带上我
这不是中文语境,而是共匪语境,其目的无非是对内洗脑,让韭菜们不要羡慕国外所谓水深火热的生活,而那些含赵量高一些的共匪们在干嘛呢?摸摸胸前的党徽,召唤镰刀锤子两大神器,接着一手挥着镰刀割韭菜、一手举着锤子维稳,心心念念想的都是怎么让自己的家属子女早日成为别国的二等公民😂

不能融入西方世界的问题,这个确实有,不过语言的障碍可以通过后天学习去掌握,至于种族歧视这种根植于人性中的恶是不可能完全杜绝的,但是在法制健全的文明世界可以通过法律去遏制,而且在二战后建立的新的世界秩序下,大多数国家在制度层面更是根除了以前种族歧视的条条框框,甚至导致现在白左猖獗矫枉过正,所以这些并不是主因。不能融入西方世界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人脑子早就被共匪洗干净了。长期的宣传灌输下,一些人的思维模式在潜移默化中已经根深蒂固,和西方文明世界注定是格格不入的。例如来到国外上学、经商、生活等,一遇到事情就想着走后门,去贿赂老师,结交巴结议员,扎堆去领福利,开车哄抢救济食品遭人白眼等(这只是一些方面,还有很多不再赘述),每当国内那套行不通的时候,这些人往往接受不了,总会由衷的感叹一句“老外脑子真是有毛病”既而产生巨大的身份落差,认为自己的失败是受到了歧视,再结合共匪的宣传,脑子里就产生了二等公民的概念,自觉的给自己贴上了二等公民的标签。

身在国外多年,这种人见多了。一句话,凡是脑子里的余毒不除,拒绝西方民主自由的价值观的,即便身在国外也永远融入不了西方世界,只能越待越痛苦,越待越孤独
我的理解是欧美(2个美洲都算 - 一个是白人殖民主义的摇篮,另一个是殖民者的超级发挥地,不用细讲>.<),根本的机制(institution)是渗透者白人至上主义的。不是骂所有的白人都是racist,而是那个年代,15世纪末到20世纪初,绝大部分白人是没有什么种族平等的意识的,因为根本就不会去考虑……所以创造机制和政策的时候,肯定是以保障白人权益为主的,而不是像如今起码嘴皮上会喊inclusive的。

当然,在这些地方的非白色人种也一直在通过民主的法律和选举权渐渐改变二等公民的命运。很明显的是60年代美国civil rights movement开始,唤醒了更多少数民族(亚非拉+native americans)的政治参与和活动,所以(非常)慢慢的变好…… 懂王四年确实来了一场倒退。还有再加一句,别忘了“种族”也是人造的……世界上只有一种人种,他们叫homo sapiens :)

lol要说white supremacy还很alive and well,你看看500强的c层领导和BoD的demographics就明白了……

总之一句话,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权利一直要依靠自己争取不能等着别人来施舍,即使在民主国家也一样。区别是,民主国家还有选举的权利,而某国嘛,就……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很多华裔所谓二等公民是自己给自己封的,就像很多玻璃心粉红一样,浑身G点什么事都可以解读成“歧视”。自己对号入座有啥办法?本质还是自卑,觉得中国人一定会被歧视。
习牛子 习习你的大牛子
墙内是18等韭菜,党和政府侵占了权益也只能跪在政府门口下跪求大老爷做主,报警还是上法院告都不会受理,求爷爷告奶奶都没有用
在民主自由的文明世界里就算是二等公民,如果觉得自己的权益收到损害还可以拿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比如前些日子英国的圣战新娘Shamima Begum被内政部剥夺了英国国籍,她的家人就能和内政部在英国的法院对簿公堂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真正的二等公民看大马华人。那才是正港二等公民,可是大马华人的收入水平还是比你大天朝高啊哈哈哈
如果說在國外是做二等公民,那為什麼高官、富商和他們的後代要爭先出走呢?也就是五毛粉紅沒腦子的人會相信那一套。
annoymouse 黑名单
在欧洲美国就是在职场上有隐形天花板:升到一定职位就上不去了。ceo多是印度人。

走道时偶然被骂chink。

在俄国就是辛苦经商,被俄罗斯警察没收财产。血本无归。  留学生不贿赂警察就撕毁护照抓进监狱。
或日常走在大街上,被光头党暴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