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不进的远方,回不去的家乡,怎么办?

我和各位一样,渴望脱离大陆的环境,很多过去在大陆的经历,比如办公室政治,歧视,以及近年来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想远离。今年已经是来美国的快要第十年了,近期遇到的三个事情,让我感到无解,想和各位分享,共同探寻出路:

1,我的iPad屏幕坏了,一查厂方有召回,我就带着召回通知打印件去苹果店。苹果店员拿着我的机器和召回打印机问大堂经理,大堂经理瞥了我一眼表示不受理,然后编了个理由说我的iPad弯曲了,不被召回。言谈里感觉就是想推诿,典型对亚洲人冷淡的态度,而且在美国亚洲人都是好说话的。我平时也是那种好面子的亚洲人,从来不冲突,因为疫情戴着口罩,我就没那么害臊了。我跟他据理力争了一会儿,他就说要call the police,把我从店里赶走了。我回家以后给苹果客服打电话问能不能寄到总部帮我看看,要是真的弯曲了我就不要了,没关系。寄回总部以后,很快给我换了新的,根本没有弯曲的问题。苹果店经理典型就是想打发我。关键是这种召回根本就是应该的,他没损失,他只是因为他有决定权,就可以对我say no。

2,去DMV交管局办事,律师帮我办好了所有的文件,做好了所有公正。同样是办事员去问经理,经理瞥我一眼,说不行。我跟他们解释律师帮我们按照最新的法律办了,他说我没听说,你要么打电话去总局问吧。感到很绝望,这个事情我已经前后跑了很多次,最后实在没办法花钱找了律师办。美国很多事情不支持线上,要寄原件,要公正。去交管局排队,当着所有人排队的面问,whats your status,你不是公民,就把所有的证件,文件都带好了,不然没法办事。

3,去UPS寄文件,店员说我必须查你驾照,我出示驾照,她说你驾照过期了,不行。我说我驾照过期坐飞机都可以,现在疫情我不敢去交管局换驾照,我们州也不能在线换驾照。她说那就是不行。我看旁边的人都不需要驾照就可以寄信,我长着一副外国人面孔,就要查,难道我是寄的炸药?

这几件事让我很绝望,尤其是因为这些年我在美国很努力,我拿了博士学位,我在高级的住宅区买了房,我买了iPad,iPhone,我做一个似乎值得尊敬的职位,我尝试住在最好的区,在最好的邮局,交管所办事,但是生活里的方方面面都让我感觉我不受尊重。

很多人会说,你没有融入。我举了这几个例子想说的就是,无论你容不容入,我都要顶着亚洲脸孔去邮局,去交管局,去商店购物,去受那种冷眼。最可怕的是,哪怕二十年后,我很幸运的功成名就,我是终身教授,或者是公司director,是CEO,我还是要去交管所,还是会被人冷眼,还是会怕在街上被人踹飞。

我发这些,一方面是想看看有没有海外的小伙伴有类似的经历,你们是怎么想的。有的时候,我虽然恨透了大陆的政治,但是我也觉得在美国也无解。
另一方面,如果你在墙内,享受那一份可以悠然的在人群里吃一顿饭,办一件事,寄一封信的经历吧。因为在美国,这些都是奢侈。


更新一下:
周末啦,更新一下,也在此回复一下各位,不针对任何人,免得像吵架:
1,谢谢几位关注我心理健康的葱油,我的确因为各种个样的原因,心情比较郁闷,我也有找医生,每两周和心理医生聊天。我把这些事情放在这里的原因也是因为:在美国,心理医生根本想不到作为一个中国人,亚洲人的尴尬的境地。比如说美国这两天排亚洲人很厉害,医生跟我说,其实澳大利亚也很不错。其实她不知道澳洲歧视也很厉害。她也许只是想给我一点希望,但是像我这种绝望的人其实已经try to explore all options了。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好好咨询她的。

2,关于说觉得身在美国从来没遇到我需要的事情的,我也希望你永远不要遇到。其实换位思考,你在强国非要遇到强拆了,遇到毒奶粉了,你才知道强国的问题吗?

3,质疑我是五毛的,其实一开始我是生气的,说明你很low,都看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想想我在美国混得比你好,汽也就消了。

4,很多人说博士思维怎么这么浅,遇到这点事情就这样。其实这恰恰在phd research里最重要的,叫critical thinking,独立思考。我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一边倒的说一方面的观点,中国有社会问题,我会批判中国,美国有社会问题,我也会批判美国。一方的问题不会因为另一方问题的存在而消失。我也终于理解什么叫难得糊涂,其实有些时候不要想的太清楚最好。做一个小粉红,活着小粉美挺好,生活很单纯,目标只有一个。

5,是什么不让我回国的呢。因为我年轻的时候觉得同性恋在国内没有出路,靠自己的努力出来了。没错,我是停下来。现在我觉得,我在国内只要我不说,没人知道我是同性恋。在美国,你顶着个脸,人家歧视亚洲人的一眼就看出来了。如果假设在美国其实亚洲人和在亚洲歧视同性恋的比例一样的话,那么在亚洲做同性恋重要你不说,其实更少受歧视。

6,买iPhone,ipad跟努力有什么关系。我来美国读完phd,打了第一份工资才买得起第一个新iPhone。那也是七年以后了。之前都是在ebay买的二手iPhone,ipad。对于我来说,虽然餐馆也做过,博士工资也拿过,但是买个新iPhone还是挺贵的。

7,想跟上来就骂的人说,如果你看到一点不一样的观点就上来骂,你和国内互联网上的自干五性质是一样的,只能生活在一边倒的观点里。人生很少是一个理走到死的。不过你也是幸福的人,因为你已经自洽了,自己能说服自己。

我记得年轻的时候在国内,和同性恋朋友们抒发惆怅,最后的结论是:出国吧,去美国。最后只有我做到了。哎,现在想想,还是最怀念和国内的老哥们们一起在路边吃个饺子,吃个烧烤。他们现在都稳定了,只有我还在飘。想起一句最近互联网上的话,叫小丑竟是我自己。
品葱的人啊...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真的,这种事在哪都会遇到,可能你把国内的经历给忘了或者淡化了,我给你说两件我在国内经历的,第一次是我去重庆上大学到建设银行办银行卡,那个屌人从头到尾跟我说重庆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最后他用非常生硬的普通话跟我说,去隔壁中国银行办,他们那边招待外地人,我当时真的人都傻了,这上大学给我的第一课来的也太快了,我后面因为不会川普和重庆话遭到的不平等待遇真的数不胜数,宿舍根本没法住所有人都说方言,我大一下学期就被迫搬出去,真是给我恶心的不行。第二件事是在上海,我在CK买东西,拿东西去付款的时候那个店员用方言说给这个小赤佬开两个单子,她可能不知道我听得懂上海话,我直接扔下东西就走了,我简直无法想象我以后去上海政府部门办事会碰上什么情况,连你妈卖衣服的都这样。

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歧视,优越感,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这是人的问题,这种人他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区别对待你,你在美国碰到他的理由是因为你是亚洲人,但是你回国碰上这种人他就可能因为你不是本地人这么搞你,你回家乡他又可以有其他的理由欺负你,最终受气吃亏的永远是你,我在澳洲也碰过这种事,但是现在的我会直接顶回去,站在街上跟白人对骂我一点都不怂,自己不理亏怕什么,看得人越多我越来劲他越心虚,最后警察还没来他就先跑了,这种人就是该骂,他不碰到点硬茬下回他还能欺负别人,我要是你我就等警察来,当场开录音,打给苹果客服,然后再找律师,一气呵成。而且我在澳洲碰到过恶心一百倍的事,公司同事觉得你英语不好跟你玩文字游戏的,不知道你体会过没,一句话后半句主语跟前半句应该是不一样的,但他故意省略掉,想引导你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去做事,我直接找到主管那边问他这个邮件你能不能看懂,我怀疑他故意跟我玩文字游戏,最后结果是一个70岁的白人老头过来给我这个20多岁的亚洲人道歉,碰到这种事不要怂了来抱怨,你要顶完以后仲裁结果还有问题再抱怨,因为社会是给了我们维权方法和工具的,是默认会有这种人存在的,首先得使用这些工具再来考虑是不是这个社会有问题
pedestrian We the people
一个两个工作人员态度不好大部分不是你肤色问题,而是他们本身的问题,对谁都一样的,那些工作人员尤其是你说的DMV工作人员很多都是社会底层,见识水平各方面的也就那样,你也要理解,这显然不代表一个社会的整体状况。而且你听你这口气好像在中国办事他们就会对你态度多好似的。
你自己心里也不要先给自己一个预设说自己是亚裔就要被歧视云云,也不要自我设限觉得自己没办法融入。
美国的确是一个对内向的人不太友好的国家,比如一个人去餐厅吃饭就会有点怪怪的,但这只是文化问题,你非要往种族问题上扯,是不是说明你内心自己把种族问题看的太重了?
我给你举个反例好了,上个月我眼睛镜架坏了,跑到市中心一家看起来巨高级无比的眼镜店想问问能不能修,一个白人店员一开始说疫情期间只接受预约,后来问我需要啥,我说就修个眼镜架,他二话没说直接拿进去5分钟帮我修好了,我问多少钱,他说这点小事不用钱。照你的说法他是不是一看见我这张亚洲脸就赶我走啊?
个人建议,平时心态放轻松一点,没有哪个国家只有好人没有坏人,或事只有好事没有坏事,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你换了一个环境自然是有舍有得的。我自己每天起床看见窗外的蓝天白云,出门呼吸着新鲜空气就会觉得很幸福,而这些都是中共国没有的。
墙内的苹果店、zf部门、快递都可以十倍百倍地重演你的遭遇。

没见过“博士”这么想问题的。高度怀疑是5毛帖。

=====

我承认我是本帖第一个说lz像5毛的。既然lz加内容了,我也加点吧。

第一lz说“在美国混得比我好(所以不和我一般见识)”这就很莫名其妙,很有5毛的感觉。

第二所谓批判性思维不是20年前“素质教育”的口号吗?这么out的调调也值得炫耀?再说这里又有几个真的“像小粉红拥共一样拥护美国(的一切)”了?急于撇清所以虚空打靶??

也不敢说lz一定是5毛,但肯定不对劲。
习明泽登基 东北人拥护习公主
我的个人感觉,美国窗口办事的人,尤其是政府机关,确实效率低爱推诿。但根据我的记忆,国内衙门办事,除非你有门路,态度更恶劣。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可能是亚洲的发达国家。

隐隐约约的歧视确实总是存在,这也不是一代人就能解决的问题。慢慢努力呗。

你在大学工作,世界上最政治正确的地方了。我猜你是斯文惯了,有时候需要强硬一点,脸皮厚一点。
Kongepingvin Mit Fædreland, min Kærlighed
楼主你有这时间打字还不如开车去靶场打打枪排解一下郁闷。 下回再有人让你心烦,先去打个100发再说。在我这9mm手枪弹一盒50发才18块钱,打一个小时都花不了80块。武汉肺炎期间我这从饭店到健身房全关门了,只有靶场正常营业。我跟未婚妻把各种长枪短枪打了个遍,简直爽到
楼主太玻璃心了,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五毛?
全世界哪里都有歧视,无非就是严不严重的问题罢了。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在美国觉得被歧视了,不就是因为你在美国没有天天受到歧视,偶尔遇到不友好的人和事情,使你对此记忆深刻罢了。
说到底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把美国想象成了没有歧视的天堂,但美国并不是天堂,美国也是一个浑身缺点的国家,现实与你的想象发生了冲突,所以你怪美国不让你融入进去……说白了你是得寸进尺,好不容易离开粪坑去了美国当人,自己住在富人社区,用昂贵的产品,就觉得自己是人上人了,不应该被别人讨厌,一旦遇到不好的事情,就怪别人种族歧视,就怪这个国家不宽容不让自己融入进去,难道所有人都要像哈巴狗一样舔着你才叫平等?别人就不可以拥有不鸟你的权利?那些职员不给你服务,你投诉他失职就行了,干嘛扯到歧视问题上?
你这种心态真的很让人无语,你那么在乎自己在美国被歧视的事情,那么你怎么不想想那些在中国的普通人呢?哪个生活在中国的普通人没被歧视过的?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绝对是五毛,去DMV办事,办什么事?任何事,DMV当地州的官网都有详细的材料要求说明,你把材料准备齐了,怎么可能不给你办?或者说,你准备的材料跟DMV官网有出入,找律师也没用,DMV办事情,全都是硬材料,硬规定,没有商量余地。
去DMV办事,无非3件事,办驾照,汽车买卖,汽车年检注册,哪件事是官网不提供详细说明,需要你找律师来搞了?我在美国十几年,从来没听说过任何人,跟DMV打交道需要请律师的。
五毛滚回去,别在这混淆视听了。
就只是遇到几个底层洋垃圾就想回支国享受支共铁拳?你这智商和心理素质怎么搞到博士学位的?我猜你就是属于从小衣食无忧,很年轻就出去留学,根本没在支国国内社会混过,也没怎么跟匪官官府和外地人打过交道的那种小白。那我就跟你讲一条支国社会现状吧,在支国职场只要办公室某个地域的人占了多数,就一定会抱团明里暗里排挤少数人,甚至还有一群外地人抱团针对少数本地人的,具体表现就是各种冷暴力,比如全办公室去聚餐,点外卖就是故意不叫上你。据我所知这种挑少数弱势人进行集体打压可不是个别现象,已经是支国社会普遍现象。你回支是想融入这种环境?还是想做搞别人的那方?
广东农民 都來吃包子
第一個故事:專賣店報警是否是因爲你的態度?
商店的運作,產品召回更換是很普通的事。你當然可以層層上訴,咆哮喧嘩就會被驅趕。

第二個故事:這個很像是大陸版的辦事經歷。
鄙人在北美多年,從未有類似經驗。不要告訴我你還不會網上辦理駕照更換公務。還有,一般大陸人士辦理所謂公證是希望交管局認可大陸的駕駛經驗,這類公證在入境之後有一定時間限制。你自己辦事之前是否查過DMV的主頁?

第三故事。我寄過無數次快遞,從未被要求出示證件。只聽説過取快遞需要看ID。退一步來説,別人不接受過期的證件有什麽錯嗎?

首先假設閣下上面的故事都是真的,也就是説閣下就一直沒有融入美國。你的文章裏面說你到美國十年了,這種情況下,我不理解是什麽原因阻止你離開美國。

上面我回答過一次,因為你更新了,在這裡再說幾句。

我昨天晚上還跟幾個朋友在小圈子裡面聊天,有人提起是否考慮退休以後回牆國定居的問題。在這話小圈子裡面聊天的人,一半以上是P H D,平均出國時間超過20。有的人四代都在國外。(在國外做了爺爺,再把自己父母接到國外)。

我們討論到這話話題的時候,我們一致同意這種心態是屬於貪念。也就是俗話說的“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我們取笑一下提出問題的人就換話題了。
住在北美時間久了,看到的西方的社會制度,眼裡都是缺點。這個沒錯,因為文明的進步來自批評,來自對缺點的思考。批評最可貴的地方,是可以引導出改進的方案。

牆國是拒絕批評的,都偉光正了,你的critical thinking比較合適揮刀自宮。

其實你願意留在哪裡,你的內心已經做出了選擇。在美國,沒有人能夠強迫你選擇去那裡定居。

對國外融入到定義是什麼?你可能認為是文化的融入。這個我不同意。你可以堅持自己的文化,北美尊重個體,有大量的移民群體都保留了自己的文化。是你自己認為別人把你的膚色和族裔當作了排斥異己的因素,也是你自己把個別人的不禮貌行為代表了整個文明社會。而且在你的發言裡面,我最不同意的一點,就是“只要你不說”。你的思想上是自由的,你的言論是你的思想的表達。當你同意放棄言論自由的時候,你思想上的自由就死亡了。

反過來,牆國是埋葬自己的文化的。文化大革命俗稱“大革文化命”。強國最有特色的文化建築北京老城沒有毀滅在數百年的戰亂中,卻倒塌在土共數十年的太平時期。

我自己的定義,在國外定居要感到舒適,需要對文明社會的融入。文明和野蠻是相對的。牆國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人制社會,土共依靠暴力壓制人民的意願。我認為是野蠻的。離開牆國的人,要融入文明的法制社會。如果在西方感到不公平,那麼就成為公民,參政議政,成為改進文明社會的一分子。你可以永遠抱怨,唯有參與改變,才能夠改變你自己的客居感。美國早已有許多變性人,同性戀成為公眾人物,這個不需要我多說。

建議你對比一下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的遭遇:楊振寧和劉曉波,就可以看到兩個社會的區別。沒有完美的社會制度,只有是否適合你的社會制度。
你回国住上三个月再体验体验
啥毛病都给你治好了

当然如果你要是人上人那就不提了
我在加拿大从来没亲身遇上过类似的情况。
对于具体品牌不给退货的,我在不确知是非曲直的情况下见过,白人大妈和店员争执。
是不是种族歧视,是不是对不同人有不同态度,是不是店员本身有歧视心态,这我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而且,我从来不觉得什么融入不融入的,隐含前提就是分你们和我们,而不是大家都是美国人。
办不了就投诉,只要你有理,我在美国还没遇到投诉解决不了的时候。

你应该调整一下心态,被刁难是你遇到了傻逼,你非要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亚洲面孔,那你回国收到刁难,还会把理由归为南方脸或者北方脸吗?
即使黄人在西方受歧视,只要不是那一小部分特权阶层也比国内绝对地位高。先考虑自己内心有没有歧视,人的很多想法自己是察觉不出来的,但是别人可以,如果一个人脸上有着“我就是觉得你们要歧视我”的表情,你会不是也想歧视他?多读圣经,加入教会,去爱别人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感谢你分享经历。以你的经历我觉得我也不好跟你讲什么大道理,只是想建议你在人前表现得更自信一些,美国人对待服务人员也没什么尊敬,一副语气懒散理所当然的态度。不要想那么多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在美10年,回大陸就是找死,你早習慣了美國生活了

如果他真call police,一群持槍警察來了,也許能在youtube槍戰片中看到樓主呢
2,3这个我没接触过,不发表评论。

1我也接触过类似的,那是我去苹果店买东西,想买一款我想要的类型,结果店员(黑美眉)拿了另一款给我看,非要跟我讲另一款跟我想要的这款相似,你买这款就行。我感觉因为她懒得再去仓库拿一个。我正色跟她讲,我是一定要我想要的这一款,她最后也去拿了。

我的感觉就是有些店员其实在看人下菜,如果强硬要求她,她就会去办,但是如果表现的有点蔫,可能她就想偷懒。这个不是你的错,不必自责,完全问题在于她就是这种有点想推你让步push boundary的那种人。你的这个经历里面有没有比如骂架了苹果店员,激怒了他,他去要call police?如果有纷争的话,不要激怒他,可以去投诉他看看最后公司怎么解决这种问题。

其他我也去苹果店换过用坏的东西,有Apple Care,很干脆的帮我拿了新的。

办公室政治国外比国内强一点:跳槽方便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法律保护你打官司(有些人说海外没有办公室政治云云,很多程度上是因为跟他没什么利益关系,人家懒得跟他搞政治)。

如果真打算回去可以先去国内找个工作干几个月比较一下,我是无法忍受国内会查户口一样问你家里的情况。我的经验是国外如果同事的问一下,打个圆场过去,也不会多问。如果一起干的愉快,互相扯扯家里事也都是分享性的。

我的想法就是,比较悲观,办公室政治哪里都有,但我们在外面习惯外面这一套,回去不一定真能玩过一直在国内办公室的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融不进的远方,回不去的家乡

我和楼主不一样,我是融不进的国籍,死也不要去的中共国。

说白了就是,就缺一个身份,对中国的很多东西我真的不懂,不是装,他们的生活方式,语境等等。
不吃蔥 不吃有蔥的包子
1. 投訴店員

2. 入籍

3. 我覺得如果過期證件在這家企業不被接受,有可能是公司的規則,可以去調查一下,如果不是,去投訴。

在中共國,悠然辦事的要有關係
Cfx159802 我是特朗普,我为自己带盐
纯粹是享福不愿受苦的主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应该拿自己的不成熟经历来说事,来给别人评理,因为显得你太不成熟,太幼稚了
想想那些疫情受困中的,那些在土共国被失踪的,那些艰苦奋斗的第一第二代移民,这些经历又算的了什么
如果是为了自利移民,那么你的条件算非常好了,克服那些矫情的心理斗争,如果身怀正义,为解救被迷惑的中国人,那还需要多多修炼
mark0216 自由的土壤才能孕育出美麗的花朵
想想假如你在外國遇到的痛苦遭遇,你能保證你在大陸裡面不會遇到嗎?
肯定會有而且更勢力更鴨霸,還能讓你無所申訴.
無論你在外面過得如何,絕對比你回國生活好上百倍千倍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最该问的是自己。

显然你的每种毛病首先都是自己的份儿。
扛麦无男儿 大熊维尼
推荐你看个油管同志频道北京人播主“北同”,上个月有一起节目他采访一个也是大陆过去美国的同志,现在找了个老美老公听幸福的,可以交流下。
teaculturetalk 动态清零是基本国策,2120年前不会结束
澳洲这种党媒嘴里“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国家实际情况:

1.苹果店歧视:没遇到过,样本容量n=10。

2.换驾照,考完试一个问题都没问,秒下。(还没试过过期的情况,现在所有证件至少还有4年有效期)

3.没试过,给了钱直接寄。

要是在俄爹那,你可能没进门就被轰出去了。
我覺得你對融入的要求太高太理想化,那是不存在的烏托邦

人或多或少一定會有差別待遇,不管在什麼國家都一樣,國內這種事天天上演,按你的想法,黑人總統都不可能融入了

更何況武漢肺炎的關係亞洲人可當了中國的冤大頭,別再想完美融入外國社會的事了,居住在外國的異鄉人,還住這麼多年,原以為早該習以為常,不那麼玻璃

別鑽牛角尖了,和鄰居開開心心的不也是一種融入嗎
關於澳洲,我覺得你以後可以過來生活幾個月,體驗體驗再說,我認為澳洲歧視真的是還好,起碼服務業工作人員不會因為你的真相就對你冷眼。
你的遭遇也可能跟Covid有關,畢竟美國因為疫情死了不少人,所以最近排華比較嚴重。
満州亡命者 蛮修进嘎 蛆愚勾哭进瓦奈以
这鸡汤文的标题,味精浓郁的论点,又撒上一层瓦房店版的细磨绿皮书,真是精致的五毛碰瓷带风向呀。可惜毛毛低估了这里在美国的人数。笑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你不能要求別人按你希望的方式辦事。別人祗關心他自己想怎麼辦事。如果一個人對你第一印象很差,上來看你就不爽,那你就換一家店、換一個時間去辦這個事就可以了。
ollapse"> 我算是看明白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美国种族歧视,尤其这些年对中国人的歧视是系统性的,一个个转移话题,说国内更不好巴拉巴拉,围中救美。果然恨国党和小粉红都是一样的,不讲逻辑只看屁股
这也正常,你自己如果在中国的话即使不在明面上歧视少数群体——比如维族人、非洲黑人,也不会对这些人们敞开心扉,接受他们融入你身处的环境之中去——因为毕竟人种、民族、文化、信仰、历史都不同,产生隔阂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中国有句老话叫“将心比心”,你如果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是否也会那样,我想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有数。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是圣人、圣贤,人性并不是善恶分明的。所以你没什么可抱怨的,“吃得了咸鱼耐得住渴”,你要承担自身选择的后果。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美国是平等的国家 你说的那些上至退休美国总统下至小镇镇长都会遇到。
大概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你的肤色种族问题

当年宋美龄去美国拿不到签证在海上票了几个礼拜

如果你喜欢不平等待遇那还是去中国比较合适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我觉得吧  你可能有点玻璃心了 

说同一个语言的思维方式和处事方式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何况是说不同语言的

你说的“如果你在墙内,享受那一份可以悠然的在人群里吃一顿饭,办一件事,寄一封信的经历吧。因为在美国,这些都是奢侈“ 我觉得也很可笑

因为在墙内  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就是畸形的 我无法感受到所谓的“悠然”   没得抑郁症我都庆幸了 

你既然在墙外  社会地位也有了  物质也都没有问题了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真情实感放在这些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身上呢 

如果陌生人不能帮你解决你的问题  那你就换一种思路  换一个人解决

冷眼就冷眼  这辈子可能也就见这么一回了   难道墙内就没有冷眼了??? 

为什么非要去所谓的“融入”   别说在墙外     在墙内我都没觉得自己是“融入”的 

感觉周围就是一帮群魔乱舞的神经病   我tm就不爱融入怎么了


你的博士学位只解决了你的生存问题  
可并没有让你拥有强大的内心力量  其实也挺可悲的
人啊  终其一生  说到底是在和自己的内心相处而已
被刻意针对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的确令人恼火。但我不赞同你把所有差别待遇都归结为种族歧视。

一代移民就算入籍了也会被当成外国人,这个身份注定让你受到一些差别对待,有时是高于本地人的特殊关照,有时是欺负你人生地不熟。虽然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会渴望彻底融入,或者认为自己也算是个本地人,或者不想每次受到外国人的待遇,但在人家眼里,“外国人”这个身份会伴随你到死。
(可以看一些港人,台湾人,以及其他少数族裔吐槽某国人的视频,顺便说一句,人家的评论区很和谐,不会有人神经敏感跳起来大喊五毛让UP主滚回自己国家hhhh)

另外跟人打交道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判断自己对对方的态度,受过教育的人会把这些藏得好一点,没受过教育的人真的会把个人好恶写在脸上。我有很多次注意到别人对我和另一个人的态度截然不同:有一回第一次见面对方明显对我充满厌恶,后续证明这个人在人群里也能认出我;还有一次受到的礼遇让我受宠若惊,同行者完全被冷落,尽管我什么都没做。我还是倾向于别人对我的态度基于他们对我这个人本身的喜好,而不是更宽泛的种族,性别,年龄,或其他。

种族主义者确实会因为肤色和血统直接否决掉这个人,不过没有长期接触、没有观察他们对其他亚裔的态度就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太过武断。媒体放大种族歧视有它们的政治目的,你可以跟着喊喊口号做点对自己有利的事,但是没必要把自己的思维也局限在这。
我买了iphone买了ipad和很努力有关系吗?我各方各面严格按照本地人或出于传统的中国人的理念来要求我自己,对于别人没有同时做到的大方点,给别人时间理解和改正,或是接受误解。我要是疏忽不小心犯了错误我会当面表示歉意并做到以后的改善。我可以说从来不觉得有人在歧视我。有很多时候我做的比本地人到位的多,但是我也从来不歧视别人不表露出优越感,而是让他人不知不觉中来体验来评价。最后的结果是,上司邻居朋友都认为比起本地人,中国人是思想和行为都非常优雅的品种,认识中国人是非常幸运的事情。这种精神上的体验,在强国是不可能有的,在富人区都不会有。我的脾气很差,也不是时时刻刻能做到优雅,但是很明显,在发达国家,装逼要容易的多,技术上,道德上都很容易上手,只要真心拥护平等民主尊重即可。
其实你说的这些在国内也有,哪里都是看人下菜,欺软怕硬,这是很多人的本性,只是在国外对于肤色的差异更明显,在国内很多地方也是据理力争了才有好结果,心理上不那么敏感,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就行了,最后我想说:总算又找到你了,tomtom快点上discord,paule的论文需要你
Andrewpoon1431 威尔逊爱德华支
请问你这种心态是怎么样能留在美国的?你如果不是受虐狂就是有带风向的五毛粉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