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對自己女權的一點看法

我一直很討厭西方媒體一說到女權就說科技公司ceo女人很少,就算科技公司高層都是女性,我相信對大部分女人也是毫無幫助的。

我認為對女性最大挑戰的是女性自身而不是社會的壓迫,我不是說社會沒有不公平,這點已經很多人說了。  我想說的是,女性無論生理和心理結構都與男性不同,而在性別平權語境下以前這些都是可以正常討論的也變成道德禁區了。  中國人不是有一句話什麼不要用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或許很多人不知道,女性得憂鬱症的機率跟男性比的話我記得美國是2比1,就是每一個男人有憂鬱症的話,那麼就有兩個女性也是有憂鬱症的,而台灣數據我記得更糟糕。 根據以前政治極為不正確的美國醫學報告來看的話,很多女性得到的還是嚴重的憂鬱症,而男性症狀相對較輕。  在現在這個政治環境下,都是社會的錯。

而我認為女性天性敏感,事實上當年美國醫學政治不正確報告也是這麼寫的,面對外部壓力女性相較男性容易陷入恐慌。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說一下我自己,我很自戀我知道沒辦法。  我在這裡說過很多次,我以前家境貧困,學校環境糟糕。  但是我沒有說的是,因為我是女性的關係加上成績的加持,其實我一路以來是得到很多人的愛護。  我一直不知道跟我是否好看有沒有關係,其實我也不太知道我當年好不好看。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說明,作為一個家境貧困的女性,如果你成績好,容貌不算太糟糕。 這個社會其實對待你比對待同等家境貧困,成績也相當優良的,甚至算是好看的男性會好太多了。  我是這麼看的,因為這是我個人經歷。   我也不清楚這是不是社會普遍現象,因為就是真的不清楚。  

那麼這種女性比如我得到比同樣條件的男性多的幫助是女性特權嗎,我覺得並不是,我認為因為像我這種女性是屬於非常少數。  因為實在太少了,這種女性會一下子得到很多關注。   所以如果有人有印象的話,會知道我很迷韓國女團。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很想看到一個從小家境貧困,沒有家庭溫暖的少女成為知名女團一員,是有三個左右吧,跟韓國男團一堆家境貧困,沒有家庭溫暖還有幾個父親是家暴男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而這三個人裡面,其中一個已經自殺死了。。。。

但是到了今天,女權叫的最大聲,是接受大學教育的女性,家庭看起來中產甚至有錢階級,抱怨社會沒有足夠女性ceo。  當然站在她們角度,這個確實是對她們來說是最巨大的問題之一。  而我了,這麼多年來很好奇為什麼像我這種女性較男性少那麼多,我不認為是社會壓迫,我說了社會甚至會相對優待這種女性。  

對我來說,女權就是女性有能夠真正掌握自己情緒的力量,而學校並不會教這些
31
分享 2019-10-28

59 个评论

我个人认为来品葱的女权主义者仅仅是因为对女权被官方封禁和对中国男性的不满来的品葱。在国外留学的女权主义者,应该都有不错的家境和丰富的学识吧?但是请你们记住,如果你们要做社会学相关的工作,你们要用你们学过的知识帮助那些家境和境遇不如你们的人,而不是把你们的知识去作为你们和他人攀比从而获取优越感的来源。我感觉到中国文人自古以来存在的酸腐,和高考教育唯分数论的狼性竞争,让许多年轻的学生习惯于秀优越和鄙视他人,又或者理中客避开冲突,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带着立场的包容——我包容你不意味着任何的认同,只因为这是我立场的一部分。
女权主义者,无论东西,都越来越极端和令人难以忍受。她们不愿意花时间精力了解共产主义,而在品葱学院里就有苏联间谍讲述苏共如何在美国利用女权主义的视频。她们也不愿意去听和理解美国右派,这种也许最陌生的意识形态,如何系统性地反驳西方女权。她们可能也不了解中国的政治制度如何搞烂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而不仅是对女权“打压”这个动词。
但是品葱其实非常愿意听她们说,即使她们被反驳之后回击的语言,与小粉红听到五大诉求之后有许多神似。只要不是拿钱办事的五毛,任何声音都反映某些问题。
再重复一下我之前的一个观点,拿无知的帽子乱扣是左派最喜欢的手段,也是最卑劣的手段。人人生来就有了解周围人的能力和倾向,因此任何社会学的学说和研究都要接受常识的检验和讨论。
有功夫能聊聊这个是最好的,我也能从这里学到女性的思维方式。

我觉得这事儿是两面的,一方面确实有刻板印象(东亚),另一边矫枉过正的也够可以。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 “bigot” 站起来,甚至都要维护传统价值观的。

我推荐 Jordan Peterson,可以看看老爷子的视频。有一期提到了“男人就必须追求点什么”,简单说如果男人没目标那跟老垃圾没什么不同了,但是女人不一样。就算日本这种地方,比男性更豁达的妈妈也有的是(我懂,也有压迫)。


前几天英国一家 Chick-Fill-A 被 SJW 喊关门了,就因为七年前他们 CEO 给 anti-LGBT 的组织捐了款。这年头人人都是压迫者,讨论这个话题就不容易。
是的        所以說女權如果是要啟蒙社會     讓更多人了解男女大不同        這個歡迎          

如果是哪裡不公         提出來要求改變         這也合理          

如果是文化哪裡出了問題           必須要讓更多人認知            這個也歡迎討論

受不了的是極端女權分子          打著女權的旗號就自以為天下無敵          以為她代表正義
要開始訂立規則          所有人都要以她為主
無法去接受別人想法        卻要人無條件去
遵從她的想法          一邊裝弱者        一邊全都要          這種的實在讓人受不了
欧美女权:「我为什么不能干这个」
中国女权:「我为什么要干这个」

我个人认为女权都很扯淡,不管是欧美的还是中国的

欧美女想干男人的职业,那可以啊,消防队去不去,伐木工去不去?
中国女想什么都不干,那也可以啊,天生丽质就行了,自然有人养。

本质上是自身条件不足,想要谋取本身的不到的东西。
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对女人不公平,对男人同样不公平。
女性主義不能為人接受,或難以接受的一個原因是這個問題:

「所有不同先天後天背景的人類--人生中所能遇到的困難中,哪些是你應獨立面對的,哪些是社會應該給予於關懷幫助的。」

我第一次遇到「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這句話,也是用很多時間去理解。
「對不同的人,(法律體系)要以不同的方式對待」這才是公平。
這涉及一個大部份人,特別是講求人自我要求、自省、做好自己的華人文化所不接受的想法:
結果要平等。

結果要平等也可以是機會要平等的一個手段,一個中間過程,即一個目標是另一個目標的手段。
目的-手段、機會-結果是同一種關係。
此其一。

其二,
「哪些是你應獨立面對的」,背後的意思是,「我們沒責任幫你。」這涉及一個領域,暫稱為X領域

在這X領域內,這些現象的確是問題,但我們沒必要去幫助別人解決這問題。
X領域內的現象最常見是天氣問題:
如果你被雨淋了,是你的錯,不是天氣的錯。
(是你的問題,不是天氣的問題,而天氣是自然的,所以我沒責任幫你。)

可以稱X領域為「自然」領域,即這些事雖然為你帶來困擾,但它們是「自然」發生的,所以你 不 應該要求我們幫你。(我們/社會 沒責任幫你)

題外話:這個「自然」領域經常被我拿來解釋香港的藍絲,他們的「自然」領域確實比一般人大。
如,人本性是惡的,所以這些事發生也是「自然」的。

你天生較矮,我們沒必要幫助你去做一些高個子才能做的事。

但這中間的界線(判準)在哪?
一派認為是主流群體自己定義的。
「這個問題,我們沒責任幫你」,「因為……」這裏省略的東西是左右派之爭的場地。

---補充---
還有一個想法是這樣的:

如果你被雨淋了,是你的錯,不是天氣的錯--也不是我的錯,我沒責任幫你。

「如果我有「責任」要去幫助你,就是證明我做事錯了。」這種想法也是常見的。
即,你的問題,如果也是我的問題,是暗示我是加害者?

一個注重懲罰的社會,和一個注重體諒的社會,對於「幫助的責任」的想像是不同的。

---
或者要讓人重新理解「責任」有兩種意義,
一是你個人犯錯所以你要補救,個人責任。
一是社會施予、關懷,社會責任。

我也不喜歡「社會責任」這個詞語,更好的說法應該是:幫助別人是人類得到快樂的重要途徑。
這在老人身上猶其明顯。


我覺得,希望大眾視一個問題為大家應該幫助、有「責任」幫助的,說故事是必要的,先在情感上理解,數據才有效。
按照恩格斯所言,所谓的女权问题到了最后,本质上是一个阶级问题,男女的不平等只是表象,私有制和家庭为主的经济单位才是不平等的根源。暴力,竞争,自利是父系社会以来一直存在的底层逻辑,只不过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男女之间在暴力和竞争力方面的差距已经渐渐缩小。但女性承担的生育职能也注定她们这方面始终和男性有差距,因而在私有制的体系下,弱肉强食的背景下,女性天然是没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平权的,而且反抗能力也很有限。唯一前进的方法就是发展生产力,等到私有制的自然灭亡。
有女消防啊 @@
没办法,我马来西亚人这方面水平是比较低的,她还肯回答我已经已经很给脸了。。。
我喜欢你的理论。

是有女消防啊,
同样的也有女CEO啊,甚至还有女总统啊。
女人都能做总统了,这已经是最高级别的活了吧
所以说女权也不用再争了,对不对?

咱不能管中窥豹,消防队里女消防占多少?且不说别的,就说生理期女消防可以入场去背人吗?她背不动啊,这种是生理差异造成的。同样,男性的基因导致做有些方面显得没有女性得心应手。当然不排除个例。

当然非得要怪一个人的话,那恐怕只能怪上帝了,毕竟是他创造了男人和女人。。。/捂脸/
也不能說女權就不用爭了啊,像印度那種隨便說出「女性應該乖乖被XXOO」就很過份了,像某些傳統家庭裡經常會發生的家暴問題。有些問題存在也不一定跟制度有關係,可能就是教育上或認知上。
雖然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我們應該關注真正應該關注的,就像我們不能因為中共和五毛就認為中國人不該有人權

招聘問題其實很簡單的用同樣的標準來審查就好啦(除非該職業有特殊需求),如果一位女性能夠做到男性能做到,甚至超越男性能做到的事情,有何理由不聘用呢?(也包括是否能夠應對緊急狀況這一標準)

然後我記得世界上確實是有少數由女性主導的部落文化,我覺得就挺厲害的。
文化就算有问题,也不意味着进口西方左左文化就是对的。共产党已经祸害过一次了,还需要来下一次吗?
「女性應該乖乖被XXOO」这种言论显然不光是反女性,甚至是反人类的。如果女权是为这种声音去抗争,我觉得这是真女权真人权,那我也挺女权。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强奸在印度会被判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严重情节无期。印度强奸事件高频发生时因为法律执行力度不够。

但印度的强奸问题不能和“中西女权”混为一谈,因为“中西女权”的诉求和这种完全不同,我上面已经解释过了。
是啊。我试了。
你要个人认为,那我也来个个人认为,我觉得我算女权主义了,还是老用户,旧品葱的时候就在。但我来品葱还真不是冲这话题来的。而是因为去年修宪找不到地方说话,无意间发现的。也根本没怎么聊女权话题。因为品葱的主流和女权无关。而就我个人这么久观察,女权的话题的挑起根本就是某些品葱男性用户一谈到“女人”用语和语言都比较恶臭,炸出品葱女性用户反驳而已!
推薦樓主看最新一集的博恩夜夜秀 "欸!性交易" 
台灣20年前也是打著女權的名義廢除公娼,但卻害得社會底層的女性淪為非法。

一個女權各自表述,台面上提倡女權的人,女議員們,女律師,自己往往就是出身良好的精英階層,所以欠缺對於底層弱勢的關懷,她們並不能代表所有女性的想法。

至於樓主所說的情緒的困擾,其實與女權無關,這個其實求助於心理諮商就能有效解決,事實上女性比男性更懂得求助。


我很認同 PoisonousGrass 說的,女權問題的本質其實是階級問題。
而在台灣其實這種階級問題並不明顯,相對於印度和伊斯蘭國家而言。

男性在父權社會中是既得利益者,而在一個階級僵化的社會中,
既得利益者會想盡辦法鞏固利益,避免下面的人"造反",所以你看印度和伊斯蘭國家的一些規矩,都是在警告女性別想造反,造反的結果可能會導致坐牢或死亡。

之前阿拉伯的女性甚至不能進球場看足球,有個女孩女扮男裝進球場,被逮捕。最後女孩在法院自焚而亡。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5075

相比之下,生在東亞算是很幸運了,甚至在東亞各國中,我覺得台灣是最好的,比日本韓國還要好。

日本醫學院2018年被踢爆,女考生的成績會偷扣分。因為醫學院不想錄取太多女生,日本人覺得醫學院錄取女生是浪費,女生畢業後會結婚生子,不做醫生,這樣會導致栽培出來的醫生不夠。
BBS報導: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577082

二三十年前的台灣也有曾流傳這種說法「女生讀醫學院是浪費」,但現在幾乎沒聽過了,
因為在台灣,女性經濟自主及自我實現的意識很強烈,很少有女生醫學院畢業卻甘願當家庭主婦的。
(就算嫁的是醫生,自己還是會出來工作,例如柯文哲的太太)

但我也不會指責日本女性,畢竟人各有志嘛,人家就想當家庭主婦也沒錯啊。
日本醫學院只要在入學時讓學生簽保證書,保證畢業後要從醫N年,否則要償還國家學費,這樣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台灣的公費醫學院就是這樣。
就怕日本人骨子裡不願意。


中國的女權我覺得也是發展得很不錯,中國女性捍衛自己的權益是出了名的 XDD
這大概要歸功於中國獨步全球的一胎化政策,一胎化雖然是不人道的暴政,
卻意外使人民(被迫)用心栽培唯一的女兒。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2654

不過,現在共產黨一直想刺激生育率...這是未來的隱憂,希望他們別壓迫女性成為黨的生育工具。
不,一胎化政策让很多第一胎生女儿的女性长期被婆婆家暴,或者被抛弃变成单亲妈妈。还有大量的出生性别检查然后堕胎。就算没有堕胎,也会有大量遗弃街头,甚至农村直接丢井里。而且这个问题在中国还不是全面现象,和地域文化有很大关系,现在左左人大概不允许说某个地方人有陋习了吧?
中国女性在全球名声到底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在reddit上看到许多上海裔台裔港裔男性等等都说家庭父母极其讨厌现在的陆女,也有不少其他族裔出来表示认同。他们的评价也挺实诚并且非常客气了,就是陆女自我中心脾气性格很差,心里想着离婚费和绿卡。我看过之前也没有想到拜金绿卡easy girl的名声已经臭到海外论坛都有人拿出来说。
唉~原來如此,真令人難過
我不信私有制会灭亡。
赤教传教顺序:女人——小孩——成年男子。这是女人天生的弱势,容易被邪教忽悠,当年伊朗开倒车也是女权婊们带的头。
这层楼是田园男权的狂欢吗?那你们在墙内好好呆着呗,辱骂女权也更有韭菜支持。
一个国家的生育率降到2.0以下之后没有谈女权的必要,保持在2.0之上时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同意,人权都没保证,,,就要学白左了,,,加里福利亚什么鬼样子?宁愿川普这种右逼也不要左逼。
我试着和这些用户讨论了。我相信ta们做了很多的功课,可惜的是总使用混淆概念转移话题这种手段。我没有感觉到到真诚的沟通
作为一个宅宅
我求求那些女权团体少折腾二刺猿圈子了
喜欢大柰子翘臀有错么 
还有别搞什么取缔二刺猿涩情 先把童妓问题解决了再说
别装看不到
現在的女性領導人就蔡英文比較好吧。什麼默克爾希拉里英拉朴槿惠林鄭都不行。克羅地亞那個也可以
韓國遊戲最豐乳肥臀
女权是个伪命题。
没人权才是本质。

世上大多男人女人都被权贵压迫。
底层男人压迫女人,部分女人反过来榨取男人。在这个基础上谈什么女权平权,能解决问题吗?
跟AO3被封,一堆粉丝掐架,有什么区别?
[quote][/quote]
恩格斯的书就别拿出来提了,他的理论早被现代人类学界淘汰了
女权的问题并不是在于男女平等,而是在于女性需要被特殊有的优待,表面的平等事实上是不平等的。

商人是逐利的,如果一个女性员工接受了高等教育,研究生毕业,大致上25岁左右,基本上刚刚工作就开始要结婚生孩子,先结婚请假14天,然后怀孕,产检,生孩子,休假,那一年基本上就有4个多月没有来,也就是1/3时间在休假,好不容易回来了,要哺乳假。这一轮过去以后,又要生第二个了。这还是比较好的女员工了,更有夸张的,一怀孕就请假回家”保胎“,一直到生孩子,那就2/3时间都在请假。10个女性中只要有1个这样干的,其实就是在给另外9个女性扎刀,引起别人在招工时候的反感。
如果你是商人或者你是这个部门的主管,你在潜意识中会想要一个时时刻刻出勤的人还是一年1/3的人不来上班的?

就算是女性的商人内心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损失。这是女性一个天生的问题。除非这个企业是公有的,大家吃大锅饭,类似90年代前的国企,反正损失都是国家的,没人care。

要男女平等其实就是要实现男女不平等,就是要给女性更好的待遇。
我不知道题主觉得女性privileged之前,是否先思考自己是不是privileged了。我也是农村家庭出身,我所见的,是哪怕被超生罚款也要生男孩,姐姐的衣食住行要向弟弟让步,地方基层教育者对女性能力的否定……

再说所谓的「女權叫的最大聲,是接受大學教育的女性」,说这种话的人恰恰很难说对「底层」有什么真正的关注。不知道题主是否知道马泮艳事件,是否知道春蕾计划事件?对女性的不平等对待是结构性的,绝不是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而那些受害者,可能确实没有办法用精致的语言去表达这种不公,但不代表她们没有意识到这种不对,具体你可以看看马泮艳在微博上的表达。

最后,我看到这个问题底下的评论还是蛮失望的。女权是对父权制结构、对权力问题的反思。诸位在中国生活,应该深知权力如何方方面面地干涉了我们的生活。对中国问题的关注决不天然压过了对女权问题的关注,恰恰相反,两者本来就应该交替地进行思考。

说到底,那些不愿意认真思考、了解女权,拎着几个稻草人就喊着「要特权」的,和李子暘那句「你要自由干什么」有什么区别呢?自由本是应有之意,无需被赋予,不应被夺走,所以更不需要向谁证明自由何用。平等亦然,如果真正认同平等是自己的事业,如果承认社会上依然存在着对女性的不平等,就不要老是要女权主义者如何如何自证,而是自己要把性别平等纳入自己的考虑中。
我不知道题主觉得女性privileged之前,不如先思考自己是不是privileged了。我也是农村...

“你可以反抗,但你必须按照我们规定好的方式优雅地反抗。”(笑)
这样说着的人,通常接下来就会将你的一切反抗方式都打为“不优雅”“不政治正确”,然后让你闭嘴。
就像说方方要“顾全大局”的那些人,“香港示威者可以抗议但不准用暴力”的那些人一样,对女权指手画脚挑刺的,往往也只不过是想要别人闭嘴罢了。
用道德去苛求受害者,苛求弱者往往都是最容易的,反倒是有几个人敢于站出来用道德去约束公权力、约束特权阶级的?墙国人(包括“脱支人士”)这方面的表现,真是分分钟在人类的下限徘徊。
对于能在男性占优的领域表现出色的女性,一般女性有两类看法。一种是:她可以做到,所以我们也有努力的目标了,再也不用听身边还不如自己的男性无端歧视自己了;第二种是:她有天赋我又没有,以前大家一起当家具多好,全靠家里男人决定你是什么档次的家具,现在她展露天赋,别人要看不上我了。这两种人没法交流的,别费劲了
为什么女权强调女ceo,女政客,因为在男权社会里,男性不允许弱,女性不允许强,同样是家境贫寒,一个女人温柔漂亮,想找到愿意照顾你的男人太容易了,一个男人有天赋和相貌,愿意投资你拉拢你的也不会少。但反过来就不是的。当然我知道题主不满的原因,配得上老娘的竟然看不到老娘嘛。但是,就算你有家室有钱有才有貌,能不能遇到一个满意的人喜欢你,你都只能去贿赂月老,跟其他人没关系的
没办法,我马来西亚人这方面水平是比较低的,她还肯回答我已经已经很给脸了。。。



我不覺得馬來西亞人水平比較低,低的是沒水準的人,這包括地球上大部分人 =)
我不知道题主觉得女性privileged之前,不如先思考自己是不是privileged了。我也是农村...


我的童年痛苦而貧困,我不覺得自己privileged


我說的是,能夠擺脫童年陰影的女性相對男性少非常多,然後這是生理上的。
不要对这个论坛的很大一部分男性用户有什么多余的期待。他们吧,反共也是要反的,女人也是要吃的。说到底还是想做“上等人”而不🉐️罢辽。
我覺得我在這裡是真出名了。。。。。

。。。。。。。。。。。。。。。。。。。。。。。。。。。。。。。。。。。
女权的问题并不是在于男女平等,而是在于女性需要被特殊有的优待,表面的平等事实上是不平等的。商人是逐利...
赞同你的观点。我觉得只有人造子宫才能彻底解放女性,说别的都是扯淡。
“你可以反抗,但你必须按照我们规定好的方式优雅地反抗。”(笑)这样说着的人,通常接下来就会将你的一切...
有些人天天脱支喊得震天响,一到女权问题就支性毕露了哈哈哈。
毕竟“家里真的有一头牛”。
在国外留学的女权主义者,应该都有不错的家境和丰富的学识吧?
家境不一定,比如我就是因为被父亲性侵警察不管,家里不提供任何学杂费,对伟大的祖国失望,只好全奖出国的。
我个人认为来品葱的女权主义者仅仅是因为对女权被官方封禁和对中国男性的不满来的品葱。在国外留学的女权主...
我也不喜歡女性ceo這個標準,但是原因和樓主不同
我是説,如果法律規定全部公司的高管的男女比都要是完全50 50,錄取率要男女完美50 50,那就平等了嗎?不,事實上那反而不平等,因爲應聘的人很可能就不是完美的50 50,所以男女的及格綫就會不同,就會造成不平等
所以不要討論性別,就討論辦事能力才叫平等
至於是不是對大多數女性有幫助這一點,首先制定標準的目的不是要幫助女性,而是衡量被幫助和需要被幫助的女性
要成爲ceo,一定是要有公司高層的認可的,(如果你不想成爲你公司最後一個ceo)最好還要一些專業能力。如果女性沒有受教育權就不能成爲ceo,如果女性畢業後難以就業也不能成爲ceo,如果女性在職場因爲歧視而無法升職也不能成爲ceo,所以衡量女性ceo的數量就能知道有上述所有機會的女性的數量
另外,我不知道樓主有沒有聽説過這個説法,但我從小到大沒少聼我父母說過:「真的要做到頂尖的,不管什麽工作,都是男性」
如果女性ceo很多,你就可以反駁這個論點,至少這些女性ceo可以保護一些小女孩的自尊,這或許是這個標準唯一的用處了

我知道樓主發這文有點歷史了,但是既然挖墳的不只是我一個,那不差我這一鏟子的
 我想說的是,女性無論生理和心理結構都與男性不同,而在性別平權語境下以前這些都是可以正常討論的也變成道德禁區了。

這不是道德禁區,而是學術禁區。不是因爲性別平權你不能正常討論,是因爲這學術不嚴謹所以你不能討論
一句話,女性的心理結構是否與男性不同?你無法科學上證明這一點。現在的科學主流研究認爲男女性別造成的心理差異還不如個體之間的差異大
無法從科學上證明的理論,你再拿出來好像是真理一樣地說,你就是個騙子。除非你做了一個科學研究並證明了男女心理的確不同而且這個不同是因爲男女的性別不同導致的不同,而非個體差或環境差導致的不同,那你就可以說
這是我聽到的「女性主義」的支持者說法,實際上「女權團體」較少自稱為女權,而是性別平等、女性主義、婦權等等。

因為很多人所謂的女權,實際上並不是追求父權般的強勢,而是一種性別平等,但許多人會將這種追求性別平等的精神,跟一些貪婪的人混淆,並附加上女權自助餐的稱號,這是極其愚蠢的,就好像中國有小粉紅跟戰狼,所以所有喜愛中華文化的都是小粉紅跟戰狼一樣,一種混淆焦點式結論。

不過我也有些地方與他們有些分歧就是了,他們不少還信仰著「第二性」的說法,認為女性天生弱勢,天生應該擁抱陰柔特質,而不是追求與男性的烏托邦式平等,許許多多的天生不可改變,甚至因此憎恨跨性別的不在少數。

但排除掉生理上的限制,諸如懷孕、月經、肌肉、骨骼等等,有些事情真的大到無法跨越嗎?  真的就這樣安身立命於「女性就是天生比較爛,所以不需要或沒必要去做」的想法嗎?

就拿當兵來說,我曾談過國外女權有再爭取兵役,實際上女性雖然體格比較差,但並不是無法跨越兵役的障礙,也更加落實義務與權力的性別平等,有相同的義務理所當然更重視相同的權利,同時也可以一定程度打破父權觀念,傳達女性並非受到父權眷養的寵物。

但與我所聊到的許多「第二性」的信仰者,對此就會疵之以鼻,因為第二性教導他們,女性天生弱勢,不要與男性掙強鬥狠。

但這也是我覺得最矛盾的地方,他們定義了何謂「女人」,定意了何謂「男人的領域」,也強調天生而不可改變,但這些不一樣是自我束縛嗎?
翻墙的原因之一是有很多愿意跳出自己既得利益者视角反思的人。

然而,人类总是自利的,在阶级问题上被压迫懂得反抗,是因为自己是被压迫者,在性别问题上绝不肯换位思考,是因为自己是上位者。如果你曾经作为女性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就不会轻飘飘地说“你们不配”。

第一,性别privilege真的有吗?是找工作时的平等晋升同工同酬还是财产继承权还是出生权还是不被mansplainnng 的权利?因为长的好看给你搬个箱子还以为是多大的荣光,对真正的失权却置若罔闻。男性即是家境贫寒,无论相貌,只要努力还是享受到很多优待扶持的。而家境贫寒而优秀的女性,不存在你说的相貌加持,反倒因为婚姻制度倾倒一方需要话更多的辛苦努力。婚姻对男性是加持,对女性是拖后腿。参见国内有钱女星都选择不婚,如徐静蕾。

第二,国内的女权主义才刚刚兴起,方兴未艾,大家追求的莫过于机会平等。男女确实有生理差距,但你不可以提高女性消防员、伐木工、警察的门槛,减少她们的名额。一边不让你参与,一边说你不要义务,荒谬。

女权问题,是平等问题。你尊重人生来平等,你便支持女权主义。否则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善家。这种人,拥护不平等。一旦能成为特权阶级,便能又指鹿为马,沆瀣一气了。

我说的是谁呢?是在座的各位!

至于丢了西瓜还庆幸捡了芝麻的女性呢,摆脱不要在别人要西瓜的时候跳出来说你代表我们不要。
西方的性别平等一般关注:
男女在某个领域是否有同样的机会,
男女初次结婚和生育平均年龄,
男女平均寿命,
男女同工同酬法律,
事实是否达到同工同酬,
男女是否同样有选举权,
女性在政府里的比例,
男女平均做家务的时间,等等
说一千,道一万,多看书。女权是什么东西和女性身份地位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包括男性怎么回事,其实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了。看看人类学,而不是看那些什么研究没做过,只会搞歪曲的统计和政治口号的女权主义者。
去年的帖子又被挖坟,这是要扩大战线,全面战争吗?
跟品葱主流谈女权就是一个笑话,我一开始也是想着平心静气谈谈这个话题,后面发现这里主流还是复读机,恶臭不堪。正常人都是被这种复读机洗脑思维方式逼疯的。现在我看品葱就像看个臭桶,一丘之貉,这群人绝大部分就是没有正常良知的货色。是的,我对品葱的厌恶就是从女权话题开始。我觉得没救的就是中国男性群体,无论反贼不反贼,根本不值得跟他们讨论这类话题。不光中国,东亚男性长期在那种文化下浸淫而不自知,没什么救,只等彻底的全球化吧。赶紧封,不然下次看到这种话题还是会骂。
女性根本的问题就是生育问题,只要生育问题还在,女性在职场上就先天跛脚。男有分,女有归这个传统价值观就注定有市场,且占据主流,对男女都一样。

在不考虑科技进步,不影响人类繁衍、男女正常婚恋的前提下,工作一方向家庭主妇/夫签订劳务合同,支付一半个人所得作为报酬或许才是最佳选择。

至少能让一部分女性在辞掉工作以后感受到自己创造的价值具现化,而不是发个“英雄母亲”奖章当心灵鸡汤。但这对男性的收入要求太高,现代社会特别是中国的普通家庭单以一个人的收入养家糊口,是不现实的,更不要说优质生活了。所以最终还是会引到开头提到的生育问题。

我个人对女权的看法是,大胆争取自己所处位置的权利即可,民主本来就是双方打架最后选出折中的方案。中国人之所以奴性重,就是因为把争取个人利益所提出的要求当成讹诈看待,而完全忘了还有谈判这个环节。

至于女性的性别“红利”,是因为你有缺陷,所以才会吃到那些福利。就跟民主一样,普通老百姓先天比精英家族有缺陷,精英阶层不让“红利”给普通人又哪来的民主。女性的那些“优待”只不过是人权运动的衍生物罢了。

按传统,皇帝、教会(政府)是男人的奴隶主,男人是女人的奴隶主,所以男人反抗皇帝,女人反抗男人,显然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作为男人,女权主义者更能激发心底里的征服欲(不管这个男人嘴上如何反女权),男女表面的对立就这么产生了。

如同政府奴役百姓、资本家压榨工人,异性向的男女两者实际上谁又能离开谁呢?而什么时候双方骂骂咧咧找到平衡点了,对立自然也消了,如同民主社会里政府与人民、雇主与劳工的关系一样。
給男性放產假,皆大歡喜。

产假是有期限的,10天就10天,30天就30天,女性生孩子是有不确定性的,2个月产假没错,但是有些人会因为生孩子就请病假,一直不来上班,好不容易等到生孩子生完了,结果就离职了
"就算科技公司高層都是女性,我相信對大部分女人也是毫無幫助的。"

???
大家都在討論「應該」與「不應該」,我卻認為女權如果真正想獲得平權就應該是著眼於「如何」。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說,真正的女權圈其實無甚用處,首先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女權的定義」非常模糊,加上一堆偽女權在進行擴權的渲染,事實上只會令大多數中立的普通人避而遠之。

其次是當紅的女權者甚少為真正的不公義發聲,像Emma Watson,她明顯沒需要爭取女權因為她就是上帝的寵兒之一,我一開始認為她在各個公眾場合為女權發聲是好事,但後來香港的抗爭者請求她為香港被警察污辱的女士發聲時她卻彷如消失在空氣一樣。我並不是因為她不支持而攻擊她,而是女權的領頭人如果不能對各個領域的不公義一視同仁,則很容易被看成是謀取私利的小團體。

還是那一句,權利不會無緣無故因為道德感召就給你的,同樣用錯的方法也不可能爭取到什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小學畢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9
  • 浏览: 8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