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對自己女權的一點看法

我一直很討厭西方媒體一說到女權就說科技公司ceo女人很少,就算科技公司高層都是女性,我相信對大部分女人也是毫無幫助的。

我認為對女性最大挑戰的是女性自身而不是社會的壓迫,我不是說社會沒有不公平,這點已經很多人說了。  我想說的是,女性無論生理和心理結構都與男性不同,而在性別平權語境下以前這些都是可以正常討論的也變成道德禁區了。  中國人不是有一句話什麼不要用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或許很多人不知道,女性得憂鬱症的機率跟男性比的話我記得美國是2比1,就是每一個男人有憂鬱症的話,那麼就有兩個女性也是有憂鬱症的,而台灣數據我記得更糟糕。 根據以前政治極為不正確的美國醫學報告來看的話,很多女性得到的還是嚴重的憂鬱症,而男性症狀相對較輕。  在現在這個政治環境下,都是社會的錯。

而我認為女性天性敏感,事實上當年美國醫學政治不正確報告也是這麼寫的,面對外部壓力女性相較男性容易陷入恐慌。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說一下我自己,我很自戀我知道沒辦法。  我在這裡說過很多次,我以前家境貧困,學校環境糟糕。  但是我沒有說的是,因為我是女性的關係加上成績的加持,其實我一路以來是得到很多人的愛護。  我一直不知道跟我是否好看有沒有關係,其實我也不太知道我當年好不好看。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說明,作為一個家境貧困的女性,如果你成績好,容貌不算太糟糕。 這個社會其實對待你比對待同等家境貧困,成績也相當優良的,甚至算是好看的男性會好太多了。  我是這麼看的,因為這是我個人經歷。   我也不清楚這是不是社會普遍現象,因為就是真的不清楚。  

那麼這種女性比如我得到比同樣條件的男性多的幫助是女性特權嗎,我覺得並不是,我認為因為像我這種女性是屬於非常少數。  因為實在太少了,這種女性會一下子得到很多關注。   所以如果有人有印象的話,會知道我很迷韓國女團。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很想看到一個從小家境貧困,沒有家庭溫暖的少女成為知名女團一員,是有三個左右吧,跟韓國男團一堆家境貧困,沒有家庭溫暖還有幾個父親是家暴男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而這三個人裡面,其中一個已經自殺死了。。。。

但是到了今天,女權叫的最大聲,是接受大學教育的女性,家庭看起來中產甚至有錢階級,抱怨社會沒有足夠女性ceo。  當然站在她們角度,這個確實是對她們來說是最巨大的問題之一。  而我了,這麼多年來很好奇為什麼像我這種女性較男性少那麼多,我不認為是社會壓迫,我說了社會甚至會相對優待這種女性。  

對我來說,女權就是女性有能夠真正掌握自己情緒的力量,而學校並不會教這些
35
分享 2019-10-28

61 个评论

我个人认为来品葱的女权主义者仅仅是因为对女权被官方封禁和对中国男性的不满来的品葱。在国外留学的女权主义者,应该都有不错的家境和丰富的学识吧?但是请你们记住,如果你们要做社会学相关的工作,你们要用你们学过的知识帮助那些家境和境遇不如你们的人,而不是把你们的知识去作为你们和他人攀比从而获取优越感的来源。我感觉到中国文人自古以来存在的酸腐,和高考教育唯分数论的狼性竞争,让许多年轻的学生习惯于秀优越和鄙视他人,又或者理中客避开冲突,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带着立场的包容——我包容你不意味着任何的认同,只因为这是我立场的一部分。
女权主义者,无论东西,都越来越极端和令人难以忍受。她们不愿意花时间精力了解共产主义,而在品葱学院里就有苏联间谍讲述苏共如何在美国利用女权主义的视频。她们也不愿意去听和理解美国右派,这种也许最陌生的意识形态,如何系统性地反驳西方女权。她们可能也不了解中国的政治制度如何搞烂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而不仅是对女权“打压”这个动词。
但是品葱其实非常愿意听她们说,即使她们被反驳之后回击的语言,与小粉红听到五大诉求之后有许多神似。只要不是拿钱办事的五毛,任何声音都反映某些问题。
再重复一下我之前的一个观点,拿无知的帽子乱扣是左派最喜欢的手段,也是最卑劣的手段。人人生来就有了解周围人的能力和倾向,因此任何社会学的学说和研究都要接受常识的检验和讨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