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发动九一八是否是个错误的决定?

https://i.imgur.com/XS6xu4X.jpg
我记得姨学家说过日本发动九一八是因为决定张学良太过于导向蒋介石,担心满洲会被出卖。但张学良和蒋介石的同盟(不过在中原大战中张学良观望了好久才入场)只不过是用来对付冯玉祥和阎锡山的同盟,而在中原大战后这个同盟实质就已经瓦解了。就如同北伐的时候蒋介石和冯玉祥也是同盟,后来北洋政府垮台没几年两人就开打。也就是除非张学良真的蠢到命令几十万东北军向蒋介石缴械,那两者之间的矛盾抽早会爆发。毕竟自古以来老大和老二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只要张学良开始和蒋介石敌对,那他只有选择联合日本抵挡关内的进攻。这样的话日本只需打代理人的战争,就可保满洲无忧。所以说当年日本发动九一八是否是个错误的决定?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我作为满洲人,认为日本在1931年进攻满洲是正确的,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导向蒋介石证明了日本外交的失败,1930年东北军精锐在关外华北,此时不取满洲更待何时?
但我认为日军1937年在上海发动大规模登陆是败笔,当时中国已经有所动员,快速攻克难度太大,历史也证明了没迅速拿下上海的结果就是日军陷入中国的沼泽,淞沪会战后日本实际上是被中国牵着鼻子走的。
所以我认为日本不应在上海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进攻,而是应该巩固在满洲华北的利益,步步蚕食。在华北战场一举击溃长江以北的非蒋介石核心控制地区。在上海进行中等规模程度的牵制。

另外提一嘴,我个人认为因为满洲独特的地理位置,很难独立自主,必须依附周边的强国,张学良在日本民国苏联中选择了民国,也是一大失败。
劉仲敬訪談 014 @ 20181205 何謂國家利益?

[03:57]像滿洲,當時的情況其實是這樣的:日本人並不打算直接走到前臺來把自己的吃相搞得很難看,它的傳統政策其實也是扶植本土的親日派勢力,自己只做一點勸告,但如果勸告以後你不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例如,張作霖好幾次入關跟吳佩孚或者孫傳芳打仗,日本領事都勸他不要這樣。同時,在張作霖集團的內部,像財政部長王永江這樣的土豪也是反對的。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錢。我們雖然比以前富裕了,但不是說有聚寶盆,要多少錢就有多少錢,你拿到這些地方去花掉了,我們以後就沒有了,還不如留下來做建設費用。但是張作霖多半是不肯,還是要入關,結果始終沒有撈到什麼好處。打了幾次勝仗,佔領了很多地方,但是還是站不住腳,最後又退回來。一次又一次,花了很多錢。王永江這些人是他自己的部下,拿他沒有辦法。日本人雖然不高興,但是也並不真的去管他。這是一種培養性的做法。可以說,滿洲的當局是掌握在一個我所謂的地主資產階級政權手裡面,那麼你即使胡鬧一下的話,人家也要尊重你,並不是說我打得贏你就要事事管著你。

[05:18]直到張學良繼了位,把閻寶航那些匪諜引進來,開始搞革命外交,不再是一個地主資產階級政權了,開始撕毀原有的條約體系的時候,日本人才開始著急。這時候當然也是有內部的反對的,但是這種情況下內部的反對是不成熟的。張作霖和張學良的保安會和軍政府照我們現在的說法是一個威權政府,它必須在它的領導人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像佛朗哥將軍那樣的人)的時候才能夠順利運行。而像張學良這樣吃了鴉片、因為北平的戲園子好看就始終不肯回滿洲的人當了它的領袖的話,議會是約束不了他的。雖然滿洲有一個三省聯合議會這樣的機構,但是實際上在張作霖時代這個機構從來就是習慣於政府怎麼說它就怎麼跟著投票,沒有獨立的政治意志的。所以在這個時候,對少帥的所作所為,他們只能私下裡抱怨,公開不敢反對。反對了的話,可能反倒會被少帥以搞政變的方式(像楊宇霆那種情況)或者諸如此類的方式殺掉。

[06:29]這時問題就來了,真正頭腦比較新派而且願意搞地方自治的那些人還人微言輕,年紀還非常之輕,不足以像是張景惠、袁金鎧那些老帥那樣能夠在張學良面前說上話;而有資格的老帥呢,他們又被意識形態所誤,所以他們不能對少帥說什麼。這就涉及到意識形態的問題了,如果按照現代國家的意識形態來說的話,張學良憑什麼當這個領導人,我們直接廢了他就行了。但是老帥們的意識形態是《三國演義》那種意識形態,我們是張作霖的哥們兒,張作霖白帝城托孤,把少帥托給了我們,他再不成器,我們也得扶他。如果是郭松齡在這麼幹的話,我們早就幹掉他了,但是就因為這麼幹的是張學良,所以我們只能硬著頭皮扶他。他要是跳崖的話,我們也只能跟著他跳崖,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而不想這麼做的人自己又頂不住。在這個青黃不接的階段,張學良就宣佈滿洲易幟,然後解散了始終不肯反對他的聯合議會,把長春的議會大廈交給了國民黨的黨部。下一步就非常危險了,按照歷史發展的順序,黨部一進來,接下來就要不可救藥了。

[07:46]幾乎與此同時,滿洲青年聯盟就出現了。滿洲青年聯盟是大連的日裔滿洲人公開登上歷史舞臺的表現,他們以前也是不願意出頭的。可以說,張景惠和袁金鎧那種級別的大佬,你要理解他們是誰的話,你就可以理解成他們是王金平。假如王金平不肯出來背叛國民黨,因為他要對國民黨盡忠,而年輕人,沒有人聽說過他們是誰,他們沒有號召力,那麼下一步怎麼辦呢?這時就有兩棲人站出來了,大連的日本人就是兩棲人。他們的祖先是日本人,但是他們自幼就生在滿洲,長在滿洲,他們的利害關係在滿洲,所以他們也可以說是滿洲人。葉望輝等於就是這一類型的人。而且他們不像是張景惠和袁金鎧他們那樣受一套《三國演義》倫理的約束,他們的政治倫理是比較近代化的,所以他們就出來搞了一個滿洲青年聯盟。然後,你們這些大佬不敢幹的事情,我們這些年輕人就可以去做了。

[08:53]滿洲青年聯盟的出現就是九一八事變的先聲。就是說,在大佬們不肯出動的時候,各地的豪傑就要分頭出動了。真正的九一八事變是由四、五個中心同時發展起來的,包括長春那個搞血統論的滿粹分子的中心,呼倫貝爾那個已經搞過好幾次的蒙獨的中心,奉天那些對張學良左派路線和國民黨推行的減租減息不滿的金融家集團,洮南鎮守使張海鵬諸如此類的人是過去三省聯合議會時期的地方豪強。這些人都在你看我我看你,等著奉天的關東軍開第一槍。關東軍開了第一槍以後,各地豪強就像是辛亥革命的各省一樣,分別占住自己的地方宣佈獨立。然後等到他們湊起來的時候,彼此之間再吵了一陣子,發現共和派和君主派 — — 純粹的滿洲人(就是愛新覺羅家的滿洲人)和張作霖時代的移民彼此之間談不攏,最後搞了一陣子,就只有把宣統帝抬出來,作為他們唯一可以共同接受的名義領袖了。整個過程就是這個樣子的。

[10:12]從氣候來講的話,滿洲青年聯盟本身不算是重要團體,但是它是開第一槍的。它一旦冒出水面以後,就是禁忌被打破了。以前是(照現在的說法是)共識政治,然後彼此顧及面子和底線的共識政治被打破了,大家分頭行動,各自伸張自己的利益,不再管以前那些大佬的事情了。就滿洲的情況來講,這就是日本人從後臺走向前臺。這就是因為,第一,滿洲本地人還沒有發展到可以自己頂得住的地步,如果他們要發展的話可能還要跨代;第二就是,在跨代之前這個關鍵時刻可能會發生非常事件。所以,這時候就顧不得這些事情了,必須不顧吃相地掀翻桌子。現在臺灣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的。假如你要成長到像波蘭人、愛沙尼亞人或者芬蘭人那樣自己頂得住的時候,還需要幾十年時間,而這幾十年當中就會出現別的事情,那麼就只有掀翻桌子,不顧吃相。像葉望輝這種人,他自己是美國人的身份都出來搞的話,那就是說以前的禁忌要直截了當打破了。我們直截了當要說明,滿洲就是日本的附庸國,臺灣就是美國的附庸國,而以前我們要說我們是不干涉滿洲內政的,我們是不出面的,就是這個意思。撕破臉,像是英軍進入挪威、美軍進入格陵蘭那種形勢,就等於說是形勢已經極度緊張,處在戰爭邊緣了。它本身是一個信號,儘管信號本身的作用不大,但是信號背後體現的東西的作用就很大了。
lightofhope nga傻逼遍地
站在日本帝国的角度来看,石原莞尔的理论是没问题的,再进一步就是大错特错
吳樂天 風雪夜歸人
就戰略而言    拿下東北華北    都不是敗筆    要去打下全中國
才是敗筆

誠如百里先生之所言     當時的中國     不懼鯨吞而怕蠶食
若當時的日本只拿下東北華北     好好經營十年     則東亞又出一強國
十年之後    國力加倍    軍力未損的日本    蔣介石拿頭去北伐

而一個國力加倍     軍力又未損的日本     美國會不會拋頭顱   灑熱血
幫國軍光復舊土     這還真是個好問題    

至於那些北方軍閥     那些戰力對於日本來說    無關緊要     十年時間
什麼軍閥早平定了     到時候要殺要關    都是一句話的事
从日本最后战败的结局看来,确实是错误的决定。本来当时已经占据朝鲜半岛和台湾,如果就此收手也不至于最后刹不住车去作死搞美国。918后已经没可能刹车了,毕竟首相都被军部刺杀了,彻底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日本全面侵华,战线补给不足,去搞东南亚惹到美国最后作死搞美国已经是无法回头了。

当然918严格来说并不是日本政府要去搞的,是关东军为了要军功去发动的,根源上可以说是当时日本政界虽然效法西方弄但学的不伦不类还是有个掌握实权的天皇在那位置上导致的。

不过从现在来看,虽然日本战败了,但机缘巧合,挨了两核弹后投降比较快导致没被苏联祸害,战后政治上麦克阿瑟抄美国政体完事,天皇也没实权滚了,韩战的爆发又让日本吃了一大波产业发展红利和得到美国的大力支持,发展到现在人均4万美元GDP左右和英法德一档亚洲排第一,还算是很不错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咸鱼之体 灰名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4-22
  • 浏览: 4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