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海外反共人士去与中国合作的外企门口抗议效果会不会比去中共大使馆门口抗议效果好?

好多海外反共人士比如西藏,新疆,法轮功,维权民众喜欢去中国大使馆门口抗议,要么就是拦截中共高官的汽车告御状。
个人觉得这些行动都挺勇敢,但是效果不佳。
因为中共根本就没有廉耻心。
你在中共大使馆门口抗议他们就不当回事,背后还会搞各种小动作。
那么反共志士是否应该去那些有廉耻心的部门抗议呢?

比如去那些与中共合作的大公司门口抗议?让他们就像反对新疆棉花一样反对中共?
好多外企跟中共打交道多年,中共是什么质素他们心里都清楚。
但是没人提他们就在中国闷声发大财。
他们与中共的合作,直接提供了中共最需要的维稳基金。
这些企业都是文明国家的企业,廉耻心应该还是有的。
如果大家到这些企业门口抗议他们与反人类的中共政权抗议,碍于文明世界的道德观,他们也会考虑与中共合作的方式。

与中共合作最大的美企有:微软,沃尔玛,苹果。
如果到微软总部,苹果总部抗议他们与中共的合作,促成他们离开中共,那中共的互联网就基本上要倒一半,
尤其是微软,假如微软不为中共提供服务,中共的电脑就只能用山寨货,基本上也就凉了。
比尔盖茨天天讲人权,自己却纵容企业跟纳粹一样邪恶的中共合作,不可耻吗?应该撕破他这伪善的假面具!


德企有奔驰,大众。
德国汽车行业与中共合作非常紧密。
这对于经历过纳粹,共产极权统治的德国非常不能原谅!
他们在用钱支持中共镇压人民。
相当于本国的法西斯被推翻之后他们转而支持国外的法西斯种族灭绝!

日企在中国也有好多汽车行业,比如三菱,丰田等等。
与德国同理,这些企业也应该终止与中共的合作。

什么才是有效的加速主义?
那就是海外反共人士到外企门口抗议,促成他们离开中共,停止与习近平合作。
香港手足也应该抗议那些与中共合作的港企。其实中共的外资大部分都是通过香港转入。如果外资离开香港,那么中共也没几天好蹦跶了。
国内反共人士可以到墙内社交媒体上反对外资,就像抵制H&M,耐克,阿迪,抵制日货一样抵制微软苹果大众。
内外一起施压,促成外企撤离。

只要这些大型外资撤离,人民币和港币都将会变成废纸。共产党的倒台也就不远了。
我觉得效果会更好,而且要联合当地的居民,譬如那些失业的工人等,就像之前欧超,一开始16家俱乐部搞得像模像样,仿佛揭竿起义那样,结果自家本土球迷一跑去球场抗议,立刻就萎了。烂钱恰得这么起劲,你外企有种就把实际总部也搬来天朝接受一下特斯拉式社会主义再教育嘛。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本大佐覺得是個好主意,應考慮轉發本文給海外各民運組織傳閱。
去微软苹果门口抗议不错,Google本来想和中国合作就是被抗议搞黄了。
其實台企也應該離開大陸啦,如果台積電,富士康不跟大陸合作的話,大陸也很難短時期找替身吧?跟大陸這種政體合作,真應了馬克思老人家還是列寧老人家說的那句話:“資本家為了利益,會出賣絞死自己的繩子。“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会,但是问题在于,绝大多数的大型组织抗议者,只不过是个工作而已,他们并不想过分激怒支那,他们仅仅是走个形式而已。

郭骗子那种堵门抗议的手段,虽然对象完全不对,但实际上,在方法上确实是最有效也最有震慑力的。你想想,这样的手段要是用到支那所有的大屎馆工作人员和大外宣工作人员的头上,他们还不得吓破胆??法轮功无论人力还是财力强了郭骗子无数倍,他们真的会做不到么??

针对与支那合作的外企也是同理。
这个......想法是好的😂 但是可不要这么执行呀

首先这是违法的,以苹果总部为例吧,Cuperdino的苹果总部是有terminal的,一个环形匝道叫做infinite loop,是私人领地,你要先进入这个匝道才能进入苹果的企业园区,匝道下口处有一个大门,在这里要按照预约登记才能进入,或者有通行证,否则算是侵入个人领地。

另外根据加州州法,在企业园区规划时,它的土地是按照一整个lot规划、设计和售卖的,在这种土地园区整个涵盖的lot中进行任何活动都需要土地拥有者的同意或者法院的批准。

再一个问题就是其实大型的企业园区没有一般人想象的“大门口”,它的基建部剧和中国那种大门不一样,因为他是根据不同分工职能设立不同的campus,智能管理是分散的而不是垂直的,苹果的企业园区占地8万多平方米,有俩个综合campus下设17个子campus,包含70多栋基建大楼,厂房,实验室,行政区和功能建筑比如发电厂啥的,而且没有总行政楼,著名的“宇宙飞船”楼里面是研发和BD,著名的“果园楼”里面是礼堂和会议室,你去哪抗议啊。

去人家企业抗议这种行为本身也很下作,和中共不敢骂美国就欺负乐天玛特一个标准,在西方国家,物权明确,企业,团体和个人的私产神圣不可侵犯,个体组织去人家地盘抗议这种行为没什么商量的,一般都是见一个抓一个没毛病。

地球上比较出名的去企业抗议的案例包括辉瑞制药的肺炎事件和非洲脑膜炎事件,还有第二次海湾战争时澳洲悉尼有几个小年轻,趁着月黑风高在悉尼歌剧院建筑上大红油漆写“no war” 最后都是该抓抓,该判判,没毛病,民众也都不支持这种违法行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是个好想法,你看,目前法轮功系的,在疯狂骂无神论者,维吾尔人在海外的,也完全看不起汉族抗争者,把整个汉人都看作是敌人。汉人的抗争者中,虽然希望解散新疆的集中营,但骨子里,新疆人在内地带着刀,打架等形象也没有彻底改观。香港人虽然好一些,但也很难真正分清内地人民和政府的。台湾更是很多人看到写简体字,就认为是中共国人,是敌人。其实完全不能如此。

总之就是被中共分化了,要团结。有神论的别骂无神论无耻,少数民族被迫害的,要记住对着中共,并非汉族的都是你们的敌人,而汉人中,别只知道“爱中国恨中共”,宁愿团结俄罗斯,也要反中共。不要继续介意中国丢失的领土。在“控制东方市”的居民,没有被丑云大数据迫害,没有被中共偷DNA(核酸检测)。接受这个事实,也不要再看不起缅甸……马来西亚华人,请记住,中共国可不是你的祖国,马来西亚政府再坏,仔细想想,能比中共坏吗?千万不能再因为恨马来西亚政府,而挺中共了……

等等一系列吧,主要是大多数人要觉醒,而且还是我说的,“全球化意识”,大家都是人类,最重要是什么?自由!不是“国家/政权”。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大企业碰到的示威团体也是有的。比如KBR门口就总是有人在抗议美国入侵伊拉克。因为KBR是美军的一大承包商。还有个大石油公司 门口总有环保主义者示威。还有人在矿场和bhp示威的,用铁链子把自己锁在公司的车上。

说实话除非你做什么很过激的行为 比如自焚。警察和公司都不愿意理会。国外这些活动很多 警察多数就笑笑。好像bhp那些个矿区的示威,警察都觉得是旅游 还有在现场打棒球娱乐自己。因为实在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家闹一闹也就散伙了。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外企至少英文要熟练吧,反贼里面几个英文可以native的?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首先,不管你在誰家門口抗議,只要在中國抗議就自動出局了
中國不是不許你抗議,實際上是不許你集會。哪怕是你們一起游行「中共萬歲」都未必審核通過
所以先要在海外抗議
如果在海外(或者説,正常的文明社會、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那種)抗議,那真是要申請通過審核了。中國審核游行只是走個形式因爲一定不會批的,都在文明社會了,都有「合法抗議」了,就別非法抗議了吧
那麽,既然要合法抗議,你以爲「我們一起去堵某某企業門」這樣的抗議通得過當地審核嗎?能合法嗎?
那不就好了
你用合法的方式,比方説你在他家門前走來走去舉小旗子,或者聯署公開信什麽的,這都沒問題
但要是用那種會給人添麻煩的手段?早就有人嘗試過了。你看那些激進vegan,衝到餐廳裏去抗議或者堵在門口不讓人進去,說要全民抵制吃肉,有效果嗎?反而是越來越多人討厭vegan甚至出現逆反心理,我偏要在vegan面前吃肯德基的那種
你去衝到外企門口抗議,偶爾一次還好説,多來幾次,人家外國人又不知道中國發生了什麽事,怕到時候就覺得中國民主派就是一群和激進vegan差不多的貨
韭菜梗 曾经躺平加拿大,现已入关美利坚
说句大实话,不少人去大使馆门口抗议,就是为了拍张照片申请政治庇护。

最有效果的行动,是动员自己身边有投票权的人(不一定是华裔),直接联系本选区的议员和官员,要求他们就某个涉华事件公开表态,最好发布在媒体上。这种来自选民的压力是最直观的,每得罪一个人就少一张选票。三级政府和议会的成员数以万计,不可能都被收买。表态的人多了,舆论的力量日积月累,会逐渐影响政治经济商业方面的决定。
兔兔兔 我爱德国,我爱自民党,我爱拜仁慕尼黑
政治不是过家家,不是小孩子的游戏,抗议要的就是针对性。在欧洲可以抗议中共,这是政治权力,和一众企业菜鸡互啄有什么意思?不分轻重的波及一切,只能导致当地民众的反感,适得其反

抗议合作企业和国内抵制不合作企业都是一丘之貉,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轻重,翻了墙就该学着放弃原有的小农意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