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与西方日本贵族的区别?

就我个人对贵族的理解 贵族是一种封建性的产物 由于封建社会的契约造成的特殊阶级 平民给贵族纳税当差 贵族靠着自己的武力去保障平民的人生安全 日本武士本身就是要自己能打才能当武士 而欧洲的那些伯爵 公爵也是世代都能打的 英国贵族在一战的伤亡率是非常之高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军队也能看到贵族的身影
但是好像中国自秦以后绝大多数贵族都不是能使用或者没有使用过武力的人 甚至贵族这个阶级都不存在了 只存在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皇族 王朝建立初期还有一群老武将当着准贵族 但是后来就逐渐被士大夫替代了下去 而士大夫在任何时代都是不能打的 无论是宋末对付金兵还是明末对付满洲 士大夫都是毫无战斗力可言 而同时理应靠着自己武力输出秩序的皇族却没有一个能打 唯一可以拿出来说的就是大清朝 爱新觉罗的底子是八旗 即便瓦房店化了不知道几代人后还出了个僧格林沁 派去四川镇压保路运动的瑞方也是个贵族 
大一统去封建的结果是不是必定会导致理应承担社会责任以及军事责任的贵族阶级变成了毫无战斗能力以及只懂得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士大夫?包括今天劳动党能输出武力的也不是贵族 而是类似于王立军周永康这类从底层爬出来的流氓无产者 劳动党自己的红二代也像历史上一样变得不能打了 很好奇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就没让贵族自己变得能打?如果说皇帝不让也就算了 贵族自身就没想过变得能打吗?
吏治国家就是这样,本来魏晋南北朝还有门阀制度,经历了隋唐科举制度的建立以及唐五代的战乱中国贵族阶级基本消失,宋朝以后都是科举选士,士兵也只能从流氓无产者中招募,没有内亚贵族去打仗,国家战斗力就很低,因为流氓无产者是不能打仗的,最多维持京城的治安,科举出身的士大夫还要排斥内亚雇佣兵,宋朝的禁军就是这样。
满洲人入关本来新输入了一波内亚秩序,但也禁不住猪笼草的诱惑逐渐走向中国化,所以后来镇压太平天国还要靠曾国藩组织的地方军队(这本身也是封建化的体现)八旗子弟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首先,中國的士大夫不是斯賓格勒學意義上的貴族,不要混淆。士大夫的本質是費拉農耕社會的一種比較聰明的技術員,類似於古埃及用聖書字為神殿牆壁繪製壁畫的那些人。士大夫與蠻族武士的後裔——貴族是不同類型的人。

劉仲敬說過一段名言

領日薪,那你就是臨時工、無產階級,丟了這份工作再找,無風險承擔能力。
領月薪,那你就是長期工,有勞保健保,承擔風險是老闆發不出錢或者失業領低保。
承擔破產跳樓的風險,那你就是資本家。
承擔上戰場死去的風險,那你就是貴族。


中國大一統時代並不是完全沒有貴族,祗是她的現實環境不適合貴族世系的生長。滿清殖民時代,滿蒙八旗大概算最後的貴族,然而於西元1865年在高樓寨戰役(Battle of Goulawjai)中被捻軍殲滅。而且,滿蒙八旗與漢人之間存在一定的語言和信仰差異,不容易形成類似於歐洲中世紀、日本鎌倉時代的那種封建共同利益和封建保護關係。

中國大一統時代還是湧現了不少本土貴族的,比如說三國時代的那些江湖好漢和太平天國時代的客家人將領。不過,這些貴族往往尚未發展出歐洲、日本的那種封建體系,就被專制帝王視作威脅,於是不是被迫移民出國,就是由於未能移民而被剿滅。

同時允許我再引用劉仲敬的另外一段話:

我可以這麼解釋,就是說,人類的政治體制和社會體制雖然千奇百怪,可以劃出幾千種或幾萬種,但是按照亞裡士多德式的方法,根本性的體制其實只有三種:

一種是封建貴族制,它的上等人是習慣戰爭而且以戰爭為榮譽的最高來源的,下等人不會打仗,依靠上等人保護,這是封建貴族制;

民主共和制,所有的公民都習慣於戰爭,所有的公民都習慣於統治;

僭主制是什麼呢?社會上的上等人完全不懂得戰爭,而且害怕戰爭,認為戰爭的犧牲是下等人做的事情,下等人承擔戰爭的職務,但是同時隨時都仇恨上等人,很想用張獻忠那種手段對付上等人,只是在社會穩定的時候不能得逞。

這樣的社會就只能產生僭主政治,因為上等人不但不能統治,連自我保護都做不到。請問誰能保護他們呢?只有統治者。統治者用各種權術手段使下等人服從統治者,然後利用他掌握的由下等人構成的流氓軍隊向上等人勒索。


縱觀古今中外的歷史,大河農耕社會本身就不太適合本土貴族久留。大河農耕社會容易滋生僭主型的大一統專制。原因是,在戰爭中取勝,不僅在於兵、馬,關鍵在於更重要的糧、草。

歐洲、日本那種多山的地理環境,糧草農業資源稀薄,因此適合武德卓越的貴族們各自割據一方,建立諸侯封建體系。

而埃及、中國這種煙雨平原,土地肥沃,一個掌握優勢武力的軍閥,一旦割據一方,就會獲得壓倒性優勢的糧草戰爭資源,從而容易橫掃整個地區、消滅其他軍閥,而成為僭主型的專制帝王。

在石器時代和以前,大河農耕社會不利於貴族世系生長、不利於孕育文明這一問題沒有解決方案。黃銅器和青銅器時代開始,有神宗教的出現使得大河農耕社會可以通過教派小共同體的自組織,將農耕地區分裂成由於宗教信仰的不同,而成為不同國家並分離割據的局面。當時的兩河流域及周邊,就根據當時的七十多個教派而分裂出了七十多個主權國家,使得貴族世系可以在宗教秩序之上生長,孕育出了輝煌的古文明。

如今的諸夏主義就是這一思路。一方面,輸入多種宗教信仰;另一方面,各地區分裂建國。這樣就能孕育出會穩定生長的本土貴族世系,從而防止大一統暴政的災難再次降臨在東亞大陸上。

至於題主的具體問題:

贵族是一种封建性的产物


其實,可能說「封建性是貴族制的產物」更好。如果掌握優勢武力的貴族願意保護掌握劣勢武力的平民,而且他們之間又有血緣或者宗教紐帶,那麼這就是一種封建制度。

大一统去封建的结果是不是必定会导致[...]贵族阶级变成了毫无战斗能力以及只懂得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士大夫?


不是。在(往往是帝王專制的)大河農耕社會,如果貴族的武德退化,一般會變成江湖俠士,而不是士大夫。

士大夫如果希望的話,確實可以「進化」成有武德的貴族。比如說古埃及的閃米特皇族文人,憧憬過去能征善戰的法老,就邀請了一些希臘人武士前來定居和聯姻,從而部分重建了武德。不過,在大一統農耕社會搞貴族制度是不穩定的,容易造成「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局面。希臘化以後的埃及,仍然不是羅馬公民戰士的對手,導致後來還是被羅馬征服了。

如果要在農耕社會搞貴族制度,最好是像青銅器時代的兩河流域及周邊那樣,教派分離割據。

很好奇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就没让贵族自己变得能打?


有啊,東亞歷史上各種民間習武、地主團練的例子太多了。祗是大一統專制帝王會用各式各樣的手段打擊和消滅貴族,因此除了及時「變成蝴蝶飛出垃圾焚燒站」的貴族,其餘的貴族都被滅了。

最著名的例子大概是鄂圖曼帝國吧。鄂圖曼的突厥人皇族就是題主說的那種「想讓自己變得能打」的土生古漢族人,與當時居住在古代滿洲的印歐人通婚以後,移居到阿納托利亞半島(今土耳其)建立的帝國。當然,我們可以觀察到,這種發展出武德、成為貴族以後的東亞突厥人,除了在詩歌、繪畫上繼承於古漢族以外,在信仰、文化、和道德觀上都與漢人費拉有天壤之別。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但是好像中国自秦以后绝大多数贵族都不是能使用或者没有使用过武力的人 甚至贵族这个阶级都不存在了 只存在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皇族
………………
大一统去封建的结果是不是必定会导致理应承担社会责任以及军事责任的贵族阶级变成了毫无战斗能力以及只懂得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士大夫?包括今天劳动党能输出武力的也不是贵族 而是类似于王立军周永康这类从底层爬出来的流氓无产者 劳动党自己的红二代也像历史上一样变得不能打了 很好奇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就没让贵族自己变得能打?如果说皇帝不让也就算了 贵族自身就没想过变得能打吗?

實際上很多歐洲貴族一輩子也沒打過什麽戰爭,尤其是近代,很多人可能頂多打了幾隻鳥。不少貴族都是以科學家、數學家、探險家這樣和平的職業聞名的,而且沒殺過人
那麽請問他們是士大夫嗎?
所以士大夫和貴族的區別,應該是「如果發生需要犧牲自己幫助平民的情況,如戰爭,是不是願意犧牲?」而不是「哪怕是放在競技場裏打也要足夠能打」,是一個精神上的問題而不是能力上的問題
我相信樓主應該也是同意這點,只是沒在文中點明而已。如果不同意請指出
但如果同意的話,那「毫無戰鬥能力」就不重要,重點在於「只懂得馬基雅維利」
因爲只懂得馬基雅維利,所以不管有沒有戰鬥能力,反正就是不想去戰鬥。那還不如沒戰鬥能力的小兵,至少小兵還能當炮灰而不想戰鬥的只能當飯桶
這就回答了樓主最後一個問題,「他們自己沒想過變得能打嗎?」
當然沒想過。如樓主所説的,他們只懂馬基雅維利。如果他們想過變得能打,那他們就成了真貴族了
再説就算不能打,如果有犧牲精神的話,還是能夠有力出力的嘛,那一樣不是士大夫啊?南丁格爾就不會打,但你一點也不覺得南丁格爾是馬基雅維利。附帶一提南丁格爾雖然家裏不是有頭銜的貴族而是個富商,但也是富過三代的大戶人家了,和貴族相差不遠
要是有點犧牲精神或者貴族義務意識的人,可能就會成爲中國版的南丁格爾,但因爲這是一群小馬基雅維利,所以就這樣了
至於爲什麽沒有犧牲精神、貴族義務意識?樓主自己也説了啊,因爲這些人都是底層爬出來的無產者
貴族的養成是需要時間的。第一代只能是個暴發戶,第二代也只能是個暴發戶教育出的二代,要保持穩定家境好多代、代代稀釋分解祖上的底層氣息以後才能養成貴族
士大夫,如原梗,都是底層爬上來的。鯉魚跳龍門,就算變成龍,總歸前半輩子還是條鯉魚,鯉魚時代的習慣是改不了的
哪怕一個貴族都養不出來,談何貴族精神?貴族精神就是要有一大堆貴族才能養出來的思想(再説,在不重視生命、不重視宗教的中國環境裏,就算有了一大堆貴族我也懷疑會不會出現類似歐洲的貴族義務概念)
中国的名门望族对应的是日本概念上的京都公家群体

“华族总数占日本总人口的万分之一。而未达到华族标准的旧日本贵族,称为士族,主要指当时的藩士。

1869年,日本各地方诸侯版籍奉还之后,废止原来的“公家”(公卿,142家)、“大名”(诸侯,285家)等称呼,将其统称为华族。1871年,日本取消旧身份制度,将国民分为四等:皇族、华族、士族、平民。”
HokazonoHazuki HKT48 Team TII 副キャプテン
东汉的世家大族,魏晋的士族门阀也勉强算贵族吧,世家士族完全失势乃至消灭是在唐末五代。
跟贵族的区别没关系。欧洲最有战斗力的时候,希腊是民主制,城邦公民是城邦的主人。就算斯巴达的国王,你要任何一个中国的官僚过去,他肯定是不愿意当的。亚历山大是希腊文明的结果而不是起因。罗马时代,实际也不是完全的帝制,元老院的权力是慢慢被架空的。就算帝制时代,也是各民族自治,城市的自治权力很大。而且帝位实际是军团选的。也没弄出来中国那种严格的血缘世袭制。
到了中世纪,蛮族人一开始靠军事民主抱团做大。后来墨洛维王朝的祖先,是谁来着,一斧头砍掉按照习俗要求先挑战利品的某战士的头,然后国王的权力就开始了。但这些国王打来打去,欧洲越打越穷。饿到跑去十字军东征。就是没钱而且穷。主要是没文化。当然小亚细亚一直比欧洲富裕也是原因。
说到小亚细亚,其实也好玩。这个地方从古代就很富裕,产生了很多宗教。也曾经建立起过帝国。但后来就比较拉跨了。要么是被西边征服,比如罗马帝国。要么被东边征服,比如突厥蒙古人。
一直到大航海时代,欧洲很能打吗?也就欺负欺负印第安人。
欧洲真正发达,是工商业地主掌握的权力超过了土地贵族。城市崛起了。市民得到的权利越来越大。带来了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大繁荣。
这时候贵族和国王的权力已经大大被削弱了。然后这时候,文明形态,我个人认为是出现了两个选择。一个是英国,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慢慢把权力从国王手里抠出来,一个是慢慢把权力集中到国王和皇帝手里。
说起来英国在欧洲一直是比较与众不同的奇葩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