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盲提问】我从单纯的无神论版演化论出发,张献忠好像看不出有什么错?

以下问题是我在另一个问题回答中最后一部分提问。但是倒没有看到回答。
可能是因为排在太后面被人忽视掉了。
请各位暂时放下对我的偏见,别看我经常在新品葱嘲讽无神论。但我对double think的技能还是挺喜欢掌握的。
别的不说,咪蒙老师的文章我都读了不少。


如果我是张献忠,我为什么要尊重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利益,照顾他们的生命权,而不是肆意快活游走到何地就将该地的人吃光呢?
为什么我要管我吃掉四川以后东亚社会发展变得缓慢呢
如果既不存在神也不存在一个审判,也没有阎王,地府,轮回之类的东西
那反正我张献忠不造反也是娶不上老婆等死,在演化学意义上也是死的。那我为什么还要尊重一个把我放在了演化学死境的人呢?我在不违反法律的时候,社会既然已经给我判了演化学上的死刑,那我还对社会有哪怕一点的责任吗?如果要说我要延续种群的基因,反正四川人也和我陕西张献忠关系不太紧密,如果不考虑外人的话,我吃了四川,满人将来用两湖填四川,对我陕西张献忠又有什么坏处呢?我留下四川,将来我打了败仗四川再多的女人也不能帮我张献忠生孩子,我为什么不吃掉他们呢?

以上问题我自认为无神论并不能解决,能解决的只有无神论社会中的精英,比如爱因斯坦,他不接受人格神或者审判地存在完全没关系,他反正是精英,他在任何社会中都受到尊重,他在任何社会遵守当地秩序都会被奉为上宾甚至推选为总统,他当然有动机遵守道德了。
品葱的各位可以说是早期基督徒地反面,有富贵的挺多,有力量的挺多,有智慧的也挺多。你们遵守各地秩序当然是合算地,哪怕是个专科生,似乎在大陆人口比例也在前15%,何况要么肉翻要么熟练使用tor/ssr/vpn的各位呢?
那张献忠怎么办呢?你们理想中的哲学家社会给张献忠留下的是什么呢?
我来说吧,就是死,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又不是没当过无神论者,我也调查过这类问题,我清楚大家怎么想的,张献忠已经是被你们看作演化的垃圾了。演化的垃圾被淘汰就淘汰啦!但是注意,如果我是张献忠,很显然,当我知道我被判了死刑,我就该意识到我对任何人已经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义务了。而现实位面的张献忠将军也确实这么做的。

这一套东西还不如死了快两千年的希腊罗马多神教,人家多神教直截了当就是强者受众神庇护,强者之间相互尊重,相互还能遵守承诺,强者(罗马公民)一起压榨弱者,在强者的小圈子内还是团结的,在小圈子内还是把自己的小圈子法律当回事,凯撒出现的时候元老院还能有几十个人聚集起来保卫共和。
可贵无神论社区呢?真应了习近平习总书记那句话,竟无一人是男儿。



别误会,我对洗白张献忠没兴趣,我也不想代入张献忠。
只是拿他做例子似乎看不出什么违反演化学意义上的道德。
希望各位回答时尽量遵守唯物主义,不要人身攻击,尽量阐明自己结论的大前提和小前途。
我从来不会用“不信神的都是...”这样的话来攻击任何人,希望各位也不要像知乎复读机一样“离开了你们的神就没有道德了?难怪说耶教徒都是...”这样的话来攻击别人。
张献忠类似于生态系统中的分解者,专职处理尸体。他的存在不违背上帝的公义。
      你以为人类是什么高贵的物种吗?
      说句难听点的,哪怕人类灭绝,地球就不转了?没了人类,地球可能环境还会更好,至少不会被污染。
     为什么不吃人?人类本能,不懂?如果你的想法是“对我没有好处,那我就应该做坏事”的话,那你的思想,还真是够肮脏的。原来你做善事不是为了帮助人,而是为了给上帝谄媚啊?
      算了,说句实际点的:基于自己的利益,遵从道德以及各种规章制度,是对自己的一种保障,以免陷入囚徒困境。而且,你怎么知道你能成为张献忠,而不是被吃掉的人?你对自己的能力,那么有自信?自己身在哪个阶层,就为哪个阶层的利益着想,很困难?张献忠杀了人,那就该死,很奇怪?还“演化学意义上的道德”,进化论需要你的道德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演化论阐述的是自然规律,而人类文明诞生的根本意义就是为了让人类能够全方面摆脱自然规律的束缚。

如果人类只要遵守自然规律就好,又何须建立社会。
最近太忙没看到题主在我问题下的回复,我这里再复制一下刚刚给出的回复以及再继续补充一些内容。


因为他的基因是智人这个物种的基因,所以没有理由伤害同类。为了自身基因繁衍进而伤害同类的物种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也会快速灭亡。这里的原因很简单,生物基因必须有多样性才能保证在自然选择中不会因为某个缺陷而被刷下来。如果张献忠为了传递自己的基因把其他同属人类的个体消灭,如果张献忠是遗传的,自己的后代也会做同样的事,那么一段时间后所有人类都是这个张献忠的后代。此时基因多样性得不到保证,各种先天疾病和缺陷暴露无遗,这个物种很快就会灭绝。


以上回复仅适用于大部分人都是张献忠的情形。任何物种的确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但如果共同的祖先是张献忠,那么问题就非常明显。在一群张献忠里,要么因为厮杀过于严重,不会产生任何后代,要么张献忠的程度会一代代的增加,最终导致近亲繁殖,破坏基因多样性从而导致物种灭绝。

实际上,只要大部分人都不是张献忠,张献忠带来的影响就是很有局限性的,因为一个成功的物种就注定了不可能人人都是张献忠的。只要大部分个体都能做到「即使自己的基因不会被传递下去,也不会去阻碍同类的基因传递」,那么张献忠作为一个群体的「异类」,自然而然的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道德本身就是一种社会规范(social norms),本质就是大部分人都遵守的条件,而少部分人破坏的个体就会被归类为「不道德」。
无神论者本来就不相信道德。无神论者也不认为张献忠有什么错,也不认为阿姨有什么对,一切都是自然选择的作用。
道德感对个体而言几乎没有任何选择优势,而对群体而言则能增加其适应性。

所以说,历史上那些大量产生张献忠基因的部落都因为张献忠的存在而大量消亡,没有张献忠基因的部落却活得好好的,从而造成现代社会张献忠基因比例大幅下降。

自然选择的审判,比诸位品葱神棍的末日理论,可是公正到不知哪里去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不要損壞精美的刺繡圖案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1653
今天我想討論一下《聖經》中一段有違世人固有經驗的經文 ,該段經文看似矛盾、令人難以理解,卻關係着我們生命的核心意義。經文是關於耶穌的一個教導:

「耶穌一見群眾,就上了山,坐下;他的門徒上他跟前來,他遂開口教訓他們說:『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溫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承受土地。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得飽飫。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心裡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天主的子女。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迫害你們,捏造一切壞話毀謗你們,你們是有福的。你們歡喜踴躍罷!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報是豐厚的,因為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曾這樣迫害過他們。』」(瑪竇福音5:1-12)

我們習慣稱這段福音為「真福八端」,初接觸的人肯定會覺得其中有些內容頗為費解,世人期望的幸福不是通常與富有、飽足、安全、受人尊重等元素掛鉤的嗎?耶穌卻為何將幸福與神貧、哀慟、飢渴、受迫害、受毁謗等畫上等號呢?雖然耶穌提到的福份是在天上的,是在天主的國內領受的,但難道我們今生今世但求可憐兮兮地過日子就必會獲得來生的幸福嗎?當然不是。那麼這些「可憐兮兮」的元素究竟代表什麼呢?讓我們再看看《馬爾谷福音 》裏耶穌的教導:

「耶穌正在出來行路時,跑來了一個人,跪在他面前,問他說:『善師,為承受永生,我該作什麼?』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稱我善?除了天主一個外,沒有誰是善的。誡命你都知道: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不可欺詐,應孝敬你的父母。』他回答耶穌說:『師傅!這一切我從小就都遵守了。』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樣:你去,變賣你所有的一切,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背著十字架,跟隨我!』因了這話,那人就面帶愁容,憂鬱地走了,因為他有許多產業。耶穌周圍一看,對自己的門徒說:『那些有錢財的人,進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門徒就都驚奇他這句話。耶穌又對他們說:『孩子們!仗恃錢財的人,進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駱駝穿過針孔,比富有的人進天主的國還容易。』他們就更加驚奇,彼此說:『這樣,誰還能得救?』耶穌注視他們說:『在人不可能,在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可能的。』」(馬爾谷福音10:17-27)

耶穌是在教導我們不要「仗恃錢財」,而要依靠天主,才能在絕望中獲得拯救。我們只要放下對世間財富的依恃,以同理心幫助受苦的人,體會世界的貧窮、哀慟、飢渴、受迫害、受毁謗,背着十字架跟隨耶穌,就可得到天上的永遠福樂。耶穌說「神貧的人是有福的」,並不是說只要過貧窮的生活就必有後福,而是要求我們要謙卑、儉樸、憐憫好施、敬天主而輕世福。
你怎确定你是食客而非食物,妥协照顾一下较弱的自己。权宜折中,无关对错。
说白了就是我要是光棍到死,我把钱全烧了也不会留给别人这种心态。不能便宜别人,仅此而已
我想这个问题可以用进化上的稳定策略或ESS来回答。

凡是种群的大部分成员采用某种策略,而这种策略的好处为其他策略所比不上的,这种策略就是进化上的稳定策略或ESS。这一概念既微妙又很重要。换句话讲,对于个体来说,最好的策略取决于种群的大多数成员在做什么。由于种群的其余部分也是由个体组成,而它们都力图最大限度地扩大其各自

的成就,因而能够持续存在的必将是这样一种策略:它一旦形成,任何举止异常的个体的策略都不可能与之比拟。在环境的一次大变动之后,种群内可能出现一个短暂的进化上的不稳定阶段,甚至可能出现波动。但一种ESS一旦确立,就会稳定下来:偏离ESS的行为将要受到自然选择的惩罚。(摘自自私的基因)
孙金香 90后电影
社达就社达,还搞得这么复杂。
用爱心说诚实话 ?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好问题,有时间我也写个答案
RandomID_1 金科律玉何精甚,颐使气指慢宽衣。
毫无疑问,题主再次犯了混淆个人与整体的错误。
无论题主怎么设计张献忠的想法,那都是所谓的张献忠一种个人行为合理化。在心理学看来跟高喊Allahu akbar拉导索没什么区别。道德是社会性的。
道德太高深,先说说本能,每个人都会本能的对某些事物喜欢或厌恶。你可以说是神设计的,无神论可以说演化出的。如果一个人在人群里,就是社会,经常作出令别人厌恶的事情,比如嘲讽无神论。被多数人厌恶的就是不道德。

                     ————分割线————
————节约大家时间,直接帖出评论与我的反评————
rtgzddgh • 2019-05-20

哈哈,真有趣。说了半天结果是“我不喜欢就不道德”?
请问您是毛新宇少将附身了吗?
怎么感觉您的这么段话信息熵这么低?

对于不懂区分“我”跟多数人的群体,我只能说智信匹配

rtgzddgh • 2019-05-19

您如果在墙内的话,我看嘲讽共产党也挺让别人,让大多数人厌恶的。


竟然质疑如此简单的道理,不同人群的道德观是不一致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rtgzddgh ? 已停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11
  • 浏览: 2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