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理解嘴上说反共但是言行举止仍然是粉红那一套的人?

我个人觉得这类人更加像是墙头草,实质仍然是粉红。

有的人来了美国后确实会经常说喜欢美国,热爱美国 ,美国真好。

但是他们的行为习惯还有办事模式仍然还是支人那一套,例如说前面我说我爱美国,后面我说要不驾照我在这边找人花钱买一张?

我见到挺多这类人的。我感觉他们“反共反中美国牛逼”是非常口号式的做法。有点像是,你去到哪里说哪里好。

我觉得这帮人回国了第一时间也是说中共特别好,妥妥的墙头草行为。

而且在美国华人圈里面,不缺这些特别有官僚作风的中国人,嘴上喊喊中国坏美国好。但我觉得他们只是为了利益才这么说,并非真的信奉民主自由和法治。
Nidhogg No Remorse.No Fear.
因为很多所谓的民运和反共人士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民主,
他们只是在物质利益上和共产党起冲突而已
(当然这无可厚非,本身参加民主运动的人的动机就不尽相同),
他们的思维逻辑和共产党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充满了浓重的对所谓[传统]和[正道]的nostalgia,
就像当年苏联指责西方艺术和电影是败坏道德的奇巧淫技,底层逻辑是一样的。

这些人身上普遍的特征就是喜欢政治symbol(具体就抽象的高大上,政治口号,个人崇拜),
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思维逻辑矛盾(一边批判社会达尔文主义一边批判白左,
然而事实上白左这个团体都是他们给扣帽子扣出来的,你只有在中文语境里才能找到这个词,
所以白左就是大陆带出来的,有着共产党恶臭的污名化概念)。
白左的wiki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izuo

这也是民主的第三波(亨廷顿)里谈到的民主逆流,
为什么很多国家在民主化之后又倒退回了威权体制或者混合体制。
不仅因为很多人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威权社会,
还因为现实中民主没办法给他们锦衣玉食,和高大上的达成感。
对于这些想快速致富,翻身做主子的卫[道]志士来说,
民主显然不如自己来搞威权痛快。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记得当年玩魔兽世界,有一个副本boss怎么打都打不过去。

后来一群人就去找视频攻略。

看攻略的时候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中文视频都是想尽各种办法卡bug啊,风筝啊,总之就是想尽办法钻空子降低难度。英文视频都是硬抗硬打,游戏怎么设计就怎么来。当然操作难度也是特别高。

出国移民以后,的确感觉到,西方现代文明国家,国民通常不会去想尽办法去钻制度空子,或者搞潜规则为自己牟利。不是说完全没有,但是没有存在普遍钻法律空子,或者搞潜规则这种事情发生。

比如美国行人大都看交通信号灯走人行横道,也有少数乱窜马路的,但是没有形成全国普遍乱窜马路的现象。
但是中国人似乎就有一种惯性思维,它们会在各种小事情上,想办法钻制度漏洞,为自己谋取利益。

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没有法治环境,社会规则也十分不合理,所以所有人都想尽办法去研究如何破坏规则,但是不会受到处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中国特色文化。
维尼爱喝歪嘴茅台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我见过某些“反共人士”饭店里一边推杯换盏一边嘴上怒肏着共产党亲娘,然后一口浓痰啐在干净的地板上。

反共不代表这个人就一定很有逻辑很有道德或者很有素质。
davidalpha 不传谣不招摇,实事求是
反共是思想问题,而你说的说的是素质问题,文化接受程度高度的问题
石三敬瑭司马包 该做好献的心理准备了
支人膜哪个奴隶主不是膜
要么膜支鳖
要么膜D.C的GOV
就是不知道自己当自己的主人
总想着依附什么
还以为它们不喜欢的人在外面也有个“主子”
jianpwokao 政治倾向中立偏左,讨厌种族歧视、宗教歧视,反对赤纳对民运人士及宗教人士的迫害
反共的不一定是擁護普世價值的,也有可能是納粹
麦克 恶臭了你的支
从怼人方式还是文革那套就能看出来一些人还是“不忘支心”
反共里面有两派,说出来大家都知道:

纳粹和军国主义。

我可不愿意因为反共就和他们站在一起。
欧克聊几句 🤬不友善用户
品葱不就是这样的吗,动不动就举报,我都被举报好几次了,我都不知道这个举报机制设立着是干嘛的,我在品葱从来没举办过任何人,哪怕是再看不过眼的我都没举报,只能说支性不只是一种政治立场,更是一种思维方式,支性最大的特征不是没人性,而是无法容忍自己看不惯的事物
shadows 一个知道分子,非知识分子
鸡国民运所谓的“反共”其实就是反朝廷,他们有一种称呼叫:"在野共",他们无非追求的是干掉这个叫做“红朝”的王朝从而建立自己的新王朝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所以说,只停留在反共的层面是不够的,彻底反支才是正道。
极权之下无产权 好好说话,任何话题都是可以被讨论的。
买驾照,占小便宜那些,算是品行问题,用现在流行的词来说是支性难改,当然了别的国家也有,算是劣性吧。

反共主要指的是支持自由民主,反对独裁那些
敵人改變了,自己的本性不變。只能說是種共匪的毒太深了
運氣好的慢慢能改,否則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翻譯一下
『我反對獨裁,因為我反對別人獨裁我。我要去獨裁別人』
不是墙头草,只是换个屁股坐,人还是那个人
紫薯布丁
翻越柏林墙 前方有人拥抱我么?后方会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么?墙会被推倒么?我不知道……
匪祸表现在很多方面,而反共人士往往是反其中一个或几个。
有的反不自由,有的反不公平,或者有的只是单纯将自身的不顺遂归咎于政府。

政治信仰与个人的道德水准,素质能力没有什么相关性
有些川粉你喜欢谁我管不了,但是却一天到晚在外国网站上对各种弱势群体大放厥词,这些弱势群体本身在中国就是被共产党迫害的对象,我只能认为你是共产党派来的奸细
恕我直言,买驾照贪小便宜投机取巧这事儿跟反共基本是两回事。一个人可能素质很高 谦谦君子文质彬彬但是他可能是个粉红。也有的人可能没什么文化素养但是却是个见不得人间苦难的反共义士。

我在美国这些年,之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过不少底层的本地白人。有的非常淳朴热情,但是有的真的有点就是浪费资源那意思。这些本地人渣干出的极品时间和奇葩三观我能给你讲一天,肯定比买个驾照薅个羊毛恶劣多了。

但是他们肯定不是粉红,还有一个相对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保护他们。当有一天他们真的“长大”(我愿意称之为“长大”)之后,还是可以有无限机会成为一个正常有产阶级。这就是跟中共最大的区别。可能普通中国人没有那么多奴性,只是中共这个制度激发了人性中的恶,然后打开了魔盒,把很多正常人也变成了粉蛆。
藤井雅樹 魔王巴艾爾
共產黨的洗腦非常成功,許多人哪怕移民到其他國家,自認恨國黨,
但他們卻用鬥天、鬥地、鬥父母,除自己之外鬥爭一切的言行舉止,
証明了自己只是另一種沒有共產黨黨證的精神共產黨。
不一定
我回国也会说中共好,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保护好自己,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身边哪个人会卖了你
  无论如何,保护好自己都是首要任务
粪坑里呆久了,那味道怎能轻易消除?匪党近百年的侵蚀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何况还有数千年的支文化做后盾。
刘鹤 派樂迪
我们老大帮上上下下是举止言行彻头彻尾的粉蛆。所起到的效果,大家都懂的。
shijiaqing 某中学物理老师(非本人)
这帮人比小粉红(包括跳反之前的我)强,起码他们千错万错,立场还是没错的
PICASSO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不带脑子的韭菜永远都是韭菜
你敢刚下飞机,然后对着安检说,中国真tm垃圾,真差吗?
你不敢,那你算不算是粉红?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因为过去反共它没有划分出边界。

骂一个共产党算反共吗?还是骂100个算反共?共产党杀共产党,还杀的多呢!算不算反共?

杀多少共产党算反共?

这都不算反共!

以上这都算异见,林肯说,异见是国家的纠错机制。共产党因为有了这些纠错机制,才变的狡猾。

那什么算反共?

划分出边界。只要退出中共,或党,或团,或队。宣布和共产党没有关系了,才是有效的反共。

要不然你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每个在中共的中国人都宣誓加入过,或少先队,或团,或党。并且发誓说;为共产主义贡献终身的。并且是时刻准备着。

你没有说过,我退出中共的任何组织,那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啊。属于中共的人也骂共产党,也杀共产党。你和他有什么不同,一样吗?是一样的。

就和美国移民局不承让被动退党一样。你没有主动的做出离开党及党组织的行为,那就属于党(团队)。不是我说是就是,是你发过誓的。

所以,要退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