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超短篇故事】雪山宝贝

写在前面的话:
其实在(新)品葱潜水很久了,发现这里年轻人居多,也十分活跃,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正如鲁迅先生在《热风·随感录四十一》中所说的“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本人下定决心,注册一个账号和大家一起聊聊天吹吹牛,展望一下明天。
第一次发帖,也不像诸位网友一般文采斐然,还望多多批评指正。
平时公务繁忙,不太有机会经常上线和大家交流,请见谅。
这个超短篇故事,讲述了一个普通人被时代大潮所裹胁的身不由己。在这样一个追求短平快的时代里,少有虚笔也是一种优势吧。

献给过去。


引子
暮色苍茫,群山像灰蛇一样向远处蜿蜒,直到消失不见。
他透过检查站肮脏的窗户凝视,三辆运煤的解放牌卡车正结队而来,扬起阵阵沙土。战士们背着枪,走上前去,示意停车。
自从印度的夏克提系列行动开始之后,地缘政治的平衡已经被打破,周边局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往来的车辆也渐渐多了起来。
今晨他刻意在夏常服里多穿了一件工字背心。当然,如果这些煤渣下面埋藏着的正是他所知道的那样东西,那么穿多少件衣服都无济于事。
他把手搭在窗框上,不禁想起小时候,他用报纸条在窗上贴成“米”字,以防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碎玻璃。
他向战士们摆摆手,车队随即穿过中巴边境。
美国人的锁眼能不能察觉到这一切呢?他抬头望着天,阴沉沉的,快下雨了。


光看这几页单薄无比的材料,他全然无法理解师长会让这个看仓库大门的新兵蛋子强制退伍。他不能签字,尽管他十分敬重这个老前辈。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干事找谈话。”他默念着大家对他的评价,起身去找师长理论。


哪怕不从同僚们嫉妒的目光中,他也明白调动到红其拉甫这样的全军明星地点当主官究竟意味着什么——尤其他还是一个河南人。那天的台历上写着“处暑寒来”——暑气消退,一个全新的开始在等待着他。他仿佛看到那些肩膀上带松叶的男人们,举着酒杯拍着他的肩膀,一同操着亲切的中原官话,祝贺他的晋升。
他微笑着,紧紧握住回内地休假的机票。


他第一次接女儿放学是个阴天。他和其他家长一起,在暗绿色的校门前等待着。
他不用细听也知道身边的每一个人在谈论什么:纽约,客机,双子楼。在马苏德将军遇刺的那天,他就感到隐隐地不安,现在噩梦成真了。
他回想起很久以前,教官给他们上课时提及,奥萨马既不姓本,也不姓拉登,更不姓本·拉登——他对这个长着大胡子的狂信徒没有任何好感,哪怕自己出于对抗相同的敌人,曾经站到过他的一边。
有些说不上来的事情又回来了,而且这次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他决定先把女儿带回家以后再仔细想想。


橘色的灯光下,妻子侃侃而谈,他喝着凉透的茶水安心地听着。当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时,他心里一惊,旋即故作镇定。妻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电话——
召回休假人员意味着已经从四级战备转入三级了,他并没有对妻子全盘托出:人员调动也一并冻结了。他端详着熟睡的女儿,把草草写下的遗书默默交给妻子,提着行李推门离开,没有回头。
他贪婪地吸入这南方小城的潮湿空气,虽然曾经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从二级战备升级成一级战备,仅隔了一天——九月二十号,隐蔽战线的同志上报:中情局已派人和北方联盟接触,一旦美国政府和塔利班政权谈判破裂,便随时合力推翻其统治。
十六天之后,阿富汗战争正式爆发。


——“军区总部,请讲。”
——“油没了。”
红机的另一头花了整整五分钟,才意识到这语焉不详的三个字背后,是一场山崩地裂。


在中央军委调查组离开后的一个星期里,他失魂落魄。从调查报告中,他才意识到自己死里逃生,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师长早已不动声色地收起善意,耐心地等待灭口的时机——

由于沉淀,深藏在大山里的战略石油储备仓库中的油,每年须更换一次。质量较差的旧油折价出售给地方,给新油腾出空间。师长熟稔部队每年训练用油情况,便伙同油料股股长,将每年新到仓的油直接卖掉,按照旧油的价钱还给部队,取走差价。
看仓库的战士发现这个秘密之后,还没来得及上报情况,就被师长勒令退伍。而他不顾师长的坚决反对,无意中保住了那个战士,让他们误以为丑闻已经暴露,于是他们准备用脏款收买他。就在此时,他收到了上级的调令。惊觉他有可能带着秘密离开他们的势力范围,他们决定在他休假回来之后做个了断。
要是没有突如其来的阿富汗战争,一切天衣无缝。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一个人的无端消失司空见惯。
在一级战备之后,军区总部接到上级命令,决定临时军演一次。当战士们打开油仓大门时……




今天下午会议通报,隐蔽战线上的同志牺牲了,被活埋于巴达赫尚省南部的一口枯井里。
入夜,他缓缓地写下“今日无要事”后,合上工作日志。他出神地盯着远处高墙上剥落的红色标语——“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指挥”,一边给破旧的《雪白血红》包上纸书皮,一边暗想——
为什么会有人背叛自己的祖国?
作为一个忠诚的政工干部,他想不通,他不明白。


他面前摆着的一个天文数字。
这个数字之大,以至于他从未想过把它和金钱联系在一起——这是给他肩膀上再加一颗五角星的代价。
这个数字会像一缕青烟扶摇直上,消失在他看不见的天空尽头。
他支支吾吾地告诉妻子一切,换来的是她长久的缄默。
他猛然想起来那天闭路电视里,师长垂头丧气跪在行刑队前那个微胖的身影。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呢?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尾声
他深知自己的内心中有一块透明的东西在慢慢腐烂。于是他主动请缨,申请平调到这个四类边远地区,这让同僚们大为惊讶。站在阿里地区的任何一个地方,他都能看到这座圆顶的山峰——冈仁波齐,藏语意为“雪山宝贝”。
山脚下,常有磕长头的藏民出没。他从不理解他们,他们也永远不会理解他。
他坐在敞开的窗前,看着雪顶悄然消失在残阳中,沉沉入睡。
梦里,他用胡子扎女儿的脸。(完)
37
分享 2019-12-27

16 个评论

明明是虚构,可我却从中闻到了一丝非虚构的味道。。。。。。。。
葱持
创作兹磁
兹磁创作
写的不错,建议2020高考阅读理解收录。
谢谢楼主很受用
文章文采斐然,语言朴实,意味悠长。
每一段是都欲言又止,导致我这种不太明白中共运作的人需要努力理解。但启程转折的时机十分精妙,放在一起看又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镜头感与压抑感。足见作者扎实的文字功底,感谢您的投稿,品葱有您会更好
贪污都没人管 举报也没用 如果贪污有人管 就不会发生贪污了 举报贪污向上级或者反腐部门检举 他们一样腐败 一般贪污被发现 都不怕的 网上多少举报贪污的 一个灭口的都没有
看仓库的小兵,发现了仓库的油的猫腻,这事是师长和油料股股长合伙干的,他俩把油卖了,私分了,小兵并没有向上汇报,但师长准备开了他,小兵被他无意中救了下来,然后要把他调到红旗拉普之前他休假了,师长以为事情败露,准备趁他休假回来时干掉他,此时由于地缘政治破坏,升为一级战备,需要军演,一开仓库发现没油了,贪腐被公布师长被枪决,师长针对他的阴谋也没有得逞,他看到贪腐的巨大数额,瞬间惊醒,申请调到冈仁波齐成为了又一个师长。
这里面把他描绘的太不懂事了,应该也是官位不下,不应该本身就是个像师长一样的正常人吗?不应该在看到巨款时才决心要做师长的,应该是早早就有这样的价值观,当官就是为了捞钱。
>> 看仓库的小兵,发现了仓库的油的猫腻,这事是师长和油料股股长合伙干的,他俩把油卖了,私分了,小兵...


唉,总有傻大哥啊,哈哈
刚看了楼主对芥川小说的分析,慕名而来,欣赏一下楼主的大作,这种跳跃式的写法真精彩,楼主果然是有极高的文学素养。
中共在北方联盟还有卧底?为何北方联盟要杀中共的卧底?是美国人干的?
不错。感谢挖坟。
>> 刚看了楼主对芥川小说的分析,慕名而来,欣赏一下楼主的大作,这种跳跃式的写法真精彩,楼主果然是有...


谢谢,挖坟可不好啊
膜法少年蛤 新注册用户
第二次见到这文章了,弄个账号来解解:
引子:没太看懂,可能是98年巴基斯坦地下核试验的事情
二:这个容易,我长者时代的军中河南帮
三,马苏德常年抵抗塔利班死在911前夜,援助本拉登指的是苏军入侵阿富汗的那次
八,巴达赫尚省查了一下地图,瓦罕走廊的所在地,另外匪军干部能看雪白血红?
九,这钱不是一个人拿,得一路网上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03
  • 浏览: 8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