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勃列日涅夫?

列昂尼德·伊里奇·布里茲涅夫,第四代蘇聯最高領導人,曾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以及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蘇聯國防會議主席。1976年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階。 布里茲涅夫生於俄羅斯帝國葉卡捷琳諾斯拉夫省卡緬斯科耶的一個工人家庭。蘇聯在1917年10月革命後成立後,布里茲涅夫於1923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

布里茲尼夫生於俄羅斯帝國葉卡捷琳諾斯拉夫省(今烏克蘭東南部)卡緬斯科耶的一個工人家庭。蘇聯在1917年10月革命後成立後,布里茲尼夫於1923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他在1929年成為正式的蘇聯共產黨黨員。當納粹德國於1941年入侵蘇聯時,他加入了蘇軍並升為二戰期間的少將。布里茲尼夫於1952年加入至中央委員會,於1957年成為政治局的正式成員。1964年,擔任蘇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的他參與發動政變,罷黜了赫魯曉夫,並在10月當選了蘇共中央第一書記。1966年,在蘇共二十三大上,擔任了蘇共中央總書記。1976年後,布里茲尼夫的健康狀況惡化,長期服藥控制,愈來愈淡出了國際事務。隨着多年健康狀況的下降,他於1982年11月10日去世,由安德羅波夫繼任總書記。

自1964年起出任最高領導人、並掌握最高權力長達18年之久,直至1982年去世。死後蘇共中央高層陷入長達3年的權力鬥爭。直至1985年戈巴卓夫出任蘇共中央總書記。

布里茲尼夫在黨內人士的評價比赫魯曉夫民主,赫魯曉夫當政時經常「聖心獨斷」,無視政治局的其他人,布里茲尼夫則通過與「第聶幫」協商以減少高幹之間的分歧。在爭取兩個冷戰超級大國間緩和的同時,布里茲尼夫實現了美國與蘇聯的核子武器恐怖平衡。布里茲尼夫政權領導下的大規模軍備建設和霸權主義擴大了蘇聯的軍事干預(尤其是在中東和非洲)。但是蘇聯咄咄逼人的政治攻勢不再如古巴危機前那般有效,蘇聯的太空成就產生的影響力被美國的阿波羅計劃登月成功後所超越。

布里茲尼夫時期雖然提供更高的社會福利,但政策缺乏自由化,經濟分配效率依然低下,加上科研投入體制的不平衡,專注軍事科技的研發,造成蘇聯與西方除軍工外的技術差距逐漸擴大,經濟地位也被擁有高科技的西德與日本超過,國內產生了懷念赫魯曉夫的年輕一代與特權階層。布里茲尼夫對上一任政治改革的敵意換來了一個社會衰落的時代,被稱為布里茲尼夫停滯。除了普遍存在的腐敗和經濟增長下降外,美國和蘇聯之間的技術差距不斷擴大,使得共產黨民心漸失。戈爾巴喬夫在1985年上台後,譴責布里茲尼夫政府的無能且不靈活,然後實施了蘇聯開放政策。
小小小 就是要刨根问底
关于这个问题,我严重推荐【勃日列涅夫的力量与弱点】这本书。摘抄几个经典段落:咱们对比下当今天朝

未来的历史学家在评述勃列日涅夫时代时,可能会指出下列特点:
(1)在经济方面搞军国主义化,(跟现在的强国一样)
(2)在政治方面搞新斯大林化,(跟现在的强国一样)
(3)在政权机关里,自下而上都是营私舞弊、腐化堕落,(有过之而无不及)
(4)在社会生活里,上层富贵化和下层贫困化的两极分化正在扩大,(有过之而无不及)
(5)在知识界的精神生活里,出现了一种划时代的现象--思想自由化,国内称之为异端思想,在西方则叫做“持不同政见”,(墙太高,暂时不清楚异见分子究竟有多少)
(6)在民族方面,力争摆脱苏联殖民帝国统治的边区人民的民族意识正在觉醒。(新疆,西藏,香港,以及内陆每年数十万起的“群体性事件”)

在苏联人民普遍贫穷的情况下,勃列日涅夫为什么还要拿出巨额资金来进行军备竞赛以取得对美国的军事优势呢?勃列日涅夫又从哪里弄来难以计数的资金来使卫星满天飞呢?勃列日涅夫拿来资助和武装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地“苏联兄弟”的聚宝盆在哪里呢? 答案是非常干脆的:因为在苏维埃国家里,全部资本和全体人民都属于这个国家。它可以确定生产什么和生产多少,可以确定把生产的东西分给谁和支付多少钱。因此,在“发达资本主义”中绝对办不到的事情,在“发达社会主义”中却是完全正常的。例如,它可以把苏联工人的生活水平规定得比西方失业者还低得多,以此来维持国家的经费开支。(996,007,加班是福利,人口红利,血汗工厂给国家输血)

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内部,苏联共产党也有一些操心的事同中国的“冷战”在继续尖锐化同拉丁美洲和欧洲(意大利、法国、西班牙)一些共产党发生了思想分歧。奇怪的是,在同这些党发生的分歧问题上,莫斯科和北京的教条主义立场异常相似,我们只要仔细研究一下列宁主义的概念,就会发现这一点。列宁主义指的是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所作的新的特殊贡献。它可以概括为如下几点:
(1)夺取政权的唯一方法是使用暴力的“无产阶级 革命”,(2)巩固政权的唯一方法是“无产阶级专政”。要是从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里抽掉了这两点,剩下的“民主社会主义”则同西方的“社会民主主义”十分相似,这种“民主社会主义”就其本质来说,无论是同莫斯科的共产主义还是同北京的共产主义都同样是水火不相容的。 但是历史表明,莫斯科的共产主义(“列宁主义”)只能在落后的国家取胜,因为那里推崇的是力量,而不是理智,是专制,而不是民主。俄国也好,中国也好,第三世界国家也好,都是如此,只有欧洲不是如此。
(西方国家之前无偿援助中国,是幻想中国一旦经济上和他们一样了,就很可能和平演变成民主国家,既然共产主义只能骗一骗落后地区的人民,一旦经济水平上来了,不就万事俱备了吗?不过就像编程随想说的,中国人的毛病“圣君情节”,现在是不是还有人在期待中国出一个戈尔巴乔夫啥的?这和等待一个圣君何异?思想和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单靠经济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尤其朝廷现在层层收买制度,长期洗脑人民对于身边的不公早已麻木不仁)

克里姆林宫用在国际颠覆人员和间谍人员身上的资金比世界上所有的侦察费用的总和还多,我这样说是不会错的,因为苏联预算中用于克格勃的经费比用于军备的经费更加保密。第二项无限制的开支是用世界各种语言进行口头宣传、书面宣传和广播宣传,这在发展中国家搞得特别厉害。其宗旨是诬蔑西方的秩序、对前殖民地人民进行反西方教育、大肆宣扬“苏联的生活方式”。(讲好中国好故事,输出“中国模式”。。em)

在政治智能水平方面,当今的苏联领导并不比西方高明。但是,同西方领导比较,苏联领导有三个极其危险而且高度机动灵活的优越条件:(1)苏联领导固定不变;(2)苏联领导不用向任何人报告工作情况;(3)苏联领导不受任何道德准则的约束(习包子和普大帝告诉我们,这些有点已经被他们完成了致命缺点,一意孤行,倒行逆施,找死)

问题已经暴露无遗:(1)苏联的经济体制不是依靠群众的创造性,而是依靠计委这个僵硬的官僚制度,因此这种体制必然是低效率的;(2)既要面包,又要导弹,两者兼而顾之是不可能的。(戈林生活在导弹出现以前的时代所以他的口号是:“宁要大炮,不要黄油!”,克里姆林宫所要求的是:“宁要导弹,不要面包!”) 勃列日涅夫打算怎样使苏联经济摆脱这种产量少、效率低、管理不善的总危机呢?他与他的同伙们,都惯于用官僚主义方式思考问题。因此,他不是从政治社会方面去找原因,而是在官僚主义的管理方面去寻求治疗苏联经济弊病的灵丹妙药。因此,他不是象列宁那样采用新经济政策,而是象匈牙利人那样采用“新经济体制”。不论是勃列日涅夫还是柯西金都未曾向代表大会报告过新制定的“管理体制”实际上是个什么东西。(大天朝一向是头痛医脚)

我们又要提问:勃列日涅夫究竟那一次讲的是真话?是22大上说赫鲁晓夫是垦荒的倡议者呢,还是今天他在《垦荒地》一书中断然加以否认的呢?其实,向斯大林训练出来的人提这种问题是毫无意义。本来,伪造历史就是党的“总路线”的本能,既然在毫无必要的情况下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勃列日涅夫对自己前任的声誉怀着一种病态的嫉妒心理了。但是旁观者清,赫鲁晓夫统治正是由于揭露斯大林的罪行和垦荒这两个划时代的行动而载人苏联的史册。然而现在,经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之后,作者一笔抹杀自己前任在这两个行动上的声誉:在政治上恢复斯大林化,在经济上把赫鲁晓夫垦荒的功绩窃为己有。他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直言不讳地说:“直到现在我还不断关心垦荒工作……。(在臭不要脸这一点上他俩是亲哥俩)


最后我们看看书里关于斯大林式复苏的可能性分析:

从理论上讲,斯大林式的统治在苏联复是可能的,但是这就必须做到:(1)重新恢复不断肃清潜伏的“人民敌人”的制度,并在国内、党内、军内和警内进行全面大清洗,使集中营每年关押的人数达到斯大林时期的标准--1,000万至1,500万人;(2)恢复战前的斯大林劳动法,实行苏联公民生产负责制和对破坏劳动法行为实行刑事追究;(3)恢复政治警察对党和国家的权力;(4)恢复斯大林的“铁幕”,停止同外国人进行技术、科学、文化和体育方面的联系;(5)最主要的是,为了实施这些措施,就要在克里姆林宫或在其周围找到一个新的斯大林,但在新的条件下,这个人物至少应有超过斯大林一倍的能量。

这四个条件其实也是复苏毛泽东式的条件,习包子所做的一切,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要实现这一目的,但是所有的关键在于:你得有两个毛泽东的能量。 习包子,你有吗?
纳粹中国,青年团有了,党卫军有了,盖世太保有了,习特勒你有正派希特勒一半的能量吗?

其实说到底我还有个不成熟的猜测:中国自从改开以来,经济表面上全面复苏,其实内部的腐蚀溃烂也早就开始了,我党一直宣扬“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以它的尿性,其实就是不可持续发展,现在什么个景象,大家也有目共睹了,经济上已经青黄不接了,环境污染更是惨不忍睹,不管高层的中层的基层的领导都在跑路,习能上台,自然是得到几个大派系内部的支持,但是什么全面振兴,什么中国梦,什么红色江山,这些会不会只是放给大多数人的空炮,一切戒严只是为了稳定其他人,给能跑路的人争取时间?像一艘大船要沉了,上层当然是告诉下层一切都好大家不要慌,然后自己坐小船偷偷跑路。包括新冠,这些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尼哥素卡 從品蔥看品蔥
拖垮蘇聯能手!蘇聯總加速師,包子最大的偶像阿!

讓蘇聯直接短命的人,在赫魯雪夫時期蘇聯最起碼有一波自由化經濟提升蘇聯技術與生產模式,最起碼蘇聯的民用經濟有些起色,赫魯雪夫的自由化經濟帶來不少的貪腐,養胖了自由派,但是蘇聯確實變得更好了。

不過因為自由化無論如何一定違反共產主義教條,因此偏向自由派的拿到了錢卻逐漸失去政治主動權。

而這跟蘇聯內部的保守派逐漸獲得政治主動權,因為無論多自由,他們都是他媽該死的布爾什維克,總不能說自己完全不認同馬克思列寧主義吧?

所以這時自由派只能說:我們在認同馬克思列寧主義下,暫時執行市場經濟,讓國家富有起來,好以繼續執行馬克思列寧主義。

然後保守派就會跳出來:看!你們違背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當然讓國家富有起來我們沒意見,現在國家執行夠久的市場經濟了,就如同你們宣傳的,我們應該早已是極為富有的國家了,那麼為何不開始執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道路?難不成你們宣傳的都是假的?都是你們拿來中飽私囊的?

所以當偏向自由派逐漸失勢,保守派聲音逐漸加大,上臺就是必然了,當然當保守派上臺時,就不能執行市場經濟,只能執行國有化政策,當然國有化本身就一定會效率低下,但是不執行國有化,保守派該如何中飽私囊呢?

所以即使勃列日涅夫這蠢材不上位,保守派也會拱出另外一位,上臺搞國進民退然後大力中飽私囊,問題其實就在國有化跟中飽私囊,在國有化僵化的體制下,中飽私囊沒那麼方便只好讓原先效率就夠爛的國有化企業,再幹讓效率更爛的事情。

所以蘇聯經濟能不爛嗎?舉國在幹蠢事,搞得國家像腦抽風一樣。

這樣其實很棒,勃列日涅夫就是一名把蘇聯經濟開倒車的天才,讓蘇聯腦抽風的人才,蘇聯總加速師名不虛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4-09
  • 浏览: 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