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什么要放弃“韬光养晦”?

如题。
guibuhai Thinker
韬光养晦,目的是为了....

师夷长技,目的是为了...

吃得苦中苦,目的是为了...

勾践卧薪尝胆,目的是为了......

司马懿诈病,目的是为了...

东亚这种变态的隐忍吃苦文化真是人类毒瘤。它默认了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你踩我,就是我踩你。当我踩不了你时,我要像勾践那样隐忍,等时机到了我就要变本加厉的踩回来比如杀全家斩草除根,确保我能当上人上人把别人都踩在脚下。

鳖国从上倒下都很推崇这种养盅式价值观,我看哪怕再被殖民一千年都无法发展出民煮法制人拳。用彭副统帅引用的周树人的话,"中国人对于异族,要么称之为主子,要么称之为禽兽,从来没说过他和我们其实也一样"
Audi2020 灰名单
已隐藏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韬光养晦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为了图穷匕见么?习狗觉得桂枝韬光养晦积蓄够力量了啊,所以这只是个炸弹提前引爆的问题,不是一个这是不是炸弹的问题。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很好的问题,可以借此讲一点小道理:

据野史记载,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花剌子模是否真有这种风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所具有的说明意义,对它可以举一反三。敏锐的读者马上就能发现,花剌子模的君王有一种近似天真的品性,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就能根绝坏消息。

另外,假设我们生活在花剌子模,是一名敬业的信使,倘若有一天到了老虎笼子里,就可以反省到自己的不幸是因为传输了坏消息。最后,你会想到,我讲出这样一个古怪故事,必定别有用心。对于这最后一点,必须首先承认。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者的形象和花剌子模信使有相像处,但这不是说他有被吃掉的危险。首先,他针对研究对象,得出有关的结论,这时还不像信使;然后,把所得的结论报告给公众,包括当权者,这时他就像个信使;最后,他从别人的反应中体会到自己的结论是否受欢迎,这时候他就像个花剌子模的信使。中国的近现代学者里,做“好消息信使”的人很多,尤其是人文学者。比方说,现在大家发现了中华文化是最好的文化,世界的前途倚赖东方文明。不过也有“坏消息信使”,此人叫做马寅初。五十年代初,马寅初提出了新人口论。当时以为,只要把马老臭批一顿,就可以根绝中国的人口问题,后来才发现,问题不是这么简单。

假如学者能知道自己报告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这问题也就简单了。这方面有一个例子是我亲身所历。我和李银河从1989年开始一项社会学研究,首次发现了中国存在着广泛的同性恋人群,并且有同性恋文化。当时以为这个发现很有意义,就把它报道出来,结果不但自己倒了霉,还带累得一家社会学专业刊物受到本市有关部门的警告。这还不算,还惊动了该刊一位顾问(八十多岁的老先生),连夜表示要不当顾问。此时我们才体会到这个发现是不受欢迎的,读者可以体会到我们此时是多么的惭愧和内疚。假设禁止我们出书,封闭有关社会学杂志,就可以使中国不再出现同性恋问题,这些措施就有道理。但同性恋倾向是遗传的,封刊物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这些措施一点道理都没有。值得庆幸的是,北京动物园的老虎当时不缺肉吃。由此得出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第一个结论是:对于学者来说,研究的结论会不会累及自身,是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这主要取决于在学者周围有没有花剌子模君王类的人。

假设可以对花剌子模君王讲道理,就可以说,首先有了不幸的事实,然后才有不幸的信息,信使是信息的中介,尤其的无辜。假如要反对不幸,应该直接反对不幸的事实,此后才能减少不幸的信息。但是这个道理有一定的复杂性,不是君王所能理解。再说,假如能和他讲理,他就不是君王。君王总是对的,臣民总是不对。君王的品性不可更改,臣民就得适应这种现实。假如花剌子模的信使里有些狡猾之徒,递送坏消息时就会隐瞒不报,甚至滥加篡改。鲁迅先生有篇杂文,谈到聪明人和傻子的不同遭遇,讨论的就是此类现象。据我所知,学者没有狡猾到这种程度,他们只是仔细提防着自己,不要得出不受欢迎的结论来。由于日夜提防,就进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心态,乃是深度压抑所致。与此同时,人人都渴望得到受欢迎的结论,因此连做人都不够自然。现在人们所说的人文科学的危机,我以为主要起因于此。还有一个原因在经济方面——挣钱太少。假定可以痛快淋漓地做学问,再挣很多的钱,那就什么危机都没有了。

我个人认为,获得受欢迎的信息有三种方法:其一,从真实中索取、筛选;其二,对现有的信息加以改造;其三,凭空捏造。第一种最困难。第三种最为便利,在这方面,学者有巨大的不利之处,那就是凭空捏造不如奸佞之徒。假定有君王专心要听好消息,与其养学者,不如养一帮无耻小人。在中国历史上,儒士的死敌就是宦官。假如学者下海去改造、捏造信息,对于学术来说,是一种自杀之道。因此学者往往在求真实和受欢迎之中,苦苦求索一条两全之路,文史学者尤其如此。我上大学时,老师教诲我们说,搞现代史要牢记两个原则,一是治史的原则,二是党性的原则。这就是说,让历史事实按党性的原则来发生。凭良心说,这节课我没听懂。在文史方面,我搞不清的东西还很多。不过我也能体会到学者的苦心。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位学者都力求证明自己的学说有巨大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孟子当年鼓吹自己的学说,提出了“仁者无敌”之说,有了军事效益,和林彪的“精神原子弹”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学术必须有效益,这就构成了另一种花剌子模。学术可以有实在的效益,不过来得极慢,起码没有嘴头上编出来的效益快;何况对于君主来说,“效益”就是一些消息而已。最好的效益就是马上能听见的好消息。因为这个原因,学者们承受着一种压力,要和骗子竞赛语惊四座,看着别人的脸色做学问,你要什么我做什么。必须说明的是,学者并没有完全变狡猾,这一点我还有把握。

假如把世界上所有的学者对本学科用途的说明做一比较,就可发现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说:科学可以解决问题,但就如中药铺里的药材可以给人治病一样,首先要知识完备,然后才能按方抓药,治人的病。照这种观点,我们现在所治之学,只是完备药店的药材,对它能治什么病不做保证。另一种说道,本人所治之学对于现在人类所遇到的问题马上就有答案,这就如卖大力丸的,这种丸药百病通治,吃下去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中国的学者素来有卖大力丸的传统,喜欢做妙语以动天听。这就造成了一种气氛,除了大力丸式的学问,旁的都不是学问。在这种压力之下,我们有时也想做几句惊人之语,但又痛感缺少想象力。

我记得冯友兰先生曾提出要修改自己的《中国哲学史》,以便迎合时尚和领袖,这是变狡猾的例子——罗素先生曾写了一本《西方哲学史》,从未提出为别人做修改,所以冯先生比罗素狡猾——但是再滑也滑不过佞人。从学问的角度来看,冯先生已做了最大的牺牲,但上面也没看在眼里。佞人不做学问,你要什么我编什么,比之学人利索了很多——不说是天壤之别,起码也有五十步与百步之分。二三十年前,一场红海洋把文史哲经通通淹没。要和林彪比滑头,大伙都比不过,人文学科的危机实质上在那时就已发生了。

罗素先生修西方哲学史,指出很多伟大的学者都有狡猾的一面(比如说,莱布尼兹),我仔细回味了一下,也发现了一些事例,比如牛顿提出了三大定理之后,为什么要说上帝是万物运动的第一推动力?显然也是朝上帝买个好。万一他真的存在,死后见了面也好说话。按这种标准我国的圣贤滑头的事例更多,处处在拍君王的马屁,仔细搜集可写本《中国狡猾史》。中国古代的统治者都带点花剌子模君王气质。我国的文化传统里有“文死谏”之说,这就是说,中国常常就是花剌子模,这种传统就是号召大家做敬业的信使,拿着屁股和脑壳往君王的刀子板子上撞。很显然,只要不是悲观厌世,谁也不喜欢牺牲自己的脑袋和屁股。所以这种号召也是出于滑头分子之口,变着法说君王有理,这样号召只会起反作用。对于我国的传统文化、现代文化,只从诚实的一面理解是不够的,还要从狡猾的一面来理解。扯到这里,就该得出第二个结论:花剌子模的信使早晚要变得滑头起来,这是因为人对自己的处境有适应能力。以我和李银河为例,现在就再不研究同性恋问题了。

实际上,不但是学者,所有的文化人都是信使,因为他们产出信息,而且都不承认这些信息是自己随口编造的,以此和佞人有所区别。大家都说这些信息另有所本,有人说是学术,有人说是艺术,还有人说自己传播的是新闻。总之,面对公众和领导时,大家都是信使,而且都要耍点滑头:拣好听的说或许不至于,起码都在提防着自己不要讲出难听的来——假如混得不好,就该检讨一下自己的嘴是不是不够甜。有关信使,我们就讲这么多。至于君主,我以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粗暴型的君主,听到不顺耳的消息就拿信使喂老虎;另一种是温柔型,到处做信使们的思想工作,使之自觉自愿地只报来受欢迎的消息。这样他所管理的文化园地里,就全是使人喜闻乐见的东西了。这后一种君主至今是我们怀念的对象。凭良心说,我觉得这种怀念有点肉麻,不过我也承认,忍受思想工作,即便是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也比喂老虎好过得多。

在得出第三个结论之前,还有一点要补充的——有句老话叫做“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这就是说,人不知自己是不是身在花剌子模,因此搞不清自己是不是有点滑头,更搞不清自己以为是学术、艺术的那些东西到底是真是假。不过,我知道假如一个人发现自己进了老虎笼子,那么就可以断言,他是个真正的信使。这就是第三个结论。余生也晚,赶不上用这句话去安慰马寅初先生,也赶不上去安慰火刑架上的布鲁诺,不过这话留着总有它的用处。

现在我要得出最后一个结论,那就是说,假设有真的学术和艺术存在的话,在人变得滑头时它会离人世远去,等到过了那一阵子,人们又可以把它召唤回来——此种事件叫做“文艺复兴”。我们现在就有召唤的冲动,但我很想打听一下召唤什么。如果是召唤古希腊,我就赞成,如果是召唤花剌子模,我就反对。我相信马寅初这样的人喜欢古希腊,假如他是个希腊公民,就会在城邦里走动,到处告诉大家:现在人口太多,希望朋友们节制一下。要是滑头分子,就喜欢花剌子模,在那里他营造出了好消息,更容易找到买主。恕我说得难听,现在的人文知识分子在诚恳方面没几个能和马老相比。所以他们召唤的东西是什么,我连打听都不敢打听。

最初发表于1995年第3期《读书》杂志

习近平假消息听的多了,也就信以为真起来,真把自己当成千古圣君,把赵国当成天朝上国。
所以才傻乎乎地放弃了韬光养晦,满心欢喜的准备缔造新型大国关系,做起了接班成为世界第一大美梦来。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一句話可以解釋
李銳的遺言:沒想到他文化水平這麼低
LuvDDDD 你走之后,我养的每条狗都像你。
中共的“韬光养晦”只是一个过渡性政策,和列宁的“远东共和国”和“新经济政策”一样,只是因为苏联共产主义的力量远远弱于资本主义,到了二战结束,苏联就开始执行赤化全世界的政策,同为所谓“共产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亦然,所有的“改革开放”和“韬光养晦”之类的不过是增强实力和欺骗西方的手段。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如果你指的是习上台以来越来越高调的歌功颂德宣传的话,这个并不是美国开打贸易战的理由。就本问题而言,为什么这么做呢?当你的下属们越来越多,越来越肉麻地反复说“老板英明”“忠于老板”的时候,必然的原因是你们之间的信任出现了严重危机。这就像老夫老妻“我爱你”说的很少,而缺乏安全感的异地恋小情侣则必须要在每个电话里都加入肉麻的情话一样。
 
习为了快速抓权而以反腐为名大肆清理异己,得罪了无数的人,而后又复辟称帝搞终身制,堵死了权贵官员的晋升之路(不止堵死了他自己的一个位子,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不让位,其他大量实权位置都不会有机会)。这个时候,很多权贵集团恨他,他知道他们恨自己,权贵集团们也知道他知道自己恨他,那么为了保证安全,不会遭到清理,他们就必然会一遍又一遍互相竞赛谁更肉麻地表忠心,而这些人的下级官员则会十倍甚于他们地搞宣传,给他们提供拍马的题材资源。而习也是愿意听到拍马的,不是因为他有虚荣心,而是官员表现地恭顺忠诚,表示出他的控制力仍然强大。这是一场服从性测试游戏,就像从红军最开始发源的所谓“中国酒桌文化”一样,以愿意戕害身体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在信任最为稀缺的时刻,是拍马竞赛,过度宣传最必然出现的时刻。
 
而这些跟美国的动手没有什么关系。哪怕中共继续悄无声息,却还是干渗透、偷窃知识产权之类的事情,美国依然会动手的。好笑的是,现在很多甚至体制内的人士竟然认为仅仅是因为宣传太高调了而已。当然,他们说这个很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反习而已。因为他们也会干那些龌龊事,只不过没有习那么高调。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因为包子的梦想是Make China great again,不开玩笑
个人认为中国有民族主义的土壤,包子挑拨民族主义有助于巩固自己的权力。
 
中国人普遍仇富仇官仇日仇美,包子这么做只是投其所好。
中华韭菜 拒绝谎言
道理很简单啊:动物园里面,老鹰旁边的大熊猫,长大到了园子里面第二大的动物了。
 
大熊猫说,我还是很弱小的,不要打我,再让我长大一点呗。
老鹰,别再给大爷扮猪吃老虎了。
aggie ? 已停用
习近平确实是个傻逼。

即使按照中共的逻辑来看,也有昏君和明君。明君虽然也是维护皇权第一,不给民主自由,但是管理能力会强不少。习近平步步昏招,他的弱智总是超出我的想象。

没办法,谁让中共从集体领导精英统治变成了世袭制度,哪怕是个弱智也可以当主席,只要他是红色贵族。
習近平也不想的
未上任前薄熙來搞政變
差d弄死他
所以一上任就打著打黑旗子
清算薄 
最後越走越歪
得罪太多人
最後先要集權 破了前輩定下的連任制
如果不是 他靜靜的貪污
何苦做那些食力不討好的差事
快要自爆的表现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Pierce 恶臭的玩意
究极总加速师当然不需要韬光养晦哟,加油,不要停下来
首先要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韬光养晦?有才能有实力的人才能谈得上韬光,对自己认识清晰,对局面分析正确的人才能谈得上养晦。

大陆电视剧《刘老根》里,范伟扮演的药匣子就是个村里上山采草骗人的神棍,生怕别人看不起自己,于是给自己印了个名片,职务写的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辽宁省委东兴县,龙泉山庄药膳部,业务经理李宝库”
因为初中学历?
宇宙真理国民 灰名单 反小熊维尼
中共历史总错误总要人来背锅,戈尔巴乔夫就是苏联背锅人
对于习近平为代表的红区党而言,白区党是比美国更大的威胁。习近平亮剑是假,夺权是真;打美国人是假,杀两面人是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3
  • 浏览: 1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