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觉得现在墙内无反党声音主要是寒蝉效应还是洗脑成功的结果

目前在英国读社科phd,在做一些相关研究,但是国内的情况,说实话没有办法做出结果比较可靠的实证社会研究。原因主要是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已经被畸形的意识形态所污染,难以获得真实的信息。再加上国内各种严厉的管制,社会调查很难进行。所以只能听听大家个人的看法

我的问题比较狭义的层面如题目所说,就是说大家应该看到了最近两年墙内反体制的声音在逐渐消失,原因肯定同时包括洗脑带来的歌功颂德和严厉的审查带来的寒蝉效应(反对者选择发言时自我审查或者沉默),我一直想知道,到底是前者是主要原因还是后者是主要原因?换言之,中共现在到底成功欺骗了多少人?

我的问题如果继续扩展的话,就是:中共到底有多强大?它真的如同柏林墙和萨达姆一样外强中干吗?最近在读斯坦林根的一些关于中共的著作,他提到中共的统治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全部控制”(个人翻译)专制,这种控制不仅强大而无孔不入,而且狡猾而富有技巧,还特别没有道德底线,总而言之是一种前所未有地“成功”的专制统治(这里的成功仅限于技术层面,并不是道德层面),以至于说中共是一个非常强大可怕的邪恶统治者,即便成功地推翻它,世界和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要付出巨大代价。斯坦林根显然是比较悲观的,我最近一两年看了国内的种种发展趋势,在“中共是否难以战胜“这一问题上的想法也逐渐趋于悲观,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已邀请:
Xijinpooh 小博连读
这是个好问题,这两种因素显然都有,而且是互相促进的(synergetic),但各占多少因素我肯定是回答不上的。

我长年在国外,周围圈子里的中国人,不论对中共/中国“崛起” 持什么态度,有一个是大多数人都认可的,就是习是个独裁的文盲。 言论管控越来越严也是公认的。 但最近几年,尤其今年,无人敢在朋友圈公开批评,所以我认为这是寒蝉效应。

我个人也受寒蝉效应影响。 我已经因为乳包(讽刺习)而被永久封禁了许多墙内账号,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是大体上知道什么程度的“异见”在网上会受到什么程度的处罚。而对我来说,找到一个优质的 public phone number 去安全匿名地注册一个墙内ID,成本也越来越高,我需要保留这些账号今后使用,而我不想再因为发一个没有什么人能看到的乳包帖子就再牺牲一个号码。 

至于墙内,很多年轻人可能真的被洗脑,不少人对习是抱有很大好感的,对铺天盖地的个人崇拜和宣传习以为常。 私下里我批评习的时候,曾有被当作外星人的感觉。
我也回答不上来,我只想说一个经历,去年跟我的一个经历过文革的长辈吃饭,席间还有几个别的亲友,话题聊到了社会现状上面,长辈跟我说:“可不能乱说话,现在不是邓小平那个年代了,不能什么话都说。
年长的是寒蝉效应,小粉红是洗脑。
tony231 80后医生
我觉得是网管的作用,你可以看看主流论坛删帖内容(先要拿到相对较高的权限)
之后你会大吃一惊哦
这个问题可以转化为,党国的统治靠的是暴力还是谎言。
寒蝉效应是在暴力惩罚,如删帖封号查水表的环境里,大家不敢说话,而洗脑靠的是谎言。
答案是两者都有,但主要还是暴力,谎言是要在只有一种声音的地方才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如果某个地方只有一种声音,那么一般人也会洞察到其背后的暴力支撑。
我对极权主义有一个理解,极权主义就是,建立对统治者(暴力)绝对服从的条件反射。
墙内现在的言论管制,发帖给你删了都是客气的。我在知乎动不动就禁言7天,说的还是一些腊肉的陈年旧事,只要一提腊肉,马上就被敏感,对于包子,谁还敢评论,谁也不想被请喝茶不是
肖申克的九叔 80后,部分时间在墙外
中国民主革命,现在看来只能从两个方面,一是在全球各大民主国家的支持下,给共党以极大的压力,以香港为突破口,进而蔓延到大陆各地;二是寄希望于共党内乱,出现一个蒋经国似的人物。
以目前共产党的专政来看,最没希望的就是大陆民众起事,共产党的武警和军队对付老百姓太厉害了,很少有人愿意做出头鸟。
澳洲野人 保守主义
你可以主动抛出反共议题观察他们的反应:为共匪辩护的是真挺共的,默不作声的是寒蝉效应。

据我个人观察,两种情况都有,但是寒蝉效应的似乎是多数。
两方面原因都有。

首先就是寒蝉效应,本来中国人就十分隐忍经过土共七十年如一日的摧残,再加上几个倒霉的猴子的示范效应。比如毕福剑。所以只谈风月莫谈国事就成了绝大多数人明哲保身的选择。这点很容易理解,没有人想做烈士。

然而并不能忽视小粉红的存在,大部分是90后。青少年时期对于一个人世界观的影响是十分重要的。70-80后,经过了改开初期的自由主义洗礼并且亲眼目睹了国内外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的鸿沟,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开明的。而90后形成世界观的时候则是2000年前后,一方面改开初见成果,一方面土共在六四后再度收紧言论管制,洗脑方式也更加年轻化多样化。所以这一代人被洗脑的程度是远超上一代人的。我兔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真的是很多年轻人的座右铭。
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禁言、禁流量等言论控制太成功了。

以微博为例,有严重敏感词,那就发不出来;有中等敏感词,能发出来,但没流量;阴阳怪气、用通假字倒是能存活一会儿,但一来受众看不懂,二来大部分也要被删。一点点的,很多人也就懒得发了。

另外,反对声音现在没有意见领袖了,都被端了,因此更难成气候了。

寒蝉效应也有。尤其是最近。不仅是小粉红可怕,身边的人也越来越极端,不可能不怕烂人举报,尤其在朋友圈。
存在者09 Fate whispers to the warrior “A storm is comming.” and the warrior whispers back “I am the storm.”
斯坦林根的一些关于中共的著作,他提到中共的统治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全部控制”(个人翻译)专制,这种控制不仅强大而无孔不入,而且狡猾而富有技巧,还特别没有道德底线,总而言之是一种前所未有地“成功”的专制统治(这里的成功仅限于技术层面,并不是道德层面),以至于说中共是一个非常强大可怕的邪恶统治者,即便成功地推翻它,世界和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要付出巨大代价。
==============
我对这个说法的看法是,这个统治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道德”,在道德上几乎全反过来,而术的问题也就是技术问题反而并不重要。

另外,“洗脑成功”是果,“寒蝉效应”是过程描述,如果事情的开始和结果都被掌握了,那么这件事就很难翻过来。要翻过来就只能是在“全部”“整个”这个层面。

具体到党内,党内反对派自己是有污点的,习利用反腐败抓着,这样他们就无法动摇其根基。究其根本,为什么留有这么多污点?或者即便大家都有污点为什么自己成了被压制的一方?这归根结底还是道德上也就是“整体”“全局”上出现了问题。

在我个人的大致理解上,从清朝开始这个“道德”问题就已经全面展开了,到中共建国为全面反向道德(或者叫伪道德)最激烈时期,其后中国的命运只能是复制满清覆灭的相似路线,中美脱节之后,因伪道德的反扑而社会重陷黑暗,然后直至崩溃。
Geena 🐱🐶
确实无办法做实证。
但是可以做类比。纵向类比历史上纳粹/苏联等极权国家的“舆论”,横向类比美国近年的网络舆论极端化(推荐一本刚出的新书Antisocial: Online Extremists, Techno-Utopians, and the Hijacking of the American Conversation)。
如需要国内的数据,武大沈阳教授几年前搞了个新媒体/舆情研究中心,微博现在不见了,他团队应该有一些内部学术分享的数据。人民网后来做了个官办的舆情研究中心,估计跟统计部一样真实数据仅限内参。
我觉得这几个交叉分析下应该会有比较有趣的结果了。

background reading方面除了斯坦伯根还推荐digital totalitarianism的网络舆论部分。
silaoye Someone.
我的观点是,楼主所说的两个手段是以宗教形式同时进行的。如果以天主教极端时期类比,就是一边烧死所有异端知识分子,一边努力灌输基层农民,再扶持狂热青年输出,发泄其精力,同时予以利诱,比如十字军。当所有不同思想消失,年轻人头脑就容易被忠君爱国填满。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共对类宗教组织管的特别严,打得特别狠,比如轮子,比如地下教会。
蛋蛋很疼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不是寒蝉效应也不是洗脑成功,是网络信息战的成功,大数据AI的使用让CCP可以最快速最精确的锁定不同的声音,不一样的言论,然后迅速删除,所以你看不到墙内不同的声音,因为都被删除了。
xjp 00hou
觉得大多数是寒蝉效应,洗脑可能也有点效果。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已删除
两者都不是,删帖删的。
可恨的屁民 中国教育脱离垄断
网络是存在各种声音的,你看到删去后剩下的不能反证是寒蝉效应。
华中科技大学 坐落于武汉喻家山麓,东湖之畔,为支那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直属的综合性重点大学。
已删除
鸡鸡 暗中观察
被禁声的还是有一定基数的,
还有就是小粉红的动静过大了吧。

90.00年左右就算是有类似事件,官媒也是一味谴责,
是不会出来带节奏的。
FreedomAsia 趁着还能翻。。。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241

我转的这篇文章讲的比较清楚。简言之,人们适应了这个被压迫的环境,以至于做得到自我规制。但是好处在于,他们的赞扬和反对都一样没有价值,所以不至于阻挡到任何有政治目标的势力。
我是大陆的高中生,我觉得对学生的洗脑是很成功的
现在的90.00都开始为墙洗地了
前几年朋友圈里经常有人谈政治骂政府,大概是从修宪之后反对声音越来越少了,最近的话会有一些小粉红出没,但大部分还是选择沉默,不谈政治
主要是寒蝉效应和删贴删得快。

大约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墙内的朋友在一个小众论坛称呼了某人的外号,结果本人被喝茶七天,论坛的管理员被警察训诫写检查被扣工资绩效,论坛具体受到什么处罚不是很清楚,但是破财消灾是免不了的。估计这都成了大陆警方的一个创收渠道了,论坛的求生欲很强,论坛的网友求生欲更强,谁还敢乱说话?

但可笑的是称呼二号的外号完全没事,也没人管。
我个人感觉 和民运宣传也有关系  民运有时候真的很假  以至于一些翻墙的人觉的虽然共产党不是好东西 但是外面的人更危险的感觉 然后就更爱国了。。
个人感觉两边都有,不过越年轻的越是被洗脑的多。我是香港的,但是也有蛮多的内地朋友,大概比例就是有三分一(都是大学生以上的)会跟我暗地里吐槽中共。但是大部分都是被洗脑的,例如前段时间就因为香港问题突然被内地一些朋友拉黑(明明我都没有在讲政治),然后有一个内地高中生对我发表质疑我们香港的“爱国教育”不足、在交流前必须是政治立场一致这样的言论。我另外一些内地朋友也是,很多都以爱国为自豪,发表一大篇文章写的全是爱国爱党。
应该确切地讲,中共对国内有两个层面的控制,一个层面是舆论,另一个层面是经济。从舆论层面上来讲,应该是中共控制了国内一切媒体采访权和发言权,所有国内媒体都是中共的传声筒。由于网络隔离,媒体被中共完全控制,很多比例的民众获取网络就只能依靠中共控制的媒体了,所以这部分人肯定被洗脑。而有一些有国外接触的社会经历的人,因为工作或者学习等原因接触到了西方的民主和自由媒体,但是由于他们长期接触国内的宣传,自身已经失去了对是非的辨别能力,所以就算接触到西方的民主和自由,他们也是会抵制的。从经济上来讲,中共国的社会结构大致分为两级,体制内和体制外,体制内也分三六九等,竞争激烈,体制外基本上就属于普通百姓,基本上就是被剥削的那一层群体,体制外需要纳税和拿钱供养体制内的那些官员以及其家庭子女。所以体制内的人是体制的受益者,他们大部分肯定支持中共的体制,而体制外的人则有一部分对中共体制反感甚至厌恶,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表达,因为中共切断了他们在国内的话语权。体制内也有一群知识分子,当然这里面是极少数的,比例非常小,他们看到的西方的体制,并对中共的体制进行了比较系统的对比后发现,中国应该走向民主的道路而不应该继续极权走下去,然而这部分人的声音很快就被官方打压或者被封杀。而体制外的反对声则面临直接驱逐国境,或者逮捕打压的风险。正是从媒体和经济两方面中共对全国的控制,才导致了现在媒体集体失声,只有一家之言,那就是党媒之声。然而这种威权的社会模式是封堵不了百姓的怨声之洪流的。人们早已移民或者成立地下组织来回避政府的监管。在国外我们也能听到关于对中国政府评价的不同的发声。
前两天的墨索里尼发言事件都看了吗
答案很明显了
Dualeagles academic insight
你看的是perfect dictatorship吧。那是2016年写的,中共的强大绝对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今年印太战略总设计师Jonathan Ward写了一本China's Vision of victory,基本把中共的野心写透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国人民推翻中共的问题了,而是整个世界秩序和人类自由的最大威胁,涉及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全局对抗,其威胁甚至超过纳粹德国与苏联,未来十年是关键,如果不能遏制,只会越来越强。但是其扩张本性决定了如果被遏制了,可能出现衰退的情况。
en010272 美帝大妈
《史记·周本纪》:“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鲁迅《伪自由书·止哭文学》:此后要防的是“~”了,我们等待着遮眼文学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