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人問好,想問中國網友六四

大家好,我是台灣新人。
因想查詢陳秋實律師的消息,意外來到品蔥,很訝異有這地方,所以想請問中國網友一些問題。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很抱歉問題長且細碎,台灣普遍年輕人不在乎政治,我也是為了同婚公投才開始關心,也發現在就學期間受到了很不公正的教育。
許多歷史被埋藏在深處,包括228事件,國民黨的許多惡為,我知道了我生活的民主自由這條路是許多前人用血淚換來的。

我將珍惜且守護給台灣的下一代國民。
已邀请:
tony231 80后医生
我代表一部分(前)体制内人物(现80%墙内的仍然能保持联系的,都去体制内了,学校的缘故)的回复,可以做一个参考
1. 64的时候我还小,所以我第一次启蒙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的老师,他告诉我们,中国前几年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们以后人生中也可能会遇到(还真遇到了),这种时候,你们要记住的是,该做什么
那就是,想想,自己去,能不能改变什么,如果能,那么就去,也许就差你一个
如果不能,那么就想,怎么对自己危害最小
如果想不通,那么就关起门,把这件事情永远的记住,一定要记住细节,然后告诉你的孩子
最后,祝你们有机会,都能出国

最强的是,这个老师,一个中学老师,最后居然去读博出国了,你敢信?我猜可能他读博都40多了,现在在美帝(现在就更大了)
他的经历,可能在那个时代并不离奇,因为太多离奇的事情发生
而现在,也一样有无数离奇的事情,唯一的区别是,没有煤体敢报道


2。 网络封禁,是我07-08年那会出国的最重要原因,我发现google开始不好用了,我当时的工作必须有google,我跟领导反映,领导说上头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发现是百度(可能背后还有信息部之类的)攻击了google
而在党的红色洗脑攻势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自由,自然不知道什么是自由,也不会理解自由的价值,更不能明白baidu和google的区别
但是,这不代表,没有人知道
你去任何一个墙内年龄层次偏大的论坛,发baidu的噩耗,和google的对比,起码80%以上的人都会支持你,打倒百度,迎来google
这说明,大家都明白,只不过平时不敢说,借着这个机会,实际上都是在讽刺中共呢,你看看比例就知道有多少人恨中共

3. 报纸真实性,如果是民生领域,我觉得60-70%都是真的
政策领域,分析文章的真假不好说,但是具体的内容100%是真的
但是不能全假,否则就没人看了
至于海外内容,丧事60%-70%是真的
敏感话题,100%是
假的

4. 法轮功我们墙外人都看过转法轮这本书,内容胡说八道,完全颠覆了现代西方科学的基础,而对人体和医学这部分则是完全颠覆了西方进现代医学的根基
所以说,大家无论是支持中共,还是反对中共,都不会认为李洪志这个人有任何价值
但是法轮功本身的垃圾,不代表法轮功群体也都是垃圾
我们一样感谢他们这20年来持续带给大陆真相,给弱势群体发生,做免费的VPN等等
这是两件事
法轮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但是法轮功群体对中国人的帮助太大了
很多国人就是因为辨证能力不够,因此老是不敢承认他们的错或者他们的对,这很可怕,容易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中共或者五毛利用,变成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混蛋逻辑,进而造成反共的爱国人士的内讧,大家一定要避免,我们相信法轮功群体对真相的科普,但是我们不相信法轮功本身

5. 新疆问题,体制内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例外。我因为也很久没和体制外的人讨论政治了,但是似乎,真的有人不知道? 我不敢想象,一个起码1亿人都知道的事情,是如何做到让其余13亿人完全不知道的。。。挺梦幻的一件事

最后,也感谢台湾人对香港问题的支持,台湾产品的质量也是仅次于日本全世界都闻名,希望你们珍惜手中的选票,也能积极的拉拢身边人,起码不要把票投给亲共的政党和政客,也许你们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多多来大陆交流访问,把更多的真相普及给大陆人

大陆人对台湾香港人民的歧视,心理学上,是由于长期自卑带来的畸形的暴发户心态,虽然全国人民生活水平不要说和台湾香港一般人比,就是和贫困线的比都远远不如,但是个别人就认为一线城市最有钱的那群人就代表了大陆普遍生活水平,而台湾香港不是废青就是废物,这种心态之可悲也是党一贯以来洗脑教育的成果
但是他们无法代表大陆沉默的部分人,大陆有无数看清真相,等待反共时机的人,而且这部分人随着习近平这几年的瞎搞乱搞也越来越多,目前需要的是契机,也许是大陆经济进一步衰退,也许是发生下一次金融暴雷,也许是商业银行的倒闭,也许是下一次收割韭菜的房产税宣部

所以也希望两岸所有支持中华人民的人可以团结起来,一起对抗中共,两岸一家亲,只有中共才是最大的拦路虎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六四是几乎从历史里抹掉的,只字不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网上讨论六四的基本会被删。
官方定性见此处:http://www.people.com. cn/GB/shizheng/252/5301/5302/20010613/488133.html

不过毕竟亲历者都还活着,很多年轻人也模模糊糊知道一些碎片,例如“螳臂当车的歹徒(坦克人)”作为网络meme有一定的知名度。
大约2006年以来中国散播了很多歪曲和抹黑的信息,例如“CIA煽动颜色革命”、“学生领袖煽动学生送死自己卷钱逃跑”之类,基本和这次抹黑反送中一个套路。所以很多90后就算知道六四也很难有正确的认识。

网络文化审查绝大多数人都讨厌的,连小粉红在这事上都有很大比例翻车。
年龄大一点,经历过无墙时代的都很讨厌墙;00后从一开始就在有墙环境下上网,对墙无所谓,粉红一点的甚至会支持墙的存在。
中国媒体大部分情况下靠新闻封锁——消息一般是真的,不过只有经过筛选让你知道的一部分。像最近对香港这样纯粹闭眼瞎编的比较少,反过来也说明这次官媒有点黔驴技穷了。

法轮功在大陆名声很臭,固然有土共抹黑的成分在,不过这帮人神神叨叨的也确实不招人喜欢。我直接接触过的几个法轮功信徒的脑子都很一言难尽……
新疆集中营一部分人知道些模糊的概念,但同样由于共产党的长期抹黑宣传,很多人反而觉得这是好事。当然新疆民族矛盾也是实际存在的事实。
我对法轮功和维族的态度是:受共产党无理迫害是事实,但他们自己也不见得是100%的白莲花。

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和人权的保障当然是只存在于宪法书面上。
台湾朋友你好。
第一个六四问题,2013年5月后习近平的七不讲文件下发后,六四的讨论在大陆就基本绝迹了,体制内的讨论轻则开除,重则坐监。

第二个问题,六四后无典型的民主运动,只有08宪章系统的从共产党执政合法性开始讨论,所以导致刘晓波等众多签署着被迫害。民主运动转为维权运动,民主阵营由学生工人转为高级知识精英,但是在习近平执政后通过709大抓捕和净网行动清扫过半。

第三个问题,互联网打压言论我们怎么看?呵呵,我们不敢直接骂那些决策者,骂了我们会丢工作甚至坐牢,我们只能指桑骂槐。 “防火墙之父”方兴斌2013年微博给大家拜年,评论区回复了20000多条,有13000多条就一个字“滚”。第二天就骂的关闭评论了。

第四,中国报纸的真实性很复杂,中国有一群非常非常有种,非常硬汉的新闻人,他们有时候冒着全家人被迫害的危险在新闻里加料,比如已经被封杀改制的原《南方周刊》,再比如已被封杀改制的党内民主派阵地《炎黄春秋》。 但是相对的,绝大多数新闻媒体没有那么大的背景和资源去支撑他们讲真话,所以大陆目前基本所有媒体都是万马齐喑。这是中国新闻人的悲哀,更是全体民众的悲哀。但是很多党媒,比如《人民日报》也很有价值,读这个玩意你要反着读,比如它说股市利好,那就一定要跌,比如它说特朗普失去民意,基本代表特朗普要连任了,准确程度极高。

第五个问题,法轮功问题在大陆基本很模糊了,民众不去关注了,因为这个事在国内你要和共产党论调不一致,是要株连家人的。

第六个问题,言论自由在1999年-2012年之间其实大陆做的还可以的,至少允许不同的声音发出,而且因言获罪的总数大大减少。但是2013年到现在的情况,就和文革基本相同。

最后一个问题,中国的确是有基本人权的,普通人的基本价值在政府框架下,基本能得到一些保障。但是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你不惹他,他给你人权,你是人民,你惹了他,不顺他意,马上你就你就是敌人,所有人权瞬间崩塌。 所以,中国的人权不是制度性的,是恩赐的,他不是法制完备的人权。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我是70后,六四我是亲历者,就在复兴门。
我们当时的教材里当然没有64,后来我问过几个80后,发现消息封锁的非常好,很多80后只知道8964发生了动荡(课本叫暴乱),然后,就没了…………对,你没看错,他们对64的认识基本上就是两个字:暴乱。甚至没有更多偏向政府的信息,政府不是想歪曲64,是想抹去64,让大家对它一无所知。
64之后,中国再无类似的运动,所以也有一种声音认为64学生领袖处置不当,失去了和平争取更开放政治制度的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其实有一定的道理。


信息封锁肯定造成很多不便。但是各人体会不同,个人对言论自由的忍耐也不同。很多人其实不关心政治的,这些人虽然也常常在口头上吐槽政府,但落实到文字上,都会主动约束自己,不要给自己惹麻烦。还有一些支持信息封锁的,一般他们的理由是“中国人素质太低,乱七八糟信息多了他们不会分辨真伪”。

当然也有很多人非常看重言论自由,还有一些极端的反共,这些人应该是品葱的主力人群。



假新闻的事,中国也很多,然而尴尬的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好的渠道来侧面求证,因为如果你不翻墙的话,很多信息是看不到的。

另外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并不想求证,我还是看你们台湾政论节目听到一句话,很有意思:人民不需要真相,人民只需要符合自己想象的真相。就是“叫不醒装睡的人”的意思吧。



法轮功是我“看着长大”的,因为家里长辈有同事很早就练了,我看过最初的《转法轮》,我相信全品葱也不一定有人看过比我更原始的版本,可能是李洪志亲自撰写的第一版,那个内容比楼上说的还荒诞,我想有的人可能看完会愤怒,觉得自己智商被侮辱的那种。当时国内有很多大学教授都在练法轮功,只能说中国的科研人员,虽然“术业有专攻”,但是常识也太缺乏了………………



新疆集中营很多人都多少风闻过,而且我个人认为,大部分汉人是支持维族学习班的,他们也不相信会有强奸之类的刑事案件发声在学习班里。当然在这里这么说会被扣五毛帽子的,我要声明一下,我只是说出身边观察到的现象。



宗教只要不串联反党,有一定自由。实际上法轮功被打压的导火索就是他们组织人去中南海静坐,让党感觉到了它的动员组织能力,有这种能力的组织共产党一定是要往死里整的。低调一些就无所谓,大陆有很多信教的,也有一些教堂,里面可以自由的进行一些宗教活动。大庙更是香火旺盛,当然都是去求财求子求Offer的,并不是真信佛。

言论自由就是这样了,你生活中撸着串大骂共产党也可以的,只要别遇上特别较真的去举报你(其实举报了如果没录音也没有证据吧),但是网络上,限制极其严格。我想很多中国人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

人权中国肯定比其他发达国家差很多,但也没有那么可怕,普通的权力都有,也不是遍地都是贪官,警察都是黑警,没那么可怕。现在政府就是用经济发展来换取人民对低人权的忍耐,我认为如果经济继续发展,有可能人权也会渐渐多起来。当然这条道路本来就有争议,我并不完全赞同。
包維尼 你毀了我的童年
可以上YouTube聽聽王丹的六四 作為其中學生運動領袖之一 個人覺得他說的挺客觀的
很多問題上面蔥油也都回答的很詳細了 在大陸基本就是這麼個情況
這段時間我也剛剛才認真看這段歷史 聽完王丹說的 八十年代中國政治氛圍非常活躍 改革推進如火如荼 勢在必行 我就很好奇那時候的氛圍有多活躍 於是去谷歌了89年報紙 沒搜到大陸的 倒是搜到香港的30年前的報紙還有照片 真的把我感動到了 看哭了 
那時候港人還未回歸 1989年 各種照片 影印資料全都是替北京以及中國同胞加油打氣 什麼港中一條心 振興中華 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看得我熱淚盈眶 想想去年的反送中香港遊行 想想這30年來中共怎麼把絕望的港人推遠的 又如何宣揚仇恨主義 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心從來沒變 不屈服於暴政之下 而大陸人呢?一群群冷漠歲月靜好的豬直到被鐵拳也不會醒 不關心歷史不關心政治 誰才是廢青?? 
甜玉米 台灣人
謝謝各位的解答。
目前台灣政治充滿內鬥與負面消息,大都是為了2020年的總統大選,而人民也分化成親中與反中兩票聲音。
能聽到中國之音讓我感到很欣慰與感謝,讓我能更加理解中國的現狀,其實很多台灣人也不熟悉與了解中國與中共。

回答song小文
不會不恰當,我很高興能接受討論。
我不知道我能否代表台灣人,所以我的發言僅表達個人立場。
在統一這個議題上,首先面臨的是民眾是否能保持甚至昇華成更優質的生活。
不只在經濟層面,包含精神,健康,安全,教育,自由,民主,法治等等,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我的答案也是否定的。

其實我個人並沒有很堅定的國家論,台灣經歷過各國統治佔領代管,西班牙荷蘭清朝日本美國,應該也不會有人從裡面挑一個號稱自己是荷蘭人或者日本人吧?
真想當美國人日本人的都移民過去了。

目前反中與其說反中國請直接翻譯成反中共,台灣與中國並沒有仇恨,戰爭也結束了,沒有人有責任要為了自己的祖宗背負罪孽。
原罪是統治者,是決策者,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是被迫聽令的人,也不該是生死由天的民眾。

在感情上來講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如果可以也想遺骨在台灣,我想我只是貪戀這份我熟悉且充滿回憶的地方。

我相信大部分人可能也只是如此容易滿足的民眾,才出現了所謂的一國兩制。
名號上掛中國人,然後保有自己已習慣的制度與生活,而很大部分人也相信了這個論點。

香港的現況應該能直接擊碎這個糖衣毒藥。

在各種過河拆橋,以黨為尊,貪污腐敗,檢舉封鎖,憲法有如無物。
中共有如惡狼般的打擊台灣,堅決的對不信任一國兩制的號稱不排除武力統治。

結婚不準備聘金嫁妝,也無真心誠意,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的那叫強搶新娘。
同理,武力之下不叫統一,叫佔領侵略。
我個人不信任中共,也不願意把未來後代交付到共產黨手上。

我不在乎獨不獨立建不建國,只是假如有統一的那天,希望我們是一起走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我记得我知道六四是在一本灵异小说里看到的,里面讲了一个六四屠刀下的鬼魂在某大学鬼楼里出没的故事。
法轮功嘛,据我集合墙内外的信息分析,大概就是个以气功理论为基础的宗教,比白莲教组织度高一点,但不能作为民主化运动的理论主力,因为气功理论甚至还不如共产党仅仅为辅的唯物理论要更能促进生产力,虽然共产党主要并不是用唯物主义统治中国而是用商君书(根据共产党的行动推断,弱民强国是典型的秦国商君书做派),至于共产主义,中共贯彻得还不如苏修,虽然苏修也是过度集权导致官僚乱政但不管毛时代还是改开都是一副压榨底层公社农民和农民工的做派,曾经的计划经济基本成了权贵特权的花园,所以中共得益于唯物主义对物理学应用还算合格(物理学理论是白痴哦)经济也是白痴要不是米畜放水毛时代早就农民起义了。
不过,虽然毛时代以毛泽东冠名,但毛泽东并不是造成一切的元凶,至多他只需要负一半责任,毛时代对公社农民的压榨,追责要追到那些城市居民和共产党权贵,而毛泽东,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在鼓动群众斗权贵和官僚,为他那个虚幻的亦或是共产主义亦或是天下大同的梦,但是最终他的斗争就像热战争一样死了大量的人口,最后还什么也没能实现,这是毛泽东时代的一切中毛要负的另一半责任。毛泽东时代一直是个混乱的时代,权贵和底层的斗争从来也没有停止过,但改开以后,权贵,也就是那些早期共产党领袖,骨干和他们的后代,他们赢了,中国从此不再有人敢撼动权贵,八九六四之时,宛若平民之花永远凋谢。
至于中国后续的民主运动,在我看来从来都没有切中过民主的本质,只是在空喊口号。民主的本质,在于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利益摆在桌子上,让大家决策的时候尽可能考虑每个人的利益,这就是民主的本质,同时引入多数人原则避免波兰贵族民主试图保全每个贵族权益最后没能度过难关的窘迫状况,添加了壮士断腕机制,壮士断腕的情况下,国家的情况自然是十分严峻,像美国从来也没有壮士断腕的时刻,机械化大农场,西部油田能源供应,资源充足,能够容下大量细化的社区自由发展,不需要断腕解决危机,或许南北战争是唯一的一次,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中国则不同在于,长期的生育观念生育了过多中国土地难以承载的人口,这是时刻都有的危机,这也是毛泽东的过错,他简单地以为人多力量大,但人多吃粮也多,如果是民主社会需要的社区细化也多,土地很显然无法承载,最终只能迫使大部分底层让出利益给政治力量强大的权贵,最终形成不民主的社会。
中国当前的人口下滑趋势是世界赐予的机遇,至少能够让大部分丘陵山区没必要种粮,然后抓紧提高人口素质,让人均资源分配(我讨厌人均收入这个数据,因为金融的影响使它失真,我更愿意用人均资源分配的数据甚至计划经济的数据)增加,人均资源产出也增加,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容纳多元社区的发展,从而促使产业甚至科学学科的细化。
根据以上信息,民主化最好从年轻人身上着手,启蒙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并寻找适合自己的知识和生活习惯(不同知识的人生活习惯也会不同)这样人的能动性会增强,生产力提高,同时因为中共的负面影响他们会更讨厌中共,断人财如杀人,要知道几乎每一个在steam上发独立游戏的中国游戏制作工作者都会天然讨厌中国共产党,因为他们拿不到版号,至少我认为中国游戏的未来在于那些steam上发游戏,敢于和国外游戏竞争的人身上。第二步,既然已经形成这些在中共大一统环境下处于大一统边缘的小圈子,就可以秘密连结他们,这是锻炼我们民主执政能力的时候,边缘之人,由于资源不足,天然仇恨分配资源的共产党,大一统社会就像一个多环圆,核心是习包子,接着一环二环三环,最外层是最被忽视的人群,这些人群数量最多,但分化也最多,不过民主的优势就是社区细化,借着为他们建立小圈子社区的趋势告诉他们民主将让他们能在政治分配上发言并得到更多资源,他们自然会趋向民主,各位反贼通过锻炼民主执政能力也能得到他们的信任,但现在不要揭竿而起,你要先吃下所有外圈,接着渗透内圈,一般来说,中间圈是投机派,这时可以停止渗透,因为内圈面积天然少于外圈,投机派只能用利益拉拢,中共如今在收缩内圈权力,清洗平民派官员,这导致有时候你甚至能得到一些平民派官员的支持,这时正是改变他们思维的时候,从君臣思维到民主思维。
最后,我们要让民主执政能力和体系保持继承和持续锻炼,充分调动我们麾下每一个社区的能力,逐渐让他们参与决策并回以利益,让他们能够生存,虽然危难之时我们可能会因为多数人原则牺牲一些社区保住民主执政体系的存活,但是只要人在,社区就能再次建立,我们最终会再回来,这时我们会补以更多补贴以奖励这些人的战斗。
注意利益分配,这很重要,没人能在没有利益的时候生存下去,不能不切实际教条主义。
这个时候,就算中共倒台,也不会发生倒后乱世,因为民主执政体系已经建立,我们将迅速填补空白。
A1:不学,不提 初中历史老师在课上提过,当时正值64敏感期,她在课上讲到胡萝卜和萝卜在谷歌上搜索得到的结果,然后提到他们的教师群有人说要去香港看游行,然后就被请喝茶了,课上说让我们自己回去查。上了大学,就在19年,由于在学校的学生机构,跟团委,学工部老师接触较多。64附近,老师居然让我们监控一下身边的同学,看有没有什么反动的情况,(我当时心想,沃日,这他妈都可以??)可是好奇的我又忍不住想看看这群老师有什么反应,就p了张图,假装是学生的朋友圈给他们看,探探口风,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可能刚开始这群学生是合理游行,可是发展到后面,我们都知道这完全就是胡闹,是暴乱。我们现在都避而不谈这些事情,你们千万不要跟其他同学说,要有政治觉悟。关于64的,以上。
A2:初中玩过一款游戏叫做魔兽世界,台湾设有服务器,是和内地不同区域的,国服是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存在,不与世界服务器相连,收费方式不同。当时魔兽世界处于版本1,但是国外都出2了,国内还是版本1,原因是版本2在中国文化部,版署相关部门来回审核,认为其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还是钱不到位+🧠可能真的有问题),后来一波三折终于上线了,但也惨遭和谐。那个年代网上言论还算自由,但是饭否,推特,脸书已经接连被墙。国服魔兽世界玩家还制作了一个视频:看你妹之网瘾战争 来讽刺时事,吐槽游戏。至于被墙这个事情,我身边绝大多数人是知道并且感到厌恶。很多人都说现在国内言论太粉红,殊不知说出的话都被和谐了,我当时以为网瘾战争反映的已经很可怕,没想到那已经是“巅峰”
A3:假新闻,官媒的新闻除了放假通知一律当放屁,地方新闻会看,有关民生的还是真实的,可信度80%。很多新闻里,恶臭刁民和黑恶官霸各占50%,导致国内任何途径的信息真假难辨,社会信用体系几乎崩溃。同时我也不认为墙外的都是实话,共党可以这样做,别人一样可以这样做。抱着,人有人讲,我有我看法对待所有新闻,自己思考更重要。
A4:法轮功,没了解过,国内宣传得让人觉得这个东西很匪夷所思,身边没有信这个的,见到网上大多法轮功教徒?? 比较极端。
集中营这个东西真没听过,但是在我初中的时候,我所在的城市有出现新疆人砍人事件,亲身经历,看着几个拿着刀的新疆人追着警察跑,警察拿着枪很狼狈,新疆人的姿势跟cs里面的一模一样,至今难忘。国内民众对伊斯兰教徒普遍差评,原因是清真,而且政府似乎有所偏袒,美团事件。至于宗教信仰,我婆婆是佛教徒,家里有尊大佛。阅历浅薄,还未曾亲身经历有关宗教的问题。民主人权的话,有的,肯定有。民主嘛,我们是民,共党是主。人权嘛,看运气吧,运气好就有,运气不好,就要被专政了。自由,如果有的话就不会有我这一番话了
大陆00后。
我是在医院头一次听说了64的。
当时就震惊了。
因为那个时候社会风气都是夸邓小平贬低毛泽东(当然,官媒不会明面说)
我当时就想,哪怕打折他们的腿也比杀人强啊。

后来,我也像今天的小粉红一样尝试寻找示威学生的污点,比如抢枪之类的,来安慰自己。
其实到后来,我毕竟不喜欢自欺欺人,后来这两年一直寻求翻墙的方法,然后第一次翻墙就搜了天安门事件。


大陆新生代很少知道64的。
成年人可能多少知道一些,不过那时候消息闭塞,都以为真的发生了动乱。
后来江胡时代,这些负面的书籍官方都睁只眼闭只眼允许盗版流行于市面上的。
包括蒋介石传记啊之类的。
当时我想,既然还能得到批判的消息,哪怕不是明面上,最终还是会变好的。

结果现在包子天天开倒车,连政治隐喻都禁评了,搞得现在不分派别,一致把枪口对准猪头。

我本人自认为是不同于列宁政党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我本人认真研究过,不是被洗脑的。

我认为,大陆和台湾的命运和大陆政治改革的命运分不开。
学习美国,建立宪政&联邦国家,台湾与大陆统一与否,也没那么重要了。

一国两制我觉得有可取之处。
但现在的局面之所以出现,我认为没有宪法一类的文件限制各方。
导致天生缺乏契约精神和法制精神的执政党各种作死。


最后,如果您看完了我的回复,麻烦点评一下呗!
谢谢!
忧国少女 不想当反贼,我就想当个人,可以和别人随意说话
我只来回答一下“对64”的看法这个问题吧。
我忘了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64,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有一年网上流传一种说法,打出8964,网站会和谐成****,后来又通过外网搜到64事件。我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受,只是对网站的和谐感觉到失望。为什么要屏蔽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
后来断断续续又看到了更多相关视频,乃至于之前在狱中死亡的刘晓波,也与64有着一些关系。我越来越觉得,其实我们一直生活在64的阴影下。因为政府不允许我们了解64,一个谎言后套着更大的谎言,这让我们永远禁锢在过去……不肯反思,不肯与我们的过去和解,这让我们变成了没有历史的人。什么时候能让被遗忘的历史重见天日?我觉得,只有这个词不再被变成****的那一天,我们才真正达成与过去的和解,过去的亡灵才能够安息。
一野篤穿中共G點 𨳒閪𨶙𨳊𨳍
04年的時候網絡環境還可以,調調瀏覽器就可以翻牆了。本地論壇裡時不時有人拋出64的血腥照片,真的非常血腥。那時雖然還小,但是稍微了解一下之後,中共真的把我噁心到了。

當學生的時候,初中的語文老師稍微提到過64,後來她的結論是,如果不鎮壓,中國就像蘇聯那樣解體⋯⋯在學生中的反響也不大,畢竟那個年紀都在泡女生、玩遊戲、上黃網、打飛機。

最厲害的是高中的生物老師,每節課都有一半的時間嗆共產黨、講《聖經》,最牛逼的一句是“如果美國打過來我來帶路”“殖民是好事情,我願意被殖民,上海30年代的國際地位絕對比現在高不知道多少倍”等等金句,講到他專業的生物知識倒是非常不耐煩,第一節課就講學生物就要先學《聖經》,lol,回想起來這位真是對得起 老師 這兩個字。

帶來的結果是每個班基本都有三四個公開反骨嗆共產黨的,上政治課、歷史課時不時會跳出來問64是怎麼回事。雖然高考前要求嚴格,為了好成績,但是高考完,大多數老師的共識是,不管考得多好,有條件出國應該出國,後來有30%的同學出國了,在國內的也有不少準備移民,入黨的、進體制內的非常少。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历史课本肯定不会有,政府也不会提。但是初中和高中历史老师都有在上课时关门一脸严肃的跟我们讲过。高中和大学时学生之间还会邮箱U盘传六四纪录片,我在的城市去hk方便所以还有不少同学去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的。大学还有个传闻是纪念六四的雕像,当然只是学生之间流传的校园传说,曾经看到有熟人六四当天去雕像那里拍个照。

但是出国后发现大陆同学谈到这件事普遍都认为是学生受西方国家引导搞事,当年学生领袖吃人血馒头自己逃了在国外混的好一类的。我也不知道现在国内是不是普遍都是这个论调…我是90后,也不知道00后现在什么情况

微博上关键词被禁,所以你想发只能发电螂臂挡车坦克一类调侃暗示的词。早期只是六四前后两三天监管很严,后来发展到海外不能发图片,到现在海外IP直接将近一周发不了微博。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茉莉花革命和一些工人运动不知道算不算,现在网络监管和闭锁导致大陆集体民族主义化,加上hk这件事的媒体宣传,这种气氛是不可能再有民主运动了。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一开始还有很多人反对,毕竟涉及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现在温水煮青蛙已经没什么大声音了。想看的人会自己翻墙,但是大部分是不会因为兴趣爱好翻墙的,毕竟有其它可以替代的关注事物。

关于翻墙最普遍论调是国民大部分没有主见,墙外有害信息太多也没什么好看的,社交账号都主动推送反共和法轮功等有害信息。觉得维稳大于自由,设墙也有助于国内互联网企业发展。个人觉得香港这件事促使了国内更加认同这个观点。
ichliebemachi 香港90後
香港的也來亂入回應一下。

在反送中浪潮之前,香港年輕一代(特別是00後)對於六四是愈來愈不關注,認為中國的事 = 鄰國事務,與其關注六四 (而大部分中國人也不領情),那倒不如多關心香港的本土政治。

另一方面,香港六四燭光晚會是由支聯會主辦的,支聯會一直被視為「大中華膠」,指一群認為「只有中國民主了,才能帶動香港民主」的人,大多是老民主派。香港年輕世代認為這群人不合時宜,不想將香港民主與幾乎無望的中國民主綑綁在一起。因此,也有部分年輕世代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另搞活動悼念六四,杯葛支聯會的燭光晚會。

我自己是90後,很關注六四,雖然不一定會每年去燭光晚會,但都會看關於六四議題的書或時事節目。

不過,現在隨著反送中浪潮,我覺得年輕港人可能會在今年舉辦一個大型六四集會,連結反中共、六四等議題。所以今年港人會怎樣討論六四,是蠻難推測的。

最後,台灣加油,不要讓韓國魚當選呀!!!!
绝大部分人应该都不会知道的。不过90年代,在北京,还是能听到亲戚朋友提的,上课的时候有的老师也喜欢提,不过基本都是自己的记忆,很少有学术性的讨论分析。现在想想那个时代还是挺自由的。

另外就是网上有各种解读,我估计也有夸大的成分,但很多香港蓝丝喜欢引用的什么“六四是西方谎言”的资料的确站不住脚。要想否定这件事的存在请先去问问北京市民。这就好像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是编造出来的,只有亲历过的幸存者才能告诉你真相。而很多人认为北京大屠杀也是编造的,那么请你们去问问当年亲历过的北京市民,尤其是那些看见过大楼上的弹孔,那些出去串个门就莫名其妙被子弹击中的老百姓的家人再说吧。

有一个网站 http://www.64wiki.com/info/pplist.php?cat=15
上面有一些幸存者的名录。我不是特意搜的,是有一次听到了一个学长的故事去搜他的名字才找到的。所以这个网站应该有可信度。
愤怒的小鸡 外星生物
关于六四:中学历史上压根不提、严格来说中国中学历史建国以后的部分非常简略、大多是一些套话、给人一种「自从建国以后就没什么大事」的感觉。
多数人不熟悉六四、不仅是年轻人、我父母也不熟悉、这件事对非亲历者大多只出现在新闻和报纸上。所以也没什么人提、主要以官方定性为主、官方的解释一般也很简短、一般就一句「1989年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骚乱(定性词忘了、反正不是好词)……」、毕竟TG并不想让人知道、我只能主动搜索、所以我对此的了解没多数墙外的人多。
删除微博关键字等司空见惯、而且政府其实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要不提哪个、全凭不定期的政治运动和行政部门的命令、他们应该是故意的、因为在这种「不确定」下、各大网站为了避免受到约谈整改、大大加严了敏感词的范围、按古话说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几乎所有和政治以及性有关的词汇都是敏感词。比如昨天我看外网有人提到人们还做视频怀念胡温时代、然后就去bilibili查、结果发现「胡锦涛」这个关键字搜出来的是零结果。
态度上、据我已知看到的人里、这种审查制度是非常不得人心的、因为它和所有人的说话直接相关、而且有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为封杀政治相关词汇辩护的人、比为封杀色请词语和脏话辩护的人还多。前者一般的理由是:许多外国势力借机操纵舆论威胁TG统治、而大多数民众的判断力不够、容易造成社会动荡。而很少有人说应该封杀色情脏话词汇。
法轮功和新疆集中营了解不多、但个人对法轮功印象比较负面、因为有些地方教徒会骚扰人。
宗教自由程度我很难说、个人认为中国的宗教自由应该比多数宗教极端、单一分布的国家程度高、一是多数中国人本来不信教、没有排斥异教的习惯、二是法律规定「有信什么宗教的自由、以及不信宗教的自由」;但个人认为也不能过分高估、首先党员时明令不许信教的、前几天好像有个地方官(官衔还不小)因为去麦加朝觐被开除党籍了;其次、除了几个国际承认的主流宗教、比如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藏传佛教等、民间新立的宗教很容易被打成邪教、比如之前说的法轮功、记得还有一个「全能神」吧、不过我印象里那种邪教对普通人弊大于利、但该不该用封杀这种极端手段值得考虑;第三、由于无神论的历史教育、很多知识分子对宗教持负面态度、认为信教是缺乏理性思维的表现、社会本身对宽泛上的「教徒」有一些歧视态度。
至于对政治的态度、其实多数中国大陆人对政治没什么热情、而且你谈及政治话题的时候、如果符合官方定调、对方一般会敷衍几句、如果不符合官方定调、对方会想尽量把话题岔开。
选择蓝色 江城瘟疫起 端午除恶习
你好,去年的帖了,有缘看到就回答一些
关于六四,我们的历史书里是没有的,但是我们这一代人隐约还是知道。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六四被称为反革命暴乱,后来称之为学潮。有一位老师跟我们说过他六四时躲在北京的下水道里,但是基本我们都没有触动,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作为墙内的碎静们,这件事好像并没有什么了解的必要。甚至直到现在我经常翻墙看品葱youtobe,但还是没有把六四这件事完全搞明白。
 
关于新疆,墙内在国外爆出再教育营前我和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仅仅知道那几次火车站杀人事件后国家加强了新疆的管控。新疆人不再出现在我们内陆城市了。偶尔听说新疆没有4g网络,觉得比较诧异。

关于新闻,事实上墙内很多人根本就不看各大门户网站更不用说电视了。我们想了解新闻一般通过自媒体,默认官方新闻是宣传工具没有看的兴趣。

说来好笑,让我想要翻墙想了解真相不再满足于当个岁静,恰恰就是因为包子这几年越来越严格的舆论管控和他的倒行逆施。然后发现之前自己完全不会关心任何政治问题,但是现在发现自己以前看不懂,想不通,自相矛盾的事物,到最后都是政治。执政党蒙上我们的眼睛,堵上我们的耳朵,凝固我们的思想,让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却懵懂无知的当一辈子韭菜。可是我也发现他们的手忙脚乱,堵住这里那里又漏出来。毕竟互联网的信息量非常的大,尽管现在墙越来越高,但我觉得共产党尤其是包子总想当螳臂挡车的那只螳螂,也许他们可以阻挠很久,但是想扭转整个历史的大趋势还是很难。就连朝鲜现在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人人洗脑。何况大陆有十四亿人口。

最后,我们很多大陆人对台湾并无恶感。虽然当局一天天在电视里放一些台湾政坛乱像。但就像一些老年人所说,你们一天到晚的说蔡英文不好,为什么到最后台湾人还是选她当总统呢?更何况,当大陆总体来说还比较贫穷的年代,看的台湾电视剧里人们已经生活的蛮富裕了。也许有电视夸张的成分,但是反正大家只是被洗脑,却又不是真的傻,老话说的好,真的假不了,假的也最终真不了吧。
Mimiru 早稲田大学修士在读
本人大学时期曾就读于某985,讲到毛概世界政治经济时候提到了六四事件(以阿拉伯之春为反例),中华民国与台湾的问题,都是很直接的提及。很清楚那个晚上回寝室把youtube上关于六四那个纪录片推荐给室友看。大陆一直宣称消息封锁是保护知识与价值不成熟的底层。事实上对一些优秀的人还是教授相对客观的东西。
关于网络封锁,其实在我的大学时候,校园网带ipv6,机房可以直连google,外网是上不了的。
不同与台湾百花齐放的新闻媒体,大陆基本就是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几大权威报纸,把它们塑造成不容得一点舆论闪失的存在树立权威,新闻报纸是国家政党意识形态的体现,多党制势必要带来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在现实上是多种新闻媒体的竞争,就如台湾的蓝台绿台。不断的意识形态斗争x14亿也是有开销的。
人权方面,美国等倡导天赋人权生而平等,大陆主张是具体人权,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人权。
关于选举权我在大学赶上了十九大,也选了人大代表,选民证也有所保留,但是我不知道我选的那两个人是谁干什么有什么关系他们的主张我都不知道,就被代表了。中国有14亿人口,直选总统在数量上显然是不现实了,所以选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类似于台湾的国民大会,但是这样会造成选举层级不透明的情况发生。
我不曾经历过法轮功那个年代,但是据父母辈描述当时法轮功已经全国盛行,社会上大部分人每天沉迷练功毕竟是不利于发展的。
综上,国内最大问题是国民素质提升不上,所以不敢开报禁,宗教也会对教育造成影响。而不开放报禁国民就犹如被父母味大的孩子,丧失了品尝味道的能力,也是不良的体现。有一些来自民间的不一样的声音是很重要的,对于培养辨识能力。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
——不学,老师回避,怕说错。

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党中央粉碎了帝国主义和平演变,带领全国人民坚定守护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平均每天都有上百起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取决于个人立场。有很多人,自己就是个被赶出群租屋的低端人口,却整天幻想着当皇帝治国理政,他们说言论管制有利于社会稳定;有的人不适应网络言论自由环境,说如果不管的话什么什么话都能说,社会就会乱,有的人就会受到伤害。
中国人就是要管的,最好是圈起来,享受中国特色的自由平等公正法制之类的,放出来也是害人,只会污染别人好好的网络社区。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你可以搜,国家会确保你能搜到的都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统一发布的通稿。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你无从知道真相,所有媒体都只有新华社通稿,如何判断报纸新闻真实性有多少?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 不关心。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存在的,就像持枪权,杀人权,中国也存在的;你没有这些权,是你自己的原因。为什么不好好投胎,生在有权有势的家庭呢?
墙内新人回答一下:因為一直墻內,這幾天武漢報道太魔幻了才翻墻出來看看,發現很多大家在說的東西我都不清楚,甚至完全無聽說,可以想象信息封鎖到何總程度。
1.六四事件我周圍無人聽說。這兩天零零碎碎的看,還算有一個大概了解(很淺那種)
2.新疆事件。這個我有聽說,不過墻內就是說暴亂,然後武力鎮壓,就沒有信息了,我之前也不是軍事迷,所以也沒繼續關注,現在看來好像事情沒那麼簡單??
3.另不知道你們對“青年大學習”(好像是叫這個?)團課有什麼了解?這個好像在近兩年席捲了各大高校,還帶排名?
4.我甚至不知道憲法修改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改的,也不知道改了什麼內容??甚至搜不到墻內改憲相關信息?搜出來都是國外的??這太魔幻了!!
5.希望各位匆友有相關信息多多科普新人!!拜託了!!墻內現在沒啥搜的出的東西了!!
64事件我当时读书时 书中更本就没提过 (后来经网友发了某文件开始知道的 也是我关心政治的起点)
现在可以说审查可以说是变态的,在墙内有几个平台我评论被禁言封号了,所以现在转国外网站了
关于中国所纸的可信度 引用网友的调侃吧 95%是假的 那5%是什么 是时间日期 那才是真的。独裁政权基本上要靠谎言的,这个可以想像出来。
法轮功过去有一段时间了,关心的人貌似不太多了。新疆那的关心的也不多,二八原理,大部分是麻木的。

其实我对台湾也是挺感兴趣的,比如民生方面 老百姓平时住院 看病 一般花多少钱,台湾人的收入,台湾的物价等
大洗文字浴 韭菜有了思考能力,是植物界的成功
六四根本不存在于历史课本上,有良心的老师会给你一笔带过一下,不会深讲,我们历史老师是个例外,整节课一半时间在骂共产党(不过当年我是小粉红有点反感)。
这次屠杀,在官史上寥寥几百字,大概意思是学生在国外反华势力操纵下,有组织有预谋的反党反政府活动,名曰89年春夏之交的风波。
六四之前几年有个八六运动,规模发展也很快,六四之后都是零星的民主运动,再也没有当年的规模了,按赤匪的话说,游行集会,都要报备,问题谁拉横幅骂你反你,还先和你打招呼🙋‍♂️呢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台灣朋友,

我在大陸讀書的時候,課本裏面是沒有講64的。但是,我一直知道是有這件事情的。我家裡人有講過。高中的時候,講到近代史。我當時非常有良知的老師,特別花了時間跟我們口述這段歷史。現在想起來,我才知道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我希望這位老師現在繼續安好。

所以我一直認為,就算他們不給把這段歷史寫出來。人們還是可以私下口口相傳的。
BernieSanders Bэяиiэ Sдиdэяs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也不只是台湾,全世界都这样了……
我来说一下吧,纯当讨论。
1.六四的事情,其实书本上提到的很少,这个很正常,其他国家的书籍也不会提一些他们不想提到的问题。  
  但是你想要了解,可以通过以下几个途径 ,父辈口中的描述、课后询问老师以及网站信息(还是有一些保留)
2.新僵事件,暂时不好多说,其实我们都主要是看,并不会太过于关注,毕竟生活还要奔波。
3.网络情况,怎么说呢,目前国内很多能够上互联网的人,大部分都知道VPN,不过上的人很少,但是并不代表不会上。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限制,付点钱就能上了。
4.新闻这个事情,emmmm怎么说,看自己吧,毕竟这些报纸我都已经很少看了,现在国内网络算不错,信息流通也快,很多时候需要自己去辩证思考。
   
wishXiLongLive 拥护习大大 谁反对他我跟谁急
1:初中历史书上好像不提

高中历史书上会一行带过----1989年夏季我国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政治风波

2:背地里很多人都不爽焚化部这些部门,哪怕是深红。

3:报纸/电视新闻造假也不是第一回了,共惨党传统艺能

4:基本上没人知道这些,基本不关心

5:有多少言论自由balabala这些得看上头愿意给你多少
InspectorBen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想请问中国是如何学习六四事件,学校历史会学习吗?,而政府是如何解释这件事?

-没有
-没有
-没有

(contex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dc-m5hTRpk )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欢迎台湾朋友参与讨论。我一条条回复。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没有学习,中学的历史书里面只有一句话“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了严重的政治风波”,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痕迹。有良心的历史教师会具体讲六四,但绝大部分教师都不敢讲,害怕被学生举报。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网友其实都能意识得到,中共有一套严密的审查系统。网友也有很多抱怨和反感,但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反对行动,除了逆来顺受没有别的办法。意识形态控制、思想审查是中共掌权的支柱,中共甚至不允许讨论这个事情,更不容有任何挑战。但这一套系统形成很久,防火墙已经立起来10多年了,有一代人已经完全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存在了,在各种娱乐方式的麻痹之下,很多人对外面的世界、对言论自由,已经没有了兴趣。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当下的中国已经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新闻了,只有政治宣传。所有的新闻报道,或多或少都隐瞒了事实,或者模糊焦点,又或者插入了政府的意志。曾经中国有一段时间新闻较自由,记者爆出了很多社会丑闻,引起广泛关注。但近几年随着言论自由收紧,报社被清洗,记者被迫害,已经进入了万马齐喑的状态。只有与政治无关,对中共完全无害的新闻才有真实性,比如小猫掉进水坑、明天天气很热之类的。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法轮功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了,很多记录都已经灭失了,关心的人也越来越少。
新疆的问题,普遍不关心,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什么传言。前几年大陆发生了几起恐怖袭击,民间对强力反恐持支持态度。
信教的人其实不少,基督教、伊斯兰教发展很迅速。但宗教自由必须在中共的严密监视下行事,只能去官方举办的教会,不能牵涉政治,一旦违反就会有严重的后果(被捕)。
言论自由,几乎没有吧我觉得。

很抱歉問題長且細碎,台灣普遍年輕人不在乎政治,我也是為了同婚公投才開始關心,也發現在就學期間受到了很不公正的教育。
許多歷史被埋藏在深處,包括228事件,國民黨的許多惡為,我知道了我生活的民主自由這條路是許多前人用血淚換來的。


有趣的是,六四事件在历史教材里面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历史书里居然也提到了228事件(也是一句话),作为批判国民党的论据,当然目的是为了证明中共内战的合法性。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这个论坛上居然还有台湾朋友,真是幸会,真的很感谢你们台湾,在华语圈的政治结构调整走在先锋,我的民主启蒙思想很大程度就来自于龙应台的野火集,从那里面也得知和了解了228,美丽岛之类的台湾民主运动,真的很感谢台湾诸位为华语圈的政治启蒙做出的贡献。至于您的问题,上面已经有很多人回答过了,都很有参考价值。
其实,我们关心政治,都是出于我们所受到的教育。没有人出生就是反对国家,反对政党,反对政府统治的,但是我们因为希望这个政府有所改进,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有进步,所以我们才开始关心政治,开始有期待,有失望。但是大陆的政府,其实就像戒严时代的国民党治下的台湾,是不允许舆论产生反对他的声音。而且近年来对异议的容忍度越来越低,censorship的敏感程度越来越高,这让我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出于无奈,我们只能选择更关注政治。其实真的是出于无奈。
现代社会政治,公民是有社会责任参与选举和投票,但是,说到底,其实如果统治合乎民心,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都不会被政治高压线电到,我们是不必关心政治的,其实我真的觉得你们台湾现在的年轻人很幸福,因为不必再投入精力考虑政治的问题,我们关心政治,其实真的是迫于无奈,我们若不关心政治,政治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们没办法自由地讲反对意见,自由地发表看法,甚至宗教信仰和结社自由都不存在,切实经历:宗教活动地下化,中共不允许合法注册宗教团体,逼所有信教人士在他自己划定的教会内活动。结社自由更是没有,大学社团甚至都禁止招新。面临诸多种种不便,我们若不承担这份关心政治的责任,难道交给我们下一代嘛?其实我真切希望,我们下一代可以不必再关心政治,或者自由地发表政治看法而不必担心被拘捕,被禁封。
顺便,也向对岸的华人同胞致以问候,希望华语社区可以更多走向现代社会,更包容不同的思想。
广场青年 千悔万恨方自醒,只怨我非前线人。
台湾的朋友你好,感谢你抽空上来和我们交流,关于你的问题我分步来解答:

1.关于“六四”在大陆学习的问题,绝大多数学校课本根本不会提,据我所了解,唯一提到“六四”皮毛相关的历史书也是统一口径这么描述:“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一场政治风波”,党国政府对六四定性为由境外势力和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所煽动的一场颠覆政府的动乱(426社论)。关于镇压百姓,他们说是平定暴乱时的伤亡,压根没有提是军人先开枪从而引发群众反抗升级成暴力。六四过去30年间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不少,一年约有10万起上下的群体运动,但严格意义上都不算大范围的民主运动,而是各自独立的维权运动,大方面就只有08宪章。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这么评价的:“大天安门没了,但是中国每年各式各样的小天安门事件层出不穷”。 

2.除了五毛和自干五,基本上接触正常互联网的网民都会痛恨网络防火墙和审查,但是现在也已经趋于麻木的状态,因为没有反抗手段。

3.中国只要是涉及中共敏感利益的消息90%以上都是假新闻或是扭曲原意的宣传。除了娱乐、科技、天气以及最普通不过的日常生活新闻,政治、社会以及现在最近新加进敏感名单的金融和财政新闻都不可信。

4.关于法轮功目前在大陆的名声很臭,就算有人同情法轮功也只是觉得不应该用国家机器来镇压,倒不是出于相信它的功能或是精神思想。法轮功的名声在刚镇压时还有不少普通的老百姓同情,自从发生了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事件,彻底毁掉了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的名声。 关于新疆集中营,其实大部分汉人对此没有太大感觉,甚至觉得幸灾乐祸,因为中国政府曾经出台了极具争议的逆向种族主义的“两少一宽”民族政策(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要尽量从宽,一胎化政策不适用于少数民族),有些头脑简单的汉人觉得取消少数民族的特权深得他意,而没有去质疑为什么当初他们没有权利去阻止中共去这么做。还有就是新疆发生的75事件和昆明火车站大规模残杀事件都是由有伊斯兰背景的少数民族犯下的(维吾尔族),这些极端事件导致汉人对维吾尔族人的同情大大下降。新疆的问题完全不同于香港,如果新疆退让了维吾尔族是真的会采取极端手段报复的民族。 
最后,新闻自由在中国基本不存在,虽然有不少良心的记者在努力,但是中共打压的巨大压力让他们近些年来处于低调状态。宗教信仰相对自由(少于30%的程度),宗教完全由政府宗教事务局管理,佛教受到影响的情况相对较小。人权在中国存在的,但是人权的状况很差还有违不违反人权的裁定权是中共定的,有些东西他认为不违反就是不违反。
song小文 90后大学生
没那么可怕吧,我觉得前面几个答案都有点夸大了。我是90后,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1,64基本不会提及,官方说法是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不过有些政治历史书里有描述,词语弱化了一些,比如把 屠杀 换成 清场。如《邓小平时代》
2,网上有审查,大家一般也不会关注是否审查,不满审查的就去外网看看呗,防火墙也没啥用,想翻的话也不是很难,官方墙的力度不是很大
3,非政治新闻大部分是真的,,政治新闻由于立场不同的原因,部分人觉得不客观,也是事实。我一般墙里墙外的新闻都会看看。
4,法轮功我去他们网站上看过,感觉太假了

唉,从目前的形式看来,小平爷爷那一代人对祖国统一的夙愿,到现在这么多年,看来仍然是遥遥无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看到不:(

还有一点,不知道台湾同胞对祖国统一这件事怎么看的?不说谁统治谁的问题,从感情上来讲,你们是否希望统一?还是希望台湾独立?不知道我这么说是否恰当,希望不会引起反感。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的呢?我是1995年生人,我念高中的年代,歷史書上對於那件事只提過一句話“發生于989年春夏之交的動蕩”,甚至連六四事件這個名字都沒有提過,學校老師也不會講,考試更不可能考(其實我覺得這反而激起了學生的好奇心。你知道,老師越是不想講的東西,學生就越感興趣)。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情的呢?政府認爲他們是“暴徒”,政府的鎮壓軍隊保持了高度的“剋制”(我知道這很扯淡)。
六四過去三十年之後是否還有其它民主運動? 要看你怎麽定義,如果是為了維護基本的生存權利,這種上街遊行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起,數都數不過來,只是國内新聞不會報導,所以大家感覺社會一片安寧的樣子。就比如今年武漢要建某個工廠,不過因爲它極其破壞環境,遭到居民上街抗議。結果呢?不了了之咯。還有前幾年的成都市民戴口罩到天府廣場抗議霧霾嚴重,也被警察帶走了。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首先刪除微博,屏蔽關鍵字,我很反感。說句老生常談的話,這嚴重侵犯了公民的言論自由。對了,我們是居民,不是公民。這也就是我爲什麽這麽想移民到國外:我也想為中國人民爭取基本的人權,奈何共匪有槍啊。
對於翻牆,其實這是一個灰色地帶。政府說你違法你就違法,政府說你合法你就合法。今年就因爲有人翻牆被抓進去了,罰款幾千元,理由是“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爲什麽“說你合法你就合法”呢?因爲墻之所以可以翻,是因為政府有意無意地留了一個口子。如果中國所有人都無法翻牆,那外企還怎麽做生意呢?出口商還怎麽做生意呢?其次,政府讓你有機會翻牆,是因為他覺得你已經“被洗腦成功”了,接下來,你只需要翻到墻外面,看看西方媒體的“醜惡嘴臉”,你就會心甘情願地維護共產黨。(這的確很荒唐,不過政府對學生從小到大的教育就是“西方媒體和政府反華”,“西方組織煽動顛覆”,“西方媒體報假新聞”,所以那些人翻到墻外一看,他們在反共=他們在反華,果然還是政府英明,早就看透了他們的醜惡嘴臉)。
最後,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我如何看待?當然是反對咯。現在什麽媒介不被中共審查?要反對的我看不止是出版業哦。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你覺得真實性有多少呢?就拿這次反送中來説,拿一張幾年前的照片說成是警察手指被咬掉,然後各大媒體紛紛轉發,然後網友紛紛指責香港“暴徒”;說被警察射瞎眼的游行者是被自己人弄瞎的。這些例子一抓一大把。不說現在,就說以前。卡扎菲倒臺那段時間,中央電視臺把人家遊行民衆反對卡扎菲的標語翻譯成支持卡扎菲,欺負中國人看不懂英文是嗎?再遠一點,非典的時候,有多少家中共媒體信誓旦旦保證沒有事?
媒體確實喜歡預設立場傳遞片面信息,這是每個媒體的通病,然而我們要做的是努力讓各種媒體都得以發聲,讓不同的聲音,從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政治立場傳達出來,這才是一個理想的媒體市場。任何人都不能保證他傳遞的訊息是公正無誤的,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保證大衆能接受到不同的訊息來源,把辨別真僞的權力交給民衆,所謂“真理不辨不明”就是這個道理。然而中共做了什麽?“你只准報導對中共有利的消息”,僅此而已。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首先說法輪功。其實很多中國人想不到的是,誕生于上世紀90年代的法輪功,在其發跡之初曾經受到許多人民群衆的追捧,甚至許多政府官員也是其信徒(這與那時候的氣功熱有關)。根據中共的估計,在1999年以前曾經有7000万至上億的人為法輪功信徒。但是在法輪功壯大后,它開始不願意接受中共的管制,拒絕與中共建立合作関係,因此遭到中共政府的打壓。中共政府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宣稱法輪功是“邪教”,還搬出那張著名的“自焚照片”企圖宣稱法輪功教人自焚。我正式在這樣的教育下長大。我相信我周圍的人,甚至手普通的民衆,一聽到法輪功立馬就會把它跟邪教聯係在一起(他們甚至連法輪功這三個字都不敢說)。這一點我不敢苟同。
新疆集中營的事情,中國人關心嗎?“那是西方反華勢力在造謠”,“那些新疆人是接受必要的漢化教育”。
Q1.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A1. 不会。国内外反华势力的阴谋。只有零星的、小规模的运动,例如维权律师和意见领袖的活动。

Q2.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A2. 有意见的不愿多谈,粉红言论大行其道。

Q3.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A3. 中国没有新闻,只有宣传。从新闻学的角度看没有真实性,但从情报学的角度可以得到很多信息。

Q4.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A4. 大部分中国人既不知道也不关心。中国没有自由,没有人权。
说说本人经历吧,85后,一线城市,中产家庭。
1、关于六四,只是有小时候的依稀记忆,具体啥事从来不知道,也没人提过,大学毕业出国后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媳妇90后,对六四完全没听说过,当听我提起这事儿时是一脸完全无法相信的表情。顺带说一下,不仅六四,连台湾二二八等一系列民主事件也从来没有提过。
2、关于言论审查,网络上基本算是无处不在,在微信抱怨一句转天都有可能警察上门,致于“自己的想法”,从来都是“我不敢同意自己的想法”
3、关于假新闻,报刊杂志基本上拿来做包装纸或者擦玻璃垫屁股之类的,最多也就当笑话看,致于可信度一般来说还比不上微信公众号。
4、关于法轮功或新疆,法轮功本身的传销味道太浓,没太在意过,不过街边的电线杆子上倒是常会出现大法好的广告;家里有亲戚在新疆,据他说集中营确实存在,而且有些情况比外媒报道的更为严重。
以上。
六四问题见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637

补充一下,普通年轻人根本不知道六四或不知道详情。大概十年前或十五年前,成都商报六四那天刊出中缝广告,向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为什么可以刊出?不是编辑勇敢,而是编辑根本没听说过六四是什么。

文网日严。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收紧了一次,03年以后持续收紧,但是最近十年收紧的速度,让人已经难以忍受。09年夏天以前,youtube,twitter还是可以直接访问的,现在想都不敢想。十年前还有很多优质的纸媒,今天已经没有什么人能写出像样的报道来了。

法轮功已经被大家遗忘。现在想来,江泽民除了这一件事,简直是难得的明君。

新疆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相信的人更少。但是关心这些事的人多少还是知道点儿的。
包包万寿无疆 墙国研究生
学校历史课和政治课都不会教,但会有老师在课上主动提及,以我的年纪来说父辈和老师们很多都亲历过64,我发小的父亲当时就在天安门广场上。但是长辈对待64的态度因人而异,千差万别。
中共自己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史纲》上对64整个过程有详细的介绍,作为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及党员的学习材料,内容上完全是以中共的视角描述的,即赵紫阳犯了右倾错误,爱国学生被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利用云云。相当片面,对普通人了解这一事件没有很大帮助。
shengtun 此号已经被踩到不能发言,弃号。
仅回答关于法轮功与新疆。

关于法轮功,我个人是佛教道教的爱好者,所以我讨厌法轮功,法轮功就是抄袭了一大堆佛教道教内容(所以它有很多内容看上去还不错,因为都是抄袭佛道的),然后夹上自己的私货到处忽悠。法轮功在大陆年轻人的眼里就是“邪教”,这个是因为中共这么多年的持续宣传。现状就是,大陆基本没什么人提了,也没什么人关注。

关于新疆,因为民族矛盾,伊斯兰教教义,所以大陆很多人不喜欢穆斯林(穆斯林不吃猪肉是一个明显的冲突点),中国人是非常喜欢吃猪肉的。导致很多人就算知道新疆的事,也不会有强烈抗拒的心理,极端者拍手叫好,中立者保持沉默。

我个人都是抗拒伊斯兰教的,为什么伊斯兰教教徒的小孩还是信仰伊斯兰教???这是宗教信仰自由吗?更别说一些不适合现代社会的宗教内容了。

最近老蛮一个微博火了,关于清真食品的,详见微博搜索“数据之枭”用户。
很多国外的网友认为国内洗脑64会把他说成是正义的,你们错了,对外确实是说这是正义的,但是对内,是压根不许你提的。不管是夸还是骂,都会留下纪录,而压根不允许你提,渐渐的就会被遗忘。我同事有几个90后,在我跟他们说之前他们是压根都没听说过这件事。
对于六四,其实很多人给予了过多的关注,固然开枪看起来很吸引人,但背后的矛盾其实一直都在,也并不随六四的发生与否而改变,可能很多人不会赞同而我坚信的一个结论,六四的意义限于未来民主后的讨论,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或者说九十年代的历史,影响是有限的,六四的参与者都认为六四是一个早产儿,我们今天实在没有理由过分拔高。

先有土壤,后有树木,我想台湾人也不会天真到认为没有野百合或者野百合被镇压,李登辉先生就不会推动直选,民主的实现需要全民价值观的转变,不是单纯一部分领袖人物能转变的。

至于网络审查,我是战术悲观战略乐观的,当局可以采取两头切的办法,一方面对不至于威胁到合法性的一些负面新闻,不会过多屏蔽反而推波助澜,以此营造自己开明公正的形象,更重要的是它会使得相当多不愿意深入思考的人认为国家还是开明的,从而放弃对体制的进一步要求。

长远来看,国家无法长期保持一个让民众发表意见,让民众维持哪怕虚假的"只要我不作死就没事"的安全感,和阻止这些意见上升到质疑国家合法性的层面的平衡,肯定会引起反弹,当然这个问题在民主政体下也会存在,这里不多说
浪里白条 和平革命 推翻暴政 联省自治
Q1 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A1 书本上只字不提or只有一句话大概是“受到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影响,89年春夏之交发生了一场政治风波,党和政府采取果断措施,平息了风波”

现在基本彻底不能讨论(08年以前网上还有很多讨论,gfw温水煮青蛙现在彻底没了),更别提解释了,当年政府洗地的说法现在都要翻墙才能看。
官方说法: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4.26社论)

《紧急通告》“首都今晚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暴徒们猖狂袭击解放军指战员,抢军火、烧军车、设路障、绑架解放军官兵,妄图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死亡人数:“有241人死亡,其中:戒严部队指战员23人,地方218人。地方(含市民、学生、外地人员和暴徒)218人中,北京高校学生36人,外地人员15人。约7千多人受伤,其中:戒严部队指战员5千余人,市民约2千人。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没有打死一个人。”  



现在的发言人:今年恰逢1989年北京军事镇压30周年,中国军方如何评价这个纪念日。"首先,我要澄清一下。我不同意你使用的'压制'一词。"他说:"30年来中国改革发展稳定的进程和取得的成就,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这也是共产党现在执政合法性的最大来源 不管共产党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用这个回答“这几十年共产党领导,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 “没有共产党领导,中国就会乱,就会分裂,就没有稳定的环境发展经济,就会遂了美帝国主义的意!”) 

墙内能搜到的官方唯一资料http://www.people.com. cn/GB/shizheng/252/5301/5302/20010613/488133.html

值得一提的是六四的这套操作也基本成了共产党的SOP,对此后的群体事件,共产党基本都是用这套的:

在外国势力的阴谋下,一小撮暴徒,勾结外国势力,煽动了大量不明真相易被煽动的群众(废青),打砸抢烧无恶不作,将事件发展成了暴乱(与恐怖主义无异),企图颠覆国家政权(某地独立)(cia发动的颜色革命)(目的就是把中国搞乱,压制中国的发展)。

将事件扭曲为
爱国vs不爱国 维护国家完整vs分裂国家 理性vs被煽动 促进国家发展vs打压中国发展



其他的民主运动/维权运动/群体性事件:包括 中国民主党 08宪章 茉莉花革命 反日游行 撑粤语行动 乌坎事件 老兵维权 佳士工人维权(可惜影响很有限,尤其是民主运动主要人物基本都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 多个学校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被干烂)

以前南方系的媒体是中国的良心 现在估计也彻底赤化了(绝唱请搜索“媒体姓党,魂归大海”)


Q2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A2 知道的网友清一色是骂的(新时代有些网友是真的不知道网络被严重管控的程度了)
 你别看现在貌似那么多小粉红,大多数是控评,删评,五毛,洗脑的产物。
真的不是我们不骂,只是骂不出声。(现在说阅兵很无聊都能被拘留,你说呢)



Q3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A3 彻底假消息假新闻倒不会,但是他们可以彻底封锁他们不想让你看见的消息,对想要你看的消息加以大肆宣扬/歪曲报道。他们歪曲报道的能力应该是毫无疑问世界第一
(比如“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

但是非官方媒体可能放出彻底的假新闻在反正网民记忆只有三天

Q4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A4法轮功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坏透了 邪教组织 根本不关心什么迫害 镇压他们理所当然。

新疆集中营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我告诉了我几个长辈 他们好像不太在意 可能老一辈都被共产党整怕了 只要不整到自己头上就行。

我个人对法轮功和穆斯林的看法:遭共产党打压 但是他们自己也确实成为了社会不稳定因素 但是他们如何成为了不稳定因素 共产党的政策可能有点责任。

宗教自由:存在 只是程度问题 中国宗教(基督 天主 东正 佛 伊斯兰)都在共产党领导下 (政府登记了)而有的不愿意去政府登记(天主教地下教会) or cult不在这五个宗教之内的 就只能在地下搞 如果共产党认为会造成潜在的社会危害 就会加以干预/打压。

至于共产党对登记的宗教怎么干预:钦点了班禅转世灵童, 选定了天主教的神父。

言论自由:不要骂党国 不要反华 别的随便 像是种族歧视 性别歧视 地域歧视 都随便
 (这叫言论自由吗,哈哈哈)

人权:屁民基本没有政治权利,弱势群体必须抱团示威,“按闹分配”
同胞,你好!
很高兴能和你交流…

第一,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回答:除了历史专业,学校一律不交;(专业上只描述,不评论)…八九之后,大陆再无文人,更别提民运了!

第二,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答案:看不到…(很憋屈的表示敢怒不敢言)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答案:假新闻有,但纯粹胡编乱造基本没有(娱乐圈不算)…但是,有倾向性报道以及有选择性报道以及封锁报道那就数不胜数了,举个例子:前几年,外滩踩踏事件,轰动一时,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这个新闻可不是被封锁的,我们得中宣部厉害吧…
aggie 已停用
涉及中共统治的,一旦不利于中共的新闻都会被篡改,能看到的是假消息。

至于哪里地震了,哪里下雨了,大部分情况是真消息。其实假消息在任何国家都是有的,但是不允许别人发真消息就比较令人发指了(中共现在的策略)。
Arthur_Fleck I know. Isn’t it beautiful?
我高中出国前,屁都不知道的一件事,还对同学在64的纪念感觉莫名其妙。
我身边很多人知道新疆再教育营,不过很遗憾,大部分是支持的,认为这样有利于维护新疆社会秩序和政治稳定,打击恐怖主义。宗教自由是存在的,只要你信奉不被国家打击的宗教就好了。言论自由是存在的,但是发表一些敏感言论可能会经历删帖-被派出所约谈-被国保人员约谈-被行政拘留不等的惩戒措施。
中国内地的“非人化”教育十分成功。相当一部分人是从“国家”的角度考虑问题,并不会尊重不同意见的声音和人,更不会认为他们需要人权,甚至觉得为了“国家”的稳定可以牺牲自己的人权。
声明立场:联邦自治派,希望台湾能够以完全自治的政治实体留在自由中国的宪政框架之内。倒不是什么大中华思想,主要是,如果你们不能保证自己有条件影响中国政治,到头来一样会面临灭顶之灾,不如在高度自治的同时积极参与,就像出了很多加拿大总理的魁北克省一样,岂不是互利共赢?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教科书里不存在,全靠自己了解,党的解释是反革命暴乱,但是详细的说法没有,很笼统。其它民主运动不是很了解,零星有一些个人或者小团体,比如之前深圳工运,不过影响不大。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很多人虽然不喜欢这些,但不知道用什么逻辑,说服自己这些都是必要的,中国人素质太差,翻墙出去容易被外国洗脑之类的,不过这些当然不适用于他们自己。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中国的新闻属于党的宣传工具,真实成分很少。特别是最近的涉及香港的报道,基本上都是选择性报道,如只说示威者暴力,不说警察暴力,而且不会报道示威者的诉求等,制造一种他们是无理取闹的印象。完全的假新闻也有。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法轮功在中国名声很差,一部分原因是长期的所谓反邪教宣传,放大法轮功的非科学成分,使得无神论为主的中国社会对法轮功和类似的团体很是排斥。新疆集中营,大部分不知道,知道的人不少表示支持,因为之前发生在新疆的几次恐怖袭击,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打击恐怖主义。
这些在中国一定限度地存在,可以信仰官方批准的宗教,言论自由很少,表达政治内容不论立场,基本都会被审查干掉(支持的也会),人权很低,只保障你活着的权利(生存权)和工作的权利(发展权),除此以外,基本没有。
新疆问题我们这边体制内体制外没有一个人知道的,而且说了也不会相信。毕竟被洗脑了,即使信了也会说那是活该!那是恐怖分子的下场!
天降饭桶王柳羿 观众们的饭碗,就由我来守护吧!
Q1: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A1:在中國大學政治課本《中國近現代史綱要》中提到了,但是老師不給講,學校老師只講到中共建政,考研班老師(對,沒有錯,中國考取研究生(台灣叫做研究所)居然還要考政治,多麽靠北)也沒有給講,因爲不是考試内容。(話説這玩意能是考試内容?)高中歷史老師提到了,但是沒有往下講。我們有想知道的,她說,等我們到了大學就知道了……
至於政府嗎,表面上淡化這件事,但是管控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每年6月1日至6月5日,北京地鐵(相當於臺北捷運)一號綫天安門西、天安門東過站不停車,木樨地、南禮士路、建國門和大望路這幾個站點部分出入口也封閉。(這個我親歷過)同時,天安門廣場的警力在那幾天會增加N倍。此外,那幾天的梯子會很難登錄,能正常登錄的都是外資梯子。
六四之後,中國大陸也有過零零星星的民主運動,具有代表性的運動乃是2011年初的中國茉莉花革命,(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8%8C%89%E8%8E%89%E8%8A%B1%E6%B4%BB%E5%8A%A8)但是反響很小,活動尚未開始便被瓦解。
Q2: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A2:對於這種刪除微博、屏蔽關鍵字的行爲,中國網友普遍稱之爲“和諧”,這是一個動詞。翻墻的話,也許是“倖存者偏差”,我感覺很多人都會翻墻,但是,大部分會翻墻的都用諸如“老王VPN”這種明顯是釣魚梯子的產品,某些翻墻搗亂的就是用了這種梯子。翻墻就像您提到的黃色網站一樣,几乎都是近似口口相傳的秘辛,不足爲人道也。
至於國家審查,我就是被這個該死的“審查”逼成了反賊,,,
Q3: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A3:如果台灣的假新聞只是“支流”的話,那麽中國的假新聞就是“主流”,是普遍現象。否則,中國人,尤其是有腦子的中國人也不會翻墻出來,也不會説“翻墻還愛黨,必是狗娘養”這句話。幾年前,中國發起了懲治、打擊“謠言”的行動,很多講真話的媒體,諸如《南方都市報》等媒體遭到强制轉型或徹底關閉。從此,中國的媒體萬馬齊喑,就像Coldplay所唱的Viva la Vida中所唱,“There was never, never an honest word”。
所謂“謠言”,其實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中國的報紙或新聞,往往需要倒過來理解。
Q4: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A4:宗教我不太瞭解,畢竟本人并不信仰任何教派,如果有機會離開中國,我會受洗成爲基督徒。
大部分中國人似乎都不關心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
先説法輪功吧,這無非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氣功,大部分中國反賊從心裏其實是感謝他們的,畢竟他們傳播了真相,在座的中國人,百分之95以上都用過法輪功學員開發的自由門或無界瀏覽。但是,某些法輪功學員的神棍魔怔作風也讓人很討厭。
至於internment camp,那裏不僅關押維吾爾人,也關押哈薩克人和部分漢人。
至於宗教、言論自由和人權,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説,沒有,沒有,沒有!連微博都沒法好好發,這叫什麽言論自由?宗教方面也是,三大宗教全部姓黨,尤其是基督教,2018年年底的成都秋雨教會被連鍋端,王怡牧師被逮捕、判刑,(他的言論可以在Youtube看到)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我瞭解的資料比不上其他的葱油,我把自己想説的都説了,希望能對您有所幫助。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以上回答基本同意,就是新聞項個人覺得是-100%,所以平時是反著看。
法輪功問題在這裏: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89

我小時候身邊就有這樣的教徒,我深有體會。
那個時候法輪功是徹徹底底的邪教。

現在在海外發展成什麼樣我不關心,從宣傳上看貌似像是人畜無害的健身體操組織。
就算他現在真的從良了(假設),也無法掩蓋它曾經是邪教害無數人家破人亡的事實。
因為是邪教,所以不存在所謂“迫害”和“平反”問題。

也許當時江搞法輪功真的有所謂政治因素。但目的並不重要。
從結果看,至少對於老百姓說,剷除邪教是完全正確的。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同民生有关的,万人以上的大规模街头抗议有好几起,退役军人上街维权堵过国防部…
豚鼠饲养员 平凡的饲养员
你好,今天刚注册了品葱,进来新手区回复这个问题。

1.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回答:本人是八十年代初生人,一般城市平民,六四时候大约小学一年级,因为家里住在大学区附近,所以那时候对于六四的印象就是看到很多大学生抬着花圈在路上敲锣打鼓。还有就是家里那时候妈妈下班会拿一整袋冰棍回家,听家里人说,如果不去集会,单位会发冰棍和给10元钱。当时只记得新闻里有播放什么解放军叔叔被坏人杀死,肠子都出来了的新闻,但是因为年少混沌,并没有深刻的触动或者强烈的感情。

印象中仿佛历史课没有讲过这件事情,或者历史课上也许讲过,只是年代久远,已经完全忘记了。只是有时候会听家里人讲,某个熟人朋友的孩子六四时候从北京跑回了家待着,说有的同学当时失踪,再也没回来,熟人的孩子六四过后立刻申请出国了,云云。

六四之后的民主运动,我想到了一个,可能不大恰当,就是镇压法轮功,总体来讲,这个事情对我来讲就是突如其来,我上次回家收拾杂物还有看到当时那个引起争论的那期《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后来听说,是因为这个杂志的的里边一个,当时名字不知道这么念的人(何祚庥)写的一篇文章,导致什么教育学院被法轮功的人围住,云云。那个文章我也看过,只是记得里面说人可以进去看到几千度的锅炉里什么的,当时也就是看看,也没觉得怎样。。。但是后来过后不久新闻里就忽然很猛烈的批判法轮功和李洪志了,个人感觉仍旧一头雾水,但是政治课有讲,因为是考点。 个人总体觉得法轮功这个事情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国家要大力镇压,对法轮功其实没有概念,不觉得有多坏,但是听到会采取退避三舍的态度。毕竟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自保为主,遇到危险要退避。。。
------------------------------------------------------------------------------------------------------------------------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回答:我个人觉得我的青少年时代还是江的时候,94年到2005年, 言论相对自由,有很多日本的动画片看,各种书籍也都有。高中时候有各种各样的小说可以看,也有同学看各种漫画,那个时候虽然对漫画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也知道BL漫画,圣传什么的,都是公开贩售,同学间传阅,并没有限制。学校也有文学社团,有学生自己组织的联谊活动,可以自己办校报。同学的爱好也都广泛,有喜欢画漫画的,有学吉他,电贝司的,有唱歌的,也有写诗的,总体氛围是轻松的,老师还会鼓励这些活动。政治老师也没有像初中的老师那样,经常说资产阶级自由化什么的,他经常会讲一些,跟我们印象中不一样的事情,比如说,朝鲜战争其实是北朝鲜先开的枪,招惹南朝鲜什么的。
2000年时候开始有QQ,各种论坛,因为本人是LGBT人士,所以大约大学二年级就开始在网上搜寻各种信息,那时候有很多小的LGBT论坛,也有聊天室,网络环境相对宽松;国内天涯的上的一路同行版块,曾经是最经常上的版块,后来听说一路同行被关掉了,不知道现在恢复没有。

之后,我05年就出国了,对于后来国内的变化没有切身感受,只是近几年打电话回家,我妈说,不要我在电话里乱说,说时代已经变了,已经不是我出国的那个时候的氛围了,具体怎样,我不知道,我爸只是说莫谈国事。作为普通的民众,生活也是继续吧。

05年后,只回国过三四次,主要的感受只有两点,一是灰蒙蒙的天空,空气污染 ,呼吸不顺畅。二是物价贵了,我出国的时候煎饼果子只要1,2,元,牛肉烧饼两三块钱,后来回国煎饼果子要7块钱,牛肉烧饼27元,早餐喝一碗普通羊汤要17元。。。。当时为了出国,家里卖了一套房子, 10万左右,回国时候,同样的房子要购买已经104万了。还有总体环境的变化,城市里很多变化,已经找不到小时候生活的痕迹和感觉,再也不是那个印象中的故乡了。

我个人认为国家应该开放和自由,允许多种言论的发出,而不是只能有一种偏好,出版审查应该放宽,应该允许民众自身去经历和判断。
------------------------------------------------------------------------------------------------------------------------------------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回答: 中国国内也会有假新闻的。我认为世界上各地都有假新闻,如果自己看起来觉得离谱或者不相信的,自己再搜索确认即可,这个应该是大多数社会人的常态。

报纸和新闻的真实性的话,只能说,在我的小时候,我就听周围的人说过,报纸上只有天气预报是真实的(当然,天气预报也可能不准 :P)我觉得对于大多数政治类的新闻,普通老百姓都是听听就算的,从我小时候起就是这样感觉的,我觉得周围的人也一般应该都是这种感觉,都比较胆小怕事,只是想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其他的其实都是浮云。。
--------------------------------------------------------------------------------------------------------------------------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回答: 我个人觉得普通民众是不关心的,因为离自己的生活比较遥远。 都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去年去过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参观完后,和同行的人有讨论过。就是那些犹太人,他们被迫害的时候,是否当时的德国普通民众也有知道的很清楚详细,还是他们也只是听说。
后来有进一步讨论到,现在的新疆,是不是也只是因为不报道,没有确切消息,所以普通民众也以为是没有发生,不存在的。但是讨论没有结果,这个话题也就结束了,总体来讲,除非特殊情境,我个人是不会关心法轮功或者新疆集中营的消息的。

你的最后一问题,我只能说,我个人觉得不错触碰红线的时候什么都存在,触碰红线后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是相对的。。。。

希望世界和平,中华民族平安,早日实现言论自由。
谢谢你的阅读。
在大陆历史书上是不会记载64的,同时堪称为历史的污点的,任何国家都会省略掉,比如说日本不会记载,731生化实验室,更不会记载慰安妇的存在。
来说习最爱的“辩证思维”
或许你第一次听这个名词,其中包含了,批判性思维—质疑性思维,就是遇见事情,先持有质疑,怀疑你所怀疑的一切。
首先第一次接触六四,是在老人们,当事者的角度,说着天安门广场的血腥。你可以泯灭掉事实,但是无辜者的眼睛无法逝去的。当时为绝食学生抗议送饭跟他们的居民,是真的担心那一腔热血的学生蛋子们。
天安门最后清场奉劝市民,民众以及学生们离开。
结果倔强的学生们,还是不肯离去,导致了暴乱。
你以为我字里行间可怜他们吗?并不可怜,当时学生们大部分都退了,并且议论事情的不太对,那几个学生头子,慢慢的找来了各国记者,并且,那些标语,牌子,在不经意之间全都摆上了。
那几个学生头子之一就是我最近看的弯弯关于64亲生经历的人。
他们有的跑到了美国,被台湾还救了一个,美国的都被特殊资助了某名校。
苏联的颜色革命,阿拉伯之乱,澳门的运动。
不用猜测几个学生头子其背后的资金支持,第一次抗议得到某位官员回应,温言相劝,意思,我们接受你们建议,慢慢来,有改进空间。
话语很含蓄,没有拒绝。一点点进行改革还是可能存在的。已经是不小的成功了。当时退了一大半学生。
 当年党内派别中有支持运动中打上标语的左派。后来都被打压。
  很多抗议的学生离去,他们还依然不动。要求再次谈话。
 时恰俄国一位官员来华,别看这是不相关的事情,这就是重要的转折点。
 最后强行镇压也是再次之后。军队出动。
 时间线拉到邓小平评价这次,他说,这何尝不是进行改革的一次重要的点。对于平反暴乱,他说,没有后悔过,因为国际形势,早晚会来。
扩充资料。
64纪录片,邓小平谈到64.YouTube,我是64亲历者。
整个事件的评论下来,这次运动使得中国以后其他运动再无合法性,苏联颜色革命在不经意之间使得苏联解体,往往是一次运动的爆发,导致多次运动的振幅。
中国一分而二三,是前瞻性,导致军队维稳残杀镜头让世界都看到。
那几个学生头子现在还活着特别滋润,还在搞着活动。贩卖64进行着演讲,但是盲目跟随着他们的学生们,早已尸骨无存。

对于这次运动我不评价,我对那几个拿着美金还在活蹦乱跳的人无感。我只是为那真正有一番热血的人鸣不平。
他们死了,他们的学生头子还活着。
萨格尔王通商宽衣 头上三尺有神明,小心日后拉清单。
回答前面台灣網友的問題:
想了下,可以這麽回答,拿自己經歷舉例子,我是90年后出生的,真正知道這個事情也是因爲在中國想要使用免費的翻墻軟件上FB(好像是Y2B,有點忘了),意外接觸到輪子提供的FreeGate,也是通過他們的宣傳我才知道89年春夏之交的事情(可以說當時瞭解以後對於年幼的我來説還是有非常大的衝擊力),至於身邊的朋友,大體上有小部分的人還是知道的,但是關於細節以及起因都會有很深的誤解,缺少客觀的瞭解和事實評價。這些内容具體也要看中學時期的歷史老師,比較負責任的一些歷史老師會捎帶著講起這些内容,但是不多(畢竟國内像袁騰飛那樣的歷史老師還是很少的)。
所以,結論恐怕是,大多數中國年輕人并不知情,尤其是在經濟騰飛時代成長下的中國年輕人,是不會去主動瞭解那段歷史的,畢竟他們認爲自己生在所謂最好的年代,當然,也許近段時間的經歷,會讓他們有一點兒懷疑嗎?不置可否。
去年64那天,我吃饭的时候跟一个90后同事说了一句,今天是六四,网上都是关于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新闻。同事一脸愕然,问什么是六四。简单跟他解述了一番,观察到他一脸不在乎,然后他说他从来没听说过8964,倒是听说过99法轮功,天安门自焚,说政府镇压是对的。
中共的洗脑无处不在,深入骨髓,即使我身在海外,但是周围的中国人大多是根深蒂固的粉红,看到新闻播放纪念六四的片段,马上在群里炸锅,觉得人家政府抹黑我大中华,觉得这是党国之奇耻大辱,一个个磨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联合大使馆一起去围攻电视台讨个说法……
如此愚民,哪怕已经在民主国家,依然是中共的奴才,然而,可怕的是,这样的人数量竟然不少。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这位台湾朋友,很感谢你的提问,下面我来回答下你所提问的问题。有些我应该用身边的经历作例子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关于学校教育,中国的学校完全没有教,政府也不会提及这件事情,而我对六四的印象是来自《蓝宇》,这个同志电影发生的故事背景就在六四时期;以及一个日语培训班老师讲的经历:中国国内大多数的大学建在郊区的原因,他是聊这件事的时候就提及六四

三十年之后的民主运动,我看到的是深圳佳士工人维权事件,可惜结果被镇压了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
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就例如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词条,我在知乎上看不到客观的内容,不仅是知乎,中国大多数的网站的内容都是煽动性的说示威者是暴徒、港独。。。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只要是共产党歌功颂德的真实性为0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言论自由的限制太多了,只能讲共产党好听的话,反共言论就要被请去喝茶
但是宗教自由不是很清楚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在大陆是查不到64的。根本就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来了解。赵紫阳作为大陆前领导人甚至在大陆互联网搜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可想而知网络监管的恐怖了吧。
不懂就问,有没有葱油们知道海外的教科书(主要是HK,TW)有无提及过天安门64. 
我看大家该说的都说了,我就来说一句以前朋友圈里大家调侃假新闻的段子吧: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国家公布人均收入,留言区的评论99%都是:原谅我又脱国家后腿了。
教子暮年 鲁迅的理想我来完成
我个人认为8964这个事件绝不是什么民主运动 而是反对邓的改革 反市场经济自由化 那个时候的人如果有那么强的民主意识 中国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根据当时的时代背景 红色文化的教育 闭关锁国的对外政策 而且当时对于毛的拥护 毛只知道计划经济 却不知道计划经济根本就不是经济 经济的概念是什么:商品交换 没有商品交换还能叫做经济吗 这么基本的理论都不懂的国民 怎么可能有什么民主意识 我个人认为8964不是对民主运动的镇压 
無名小子 來聊吧。
【台灣演義】1989六四天安門事件始末 2019.06.02 | Taiwan Histo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p8njH-ILg

六四事件:廣場備忘錄- BBC News 中文 |天安門|198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xqqdUXXdgA


還蠻多五毛留言的XD  
甚至還嗆人
水管真的被入侵了⋯⋯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答: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第一次聽說六四的了。但肯定是初高中的時候。我記得高中有位老師關起門來在教室裡跟我們討論過這件事。這位老師年紀不大,自己並沒有參與過,但是他的父親是軍人,當時有去天安門鎮壓學生。他說他父親告訴他學生領袖內部分化挺嚴重的,自己內部都有鬥毆。然後就是學生有攻擊警察的行為造成警察傷亡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畢竟他父親是匪部的人。不過他說後來的鎮壓流血倒是確實發生過。後來在國外工作上有兩位前輩當時就是六四親歷者。其中一位當時已經是北京某大學的老師,因為縱容學生參加六四被革除公職,所以才出國的。這個事情學校和官方是肯定不教的。政府的論調就是“暴動”,而且普遍89年後出生的人了解這件事都得靠有了解的人私底下講,或者上外網看到。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答:據我所知是沒有⋯⋯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答:就是因為封網我才動的移民念頭。山水十年(胡溫時期)網絡封鎖不嚴密,基本上沒有牆,而且上網討論敏感話題也只是遇到敏感詞會發不出留言,只要換一個近義詞或者把敏感詞中間用符號斷開,還是可以照常發的。我記得百度貼吧上有好幾個群體都很活躍,抨擊時事,討論歷史(六四等)。當時我還比較愛國的,確實會內心裡想要台灣能統一。當時陳水扁鬧醜聞,國內海峽兩岸節目追蹤報導,也見識了民眾的力量。現在據說這檔節目還在,但是內容大不及過去,非常之無聊。然後我會覺得中國當時的確越來越好,慢慢會開放民主⋯⋯甚至在國外念書的時候還會有那種“我可以抨擊祖國,外國人不可以”的感覺。用蛤老一句話,就是too young too naive。胡溫後期維尼逐漸勢大,封網禁言愈發猖狂。維尼上台後不斷加高防火牆,牆內推行新文革,搞權鬥,這使我慢慢改變了對牆國的認識,香港反送中事件使我認識品蔥,現在我對牆國的厭惡程度基本上就是希望它從地球上消失的程度。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新聞都得反過來看。全世界負責任的媒體還有幾個?也許國外還有一些,中國肯定是沒有。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可能不到10%??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法輪功和新疆人在大部分漢族人眼裡都死不足惜。即使是崇尚民主的人群裡都有反伊斯蘭的人,你說在大陸會怎樣?我有幾位中東阿拉伯人朋友,遜尼派信徒,都是非常善良的人。我相信每個信仰都是教人向善,如果有人投暗棄明,也是因為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比如被限制自己的自由,或者自己的家園被別人入侵)。因此,我覺得集中營根本不能解決新疆伊斯蘭信徒極端化的問題,反而會更加把善良的人推向絕望和憤怒。
法輪功的話,本身在大部分崇尚科學的人眼裡應該都覺得不靠譜。當然不得不說他們當中有非常有才能的人,搞的新聞媒體和綜藝團體在過去十幾年內確實有非常長足的進步。在我個人看來當然我肯定不會去參加法輪功,就像我肯定不會去變成食果主義者,或者去涉足順勢療法一樣,沒有科學依據的東西我沒興趣,有效的話都是心理作用。不過我也還是希望他們能繼續努力下去。我也相信他們因該有練功和集會的自由。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宗教自由從來就沒有過,言論自由可能在維尼掌權之前會好一點點。人權的話,別提了⋯⋯
lilimimi 历历秘密
什么是六四?课本上没有啊,
抗日战争也就个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没多少内容
越南战争也一笔带过。
一天又一天啊 探究真理,守護文明,正誼明道,不記其功。
中小学历史课程不会有任何相关介绍。大学的史纲(中国近代史纲要,必修政治课之一,讲近代史)课一般会讲,但我不记得具体讲的了,大概是中共立场下的64定性。

至于自己了解,大多数中国人翻不了墙,如果没有亲历那一段,也就无从了解了。我是从维基百科看到的,维基有很多轮子常驻,并且这个又涉及中国黑料,所谓境外反动势力多多少少会添油加醋。不过我觉得64这个词条的绝大部分内容还是中立、可信的。

我也评价一下吧。隐约记得史纲课老师给我们洗脑说资本主义不好的时候,说了两个例子,一是上世纪曾有一段时间朝鲜经济是要比韩国发达的。二是,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也一塌糊涂。当时还真没想到什么反驳理由,只是觉得所谓资本主义也不一定就会让国家发达吧。后来才明白,西方国家并不自称资本主义国家,而是称为民主国家,与之相对的是专制而非共产主义。俄罗斯与曾经的韩国落后,大概也是因为专制吧。

觉得很可惜,如果那时成功民主化了,我现在大概率不会选择移民出国了。心里还是希望华人的国家能够强大的,现实太无奈了。

抱歉我没仔细看问题描述,简单回答一下吧。
想請問中國是如何學習六四事件,學校歷史會學習嗎?
上面回答过了。

而政府是如何解釋這件事?
不解释。根据维基,中共官方定性为"走了弯路",但事实上,我没听过任何解释。如果解释,估计也是解释成境外反动势力的阴谋吧。反正有墙,怎么瞎编都行。

六四之後已過去三十年是否還有其他的民主運動?
零零散散,称得上运动的,没有。没人敢了,法不责众这里不适用。

另外對於中國網路上的諸多限制,比如刪除微博或者關鍵字,比如翻牆,網路掃黃封號以及關於出版業的國家審查,中國網友如何看待?
大家当然不喜欢被删啦。不过,据我观察,相当多(半数以上)人并不在网上留下任何声音,也不喜欢浏览敏感内容,删帖对他们没什么影响。比较恶心的是,习包子上台后,连民众批评春节联欢晚会不好看都不允许了(因为春晚有习包子的政治宣传)。当年方舟子批评周小平打着爱国旗号造谣,微博竟然直接把前者封号了。。
翻墙越来越难了,以前还可以用法轮功的工具免费翻,现在付费服务器都经常挂。最初还只是封一些法轮功网站和黄色网站,后来封了社交平台,因为上面言论不受控制,再后来封了谷歌,直到封了维基百科与谷歌学术,现在已经没什么可访问的境外网站了。
扫黄嘛,我觉得大家应该都支持?或者说,至少不会主动说想看黄色,所以你们不要扫黄之类的。

台灣近年來發生多起假消息,假新聞事件,導致現在看到一件新聞我都習慣會再搜索過其他資料來確認真偽,中國是否也有出現此種現象?
中國的報紙或是新聞真實性約有多少?
当然有啦。真实性我觉得和法轮功媒体(大妓院什么的)差不多吧。

最後,關於法輪功或者新疆集中營的消息,中國人關心與否?
不关心。个人觉得法轮功就是个气功+邪教。绝大多数人应该也这么觉得。而且十多年前法轮功在大陆就绝迹了。谁没事信这玩意。
新疆那个没听说过。

宗教自由,言論自由,人權在中國是存在的嗎?
显然都是不存在的。
不过个人对目前宗教政策基本满意,反对西方各种所谓新兴宗教。
一般路过深红 政治归政治,生活归生活,反过来也是如此。
这里是中国大陆网友,我所表达的都只是我个人的见闻,希望你扬弃地看待我的回答,参考价值由你自己来决定。

中国大陆的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学习八九六四运动,但部分自由派教师可能会自己和学生讨论,由于八九六四运动本身极其复杂,还没有成为“没有利益相关者”的历史事件,而且牵扯很大,事关执政党的权威和合法性,所以一般官方都淡化处理,虽然对于六四运动已经有了党内的定论,但是考虑到向民众解释这件事的政治成本很大。

而且六四运动对于知情者来说态度也不同,金灿荣也是六四的组织者之一,但是他对于六四总体上是批判的,目前中国大陆互联网上还没有形成对于六四运动的共识(当然,墙外只有一种声音,自然已经有了共识)。还处于保守派和自由派争夺话语权的阶段。

由于近年来中国大陆互联网的键政极端化和政治娱乐化,六四运动逐渐变成了一个政治符号,和“天安门母亲”一样成为了伤痕符号。但是实际上这个伤痕符号在中国大陆境内并不常见,因为六四事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尘埃落定,“利益相关者”们依然各执一词。

但以上这些都是对于键政爱好者来说,对于一般民众,更多的只是简单的片面印象,或者就是直接不知道。

对于互联网的限制,比如删除微博和关键字和翻墙,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大陆网友的意见也是分裂的。但对于出版业的国家审查,一般网友都认为是合理的(当然,我指的是一般)。

大部分网友是无可奈何地接受,小部分认为不可接受(原因有很多)。

大部分网友能够理解互联网限制,但是他们觉得目前的互联网限制对他们的影响不大,只是稍稍妨碍了他们正常的言语表达,但对于这件事,他们并不感觉非常受限,或者说,通过手法绕过目前的互联网限制已经变成了中国大陆互联网文化的一种普遍存在的亚文化了。

但小部分网友对于互联网限制深恶痛绝,一部分是自由派人士,一部分保守派人士。

前者认为互联网言论自由不可侵犯,即使对于仇恨言论,也应当留出表达空间,让网友自行分辨,至于对于这种控制的反感,你可以从这个论坛轻松了解。

后者认为这是一种无效的控制,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一刀切的懒政,他们希望对于反动言论(在他们眼里)的打击应该落实到个人的身上,而不是简单地一禁了之。

对于新闻,应该说世界上任何媒体都一样,只不过有些大报会比较爱惜羽毛,只会在社论上会标明自己的立场,或者在标题上搞一些“春秋笔法”,对于没有查证的新闻,一般不会放上报纸,即使放上,也会表明这则新闻只是一种推测。对于国内的新闻,真实性很高,但是全面性堪忧,简单来说就是报喜不报忧。

对于法轮功或者所谓的“新疆集中营”,前者已经不出现在官方的媒体上,同样是进行冷处理。后者多出现在“批驳外国媒体谣言”栏目,大部分中国民众对于新疆的维稳措施是关心的,但只是抽象地关心,不关心具体的措施。而且这个“集中营”的说法本身的真实性尚且值得怀疑,也很难真正形成值得关心的政治热点。一般也只在键政爱好者圈内讨论。

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在中国都是存在的(只要在法律的范围之内,而且不能攻击执政党),除非你是党员,党员理论上不应该信仰任何宗教,但你实际上可以信仰任何合法宗教,只要你不将自己的信仰放在党的章程之上,在言论上也要遵守党的章程。

我所处在的东南沿海地区,佛教信仰几乎是全覆盖,大部分人都是浅佛教信徒,而且佛教本身对于政治的影响几乎等于零(达赖喇嘛除外),没有任何必要进行迫害。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我作为一个21世纪初出生的高三学生我觉得64的事情在新生代的人群知道的不会超过1/10,我是通过自己的了解了解到的,按目前的趋势这件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使我们之中大范围流传
observer9k observer9k
問中國網友,如今年轻的中國網友恐怕完全不知道六四啊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您在這裡問的是中國不足1%的腦子正常人,而不說99%,至少10億人以上是那種“韭菜贊鐮刀”那類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嗎?
ping_cong 爱吃包子
作为年轻一代表达一下我的观察。
64学校不会教。但不排除有些老师喜欢夹带私货。中学语文老师基本上每次课只花十分钟在课本上,其他时间则完全讲单口相声,从课本提到的事件、人物、地区出发讲了很多他的见闻,包括64。此外外教也曾提到过。家庭中,每年6.4前后会偶尔提到过。
十几年前翻墙还算容易的时候就了解了,之后基本没断过。一开始看到Wikipedia的描述感到十分震惊。后来也接触了外媒,了解到国内媒体未必靠谱,且常常出于舆论目的,利用信息不对称制造虚假信息。对策就是100%相信当地报纸市政类的报道(工程建设等还是比较靠谱的),70%相信国内非政治事件,50%相信政策评论文章。同时牢记有些真相是不会报道的。
同龄人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个人认为多多少少是有一些批判思维的,只是囿于信息不对等,只能接受共产党的新闻。似乎来自发达地区的更有自由化思想。
木月 all for truth
85后基本就不怎么知道六四了,更不要说了解。历史课本上也不记得是否有提过,即便有可能也是毫不引人在意的一笔带过了吧。我妈以前去看过热闹,但最后是被要求写材料交上去,他们那一代称呼为学运。
手握乾坤斩邪留正 光复大陆 时代革命
我是90后,我能说我15岁的时候在贴吧里面看到64还以为是一个网络造谣吗。后来上大学才发现这是事实!!
我們只需要台灣提供武器、資金和培訓,幫我們組建一個反共武裝組織,我們就能推翻中共,不要台灣出人。
nevermind0312 我只在乎一个国家是否用心的对待他的每个人民
我来挺一下zfedit001朋友的回答,客观理性,对国内形势真的是有很准确的判断了。每个问题都有顾及但又细致清晰,bravo! 他的回答对不了解大陆形势的台湾朋友真的很有帮助。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赤纳粹(chinazi)简介
近年國際社會有一些人士將中國跟納粹德國相提並論,而中國共產黨對有關說法一概否定。

中國在1960年代爆發文化大革命以及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有評論認為這些事件都與納粹的意識形態相關。

2015年,時任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在談及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地時,將中國比喻為納粹德國。《環球時報》發表題為「阿基諾言賤如此,菲律賓安有榮焉」的文章反駁,文章指艾奎諾三世無知且言行沒有底線,對與菲律賓有邦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侮辱性誹謗」。《環球時報》更舉行民調諮問「艾奎諾訪日反罵中國是『納粹』,丟不丟菲律賓的臉?」。

2018年,中國流亡作家余杰出版了《納粹中國》一書,敘述當今中國正出現邁向納粹德國的勢態。

2018年中國多個地方都有教會和十字架被官方強行拆除,更有信徒被迫放棄信仰。此舉被一些牧師批評儼如重演納粹德國逼害宗教人士的悲劇。

2019年8月,澳大利亞眾議院議員安德魯·哈斯提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將中國的崛起比喻為納粹德國的崛起,認為西方國家不應低估中國共產黨帶來的威脅。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表聲明,表示中國的發展對世界各國而言是機遇而不是威脅。

2019年10月3日,美國之音中文網在《時事大家談》節目中對「中共被稱『赤納粹』,為何引發爭議?」一議題進行了討論。

香港示威者在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示威中展示了赤納粹旗,諷刺中國政府近日對港政策,行徑有如二戰時期的納粹德軍。美國記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和評論家紀思道表示多處都有塗鴉批評譴責赤納粹對香港的影響。澳洲籍山西政協委員馬恩國大律師指出使用這旗幟的人士或已觸犯《國旗及國徽條例》第四條。然而,亦有示威者不同意於示威中展示赤納粹旗,認為可能會觸犯西方文化禁忌。
学校历史还讲64??
你是不是想多了。
我是来了香港人才知道64的
tmd大陆学生死了,大陆没人纪念,倒是香港年年纪念64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六四这个事件很复杂。我坚决反中共,但我也不觉的学生立场完全正确。
rose8025 观察
简化回答,
官方对64的态度是基本不提,但提了也不否认。 
香港背后有很复杂的政治博弈,个人认为90%的键盘政治家都不会有准确的说法。
关于言论审查9成人无感,因为他们对娱乐八卦的兴趣大于政治。
国内新闻的问题是选择性报道,但报道出来的基本都是真的
法轮功接触过,基本都是神经病。希望你不要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逻辑去思考问题,
关于新疆问题,确切的说ccp镇压的是穆斯林的哈瓦比派系,好像是叫这个名字,记不清了,反正就是穿黑衣带罩袍,天天为了12个处女搞圣战的那个派系。还是同样的说法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
宗教方面对教徒影响不大,但是对宗教领袖监管的比较严。
至于人权,如果不考虑言论自由,基本保障还可以,人均9000usd的经济体里中国应该是最好的。算上言论自由人权就一言难尽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