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湖玛在父母的要求下坚持不删贴?


SCMP 的报道发出之后,5 月 14 日到 16 日,周一到周四,我父母每天和我视频,苦口婆心要求我删帖、闭嘴,我每次都说这就删这就删,然后并没有删任何东西。

17 日周五,状况突然升级,我爸爸要求我现在立刻马上停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去删帖子,不然他们就再也不和我联系。

然后他们就真的不再回复我的任何微信消息。

自那以后,我每天在去咖啡馆上班路上,或者到店里之后,会给爸爸妈妈的微信各发一个☕️的表情,当是打招呼,也是试试看他们把我删掉没有。26 日是瑞典母亲节,我去给咖啡馆买牛奶,看到超市里母亲节主题的花束,伤心了一下

那几天整个人就有点,不知道干毛,给问我近况的记者们散播了很多负面情绪。

这个也就是「湖玛的爸爸妈妈又消失了」的时期。

这个期间,我很害怕去搞明白发生了什么,比如如果他们被抓回集中营里去,我会想拖到明天再知道。

终于到 5 月 29 日,我在微信给妈妈发了视频通话邀请,妈妈接起来了。她看起来有点累,但就还好。我没有什么话讲,就说了一些「我今天在咖啡馆上班呐,现在出来买牛奶」这样的废话,而妈妈还是在劝我删帖子,我也没有过多理会




对「湖玛的爸爸妈妈又消失了」的更新(2019 年 6 月)

是相信父母不会有危险,还是要冒险追求言论自由?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选择?
已邀请:
习你太美 - 感恩seafood!赞叹seafood!新民国光复!
绑匪有的会选择在拿到赎金之后撕票
electron8964 - 香港加油!
删帖之后,必然是全败,我真心希望小姑娘能够坚持。

很明显,中共绑架了湖玛的父母,换而言之,这是一个和绑匪谈判的问题,一个如何和绑匪交换人质的问题。具体可以稍微参考李文足救夫
如果换成我。首先,无法确认这个要求是否他们的真实意愿。然后,正是以前的言论保护了他们,删除等于割了他们的救生索。
冒险追求言论自由是伪命题。
习泽明步 - 真支灼贱
共產黨最擅長的那一套並不是威脅別人,而是編造謊言,可能對她父母透露一部分再編一部分。讓她父母誤以為這小妞在外面做了什麼錯事一樣。

帖子不能刪,多跟人權組織聯繫。
我是支那人 - 已退出「新品葱」。
当然不会删。

同样的问题就如同问拍摄《太阳之下》的导演,朝鲜不让你播,你就不播了么?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