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辨别真五毛和自干五的方法?

李狗崩殂以后,搜狐新闻,新浪新闻等平台的报道下面不少迫真复读机接连吠声:人民的好总理,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四字,字符串匹配一字不差估计能占一至二成。依我有限的经验,像极了刷屏的五毛。

Quora上问六四,有个回答“提起六四,我不禁想起那个黑夜,树上被残忍吊死的解放军战士”,然后下面被人点了几千赞(上Quora的人都知道,拿几千赞挺不容易),upvoter点开一看,七成以上是除了个汉语拼音名字,别的啥都没有的三无账号。

Youtube上上次看到一个写简体字说自己是台湾人,期待共匪统一“祖国”。点开一看,也是只有名字的三无账号。像极了五毛冒充台湾人。类似的还要很多,只有一个名字,别的啥都没有的,都极有可能是五毛。

各位对此怎么看?如果有别的鉴别五毛的方法也欢迎提出来,让大家免受误导,其实真爱共匪的没有看上去那么多。
转载:五毛特征大全,如何鉴别五毛?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9de7caabc8c07ae4e3a090d8a9f4fc9b.jpg

问:什么是“五毛”?
答:“五毛”就是网丨络评论员,受雇于中央政府(或地方党委宣传部、检察院、高校或各企业),以在网络上发表评论赚取佣金的专职或兼职人员。



 
问:为什么你们把网评员叫“五毛”?
答:“五毛”是对网评员的俗称,意在讥讽他们每发一篇网络评论能赚到5毛钱。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a6b2e81f4e4cc6de618ed91e7730a642.jpg
问:为什么是“五毛”不是“五分”或“五块”?
“五毛”最早见诸官方文件,是2006年初安徽省宣传部《关于南昌、长沙、郑州宣传文化工作的考察报告》透露的:2004年10月开始,长沙市委外宣办选聘一批网丨络评论员,建立网评员队伍。网评员实行计件工资制,底薪600元,按发贴量加薪,每发一帖,奖五毛,“五毛”由此而来。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8ef201514e2cdae34aba20ebcac11ed8.jpg
问:“五毛”的工作职责是什么?
答: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发表与中央政丨府(或各级行政机关)观点一致或相仿的内容,或采取其他网络传播策略,来试图达到影响网络舆论、引导网络舆论和的目的。其主要职责有——
1、维护中央及地方政丨府正面形象;
2、消除并预防突发事件的负面影响;
3、监控网络舆情;
4、防范意识形态渗透,维护执政安全;
5、营造和谐稳定的网络氛围;
5、每周向中央汇报舆情,提供决策参考信息;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c7fd56e9a4b8b72c6ccc7a875da21b9e.jpg
问:“五毛”的工作目的是什么?
1、消灭雇主的一切负面消息
2、没有民意,制造民意
3、有民意,但民意不符合雇主期望,则制造民意


 
问:什么人最容易成为“五毛”?
答:包罗万象,任何有上网条件的人通过竞聘都可能成为专职或兼职评论员。常见的兼职评论员一般是——论坛版主;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报社、网站初级记者;大学三、四年级学生;学生处干部;党校学生、网络写手;党内退休干部、职工;教丨师;文化、教育、宣传体系下的行政或事业单位职员。
问:网评员的薪酬标准真的是“每帖5毛”吗?
答:依网评员级别高低而定,较有影响力的高级评论员往往按字数赚取稿费。其余网评员一般以回帖(或发帖)数获取报酬,以湖南长沙官方文件显示的数据为例,该地网评员底薪600元/月,每发一回贴0.1元,每发一主贴0.5元。

 

问:在网络上拥护政丨府的人就是5毛吗?
答:不一定,也许是粪青,也许是脑残。从经济学上来讲:“五毛是收费的脑残,脑残是免费的五毛”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b96dd7d3c768257f4a3058658203510a.jpg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58060dc327c35d03b035d65f67636929.jpg

问:那有什么方法鉴别“五毛”?
答:



1、成群结队,用一句冷笑话来说,“他们队形整齐,一会儿排成S形,一会儿排成B形”
2、他们往往在BBS或博客“突然地”制造观点一致、甚至言语风格一致的帖子
3、他们只活跃在著名网站,或者说流量大的网站
4、他们往往是同一时间注册的“用户”
5、如果你能查看IP,你可能发现一群不同ID的人可能是同一IP的
6、有些五毛是整一个媒体或一个博客博主
7、五毛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是五毛


8、五毛很少用污秽语言谩骂,他们想对比较有耐心

9、五毛的语言较为有明显的规律和官方培训痕迹
问:什么样的规律和痕迹?

答:

初级阶段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中国国情是个宝,万能丹药少不了。
西方阴谋是个鼓,中国特色才正路。
爱国主义点将手,汉奸网特随便扣。
民族主义是裤头,关键时刻能遮羞。
不明真相素质低,强权才是硬道理。
稳定就是擎天柱,光腚总急肿宣部。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p-content/uploads/2015/04/8157d36e5f82db8059fdd89a42afedaf.jpg


问:五毛有逻辑吗?

答:没有!或者他们的逻辑是另一种逻辑。用他们的话来说,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

 

举例说明——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有本事你下个好吃的蛋来。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再难吃也是自己家的鸡下的蛋,凭这个就不能说难吃。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比前年的蛋已经进步很多了。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你就是吃这鸡蛋长大的,你有什么权力说这蛋不好吃?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自己家鸡下的蛋都说不好吃,你还是不是中国人!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你咋不说呢?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嫌难吃就别吃,滚去吃隔壁的鸭蛋吧。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鸭蛋是好吃 ,可是不符合我们家的具体情况。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凡事都有个过程,现在还不是吃鸭蛋的时候。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光抱怨有什么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努力赚钱买鸡!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心理阴暗,连鸡蛋不好吃也要发牢骚。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蛋,美国鸡蛋好吃,你去吧!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我们养鸡场处于初级阶段,必须坚持基本养鸡方法二十年不动摇!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难吃的鸡蛋是极少数,绝大多数鸡蛋是好的,是优秀的,是经得起考验的!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小心被别有用心的鸡利用,你真傻!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老百姓不关心鸡蛋还是鸭蛋,老百姓只关心有没有蛋吃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祖宗三代都是吃这个鸡蛋长大的,你竟然敢说这个鸡蛋难吃?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其实鸭蛋是个巨大的阴谋,试图颠覆我们家


 

百姓:这鸡蛋真难吃。
五毛:没有XXX,你连这鸡蛋都吃不上
wazhebishi 縱使身朽共慘地,生生不息支那魂!
坦率谈谈我这五毛的想法,供各位五毛们作靶子来“深入批判和批驳、喷骂”...

广义上讲,全体中国人民都是“五毛”,都是喝着共产狼奶伴着鲜红人血长大的... 只要是受过共产教育者,概莫能外,当然也包括那些接受过共产教育但已经肉身翻墙并入籍外邦者。

已入籍美国的余杰先生讲道:“在中国,若说共产党是绑匪,大部分中国人是人质,那么当了七十年的人质之后,谁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刘晓波先生也曾自省地痛心讲过:“现在的中国之丑陋,恰是极权恐怖之丑、人性懦弱之丑和贪婪之丑的完美结合,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平庸之最。”“在中国,以无耻的方式向道义挑战的勇气,几乎人人具有。但是,以道义的勇气向无耻的现实挑战的人,却几近灭绝。”刘晓波先生也反思过自个打小喝共产狼奶时曾经的“五毛”行为:有个叫老尹海的老头邻居是个右派,在年幼刘晓波等一干红小兵娃娃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毛主席教导对坏人要不留情进行斗争,于是乎这些个红小兵们就曾集体欺侮过老尹海,让他跪下,每个小娃都用手指头对着他的脑门子“弹脑瓜崩”,邻居们都围观,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所谓的“坏人”,刘晓波觉醒后痛心反思了当年的罪过,这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五毛行为,是为人不齿的禽兽行为,在毛共的斗争哲学宣教下,人类变为畜生的行为是常见的,很多人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但善于反思反省的刘晓波、余杰、廖亦武、马建等人,却能为自身曾经的五毛而深感忏悔,我们每个人都应如此。

有人说,我反对台独,那请问你读过哪些台独思想家的著作?了解台独的源流、脉络和现状么?有人说,我反对港独,那请问你读过哪些港独思想家的著作?了解港独的产生的原因和现状么?同样你若反对藏独、维独、蒙独、满独,就该先听听这些独立运动人士的主张,否则不跟共产党一个样了么?共产党是什么样呢?它拿个艺人,也不是什么台独港独的,就是因为她曾举了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就以无知暴民的所谓“民意”来封她为“台独”或“港独”份子了,全然是靠自心的猜测,心理作用,说你台独你就是台独,不独也独,就这么按着诛心大法来不容分说打压你...

过去共产党防反动派颠覆它,防得很呢,红小兵们警惕性很高,那时人口流动非常死,如果某个人家有个外地来的亲戚,警惕性很高的红小兵马上去告发,这来人有可能是阶级敌人的坏人呢!结果在人民专政机关审问下,这个外地来串门的亲戚必须出示革委会开具的身份证明,才能证明自个是贫下中农,在走亲戚,而不是阶级敌人或反动派特务来串联谋反的... 全凭着猜测来先假定你可能是“坏人”啊,共产社会就是这样,人人都警惕性很高,都心防门坎高高地,时刻防范着他人,共产互害社会就是这么来的。藏族女作家唯色也回忆过她当红领巾时,共产党宣传说达赖反动分裂集团空降特务到藏区,结果警惕性高的藏族五毛唯色这个小女孩,就跟着一个她严重怀疑是特务的坏人一整天,并向一个叔叔告发说有个可疑的家伙... 那个党员藏族叔叔就对她说,那是个乞丐,穿得脏,脑子也有点不好使... 这就是唯色的五毛经历,是受共产党洗脑后在小孩时自觉作五毛,玩“抓坏人”的游戏... 有人说那只是不懂事小孩子才受教育被洗脑,“警惕性”高去严重怀疑同胞可能是反党颠覆的“坏人”呢,其实不然,历害国里几乎每个成年人都是受党多年洗脑教育熏陶的“巨婴”,都是这样的,当然我自个也不例外,我也常常反思反省自个,也觉得非常忏愧,也忏悔不已... 我也是彻头彻尾一个五毛啊,是党国绞肉机的一颗螺丝钉啊...
绞肉机是离不开千千万万个警惕性很高的普通螺丝钉共同作用的,说你国家主席是大叛徒大内奸和工贼,不由分说你就是咯,没得给你争辩,说你副统帅是叛徒,你就是叛徒,坐飞机摔死了也要不由分说批倒斗臭你... 国家主席、副统帅都放进共产绞肉机里狂绞,遑论你普通百姓呢... 现在也是这样,你在社区居住,无论买了房子还是租房租住,警察和居委会总是要对你“不放心”,警惕性很高地把你身份证左登记右登记,就是把你个屁民当贼来防范着,人民民主专政铁拳靠着千千万万平庸之恶的普通人民作五毛来维持的,这些个普通五毛口口声声他们是为了“饭碗”而不得已辛勤为党国工作,请你配合他们审查你的身份... 反台独港独反分裂,就应先了解台独思想港独思想分裂思想,同样反“大一统”,就应先了解大一统思想,反毛泽东思想,也请先读懂毛泽东的各个时期屁话,所谓的思想啦... 反五毛,就请给以五毛发言权,让他们说出他们的理念和想法,而不是像共产党封禁言论那样一味去封禁他们…… 十三姨的五毛啊,你怎么封禁得过来呢,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韭菜花儿开,一茬接一茬,你想做这等无用功,智不智啊?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9/07/EAivSmkVUAY3KHZ.jpg

所以,事实很清楚很明显了,我们十三姨人中每一个,都是如假包换的真五毛,都是党国螺丝钉,都是自愿或不情愿也不得不拿着印有杀人如麻大魔头毛泽东头像的人民币舍不得丢的愚民... (党告诉我等贪得无厌国产五毛们,爱钱,你i就得爱毛泽东!别无选择。)
当然了,我们每个五毛红颜色的深浅或有差异,就像台湾把蓝和绿阵营的人,分为了深蓝浅蓝深绿浅绿等等,我们五毛群体中各个人的红色深浅也实在不一样,但是,谁应该是裁判?你敢保证你似共产党那般狂妄自信到神一般地“伟大光荣正确”,可以随意判断同胞的五毛颜色是深是浅?那你如此狂妄,对人用诛心大法遽下断言,又跟共产党有什么分别呢?有那个精力去以同胞为壑、以同胞为假想敌,抓五毛、打五毛、抓共谍、打共特... 靠自以为是诛心大法去无限斗争,这套玩意儿就是共产党始终乐此不疲在玩的,你玩人家玩剩下的还真不定能玩过人家呢,与其如此作斗“五毛”的无用功,不如真反思反省一下自个,把五毛思想和灵魂从自个心灵里剔除出去呢。反正我是这么看的,十三姨五毛如果人人都能自省,那绞肉机的螺丝就将纷纷松动,这架貌似强大无比的国家机器,厉害了的你国机器,就会轰然倒下,成了一堆废铁。

我劝同胞重抖擞,不拘一格灭心魔。只有我们每个人从自个心底里把自个的五毛都剿灭了,把自个心里的五毛灭掉了,咱这个真五毛国度才会真有浴火重生的希望、转机,不是么?
如果真想分辨就去怼。会和你纠缠不休的就是自干五,无视你的就是真五。
向五毛宣战!五毛都打我们家里来了,还不允许我们自卫,只要是爱国的中国人,正常思维的华人就应该反五毛,因为五毛的战狼思维已经极度的伤害到每一个华人的切身利益,再这样下去,华人在世界上会被看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全球华人团结起来专反五毛啊!中共永远不会和美国人开战,因为中共知道只要美国人上前线发绿卡,中共就输了。

反华五毛中共太监们真是死不要脸,整天就只会绑架全球中国人民,谁TMD和你们是一伙的呀,最TMD的辱华就是五毛中共太监,绑架中华名族,歧视中国人民,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农村户口,低端人口等,五毛中共太监们就是暴发户心态。然后一帮傻逼五毛抬轿子看看李毅那副嘴脸就知道了,就是一太监。

清末曾有一洋人与皇帝(包子)谈话时,直言对大清的太监制度深感残忍冷血,不能接受,建议废除太监制度。皇帝未及作答,旁边的太监(五毛)已尖声说到:公使大人此言差矣,此乃是皇上对奴才们的恩德荣宠,奴才们感恩戴德尚且不及,何来残忍一说?大人此言实因读书太少瞎子摸象之缘故也……

难怪想想也是废了制度的话不等于砸了太监(五毛)的狗饭碗吗。和太监有什么好说的。其实五毛要感谢德国之声、美国之音、法国广播、自由时报和大纪元等,没它们五毛就吃不上狗饭了。

对五毛来说已经精神分裂了加幻想症还有强迫症,动不动就一厢情愿的强迫绑架14亿中国人说他们和你们是一伙的,一遍骂这西方民主,一遍唱着西方马列主义的高歌,支持中华苏维埃伪政府,说自己怎么怎么爱国。然后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那么卑微,就拼命的贬低别人,“你看我没那么垃圾,别人比我还垃圾”!

我觉得五毛的逻辑很奇特,感觉有系统性培训过的机器人,首先上来就开骂,人生攻击,扣帽子,喊口号,动不动就拿14亿中国人与共党和国家捆绑起来,好像所有的中国老百姓和中共权贵们一样都是当家作主的主人似的,而且其实被人也没有人说民主自由怎么怎么好,洋人好,或者是西方怎么好,只要是一但有人批判中共,或者是中国政府,它们就拿民主自由说事,说你是卖国,轮子,台独,港独,藏独,之类的,还用种族,血统,文化的道德制高点绑架你,你TMD中共也不是西方马列主义外来势力吗,中华苏维埃民主主义共和国吗?TM伪政府还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给脸不要脸了。
自干五会反驳;五毛则有KPI要完成,也不是真的对政治有兴趣,所以不会反驳。
中华合众国 大一统就是皇帝登基的便车
五毛是有维稳任务的,他们要尽可能在多个视频或者网站上发帖子,一般就是问候你全家后就转移到下一个地方,很少会回复。一般喜欢讲大道理的是自干五,会把自己树立成一个爱国青年的形象,自己是正义的一方。
总结就是五毛不会跟你讲道理,而自干五会跟你讲一些歪理邪说。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可以测试他们对一些关键词的反应:
总参三部(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福建三一一基地(对台宣传),三清志愿者(老少边穷的网评员),济南天气如何(大学生网评员聚集地),南京军事院校的心理学(南京几所大学是解放军心理战的重镇)...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官方五毛包括中專生、幾十萬勞改犯、刷學分大學生、體制內公務員,無論哪樣素質都好不了太多


youtube上有個比較低俗但有效的辦法,取名為周恩來毛澤東或現任最高元首的名字不要加任何前綴後綴,帶著任務的官方五毛不敢@你罵(領導隨時在他們身後看著),自乾五控制不住很可能破口大罵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上善若水 | The highest excellence is like that of water.


中国式网络舆论引导:揭开“五毛党”的面纱
Original link: 【时事评论】中国式网络舆论引导:揭开“五毛党”的面纱  (3rd July 2016)

Introduction: This is a critical review of King, Pan & Roberts’ (2016) newest research on the behavior patterns and the estimated quantity of “50Cent Party” in China. The 50Cent Party is characterised as a group of people who are assigned to comment positively on governmental / party’s online presence. This column is written in Chinese.

King et al. (2016):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abricates Social Media Posts for Strategic Distraction, not Engaged Argument

Data (Zhanggong Emails) from Xiaolan’s blog: [你懂的]某地区网宣部邮箱打包下载——见证五毛党的工作(第二波更新)



就在上周,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教授 Gary King 和其学术同僚 Jennifer Pan,Magaret E. Roberts 一同发表了第一篇系统性研究中国政府舆论引导模式的论文。三位学者在2013年与2014年合作发表了对于中国信息过滤模式的研究,提出了著名的“群体性事件”假说:即中国政府的信息过滤的重点在于防范群体性事件的发生,而不在于对政府的批评。这个假说打破了学界之前的共识,即威权政府对于各种危害政权稳定的信息都加以过滤的“一刀切”模式。在最新的这篇论文当中,作者初步研究了中国式网络舆论引导的模式。

而在中国的舆论引导当中,“五毛党”的存在和作用一直处于未被系统研究的状态。很重要的一点原因是,中国官方并未承认“五毛党”的存在。不过细心留意各色论坛和社交网络的话,很容易发现这种舆论引导的痕迹,并且很多都由一些所谓的“僵尸账号”发送。这种舆论引导方式被三位学者定义为“战略性焦点转移” (strategic distraction),刻意地伪造出为政权叫好的方向,并且在社会心理层面上有效地减弱群体愤怒。


舆论引导方式初探


为了初步研究“五毛党”的行为方式,三位学者从新浪微博随机抽样了2010年到2015年9911条含有“五毛党”三个字的微博。从这个数据中,研究者再次随机抽取128条有“五毛嫌疑”的微博。在这次抽样当中,他们排除了所谓的“自干五”,即自愿支持中国政府政策的微博文字。

在这128条当中,三位学者邀请两位中国母语者进行归类。在互不干扰的情况下,两位的归类高度一致(93%的重合率)。作者们将舆论引导分成以下五种方式:(1)嘲讽外国(Taunting of Foreign countries);(2)有理据的赞成或者批评(Argumentative praise or criticism);(3)无理据的赞成或者批评(Non-Argumentative praise or suggestions);(4)事实报道(Factual reporting)和(5)赞颂(Cheerleading)。

“嘲讽外国”的类型基本上是对拥护西方,拥护资本主义民主等言论的批评,比较典型的例子有:“中国的崛起大势已经不可阻挡。美国一边公开宣称不是中国死就是西方亡,一边又拼命告诉中国民众:你们政府有问题啊,必须推翻它,然后你们就能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请问,还有比这更可笑和自相矛盾的逻辑吗?”。而“有理据的赞成或批评”通常是站在政府的立场赞成或着批评其他网民的言论,针对的主题一般比较复杂或两极化,比如“李开复说纽约60万美金一套别墅,比北京便宜多了,但他不会告诉你那套所谓的别墅其实是个仓库,而且离纽约市区开车需要四个多小时”。

“无理据的赞成或建议”是指那些对争议性较小的问题发表意见网帖,一般都是比较简单的立场描述:“政府…做了好多实事,其中解决了好大一部分人的住房”。“事实报道”指的是对政府正在执行的或者即将的政策的描述,比如“清明三天假期7座小客车继续免费”。最后一种“赞颂”类很大程度上就是口号式的爱国主义,例如“爱我中华”,“大家的日子都过好了,中国梦就实现了”等。图一是各类型舆论引导帖子的分布。

https://qixuanyang.files.wordpress.com/2016/07/e59bbee4b880.png?w=756&h=309

可是这样的分布缺少代表性:第一,如何区分受政府委托发表引导言论的用户和自愿维护政权的用户本身就很难通过一个关键词进行判断;第二,这样的随机抽样并无代表性:许多五毛微博的关注人数少,微博言论贫瘠,只是政权设立的马甲,如果在抽样中并没有对与言论量进行加权的话,这部分的马甲账号可能会被大量的忽略。而这种类型的账号在抽样中能够占据多大的比例也不得而知。因此,三位学者进行了进一步更严谨的研究。


数据分析:来自章贡文件的结论


在初步了解了“五毛党”的行为方式之后,三位学者进一步定位了他们的身份。2014年,一个网络博客泄漏了中国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网络宣传办公室的2013年与2014年2341封邮件往来(下文简称“章贡邮件”),其中1245封带有引导性言论的邮件。三位学者以这些引导性的言论之后作为引子,在网上共找到了43797条相关帖,绝大部分(99.3 %)的帖子都能找到相关的发布者。其中,网宣办的发帖数量占到了五分之一(图二)。政府网站上的帖子和评论占比超过了一半,新浪微博也占到四分之一(图三)。

https://qixuanyang.files.wordpress.com/2016/07/e59bbee4ba8ce5928ce59bbee4b889.png?w=756&h=343

基于从章贡邮件追查到的四万多条帖子的分析,研究者进一步确认了“五毛党”受政权委托的性质和工作模式。三位作者甚至进一步认为,很大一部分“五毛党”可能就是政府工作人员。


解码五毛言论


三位作者从章贡邮件的四万多条网帖当中随机抽样200条进行归类。与先前的结论相反,作者们在泄漏的数据库中发现“嘲讽外国”的言论占比非常少。不过经过一系列更严谨的测试之后(如自然语言分析),发现这么少的占比并不是抽样误差导致的,而是真正的舆论引导模式与初探的结论的确有出入。

为了使得数据更严谨,三位研究者运用了五个不同的数据库来证实这一结论:作者先是分析了微博上所有泄漏言论的类型,然后将涉及的微博用户(共498名)分为“一般”用户(ordinary,即那些除了五毛言论之外还有正常网络行为的用户,占比 41 %)和“马甲”用户(exclusive,作者定义为那些粉丝只有不到10人的用户,占比 59 %)。通过四个数据的比较,研究者们发现第五种类型“赞颂型言论(Cheerleading)”占比最大,可能将近 50 % 左右。而其他的类型占比几乎都低于 20 %,特别是“嘲讽外国”和“有理据的赞成/批评”这两个类型。

https://qixuanyang.files.wordpress.com/2016/07/e59bbee59b9be58f8ae6b3a8e9878a.png?w=756&h=654

(注释原文:注:图片中的每一个点代表不同类型网帖占比的估值;每一点所穿过的线代表估值的信心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右上角图例中的六个符号分别对应地代表不同的数据源。其中,章贡区五毛网帖类型分布预估的数据来源包括了章贡邮件中没有提到,但研究者在分析时发现的另外829马甲账号的微博;中国五毛网帖类型分布预估的数据来源包括了与章贡区有相似宣传工作结构的1338个区级行政单位中随机抽样的100个,研究者从这些区行政机构的微博账号的评论和转发中对马甲账号进行抽样,经过统计得到的结果。)
作者们注意到,泄漏的“马甲”账号只占总体的“涉五毛马甲”账号的一小部分(1031个中只有202个能从泄漏的文件里查询到)。在系统性地研究者一千余个“马甲”账号后,作者估算章贡区五毛言论中 55 %为赞颂,只有 4 % 属于嘲讽外国的类型。而有理据的赞成或者批评几乎没有。假设全国所有2862个区政府层面上的五毛都和章贡区有相同的行政模式的话,作者估算,64 %的五毛言论都属于赞颂的类型。

https://qixuanyang.files.wordpress.com/2016/07/e59bbee4ba94.png?w=756&h=498


五毛党的体量


为了推测五毛的人数和实际活动的体量,三位研究者根据已经得到的数据抽样了一些可能的“五毛”账号和已知的“非五毛”微博账号进行了网络问卷调查。为了具体地推测全国“五毛”的数量,作者们也访问了那些章贡区泄漏文件中已知的五毛账号。作者使用比较“正面的”语言来访问用户是不是“五毛”。这些正面的语言是为了让受访者能够比较诚实地回答问题。最后的回馈率高达6.5 %,与一般的网络问卷中已经很高了(皮尤研究中心将3.5 %的回馈率作为高质量网络调研的标准)。结果非常有趣:在推测的五毛党和已知的五毛党中,将近 60 % 承认自己是五毛。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只有 19 % 的非五毛党承认自己是五毛。也就是说,章贡区文件的资料在统计学意义上是有代表性的。

https://qixuanyang.files.wordpress.com/2016/07/e8a1a8e4b880.png?w=756&h=278

三位学者得出的结论是,2013年2月到2014年2月一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有组织引导性网帖达到了四亿四千八百万条。如何核算出这个数目的?简单来说,研究者是通过官方报告当中的数字进行加权计算的。2012年新浪微博共有36,500,000,000(三百六十五亿)个网帖。而中国的网络平台非常多,iiMedia Research Group 在2014年的调研报告中提到全国网帖数量是新浪微博的2.10倍,故研究者得出中国一年的网帖量达到80,400,000,000(八百零四亿)个。

章贡邮件中43,797个五毛网帖中,有30,215个是2013年2月到2014年2月期间通过202个“马甲”账号发表的。而研究者实际发现有1,031个账号,故假设未泄漏的账号的发帖量与被泄漏的发帖量相同,得出该区一年有154,216个五毛网帖的结论。三位学者进一步以官方统计数据得出江西省五毛数据的体量,核算中以“人均五毛网帖量”作为基底,根据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上网的权重得出10,650,000(一千零六十五万)网帖总量的结论。因江西有网民14,680,000(一千四百六十八万)人,故进一步得出中国网民人均五毛贴为0.7255个。再乘以中国网民总人数,就得到了448,000,000五毛网帖的结论,占总网帖数的0.56 %。


讨论


King, Pan 和 Roberts 的这篇论文为对中国政府舆论管制的研究做出理论上和方法上的极大贡献。首先,三位学者将公开他们通过章贡邮件所整理的数据库,方便其他学者研究。这一点本身就为进一步研究舆论引导行为的环境因素提供了无限可能。在理论上,作者证实了中国政府系统性开展网络引导的政策的可能,并且也分析出了政府此举的目标:通过有组织的发帖来操控舆论走向,为政府的决策提供所谓“民意支持”,并且通过互动避免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在方法上,三位研究者漂亮的研究思路,前沿的网络大数据研究方法和自然语言分析,本身对信息源较少的研究就有很大的启发。

笔者认为,“赞颂类”的网帖居多的原因可能是考虑到发帖效率高,但是由政府官员评价体系导致的还是其他原因不得而知。“事实报道”类可能是作为传播性较强的引子,而“无理据的赞成或建议”发帖效率也比较高,极易成为转发“事实报道”类的内容。不过也可以看出,五毛的舆论管制的目的并不是以理服人,而是以口号式的民粹方式对异端言论进行打压,进行战略性的焦点转移。这与Wenfang Tang 2015年在 “Populist Authoritarianism. Chinese Political Culture and Regime Sustainability”一书中的分析不谋而合,即政府通过自上而下的大型动员(mass mobilization)来确保政权本身的合法性。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最近一篇谈舆论对文革反应的文章中的措辞和帖子的选择就是这种治理逻辑的典型表现。

而这篇论文仅仅开了一个头,笔者认为中国地区间的差异巨大,如果能有更详细的区域舆论引导资料,那么对于五毛的网络行为的研究会更精确而深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从2013年起每个月都发布月度报告,而且在也时常发布政府微信微博舆论影响力的排行榜。如果在这个方面能够将三位研究者与国内舆情研究喉舌的数据进行比对的话,可能会有更有趣的发现。另外,五毛网帖的占比仅为0.56 %,但其影响力可能远不是这个百分比所能体现的,故从传播学的角度可能对这个议题能有另外一番解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