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心请教:为何共产党大多数都是「坏」的?

历史上很多共产党执政的下场都是倒台,因为逆世界潮流。想问,强权、逆潮流、人治等等,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共产党身上(如捷克,中国,苏联,东德)?

又或者问,为何「坏」的大多数是共产党?

本人这方面知识欠缺,虚心请教。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从胚胎时期就是坏的,根坏了自然就坏,从十月革命开始列宁就是靠着欺骗上台,上台之后又打压排挤杀害其他党派人士。

到了西班牙更是如此,虽然是民选上台但是上台之后屠杀迫害宗教团体以及信教民众,所以才引发了西班牙内战。

巴黎公社就不说了就是个笑话。

在中国从共产党成立那天起,就伴随着不断地杀戮,杀戮他们认为的敌人,以及他们自己,AB团整风斗地主打土豪抓特务,宗旨就是鼓动群众斗群众,以及内斗,另外共产党是一个国际恐怖组织,所以也就没又正常人所应又的那些基本底线,早在日军侵华以前就已经在分裂国家,成立了所谓苏维埃共和国,更荒谬的是他们的宗旨竟然是保卫苏联,日军侵华期间有勾结日军,对抗当时的中央政府,继续分裂国家。中共建国以后又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直接导致如红色高棉这一样的流氓政权犯下百万计屠杀的滔天罪行,以及间接导致了东南亚国家的广泛反华(在中共妄图通过输出意识形态颠覆东南亚国家政权之前,当地华人于南洋人相安无事和平共处。)最终导致了印尼60年代和80年代两次大规模的反华运动。

归根结底,共产主义本身就是由邪恶的种子萌发出的邪恶事物,注定永远和邪恶与杀戮相伴。
坂田英机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因为共产党这个体制就是一个逆向淘汰的体质。而且是党在国上,人在党上这种体质。(就比如说国家是公民组成的。共产党硬是把把公民分成人民和敌人,而这个划分标准是党确立的。而党又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谁能代表党就是党的总书记,或者是几个政治局常委)。共产党内部是党性高于人性的,就是一句话在共产党的体质中你可以犯罪但是不能犯错。就比如活摘器官在我们看来是犯罪,但是共产党不认为是错的。薄熙来的倒台并不是他犯下了反人类的滔天大罪,而是由于他和共产党的头目政治斗争失败了,犯了政治上的错误。能爬到最高层的人基本都是很坏的那种,因为有良知的人必然承受不住党性的考验被淘汰出局。
是一党专制都是坏的,而共产党执政之后一定要一党专制。

其他一党专制的执政党也是坏的,比如纳粹。

共产党在有些国家从来就没有执政机会,这样的共产党也不能就说他是坏的。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大家都没人说到点子上,因为共产主义是反人性的。人性的本质就确定了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了,而共产党为了维护面子上的共产主义就得做违反人性的事,因而共产党最终就变成了邪恶的。其实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东西,因为如果共产党不邪恶,也就是顺从人性,也就不是共产党了。
庆丰大帝 天降伟人
对于共产主义及马克思理论的问题补充点个人观点吧。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的确存在诸多漏洞,比如其最核心的剩余价值说,而基于劳动价值论构建的学说体系也是很粗糙的,他对私有制的批判,带有他个人和时代的局限性。

另一方面国际共运兴起,也确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条件:
全人类面临农耕文明与工业文明交界,科技带来的生产力跃升造成各个社会文化之间的大撕裂。而alpha版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很快遇到了大bug,随即的一战二战,大萧条等等,均是这一时期新生产关系,及新阶层矛盾带来的政治后果。

回头来说马克思主义,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不过分展开了,但是没必要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抛开存在缺陷的劳动价值理论,其对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论述,以及社会阶层运动的本质逻辑,是很有价值的,虽然细粒度不够,但逻辑挑不出毛病。
另外,无论是苏共还是中共,他们本质上都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实际上真正的共产主义生产关系形态,是不需要政党的,不需要货币,甚至不再存在国家概念,因为不再存在阶级。
因为生产力水平,高到经济活动不再存在交易成本,货币消失,阶级消失,国家消失。

另一方面,由于资本主义社会从alpha迭代至beta版的空档期,巨大的割裂使得共运有了土壤。而这又进一步影响了马克思后来的判断。
但是我想马克思对这也很清楚,这必须要人类文明整体的生产力水平非常高,至少比工业文明高数个量级的水平,比如可以直接使用整个母恒星的能量。
马克思对于共产主义生产关系形态的考虑,过于乐观。这就好比现在很多科学家对于未来强AI的开发也过于乐观。

显然,人类文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处于工业文明社会,除非掌握可控核聚变,甚至太空殖民,可能才会离共产主义更近一点。
而以共产主义旗号上台的政权,最终都将面临意识形态在生产力现实面前的崩塌。
但他们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先验性且排它的,自然就成了你说的“恶”。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比特币被开发出来,就是因为他想借助数学,达成一种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
而起因也正是08年金融危机,是现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货币制度bug,中本聪认为货币应该会演进为去中心化的。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共产主义”乌托邦?
但我们都看到了结果,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依然和中心化的美元挂钩。而中本聪本人持有的创始区块和那些比特币,现在已经成了亿万富翁。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冒头来看看 新注册用户
限于本人学识认知,一点愚见贻笑大方,抛砖引玉吧。


中学马克思的政治课教过我们(-_-||露怯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要相符才能彼此促进。

生活也教过我,人必须自私,一定程度满足了自身需求后才会把物资馈赠他人。

那么好,社会主义大家没有私产,一起生产,干多干少拿的钱一个样,那你愿意比别人多干点么?不愿意吧,那就拼着少干点,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

于是最后就出现这个局面,每个人的生产量都可能只是他维持温饱的那点量,均富变成了均贫。当年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这样,不管是东德还是苏联,单就衣服而言,全是一套穿到烂,颜色只有灰色,耐脏么。

这个时候就有人犯嘀咕了,我有能力有知识,我不想这样活(这是我们人类能进化成人的本源力量)。但是这就违背了共产主义平均思想这个基础了。怎么办,两条路,一个是要求私有化,自己生产给自己,那其他人眼红怎么办,杀;一个是爬到分配利益那个阶层,把物资分给自己,这也违背平均思想啊,怎么办?

好办,都掌管着利益分配了,那就是掌管着权利啊。对付有意见的人,一个是洗脑,一个是杀戮,够不够?逐渐就形成了一个特权阶级,社会主义制度变成了奴隶制度。。

所以我嗤笑马克思,你那闭门造车的思想,根本不现实,白白害死了几亿人类。当今还是欧美那种保护私有权,三权分立,民主普选这一套制度,既能促进生产力发展,又能大致确保个人利益。

共产主义么等科技发达到那天再来吧,不过我都担心人工智能太厉害,到时候是机器人统治人类。。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共产主义纯粹是空想主义,根本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证明其可行性(不可行的证据倒是一大堆),和现在国内流行的画大饼如出一辙
rtgzddgh ? 已停用
窝还以为要来问共产党员是不是大多数都是坏的。原来是指整个的政治团体。


这么个问题,那按支忽风格,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不对,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的共产党,一个也没有。不要装得好像哪里还有好的一样。

德國古典哲學的整個演進過程,他們這一系列思想家是一個替代上帝化的過程,就是把原先處在理論核心和作為發動機的上帝在康德那裡虛置下來,到黑格爾這裡就完全替換了。

你如果還要在哲學方面推陳出新,再搞新的哲學,你已經不能依靠理性、認知這些傳統框架了,於是你必須跳到費希特、謝林,最後是叔本華、尼采和柏格森那條路線上。你脫離了自希臘以來哲學家形而上學的傳統、要依靠理性推演的傳統,跳到以感性為依據、以自然崇拜為依據、以主觀心理為依據的這條道路上來。這些東西,例如像叔本華和尼采那一套哲學,按照希臘的標準不能算是哲學,算是心理學或者文學還比較合理。

馬克思是政治家而不是思想家。以前的德國古典哲學家全都是思想家,他們的理論是根據思想的內在邏輯推演的,對現實社會有什麼效應,他們是毫無概念而且根本不管的。而馬克思的做法是相反的,他始終是一個政治家,因此,他的理論彼此之間是沒有連貫性的。

他也是一個高級雜文家。高級雜文家不能夠像低級雜文家那樣,拿破崙來了以後我說拿破崙萬歲,拿破崙倒了以後我說威靈頓萬歲或者布呂歇爾萬歲,那太低級了。

首先,他在大學生時代是青年黑格爾派,說根據黑格爾的哲學理論,從玄學角度來講,就像現在的弗朗西斯·福山說的那樣,自由民主體制是歷史的終結,它是世界政治窮盡了內在可能性的結果。

現實政治失敗以後,馬克思說:我告訴你們,我有一套更加深刻的理論,這套理論叫國民經濟學。國民經濟學不是馬克思的理論,是馬克思以前舊普魯士王國那些反動容克地主的理論。他們的政治目的是為了反對漢堡的商人和那些自由資本家的力量。馬克思拿來頭足倒置這一下,保守派的國民經濟學就變成了社會主義經濟學重要的、核心的源泉之一。它們當然有一個共同的源泉:它們都是要反對輝格黨人和自由主義者的,只是反對的方向相反。大致上是這樣說:”英國資本主義為了自己的利益,讓他們的商品通過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席捲全世界,以革命性的方式 — — 但是馬克思不提這摧毀容克地主,因為萬惡的容克地主也是我們激進派的敵人,而是使我們不發達國家(因為當時的德國就是第三世界國家,跟現在的印度是一樣的)、使我們的工人階級受到英國資本家的剝削,撕碎了我們的工人階級過去在中世紀的封建制度下受到的那些保護,撕去了溫情脈脈的面紗,使大家變得唯利是圖。

然後,他就跑到比利時去了。他告訴法國那些失勢的政治勢力:你們相信萬惡的歷史進步,什麼歷史進步?就是說保王黨人垮了以後就可以資產階級上臺,資產階級上臺以後社會主義者不就該上臺了嗎?你們沒有想到橫插一杠子的還有這個通過官僚國家機器來組合廣大天主教農民的組織方式,這個組織方式橫插一刀把你們殺敗了。現在我告訴你們,你們只能採取更激進的辦法:砸爛官僚國家,你們才有反攻倒算的機會。

這一套理論的依據在哪裡呢?這一套理論是所謂的白色雅各賓黨的理論,就是雨果和巴爾紮克小說裡面朱安黨人的理論。這套理論是極端反動的,但是馬克思把他們的帽子和衣服剝了一番、重新包裝以後,立刻就變成了最激進的理論。這些理論原先設計的目的和它合乎邏輯的結論就是要恢復聖路易的封建君主制。馬克思把它引向了另外一個方面,砸爛官僚制度不是為了恢復有血有肉、大家親如一家的、有機的封建君主制,而是為了實現「一切人的自由發展」這個模糊含混的無限解放、無限解構的理想社會。這個理想社會是一種狂歡節文化,像希臘酒神節那樣任何人想怎麼幹就怎麼幹的一種社會。這種社會按道理說是很快就會在無政府主義的殘殺和血腥當中結束的,然後在現實政治中不可避免變成新一輪專制。列寧最後就走了這一步。

列寧發現只有依靠一個在馬克思主義本身沒有依據的東西 — — 就是布爾什維克黨組織來領導才能避免社會完全失控,以及在我吊死很多人以後為了保證我老人家自己不被其他人吊死。我只有說,什麼人才是真正的人民警察呢?只有黨委領導的人民警察才是真人民警察。其他凡是拒絕接受黨委領導的人民警察都是壞人,是白衛軍,是資產階級,是混進人民內部的流氓無產者。總之,要名義總是可以的,反正你不接受黨委的領導你就不是真人民警察,真人民警察的鑒定標準就是黨委的領導。

這一套列寧主義的原則被事實證明是唯一可以站得住腳的馬克思主義,只有這種馬克思主義才能夠實際實施統治。它用黨委來填補這個秩序真空,黨委無所不能。當然,這樣一個黨委領導的民警就完全失去了馬克思所謂的民警的意思。它當然不是人民自己產生出來的民警,而是另一個官僚機構(只不過這個官僚機構現在叫共產黨)任命的民警。而且,共產黨享有的專制權力,不要說比臨時政府了,比沙皇還要大幾十倍。

而且這個種子在馬克思本人身上就已經播下了。馬克思是怎樣運用極右派理論來打擊溫和自由主義者和中左派社會主義者的,這是他的秘傳心法。這個心法,大多數歐洲的社會主義者都不知道。所以,從他的種子產生出列寧是不成問題的。

當然,馬克思在比利時這樣折騰了一陣子以後,話說得很響,在理論上證明了自己一貫正確,但在政治上還是失敗的。他折騰了幾下,被比利時政府上門來很有禮貌地說,我們不歡迎你。於是他只有逃到全世界最自由的國家英國去,過了他流亡的最後一個階段。到了英國,他把他的扯衣服戰術發展到最後階段,就是我們所知的資本論。

理論依據,也就是說有技術含量、需要運用數學的那一部分,是李嘉圖他們搞出來的。政治方向那一部分,由馬克思顛倒了一下,指向了人家本來打算保衛的那一個方向,把原先用來打擊猶太人的理論用來打擊資本家。

勞動是一切價值的來源,這就是意味著交易成本為零。按照現代經濟學,這純屬胡說八道,現代經濟學的主要部分就是交易成本。馬克思代表了勞動價值論的極端,是中世紀修道院通過李嘉圖產生的那個經濟學發展到極端的產物,發展到這一步就已經發展不下去了。一種事先強調交易成本為零的經濟只能依靠武力來執行,因為沒有任何人有動機去生產任何東西。

到此為止,馬克思主義這個禮品盒裡面套的東西,這幾個互不連貫的部分,分別來自于德國保守派、法國保守派和英國保守派的東西,大體上齊備了。馬克思為了打擊自由派,說自由派和激進派是多麼淺薄,把這些比自由派更反動的人的思想理論拿過來打他們,結果這些理論直到今天還是左派理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左派在思想上是淺薄的,但是在政治上他們佔據了一定的資源,因此不能說他們祖師爺的壞話,於是就這麼硬著頭皮繼續幹下去了。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產生的整個過程。
地狱的土壤就会生长出魔鬼来


除了那些被共产党侵略的地方,好像波兰这种情况,大部分支持共产党的地方,都是贫富差距极大,而且落后愚昧的地方,好像苏联,大陆都是这样,而且这些地方的宗教和政治都腐败的无药可救,就是因为没有正义,所以这些地方的人就变成放弃正义,自暴自弃的接受共产党


好人可以杀死隔壁有钱人分田地吗?好人可以放弃自己的信仰,抛弃一切道德良心吗?当然不可能,所以大陆人当年支持共产党,就是因为大陆人坏,坏到极点,所以就变成共产党了


但凡有一点点良心,人都不应该用暴力杀死别人分他的财产,而一群没有良心的人,无法无天的结果就是把所有反对他的人杀光,不这样没办法维持他们自己的存在,因为他们不杀光这些人,就不能夺取财产,更不能保护自己抢来的东西


所以共产党国家的成立,证明这里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恶人,好人都死于非命,剩下的恶人就会彼此残杀,最后这里就是地狱,好像大陆人一样
香港人加油 为中华之灭亡而读书。00后。
人类距离美好未来之间,有一片血海;为了实现美好未来,就得先实现血海。
共產本意是好的,可是禁不住人性阿
独裁专制有好的吗
凡是有公正选举的地方,共产党就无法执政。这说明该类型的政党只能靠排除他人来上位,这就奠定了逆向淘汰的基础,有良心的人无法获得高位。
因为你说的国家走的都是苏联模式,于是在共产党当政期间都搞计划经济,大政府包办社会,一党专政,党内集权,领袖个人崇拜。


在没有任何权力制衡的情况下最终所有走苏联模式的共产党都从人民广泛支持的革命政党退化成了独裁者。


虽然我个人并不看好,但北欧的社会民主主义应该算是最接近成功的一种模式,不过它和马克思主义还是有很多根本上的不同。至于中特它其实是一个资本主义的模式。


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好”的社会主义模式,目前看来是没有的,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好”的共产党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07
  • 浏览: 8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