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怎么看“十几名澳籍宝宝仍困武汉 外交部长宣布不再撤侨”?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2-12/australian-citizens-wuhan-no-planned-evacuations-coronavirus/11957196

我的看法:

拿着PR不换护照的几乎都是墙头草,想两头捞好处的。

这次就是给这帮人一个大大的教训:你们还拿着中国护照,你们就是中国公民,就得按照中国公民的规矩办事。

不是我说什么,其实这些人比土共都可恶,基本都是资深帮凶。
已邀请:
说句不好听的、澳洲的中国大陆华人( 滞澳支人),10个有9个配得上麦卡锡铁拳。没有一个澳洲华人是无辜的、这话毫不夸张。
既然当了两面派,那就要付出两面派的代价,哪有只两头占便宜从不吃亏的好事。
站在路中间是最危险的,因为你有可能被两边的车碾压。
除夕夜除恶习 反共是良知 中立是帮凶
把这些人打醒,可以唤醒更多的人换外籍护照。
以后更能说明,中国公民一点都不稀罕。
如果只是为了省回国办签证钱。
那这个代价同样也要一起承担。
Fumihk 宅女一名
人家澳洲的外交部长可能真的已经尽力了。要知道中国向来什么都做得出。
可能中国拿这些孩子来要挟澳洲,要求他们别封关,否则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所以澳洲不能答应,只好见死不救。
另外,那些澳籍的中国人还真有趣,被自己国家扣留了,为什么会怪澳洲政府呢?是中国政府不让任何中国人离开!要声讨都声讨强行把他们留下的中国政府吧,这里是中国的地盘!!
你看, 之前滞留日本的湖北人都是直接叫日本政府处理的,从来没有要求中国政府的帮忙啊。
当国民被恐怖分子扣留的时候大部分的国家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恐怖分子根本不会理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待恐怖分子愿意放人,然后去把人接回来。
习奥塞斯库 远看一坨屎,近看习近平
耶和华因为索多玛与蛾摩拉的罪恶,要毁灭两城,亚伯拉罕向他求情,耶和华答应,若在城中能找到十个义人,他就不毁那城。结果,耶和华所派的两位天使一去,所见义人,唯有罗得一家,天使告诉罗德到山上避难,逃难时切不可回头看,罗德的妻不遵神谕回头看了一眼,化作盐柱
en⋯⋯PR拿了也不是可以馬上換護照,還是要等幾年,然後考試入籍啊⋯⋯PR又得不到所在國的選舉權,不住在中國的話也不會有中國的社保,好處比你想像的少太多了,除了回國方便外。PR還有可能隨時被所在國取消,只要你不居住在這個國家達到一定時長,你PR就失效了!有的人可能沒時間考慮考試,或者工作要求常回國,所以沒想去換護照。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这些人,就应该被困在武汉,然后挂出来,给全体澳洲华人看看,做两面人的下场是什么。平时赞扬什么中国效率,关键时候就哭求澳洲政府帮忙。

而且看看他们的愚蠢借口。
“周雪芬告诉ABC,当外交部联系她参与第一个航班撤侨时,她和她的先生正在进行自我隔离,他们不希望因为冒险而让其他乘客感染。”
这种自我隔离,有任何意义么?澳洲撤出的侨民,本来就是要被集体送到印度洋小岛上隔离的,对外界是没有风险的。而且武汉是疫区,自我隔离也没有任何意义,你可能现在没被感染,14天后反而就被感染了。
能入籍澳洲的华人,起码都是精明的很的,不可能做如此愚蠢无益的事情。所以必然是有其他原因没走。

“另一名被困在武汉的澳大利亚人楚文静和她的两个分别四岁和两岁的孩子在一起。她说,她原本收到了第二趟撤侨班机的邀请信,但由于脚部受伤,她两天都无法行走。在错过了那架飞机后,楚文静期待能搭乘下一个撤侨航班返澳,但也被告知澳大利亚接下来不会再有撤侨计划。”
脚受伤了有什么影响么?找个拐杖,放弃大部分行礼,走下楼,上车到机场,就能逃亡成功了。
没有这么做,显然是把澳洲政府看成随叫随到的班车了,这般不想坐了,就坐下一班。

退一万步来说,这些人为什么没有早点跑,还得等撤侨?都移民成功了,消息也得灵通点吧,听到武汉肺炎的一丁点消息,就应该知道要大逃亡了。没跑的,多半也是国籍在外,信仰在党的两面人。
Hermione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當不義成為法律,反抗就是義務
王永平

有報道一度稱孟晚舟持有加拿大護照,這引起她被捕的身份究竟是加拿大人還是中國人的疑問。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明確回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下簡稱中國國籍法),孟晚舟是中國公民。


不少港人持有外國護照,所以這是個非常切身的問題,值得弄個清楚明白。


中國國籍主要是以中華民族的血緣為依據。例如,只要父母一方為中國公民,當事人無論是在中國或外國出生,都具有中國國籍。在港人記憶猶新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上,一度失蹤的香港人李波持有英國護照。但當英國政府就此事向中國交涉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嚴正指出,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雖然這句話引起不少港人議論,但其實王部長的說法完全是有法可依。

至於另一位銅鑼灣書店涉事人士桂民海,雖然他同樣持有外國(瑞典)護照,但他的情況與李波不同。桂民海是在瑞典定居一段時間後入籍瑞典,成為該國公民。根據中國國籍法第9條,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因此中國政府沒有公開表示桂民海首先是中國公民,而瑞典駐中國大使館也獲准與桂民海有限度地接觸,向他提供醫療援助。

根據中國的立場,香港從來都是中國領土,只是有段時期由英國管治。因此,在香港出生的港人,無論持有任何護照,一律被中國政府視為中國人。至於已移民港人的下一代,假如他們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均可被視為中國人。港人用外國護照進入內地,倘若犯上官非,只要他們同時符合中國國籍的資格,他們完全可能被視為「首先是中國人」。

今天,不少本身或其家人、子女持有外國護照的港人,他們愛中國的情緒非常高漲。他們適宜認識中國國籍法,明白到當中國政府認為他們或其家人犯事時,

不要指望他們效忠的外國勢力可以幫忙。

Kongepingvin Fædrelandets kærlighed er min berømmelse
建议在澳厉害国人组成红色法拉利车队炸街,高喊操你妈比表示抗议,,,
澳洲政府应该修改国籍法,父母一方是澳洲公民的,孩子才是澳洲人,这样就可以杜绝这种双非的澳洲宝宝。
White_Vinegar Winnie the Pooh
不想說活該吧,用最大的善意假設這些人都是回去過年而不是拿著PR甚至轉漏洞保留了中國護照居住中國兩頭通吃,雖然明知這個假設不可能。最起碼可以說這是很多華人生活在自由世界還繼續抱著微信那種支那狗屎當作唯一信息來源的一次自作自受。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會有人在今年回武漢過年,明明這個疫情再怎麼後知後覺最遲到一月中你也應該心裡有數了。另外最後那個化名Mel的不愿留名的女士,这个时候知道谁是"our government"了,我都有理由相信她不願留名是不是怕被人找出她之前各種”熱愛祖國”的言論。
多半这些人都是体制内,跑了就没狗粮了,去澳大利亚只能吃屎
Acca0429 中共去死
這件事不就跟台灣的中配事件差不多嗎?

澳洲處理方式也跟台灣政府一樣,只差沒跟陳時中一樣說出:國籍自己選的就自己承擔


我等著看這些人上電視哭
拿PR就不是自己的国民了,那么简单的道理不难解释。

也不用说什么两头草,也很多是申请加入国民中,平均也需要个好几年才有机会(除非你是马云类)民监没有蹲够,就老老实实的在所在国。过年还跑回去中国就代表脱不了支,我身边有几个朋友也是这个情况,就三-四年不离开。怕有意外。

回到墙头草,两边好的投机分子,和平时候就顺便你玩吧,现在是紧急状况,手上的护照为标准。不要jjyy那么多。
現在入籍申請非常困難最少燈2年以上,最好別一把打死,pr很多🈶️國內生意,有個身分證好辦事的多。雖然說我也知道有不少垃圾移民甚至紅色貪二三代,但腦子清醒的凸凹移民還是大多數,別忘了廣大法輪功受害者,64受害者後代。我不希望看到太多貼標籤的行為,海外移民應該是最該聯合的一批人,比那幾億粉紅好轉換的多。
阿篱 观察 忘記密碼了
说实话我同情这些孩子,但是不同情这些孩子的家长。虽然反共,但是对于骑墙的也是厌恶至极。希望这次被铁拳击中,可以让更多国人放弃脚踏两只船的骑墙做法。
 阿共要的不是你走,也不是要你留。阿共要的是你听话,给阿共足够的利益或者面子。这些侨民或许有骑墙派的嫌疑,但他们罪不至此,他们也是受害者。要问责,就问问给外国人超级待遇的政策制定者
Helloworld123 西方保守派一员
很多移民前是粉红,移民后继续做粉红,连生的子女都是粉红。老的粉红就不说了,和几个第二代聊了下,竟然好几个对中国有好感,理解华为的不聘35岁以上IT工程师的行为。还有好几个从小随父母移民然后,父母继续在国内做生意,也想着日后回国捞一把的。。。

投资移民普遍操作是父母移民带小孩,拿完绿卡,小孩入籍,父母双方继续中国籍,或者一方加入当地国籍
认识的几个技术移民的,绝大多没有加入当地国籍,骑墙派,这种中国人特性,是不会单纯因为移民儿改变的。 至于这个肺炎会不会催化一波就不知道了。上面报的新闻里,孩子澳洲公民而且都好几岁了,他们父母却不是双方澳洲公民,所以完全不是几个葱油说的什么时间限制,移民监之类的原因,他们纯粹是不想入籍。

很多移民人士在国内(自以为)家境不不错,如果没有移民在国内都是中共的基本盘,不是品葱上这种看透中共然后拼命想移民的。除了像我这种从小偶然看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然后在在厌恶中共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的人是很少的。

这么多年,有六四背景的我只碰到2个,一个上海人真的是逃出中国之后积极反共。一个当年在境外留学,受益于大赦政策,日后长期从事进出口贸易,中国进货卖给当地华人,这种人怎么会反共? 
Coral19 飘~~~
澳洲准备撤侨时:说每个人(包括孩子)收1千澳币,并送到圣诞岛隔离两周。
然后马上就有华人说不放心圣诞岛内生活状况,要重新考虑是不是接受政府撤侨帮助了。

现在一看,不但一分钱不收了,隔离的生活条件还不错……

以为政府召之即来啊?!
活该了那些人。 
AncientGreece 我所怀念的是,那段神还在人间的时光。
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一颗心宽容。
在这个时候,不得不为之,也只能勉力而行。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小熊维尼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6
  • 浏览: 7392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