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看不懂李文亮事件的真正可悲之处?

李文亮事件的可悲之处跟你国民小yy的民主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完全无关。

李文亮事件的最可悲之处在于真正的知行合一的岁静也不多了 。

中国人已经道德崩坏。下一次,连李文亮都不会出现了。



首先,李得知内幕消息是从呼吸科的同事那里,是私底下的关系,而不是医院公开会议。
这个就已经很可怕。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很正常,更可怕。

其次,李可能没把同事禁止外传的忠告放在心上。随手一发,本意仅是提醒身边的同学。说明他至少是个有最低社会责任感的岁静,但尽管他一再提醒不要外传――事实是被随手外传了――可能从另外7个医生那里。

于是又一批中国人被教育了:中国人之间确实不值得互信。

瘟疫的内幕消息流传到社会上,也没有人相信,相信的人也没有组织自救。要么以为是谣言,要么自扫门前雪。

整个武汉只处理8个在公共平台散布消息的医生。武汉有多少医生?
大部分医生深知中国人本性,根本不会去对外转发此类  【消息】。

而这样的人已经占了绝大多数。 

为什么要用刑法处理【主动传播传染病】最高死刑――这让中国人感到安全,而不是深深的恐惧。
中国人默认互害――中国人互相知道彼此间是什么德性。

  而且他们都以为对方还不知道

他们还假装相信中国政府处理得不错  企图欺骗其他中国人相信党和政府  

这样的中国人 为什么有他们的同类还在指望他们去争取所谓的民主自由?那不是比他们更不如?
假设,李文亮事先知道品葱这个论坛,他要怎么在品葱发布这个消息又不被网警识别身份呢?
你那么悲愤做什么?
你们这些认为中国人有得救,只是差一个开明政府的人,才是没得救。
Hermione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當不義成為法律,反抗就是義務
確實李文亮事件可以寫一篇一萬字論文去研究,他本人是飽讀詩書的一名專業人士,具備比平常人高的分析能力,平時也有翻牆習慣,接觸外界的資訊沒有問題,但依然選擇當護旗手跟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港人作對。到自家武漢出事了,由他暗地裡通風群組,到事發後被整治然後發的公開信,就是活生生的鐵拳教育,將他這個偏粉紅的歲月靜打醒,不過代價太大了,清醒的時間只有數天吧?

對不起歪樓了。
大家只是找一个人作为点,然后靠拢在一起,表达不满。。。谁都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体制上,但目前能做到的只有这一步。。。
愿雅威平安 賊穿上了警服,就成了穿警服的賊
李文亮的事件如何,不重要。
中國人應否鼓起勇氣,說出真相,也不重要。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有一個人大聲吹起哨子(不管是否真心),警告身邊的人有瘟疫要來了,可是沒人聽他的,當局說他造謠,處以拘留。諷刺的是他說的明明是實話,何來造謠一說?

吹哨人死了,大陸的人繼續歌舞昇平,上讚祖國抗疫好,下笑西方多患者。
大陸人是忘了是誰隱瞞疫情嗎?
是誰令病毒傳遍全世界?
是誰抓走陳秋實和方斌,罪名又是甚麼?
武漢人的血是誰流的?
大陸人對得住死去的武漢人嗎?對得住成千上萬的肺炎死者嗎?

基督教支持「一報還一報」的說法。
用刀傷人的人,最終必會死於刀下。
大陸人如此不顧同胞之情,我非常好奇,等到他們死的那一天,等著他們的「那一報」又會是甚麼?
Winniebiss 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为什么不醒,这是韭菜的自觉。
李文亮之所以成为焦点人物是因为他太过于平凡,用微博记录自己的日常,使他在广大中国人眼里不再是扁平人物。几乎普通的知识分子,中产阶级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兔死狐悲。
但其实他的结局,在某种意义上是每一个在戈培尔效应下的小粉红和所谓护旗手的必然结果,当社会主义铁拳用无情的事实敲醒装睡的中国人时,他会发现所有人都在装睡,没有人救他,而迎接他们的只有宛如炮灰般的命运。
这是人的劣根性,本就无法避免。往前推30年,六四之后被清洗被举报的不算少数吧,我周边就有一个因为被举报坐牢,出来后郁郁不得志而自杀的人。30年前他可是大学生。
至于文革时期,互相举报攻讦就更是平常了。所以说,不要挑战人性。
我相信大多数人是希望能买得起房,吃得起肉,在社会上可以平等而有尊严地活着,而去追求民主自由。
我们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
确实如此,从河南卖血艾滋村到非典到武汉病毒,分析一下这几个事件的吹哨人就明白中国社会的溃败如此迅速。
河南卖血导致大面积艾滋病传染,两个体制内人员,高耀洁,王淑平,可以公开反应问题,虽然受到打压仍然可以不屈不挠继续上告到惊动中央,然后问题大面积曝光,最终被重视起来。
非典则是只有一个高级体制内干部蒋彦永,他的特殊身份不怕打压,他也没有变成同流合污的官僚,秉着良心在体制内爆料,中央台不理会,凤凰台也不敢,最后他是不管不顾直接找到纽约时报,靠告洋状来惊动中央,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李文亮呢,根本算不上主动曝光的,他跟前面那种丢掉工作也在所不惜的勇士王淑平,高耀洁没法比,跟不怕丢掉退休高干待遇的蒋彦永也没法比,他又软又怂,偷偷摸摸跟身边亲友警告一句还怕外传,但是因为没有更勇敢的吹哨人,他这样的岁静党已经相当显眼,被党国维稳工作人员盯住了。他的下场比前辈们惨的多。
事实上,这也是等而下之。
勇敢的反抗者,不惜丢掉工作,家庭,也要为了正义而爆料的王淑平,高耀洁,都最终离开中国,在自由的美国生活。
没有丢掉工作,因为已经是退休人员嘛,虽然从来没有被处罚也没有被抓起来训诫,但是代表中国良心的蒋彦永医生失去人身自由,软禁在家,至今为止,中国政府想尽量消除他的影响,让人们忘记他。
胆小善良的李文亮,被区区几个派出所警察就当成灰孙子一样训,签字认错,被送上前线,耽误治疗,临死还要插管拖着。
以后呢?什么人都不会有了。
武汉疫情还没有完,人们就开始表演白眼狼。
建设方舱的农民工,回乡要被收高价隔离费,辛苦挣的钱还不够付款的。
照顾确诊病人的护工,被查出确诊以后却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流浪街头,哪里也不收。
志愿者,护士,医生,想要回家,小区微信群曝光了他们的姓名住址,还公投拒绝他们回自己的家。有个小护士,家门前被扔烂菜叶,哭着走了。
这帮黑心黑肺的人,都不能称为人类,他们下作猥琐自私互害,真是不值得拯救这样的东西
生而反共 观察 仇共的我 卻想不出如何能合理的安全抱團 起義 的方式 眞的很難
我們先來釐清一下事情為什麼會流傳 

先講到小圈子 華人最愛的優良傳統 

小時候上學要分派系 你跟誰玩 我不喜歡跟你玩 

出社會工作要分派系 X主管是什麼東西 我只聽Y主管的話 

在任何小圈子裡面 要關係緊密要有一些的特性 最常見是利益關係 在來就是秘密分享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我們知道就好了 不要說出去??

這件事情只是在小圈子流傳的 只是有腦殘沒有遵守小圈子人的利益 散發出去才變成這樣

所以李文亮是英雄? 他訊息上寫了不要流傳 他只是一個正常韭菜罷了

傳出去的那個才是英雄 他接受到了秘密 沒有守住 轉為流傳 但有人會去找出他嗎? 沒有

李文亮只是在小圈子說了秘密 然後失敗受到了土匪的癡漢騷擾 卻又因此而死

但是他的行為 完美呈現 未來韭菜作了什麼事情 就會遭受到共匪怎樣對待的 教科書範例

所以有韭菜們想抱團爭取 言論自由 

可是韭菜有高水準的 也有低水準的 他們才不覺得你在為我們好 我就喜歡這樣聽黨的話

認知不同 民智未開 想要在共匪底下爭東西 是不可能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 為什麼還會有人願意去爭取? 



因為英雄是不在意犧牲的

他們為了崇高的理想與目的 可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就算共匪如此強大 也願意以卵擊石

看看多少年來被迫害的民運人士 維權律師 良知記者 法輪功人士

這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另外 你說的 "为什么有他们的同类指望他们去争取所谓的民主自由?"

因為這些人的信念很強大 只可惜感染不了更多人 所以造成了杯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河南賣血愛滋村,最搞笑的是,河南中原民工自知感染愛滋,不告知伴侶和兒女,照常和妻子性交,沒戴安全套,傳染妻子


記者問為啥,答曰:「妻子如果知道自己有愛滋,會拒絕性交,甚至離己而去,為了留住她,只能把她也感染了,把她也拖下水」


支那文化果然是費拉駐馬店瓦房店文化,道德水平低得沒邊了




再補充個微信號叫風逝維權,幫你取回被騙的錢,如倫敦金之類,實際也是騙錢的,騙上騙,再宰你一刀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有互害社会,才有共产党政府。不是有了共产党政府,才有互害社会。共产党最多在原子化方面加了把劲。

还在指望中国“民主”的,中国其实早就民主了,在网络诞生前,世界各文明从来没有中国社会这种扁平化程度。这种社会,唯一的有用手段,就是强力,类似绑匪将刀架在肉票脖子上,否则接下来的什么事都谈不上。

但又怎么样呢?

知道悬崖就在前方,不等于有其他的路,身后已经是废土,退就是立即死,悬崖只是将来一天算总帐而已,不管有没有理性都能明白,那相对来说好得多。

该死的,就让它死。别拦着了,那是在造多余的孽。
Deatholder 人在大陆,巴不得明天共匪就死
正所谓
倒了一个中共,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中共
支性不改,永远轮回
李文亮作为中国的道德天花板,也只不过是一个接近沉默的人而已。下一次灾难,哪怕就是真有所谓的“吹哨人”,也只不过会是个赞扬的不起劲的人,而且这个人的下场甚至会比现在的李文亮更惨。
中共会丧事喜办的更加丧心病狂,小粉红会歌颂的更加忘乎所以。
没救了。
我看到所谓调查结果,心里其实有点不舒服。

多人觉得,就是这样,好吧
共产党说,你们要交待,给你交待了
葱上说,体制问题,共产党无耻,不民主就是等死

但我却觉得很无奈,处罚了什么人,处罚了派出所的几个人,我都没去看处罚的到底是干警还是派出所领导。但是我心里想,这些人觉得冤枉吗,冤啊,这管他什么事。找李来谈话是他们来做的么,不是,是有人监控到这个信息然后判断为不实谣言,让警察来做的。警察只是执行者,而不是发起人。因为警察并没有判断这个事情是真还是假的能力,特别是牵扯到这些疾病的,让警察来做这件事的人在哪里。调查报告里面并没有。葱上很多人的观点是,你做这个工作你就该死,警察该死,网警该死。我无法持这样的观点,他们只是在这个体制之下工作的人,网警也许60%时间在维稳,40%还在抓电信诈骗犯呢,有问题的不是这个警察。而是谁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让这些警察做这些事。

调查报告里面不敢提这个,也不能提,因为这个触及的问题就是,网络的所谓谣言要谁来判定,其实我还是部分赞同网络谣言需要管理的,因为有很多无脑的谣言真的会有人相信,然而似乎没有一个好的体制来做这样的管理,如果一旦管理了,你就会过滤对自己不利的东西而放出对自己有利的。

我看了一个贴说,人民是否应该获得事情的真相。我本来想说,真相永远都无法获得。因为你得到的一般都是事情的一部分,因为你获得事情过程的时候都是片面的。就好比两个孩子打架,你如果要搞明白谁对谁错,估计要花一整天的时间也还搞不明白到底谁对谁错,因为今天虽然是A先动手,但是A会告诉你3天前B欺负过他等等。于是你会采取一个很简单粗鲁的办法,各打五十大板,此案结束。这就是中国封建县官的传统做法,最后大家都不愿意通过司法解决问题了,因为觉得司法成本太高。

我幻想着人类社会可能最后只能通过AI来处理这些东西,但是后来又发现AI还是掌握在写AI的人手上。

随便胡说八道一通
你这个就是瞎讲。
面对这种消息所谓的不要外传就是不要“散播给不重要的人”。
也就是不要在互联网媒体上散布。
当然要告诉亲朋好友。
不然源头把信息扩散的理由是什么?当然是让大家在不被喝茶的情况下产生警惕。
不要外传和不要外传在不同语境情境下意思是不一样的。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说句自大一点的话,是的,他们活该,他们自愿做奴隶。而我这样的人应该被拯救,因为我逃出来了。我们一千多万反贼应该被安置在世界其他地方,永久居住,对那些喜欢他们墙国的,自愿做猪的家伙们,应该让他们享受社会主义铁拳的按摩。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那樓主爲什麽覺得自己覺得可悲的就一定是真正可悲的呢?
每一個人的人生經驗都不同,性格也不同,對一件事件產生不同的感想,看到不同的側面,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我倒覺得,否定別人的感想這件事也滿可悲的
千黛汐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那一天晚上微博上的#我要言论自由#,他们真的是为了争取自由吗?

不,不是的,因为李文亮跟他们太像了,他们害怕自己就是下一个。

如果死的是权贵或乞丐,他们不会这样喊的,因为跟他们无关。
为众人抱薪者,往往什么也得不到。国内的人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怪谁呢。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李文亮医生尸骨未寒墙内就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批判反华势力急先锋阿丘”、“批判反华势力急先锋方方”的群众性活动。

早在李大夫去世后我就在站里发表过“绝大多数悼念李文亮大夫的人就跟那帮认为科比姓科的人一样,都是跟风起哄,不要奢望他们看到事件背后的深意,也不要奢望这件事能让他们有任何改变。”的观点。

很遗憾让我说中了。

七十年来中国无数前赴后继的吹哨人为了唤醒国人失去了自由和生命,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十几亿装聋作哑的人是讨厌吹哨人的,因为哨声扰乱了他们的美梦。
hkgusa 小熊維尼
看來就像劉仲敬說的
只剩下大洪水跟張獻忠了
就跟肖战事件所有人都在围攻他和他的粉丝却不敢质问为什么封网
边吃包子边脱衣服 无话可说,无事可做
谁说很多人看不懂?绝大多数人都懂,只是不说而已
格雷厄姆 抄底高手
所以经过这次疫情坚定了我一定要移民海外的决心,以前觉得中国人还有救只是需要一个民主的政府和社会体制。

现在我发现中国人是没得救的,只有经济危机造成大萧条让几亿人生不如死他们才可能会稍微反思一下……

刀没有落到每一个人头上他们都不会觉得现在的中国有啥问题……
一代风流人物 黑名单 讨厌虚情假意,坚持活出个性
共产党不是好东西,但也不是垃圾桶,给你什么东西都倒进去。所以不要把自己的下贱全部推给共产党。中共只是掌权后的中国人,中国人是掌权前的共产党,完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中国不是今天才思想封闭,是几千年来都封闭。大多数中国人对外部世界缺乏探索精神,给他灌输什么就是什么,别人安排好一切,自己听从就行了。
不做沉默公民 你也配姓赵?
楼内一些可悲的人,觉得别人应该完成杀身成仁的壮举,否则就是胆小的怂蛋,这是一种非常自私自利的想法,我不知你自己处于这境况时能有李文亮的觉悟?对于这个体制你自己是否在明处有抗争过?还只是躲在网上发发牢骚鼓动别人?自己却做一个机会主义者?
难道李文亮应该用社交软件大量群发?或去马路上发传单疾声大呼吗?这种情况他早就被铐进去了,而且别人可能还以为他精神有问题而不宜采信。他后来被叫到派出所训诫,难道应该跟警察对骂或高呼口号?这有用吗?
“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千万不要说出去,结果第二天已经满城皆知,”这个笑话妇孺皆知,李是智商正常的成年人,知道他的预警肯定会被散发出去的结果,嘱咐不要外传只是怕事后给自己引来麻烦而已!
如果是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李文亮的行为也许没那么耀眼,但是在目前国内环境下,必然面临着不小的代价和压力的!在极为黑暗环境里哪怕划亮一根火柴都需要勇气!他也对财新记者说过,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我觉得多国组织和媒体把李文亮列为抗疫第一人,名副其实!他的去世也是对掩盖疫情打压言论自由者的最大的讽刺和控诉!毫不利己奋不顾身动辄牺牲自己的超人只存在影视小说中,而不会出现在现实社会中。脚踏实地做好自己,不奢求他人,反诸求己,不作恶,坚守自己的良知和底线,一个人前进一小步就是社会一大步,鼓励身边的每一份的善举,不论大小,无论是有意无意,这才是一个真正追求自由的公民!
毛毛成 黑名单
爸爸,鱼缸里的鱼好像缺氧了。”“
”没事,这么多水他不会死的。"
"爸爸鱼缸里的鱼死了"
“哦。"
"爸爸,鱼缸里的鱼已经死了,为什么要给它们打氧气呢?"
"我们刚才没有开氧气,现在你妈妈快回来了,待会回来看到我还在给鱼打氧气,就不会怪到我的头上了。"
"可是鱼已经死了唉。"
“谁会在乎鱼的生死呢?”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2
  • 浏览: 1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