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人批判共产党吃人的房地产经济?

这是共产党罪恶目前的最大体现,不是吗。

天朝遍地鬼楼,房价却被操控大暴涨,这不撕破脸表示:“我共产党就是吃定你们这一代欲图进入城市的年轻人了,你们注定就要耗尽青春三十年,为我做奴,我吃定你了,你九九六好好卖血工作吧,你多打两份工吧,你生命的意义就是被我用房地产盘剥”

85-95这代人是人口的生育高峰,现在人口拐点已过,也就是说从今往后天朝适龄劳动力会越来越少,这代人去接盘这罪恶的房地产,就等于最后地接盘侠。今后等这代人老了人口没那么多了,这么多楼房有多少凑不凑得出物业费维护电梯都是个问题。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抢劫!

有些利益相关者会说:啊,天朝人口多啊,房地产供不应求啊,价格高是理所应当哒。

ok,先不论共产党政府一手操控这个房地产奴隶市场,就说日本韩国台湾,就算是全球第一的香港,哪个人口密度不比你天朝大,但是他们房价就算高,也没有你共产党操纵地那么离谱,看房价收入比,天朝已经是全宇宙第一的神奇国度。

再看看中小城市,全都是遍地鬼楼,大放水棚改,使得房价翻天,根本不可持续的奴隶买卖市场,就是表明吃定这代奴隶了,全国上下到处大兴土木盖楼,一堆共产党的猪亲狗戚通过接各种地产工程富得流油,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拆迁暴发户。这一切都是毫无道理莫名其妙的,注定不可持续的,但是共产党就是靠专制统治吃定这一代奴隶了,拖一天是一天,有那么奴隶供其压榨,拖个十几二十年,那就是一代人的人生啊。

哪个城市不是房价远超当地平均收入,三十年贷款啊,不是所有工作都像共产党的体制狗腿一样靠吸血奴隶旱涝保收,在江湖挣扎的绝大多数人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收入倒退或收入断粮,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三十年很长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共产党就是吃定这一代人了。

共产党为了这个房地产奴隶制度有效实行,有大量的配套措施,房产与罪恶的户口,教育,医疗,福利挂钩,更深层次地还有地域政策不公城市政策资源倾斜,导致社会资源高度集中在城市,各种恶心手段罪恶途径有的是办法逼迫这一代人递上卖身契沦为奴隶。

共产党还高压掌控舆论,通过各种全方位的舆论洗脑,让这一代人默认“有房才是人”“有房才能嫁”“有房可以成为奴隶主去盘剥下一批奴隶”等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洗脑理论,让整个社会为水泥怪物疯狂,让这一代人甘愿为奴,当然也是最后一批奴隶。

共产党的畸形地产经济模式和房地产奴隶制度,同时造就了一大波既得利益阶层,他们受社会达尔文主义洗脑,认为自己养尊处优不是因为共产党专制而是其他人无能,他们以为自己姓赵,是专制的最大拥护者,此举割裂了社会阶层,激发社会焦虑,为社会矛盾积攒能量,是未来可以被统治者利用的内乱火山口。

共产党的罪恶目前的最大体现莫过于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产奴隶制度。为什么没有人进行批判,为什么没有人宣扬这个奴隶制度的罪恶本质?
已邀请:
张献忠 我是大明好士兵
因为共产党吸引傻逼去接盘,实际上是在救你。
[b]因为共产党吸引傻逼去接盘,实际上是在救你[/b]
[b][b]因为共产党吸引傻逼去接盘,实际上是在救你[/b][/b]

[b][b]楼主你作为菜人,在怨恨房价太高,实际上是想共产党砸盘让你接盘。你死定了。你命定该死。[/b][/b]
幹乾干停用 已停用 堅決支持蔣幹揭棺而起打死那些把他名子改名成蔣干的人
不是要收房產稅了嗎?中國房地問題個人認為和地域發展不均關係比較大,大城市機會多湧入人潮,也抬高房價。且中國文化對房地產與庇蔭子孫有奇怪的執著,相互傷害。
且目前看起來,台灣和香港的房屋制度與價格更糟糕。
Zmark 网络潜水员
这个楼市涨啊涨,个人认为失控是在近十年内开始的,十年前也就一线大城市房价明显过高,其他地方问题还不够明显,到了近十年,特别是前两年,平均房价过万元/平米的城市井喷,而同期gdp走势嘛大家也是知道的,可以说楼市泡沫已经开始大规模扩散了
已经开始大规模扩散的楼市泡沫,离爆破还远吗?
大包整多兩籠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香港樓價都是不靠譜的,但就國內的問題我覺得還多了一個問題是有很多人追不上這所謂改革開放的經濟發展,以敢貧富懸殊更加嚴重。
香港於70年代經濟起飛,伴隨的是更多就業機會及培育專才,而且人口沒那麼多,資源分配比較平均,英政府從民生方面落墨興建出租房屋,推動教育才有今天的基礎。
跟老共控制之下更多是透過收地發展造成一夜暴富的匪菜二世祖不同,當社會發展變得規範化之後,小部份進身專才的人民憑著自己的專業還可以跟隨社會發展得益或者剛好足夠生活。
至於沒有搭上經濟突變這班車的人民只能繼續被社會流放,生活毫無保障,看個醫生也得考慮會用多少錢,更遑論要買房了。諷刺的這班人卻口裏叫著國家發展得很好。
不是没人谈,是谈了也没用,房价这个东西中共说了算。
AlbertLicano 保持愤怒
内地太大了,房价高的地方高的要死,地的地方低的过分,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一碗水端平的问题。土共目前没有这能力让大部分民众满意,只能装死。
喝過茶的人 观察 五毛和管理員都是一樣的,聽到不喜歡聼的言論就貼標簽,所以説乃們什麽時候能真正做到誓死捍衛別人説話的權利,什麽時候乃們的狼奶才算吐乾净,呵呵
淹死的都是會水的,別以爲不駡赤匪就不會死在這上面,你能做到的不是阻止赤匪完蛋,而是保證自己不要陷入亡黨的旋渦裏不能自拔,不買赤匪的房子不給赤匪生小奴隸是最簡單地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方法,如果能團結反共人士,甚至被抓進去喝個茶,那就最好不過了,起碼有了黨發給的異議份子獎章,參看德國電影《竊聽風雲》的片段,解放以後去查自己被監視的檔案,管理員搬出一大摞,説了一句大概意思是:你可是個名人(監聽了你這麽多信息)。所以爲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請儘快行動吧。
从加速主义的角度看,我们要支持他们再抄高点
守法刁民 擁護專制的人未必不清楚專制不能自圓其說,但這就像煙癮一樣,縱使勞財傷身,但只要有那麼的一瞬間讓他感受到愉悅,他就永遠無法割捨。
房价何去何从?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891

给自己打个广告。
由比滨结衣 葱油,有一个蛤蟆桑,隐居在密歇根的膜法少女,大岤图书馆管理猿
快上初中的时候,我爹妈借了好多钱花了将近二百万买了北京的房子,现在那房子的价值是………8位数……
卖房子割韭菜也算最恶的体现?共产党当初镇反反右都是几百万人的杀,天安门的屠杀简直就是小儿科,也就村口架机枪和活摘器官能比拟。至于21世纪后金融割韭菜那简直就是对奴隶们最大的恩赐。
看下香港,tg就是跟香港学的。
因为很多人都有房啊……
房地产经济盘剥的是现在的寒门大学生那一类的,对于已经有房的人反倒是一种福利。也就是说,盘剥的是粉红群体占多数,粉红当然不会翻墙出来,基本上都是在知乎上骂房地产。
房价再涨,其他人大不了不买,特别是反共的这些,有钱也只会拿来走移民,不会选择房地产吧……
没有脸面批评房价高,会被月薪几千的有房精英骂。他们说买不起房的不算人才。
可能还是中共执政水平太高,中国太发达了吧。显然中国的城市已经不需要我们月薪只有几万,连接盘侠都当不上的低端人口了。
杨枝甘露 杨枝甘露真好喝!
我倒想看看中共房地产公司还能开多久?目前这种由政府、房地产公司与炒房客(据说占买房者90%)共同支撑的泡沫迟早要破。某地市长说过,有中央政府(即央行)兜底。还有政府与银行的人私下说:是最后的疯狂,但必须赶上末班车,否则就什么也捞不着了。这国,…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
土地兼并的游戏在中国历史上已经重复上演了几千年,并不是TG的创新,我没想到的是TG号称马克思主义,可是开国以后没坚持几十年就又拾起了这个古老的戏码,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rtgzddgh 已停用
如果你真觉得最大的罪恶就是房价,那岂不是说明你觉得共产党还挺不错的?
至少你不是默认了你永远可以跑路吗?
freedoma 观察 90后
很多人批判的,虽然我也是这两年房价暴涨的受益者,但是涨价去库存的战略真是不把人民当人,只把人民当韭菜来收割。

我父母辛苦一辈子攒下的钱,甚至还不如这两年房价上涨带来的收益。一代人的奋斗果实就被房价上涨稀释的一点不剩。贫者更贫,富者更富,一如数千年来的土地兼并,只不过以前是土地逐渐被垄断集中,现在是房子逐渐被垄断集中,甚至可以断言,如果不进行大规模的干预,以后大部分民众都是买不起房的,只能租房住。房产将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寡头手中。

封建社会是地主阶级以土地剥削农民。现在是房产阶级以地产剥削百姓。换汤不换药。一般来说,这种历史规律是缓慢发展的,但这次是国家主导加速发展,简直像敢死队一样。现在中国经济还能看,等经济开始倒退时,很多人要被贷款拖垮,房子被拍卖不可避免。就如同以前的农民被迫赊地买粮,最终输掉土地。以前是农民累死累活也仅能温饱,大头都交税和地租了。现在是工人拼死拼活工作,大头都被房租拿走了。以史为鉴,细思极恐。

当工资已不能支撑每年房租的上涨甚至要倒贴之后,新的革命种子将缓缓发芽(目前来看还早,房产兼并还处于早期,甚至是西方社会也未发展到极致)
其实……你还可以再往前追溯一段,到税制,朱镕基推行的国,地税分家是开端。

此举目的是巩固中央财政,具体是怎么瓜分的,请自行搜索细节。各地山大王起初自然是抗拒的,但几番交易下来最终妥协,但条件是土地出让所得归地方。其治下十年中央国家财政收入拿大头,支出负责小头,各地山大王为求政绩,开油水也唯有仰仗土地经济。

后来扩大出口,外汇占款补充外汇储备,经济危机下的刺激计划导致的超发货币都流入了地产这个蓄水池。地方为保证政绩,油水,不惜高周转,高杠杆(借钱),银行当然由于政府的高信用躺着抽成。如此一来,市场热钱纷纷流入地产,工业寒冬逐步降临。

泡沫越吹与大,搁在别的地方会爆,搁在政府信用捆绑的天朝,爆不得,当意识到需要控制泡沫了,然而积习难改,投机者比比皆是,于是乎锁死流动性,让房产有价无市,静候时间招揽更多的刚需背锅侠。此时大吹特吹去杠杆,然而山大王没钱就是没钱,冗余的行政体系总得有人养着,否则谁去维稳,干活。只能明着吵架(央行财政)暗地继续放水。去杠杆变成了转杠杆,毕竟这里不存在次债危机,只有越来越多的摄像头和社会'信用‘体系。

杠杆转了是转了,然而又伤害了税基和内需。投资投了,然而收效极低,毕竟基础投资最佳收益取决于其对其他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拐点总是存在的。如今的贸易战,不过是”贼人“看准时机火上浇油而已。

如今,朱镕基所提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内需全部疲软无力,不知此老作何感想……

倘若有一天积重难返,恶性通胀,还望各位想想是什么决定地方与中央的关系,是什么约束公权力。

言尽于此。
还有一点,六个钱包理论,丧尽天良。
因为房地产泡沫,激化整个社会都在一门心思挣块钱,都想着一夜暴富,都红着眼睛想掠夺他人财富。
短视地日夜构思各种骗局,寻亲攀戚利用权利寻租,整一个互害社会大染缸。
你看办公楼大厅的那个楼层公司列表,多少是金融骗钱,p2p,互联网+骗子,传销组织。
实打实做事等于大傻瓜,能捞一笔赶紧捞,管他什么长远,赶紧挣钱买房就能成为奴隶主。
这奇葩国度,这变态社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赵国低端人口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0
  • 浏览: 9465
  • 关注: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