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无神论意识形态的中国,存在广泛的迷信现象?

政界有习近平的“头上三尺有神明”“这些都是要应验的”,商界拜财神爷的比比皆是,黑社会拜关公,学生考试前拜文曲星拜杨超越。朋友圈转发锦鲤的、祥云的、菩萨的不要太多。

为什么在无神论意识形态的中国,存在如此广泛的迷信现象?
davy 由于安全原因,本账号作废 法轮大法是真 善 忍同修。法轮大法好。
古代佛教传入中国后,儒释道长期并存。
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毕竟教科书是共产党写的。
全职猎人 黑名单
不要神或者要假神,不要真神,给自己造个神来拜,每个人心里都知道有神,藉着所造之物,无可推诿
因为有很多东西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寄托于神学
比如,有的人运气好,干什么都顺风顺水,中奖之类的
有的人运气差,干啥啥倒霉
目前的科学应该无法解释这个问题吧
也没有办法用科学手段来帮忙改运
那既然如此,只好烧香求平安,寄托于神希望改运。

如果问科学,科学会告诉你,这个是概率问题。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無神論指的應該是「理性至上」吧?
但中國並沒有「理性至上」呀,所以中國根本不是「无神论意识形态」,那麼普遍會說一些有宗教元素的話就很正常了
吳小勳 我愛臺灣
在没有法理道德,没自由没人权的国家,不找个信仰救赎什么的,怎么捱日子。

难道你信党是神?
IvenCrazy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无神论只是官方的意识形态。绝大多数中国人其实是animist(泛灵论者)
天下无贼 常驻反对派 你想多了…………
准确的说,无神论是“执政党的官方意识形态”

首先是党的意识形态,其次也是官方宣称的意识形态,如此而已。不要说民间,党员也没几个真信共产主义的吧。
中国民间一直是有信仰的,无论是儒教(当然这个是没有偶像的),道教还是佛教。
markingdom12 FDP “更少国家,够用就好”
中国社会几千年的演化,有一个不同于其他文明的地方就是宗教的地位常年是低于政权的。都是处于附庸状态,并且还是多种思想统治工具的一种。
中世纪西欧天主教世界,可以说是宗教届最幸福的世界了,教权给政权统治带来极大麻烦。
拜占庭帝国的东正教是有且只有一个的思想统治工具。
中东地区直到现在教权还是很昌盛。
原始的美洲宗教也是在生活中占绝对统治地位。
所以中国很早就是一个世俗国家了,世俗国家的一个特点就是人们没固定信仰。这其实也是发现分散人民信仰可以分散人心从而分散反对势力的一个好方法。法轮功就是中共担心宗教的一个例子,最开始没啥,后来生生给逼成反对派了。
现在包括共产主义都不敢让你信实了,乌有之邦就是个例子,那里面的极左其实也对当权者极其不满。
只要是人,就有希望,有恐惧,特别是对不可抗拒的死亡,根深蒂固的恐惧。科学解释不了一切,即便能,也不能对人的恐惧有所安慰。人必须有所信仰,才能正常的生活下去。

此处所说的信仰是指,你所相信的,不证自明的东西。其实,哪怕是科学,也是建立在这些的基础上。科学的几个基础公理:1、对称性  2、因果律 3、最小作用量,特别是1,2,都是先验的。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理性的科學態度只能產生於高度確定性和高度安全的環境當中,只有世界大都市的少數人才能夠享受這種安全的環境。他們一旦脫離了原有的環境,那麼立刻就會發生像《哲學的慰藉》的作者描繪的那種古羅馬哲學家在羅馬帝國解體以後進入兵荒馬亂的蠻族世界裡面表現出來的所有徵象。那時,他過去習得的各種世界大都市的理性主義的習慣還保留著,使他不能夠像是普通的迷信者那樣去拜各種小神,但是他自己顛沛流離的命運必然會促使他尋找像基督教這樣的高級宗教的安慰,使他可以視死如歸,在活著的時候心靈有所寄託。

理性是極端脆弱的東西,而且可能理性是不止一種的,它對歷史積分和邊界條件的要求是極高的。我們認為是理性的東西,其實只是過去無數時代的經驗和你個人在生活中的各種博弈經驗劃出來的一個小小的空白圈子,是一個像豐臣秀吉的黃金茶室的那種東西,是武將們和高僧們在刀頭舔血、危險的政治生涯結束以後暫時修養一下身心的地方。像賈寶玉的大觀園一樣,大觀園以外就是污穢的世界,黃金茶室之外就是血腥的戰爭,黃金茶室使他們得以修身養性。這個黃金茶室的大小取決於邊界條件能夠允許你的大小。到一定程度上,這個黃金茶室就會根本無法維持。在最好的情況下,可以有極少數人終身走不出黃金茶室,這就是邊界條件非常高了。邊界條件和歷史積分稍微改變一點,產生出來的理性就是不一樣的。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无神论是执政党嘴上的意识型态,蛤蟆没少去寺庙拜拜。
忽悠老百姓什么也不信,只信它这个邪教政权,是宣传的手段,是打击异己的工具。
正常人,谁不想“好一些”啊,迷信老师、上级多了去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