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南韓跟台灣有沒有可能跟日本一樣脫亞入歐呢?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本将军的看法:
  • 台湾 〇
  • 韩国 ×
  • 朝鮮 ◎

支那的话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为什么要脱亚入欧?
现在世界秩序中心又不在欧洲。
世界第一经济和军事实力也不在欧洲。
不是在美国么?
tdgvujg 想逃离
日本人明治维新后做梦也想脱亚入欧,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日本还是现代化的封建国家,并且不是西化国家,反而是东亚文明圈中西化程度最低的国家。

除了制度以外,日本就是彻彻底底的亚洲封建王朝。

以亚洲西化程度最高的国家,韩国来打比好了。

韩国几乎彻底抛弃亚洲赋予它的一切

(谚文和韩服是因为民族主义,而不是因为封建传统)

韩国是亚洲最民主的国家,政府完全掌握不了基层,给民众大规模洗脑都做不到。

韩传基督教也基本取代韩国本土的信仰。

文化和制度无一不靠拢西方。


而日本,土地改革是在美军的控制下进行的,并没有进行大刀阔斧改革,依然保留了大量的私人地主阶级和家族,大财阀和美国的控制越发稳固。

二战后,虽然日本有左翼运动出现,但比起虚无缥缈的红色日本,美国更害怕日本政府的暴力机器重组,选择使用右翼保守势力去镇压学生,没有暴力就没有改革,日本就越发的保守。

不光封建时代的礼教和传统被保留,昭和时代出现一系列社会潜规则都继续存在。

和服和神道教也不是民族主义的代表,而更多是看重文化的存在。

越阶级固化的社会越保守,越没有动力改革,日本人集体文化也都是因为传统问题,根本就是亚洲本土出现的。

中国人牺牲奉献的是社会主义理想,韩国人在血汗工厂里奉献的是民族主义,都有政府操纵的伟大理想。

而日本更多看的是前辈和资历,极度人情化的社会,西化程度实在是太低了。

日本想要脱亚入欧,要让天皇皇冠落地,彻底清除封建余孽,下面三个思潮要接纳一个才能。


✖️ 思潮 军国主义 已经放弃
✖️ 思潮 革命共和 没有接纳 
✖️ 思潮 共产主义 没有接纳 

我知道这个答案很多葱友不喜欢,但是我还是想传过来

日本网右跟美国红脖子一样,确实骂中国,但是他们也不喜欢你啊
Acca0429 賺翻了~
我還以為預定時間表是入日本.....
台灣可能還不夠西化
HEHEDEMON 台灣嘿嘿
雖然我很想,但難啊

台灣人很貪財,俗氣,沒美感,故步自封,迷信怕鬼

老人怪年輕人小确幸,但老人也怕改變,都在吃老本,故步自封
台灣一堆設計師,可是產品設計永遠慘兮兮,連中國都比不上,因為老闆不喜歡設計
我連一個電風扇都無法支持台灣產品,因為全部都好醜,醜到爆炸,都像阿嬤在用的
到最後用5倍的價格買韓國的... 電風扇... 電風扇啊!!!! 媽的台灣你連一個電風扇都做不好!!!??

中國的家庭劇也都比台灣拍得有質感,台灣太多不長進老導演在指導一切,很多很厲害的年輕人沒舞台發揮

中國的設計感,白癡一看也知道都在抄襲,像是小米的無印/蘋果風
一些大劇的拍攝方式跟運鏡也都有美國電影的影子
可是至少... 他們知道要向強者學習,而不是原地踏步

歐洲人重視休閒&優雅的事情

雖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但很多台灣人 (特別出了台北後),吃飯沒吃相,嘴巴開開,骨頭吐桌上,講話大聲,就連女生都是。我真懷疑,他們在家裡有受過吃飯禮儀的教育嗎?為何可以吃得跟豬一樣?

台灣人一點都不優雅,就算是最有錢的人也是一樣。我曾參加過一個聚會,裡面有台灣前幾名有錢家庭,銀行董事長,餐飲集團老闆,百貨千金... 我對他們的印象就是:吵,沒吃相,沒禮貌,詭異 (超有錢家庭的小孩好像都怪怪的,說不出來,好像精神狀態不太好)。他們的氣質,連一個隨便米蘭的咖啡廳內的客人都不如。最大特徵就是,歐洲人參加聚會大多穿得很典雅,黑白色系為主,台灣人就是爭奇鬥艷,俗到爆炸。(反而一些年輕的上班族,還比較懂得穿衣分寸)

台灣人也很少看文學,書店排行榜幾乎是商業投資相關書籍

對吃的也很不重視,都追求CP值,餐廳也不衛生(便當店萬年油垢),小吃更是骯髒 (找錢摸肉),有些路邊攤,明明髒得要死,但總是人潮多。很多人甚至說,路邊攤就是越髒越好吃... 

而且這些人,我真無法理解他們的邏輯,他們餐具要噴酒精,吃飯配溫熱水養生,然後不在乎小吃攤的衛生

台灣人對外表也不重視,每次從歐洲搭飛機回台灣,到登機門時,一看到那一團頭髮亂亂/劣質染髮/黑框眼鏡/uniqlo羽絨衣/棉褲/但是揹著名牌包的亞洲人,就知道是飛往台灣的.... 

對法律的遵守程度不高,開車禮儀差... 
你只要在youtube搜尋台灣三寶,保證你開始厭世,引發反社會人格

台灣人也多人超級迷信怕鬼,越往南越嚴重
路邊永遠都有鬼在跟他們招手,然後嚇到趕快去廟裡拜拜
爬山也都會看到鬼,因為太陰了
家裡狗狗聽到鞭炮嚇到不吃飯,抓去廟裡收驚
小孩在路上看到車禍嚇到不吃飯,抓去廟裡收驚
路上看到紙錢,嚇到
路上看到陰廟,嚇到
快去收驚

以上說的都是比較差的一面,當然也有乾淨的餐廳,優雅的人

台灣也有好的一面
熱情好客,很有秩序的地鐵,蓬勃的民主,治安好,但那是跟歐洲不一樣的好

只能說台灣就是台灣,是個亞洲國家,有點像日本,有點像中國,但說完全像誰都不像,就是自己這鳥樣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日本从来没有 “脱亚入欧”,福泽谕吉表示这锅我不背——那只是福泽谕吉负责的报纸上,刊登了一篇匿名文章,被后人强行认为是福泽谕吉所著而已。

福泽谕吉就是个日本版韩非,理念与中国的法家一模一样。
它们很鼓吹 “自由”,但它们的所谓 “自由” 不是你想要的那种 “自由”。而是要你从父母、主公的系统里脱离出来,再无脑服从 “天皇”。
商鞅,几千年前就玩过这把戏了。所以婆婆找媳妇借东西,还得被 “反唇相稽”。这明显就是 “皇帝” 在瓦解 “小共同体” 的凝聚力、试图把全民拆成原子。短视的你,亲手反掉了本应是你合作伙伴的人,“皇帝” 再想对你做什么,你还有反抗能力么?

所以,日本那不叫什么 “脱亚入欧”,恰恰是他妈的在 “中国化”、在往 “秦制” 的深渊加速前进。

“军国主义” 现在是贬义词,当年可是褒义词。
清政府、民国,都想这么搞。
它们搞不成,但日本搞成了,它们又要反过来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日本。这行为真他妈 “汉族(楚猴)”。

湖南猴子毛遮洞的文革怎么搞起来的?
不也是教唆你去斗父母、斗师长,然后无脑忠于 “伟大领袖” 么?
是不是文革中国也是在 “脱亚入欧”?

欧洲,德国、毛子等国确实有过类似操作,但这些国家能代表整个 “欧洲” 么?

换句话说:欧洲很大,有好人有混蛋,你直接模仿欧洲的混蛋,难道就能证明你跟欧洲的好人是一个水平、是 “精神欧洲人” 么?

PS:一个国家的国际影响力,是跟国力成正比的。看看全球的军火口径,为什么单位听起来都那么奇怪、动不动就是各种带小数点的非整数?那是因为这都是从英制单位翻译过来的。但是二战时期,日本就曾出品过大量整数单位的军火,比如三八大盖的子弹就是6.5×50毫米,虽然这也有小数,但这小数至少看起来没有5.56毫米、7.62那么怪。
就这,怎么看出日本 “脱亚入欧” 的?
人家扛的牌坊可是由自己来带领亚洲人反抗白人。
為什麼要脫亞入歐?
歐洲人有過得比較爽嗎?

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20
台灣排在全球25名,前面的主要是北歐國家、低地國家和紐澳
南歐國家和東歐國家大部份都在25之後了

考慮到這種調查多多少少都有西方價值本位的Bias存在
實際上在台灣生活的爽度應該排在前20沒問題吧

如果目標是要和北歐國家以及紐澳一樣爽的話,當然還有努力空間啦
不過差異最大的兩個分數
1. freedom to make life choices
2. perceptions of corruption
這兩項都是深植在文化根基裡面,很難短時間改變的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油和酒不可糟蹋。
台日韓已經脫亞入美了啊。
其實,嚴格的說,中國也不屬亞洲。亞洲就是內亞。古希臘和馬克思所說的亞細亞指的是中亞波斯為中心的區域,不包括中日韓台灣。
日韓台灣更不屬於亞洲了。

“东亚”不属于亚洲,就像欧洲不属于亚洲一样。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説的好像日本已經脫亞入歐了一樣
現在還在糾結公司裏對前輩的稱呼、對主管的稱呼、對年上的稱呼、對年上的部下的稱呼、對年下的前輩的稱呼……
歐美主流頂多是類似於Mr類型的稱呼就結束了吧?只有東亞才會用職業稱呼人,兒時叫「老師」「校長」,長大了叫「主任」「部長」主任升職部長了你還要改稱呼不然他不開心,這就説明他們的自尊是來自頭銜的,他們的認同也是自己的標簽
你要對你的歐美老師叫「Teacher!」十之八九的人都會認真告訴你「我有名字,叫我Mr/Ms XXX」
名字是一種個體意識的體現,也只有東亞人,不被叫名字被貼標簽還開心呢

全東亞,只有香港是真的稱得上脫亞入歐了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差不多,有些东西不用看表面上的,韩国目前就属于“西方国家”,至少也是边缘地带,连独裁的新加坡都能算,对吧。

这就像满族已经几乎等于汉族了,文化、行为上,当然就是那个战狼2啦。

英国手里的香港,也是“西方城市”,而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是西方国家?应该叫南方国家对吧?但属于“西方阵营”,而俄罗斯、白俄罗斯,则不算,不管是你什么人种啦。
其實我根本不在意入不入歐。
我去過歐洲,遇過街頭上風度翩翩的人,也遇過街邊蹲著的吸毒者跟莫名其妙對著我大罵的路人,我覺得每一個國家都有它的問題跟優勢。
更何況歐洲很大,很多國家,每一個國家的文化也不盡相同。

今天就算台灣“脫亞入歐”了,一定還會有其他問題,就像日本的女權問題、前後輩問題依然沒有因為它脫亞入歐而改變。

所以我覺得與其說亞洲歐洲,不如說在自己的國家努力改變這個國家的問題更加實際。
如果對這個國家無法忍受,移民也是一個選擇。

日本現代化很成功,實力也很強,但它的問題不會是“歐化”能解決的。
所以我們還是得解決自己的問題,歐不歐化有什麼區別嗎?日本倒是歐美都承認的歐化,但你真的覺得他們除了都是世界話語權高的現代化國家以外,有什麼文化上的同質性嗎?
中國現在的世界話語權可不比日本低,但是中國歐化嗎?雖然形象不好,但是話語權高,各國重視總是不變的事實吧。

更何況這次疫情暴露出的官僚問題倒是毫無亞洲歐洲之分,種族仇殺亞歐也都存在,隨時引爆的區域緊張歐洲有亞洲也有,我們都是人,差別有,但真的問題常常都是趨同的。

所以我覺得歐化無非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把意識形態與科技能力相近且無明顯政治風險的亞洲國家拉入一夥來穩定局勢的肯定,從這個角度來看短期之內台灣跟韓國是不可能的。
不過現在歐洲跟美國的心倒不一定走得有以前這麼近就是了。
窝姨 訪談 081 @ 20200325 再論拜登與日本脫亞入歐所付出的代價

(指广场协议)這個事情對日本很重要,對美國卻不算重要。其實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世界秩序不平衡性的體現,日本眼中看到的世界和美國眼中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追溯到最後,這是東亞國際體系的構造複雜性太低所造成的。日本人心目中的國際秩序就是東北亞秩序,比如說唐、渤海、新羅和日本構成的那個東北亞體系。這樣的體系跟歐洲多國體系相比起來是次要而單調得很多了,因此日本自身的定位其實也是極其困難的。東亞-東北亞這個小國際體系跟歐洲的大國際體系相比起來,它明顯缺乏多強國體系。歐洲人在任何一個歷史時代都是有眾多強國同時存在的。不是英國和法國,就是英國和西班牙,或者法國和德國。強國是由其他的強國襯托起來的。而東亞國際體系當中缺乏這樣的多強國(當然多強國當中有更多弱國)和更多弱國的搭配形成的外交訓練,因此自我定位是極其困難的。而日本的自我定位跟內外之間始終不協調。
[32:17] 其實,日本最初一直是小國定位。從明治維新以前,它要求的是一個閉關自守、免受外部風險刺激的小國定位。明治維新以後,它選擇的是作為英國小兄弟的這樣一個小國定位。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列強撤出的時候,實際上它具備一個歐洲式的機會,就是比如說法國跟哈布斯堡並列稱大國、但並不是羅馬式霸權國家的那樣一個機會。但是它主要就是因為沒有這樣的政治經驗,所以不好把握。霞關的官僚們是堅決要求維持條約體系,最明顯的就是體現于幣原外交。而這個政策是要為後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負主要責任的。儘管現在的自由派教科書一般把幣原外交說成是好的,但是幣原外交在沒有英國存在的情況下就等於是綏靖主義。等於是,在你的老大已經走人了的時候,你堅持要按照在老大還在的情況之下的那種做法行事,原有的爛攤子就沒有人管了,造成的結果必然就是綏靖主義。實際上這個時候你就應該循序漸進,在條約體系內部接班,跟介入太平洋的俄國和美國以及急於當強國的蔣介石政權開拓一個歐洲式的多強體系的結構。但是它繼續堅持十九世紀的條約體系,使得東亞進入了一個無主狀態。有能力干涉的日本在最應該干涉的1926年無所作為,而且還阻止了英國人最後一次進行干涉的企圖。以後英國人就完全撒手不管了,而日本人也跟著撒手不管了。
[34:14] 等到事態已經嚴重到不可收拾的情況之下,這時泛亞主義者以革命手段奪取政權,使日本得到了一個革命者的定位。泛亞主義者在明治時代一開始就是以革命者、推翻歐洲主導的國際體系、實行亞洲王道政治為標榜的革命集團。因此在條約體系的時代,它始終被日本的建制派強烈壓制。革命派實行的革命外交是一種無限外交。它甚至都不是霸權外交,而是一個整體推翻原有國際體系的外交。這就比原來的小國外交還要糟糕。然後革命外交招致了廣島和日本的全面失敗以後,包括日本的自由派和戰後輿論又反過來懷念幣原,覺得他才是好人,當初如果跟著他的路走,本來是沒有錯的。其實,它缺乏的就是歐洲外交正常的那種中間狀態。
[35:09] 在戰後,日本又恢復了它的小國自我認同,這一次是讓美國來代替英國做它的老大,它並不高興做大國。而八十年代以後,越南戰爭以後,局勢又開始轉向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的狀態。美國像當年的英國一樣開始催促日本出來當老大,中曾根時代的外交就主要是美國要求日本增加軍費、承擔大國責任。我們要注意,如果今天的日本看上去有些像大國的話,那麼這個大國形象是由布熱津斯基和亨廷頓這些人在美國發明出來,從半空中空投到日本頭上的。日本保守的政治精英階級和社會精英階級對此極不適應,而且非常不愉快。日本在1960年代,在外界看來是經濟瘋狂起飛、就要舉辦奧運會的那個時代,它的自我認知是第三世界的窮人。儘管它不用第三世界這個詞,但是實際上它把自己看成是可憐的第三世界的窮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的超級大國。這個認知直到八十年代都還沒有改變,是被美國強迫改變的。
[36:26] 從美國的角度來講,1960年代以前的日本跟古巴是沒有區別的,是一個依靠美國賞飯吃的附庸國。美國用優惠條件高價購買古巴糖,賣到了超出國際市場正常的價格,讓古巴人在金錢上占了便宜。但是美國人認為,老子出得起這點錢,照顧一下小兄弟沒有什麼不可以。你跟著我們走,我們不讓你占點兒便宜是很不好意思的。買瓜地馬拉的香蕉也是這樣的,反正跟著我就讓你佔便宜。只要你還是那個小兄弟的體量,你放心,你這點人口我養活得起。等你膨脹到一定程度,也就是市場大到一定程度,在1973年,由於越南戰爭的結果,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美元和黃金脫鉤,世界經濟陷入混亂的情況之下,美國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的英國一樣,像石田三成一樣發言了:“受過豐臣家恩惠的人現在都去哪裡了?在秀賴公有危難的時候,你們都跑哪裡去了?都給我站出來!”
[37:41] 現在就是你應該站出來的時候,但是日本當時對此是毫無反應的。田中角榮時代的日本充滿了謹小慎微的感覺,覺得日本不是一個政治國家,而且不應該是一個政治國家,這些事情我們都不應該管。到中曾根時代,首相倒是有這種想法,但是他在黨內和經團連(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其實都是毫無支持者的,日本廣大民眾也是堅決的維持現狀派,因此他改革自衛隊的那些活動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但是對於美國來說,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古巴了,你有巨大的市場。古巴和美國的關係是,美國專門負責付出,古巴專門負責索取,雙方都覺得這樣做十分愉快,但是那是因為它是古巴。而等到日本的經濟成長到世界第二的情況之下,美國人認為,美國單方面負責付出的經濟制度應該結束了,美國市場開放了,日本市場也應該相應開放,同時日本的軍備也應該起來。從美國的角度來講,這是把大國帽子扔到日本頭上的一個舉措。
[38:53] 這個戰略是由布熱津斯基設計的。布熱津斯基和亨廷頓不一樣,亨廷頓是民間的人,布熱津斯基是真正的國師。他的戰略就是用東歐眾小民族來破壞蘇聯帝國,所以他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發明家。而他自己也是東歐人,克林頓時代的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也是東歐人。東歐策略,民族發明策略,是一個從卡特政府一直執行到克林頓政府時期的瓦解蘇聯帝國的策略。我們要注意,這個策略主要是由民主黨推行的。這就是為什麼克林頓和民主黨認為全球主義主要是他們的政策的遺產、也是他們應該繼承政治資產的緣故。第二就是,這其實已經很像亨廷頓《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那本書寫出來的那個多文明的理論,這個理論有一個重大特點就是,它把日本文明算成一個單獨的文明,跟東亞文明(其實就是中國)和伊斯蘭文明對立,算成西方文明的一個潛在的盟友。
[39:55] 在布熱津斯基的解體蘇聯帝國的偉大規劃之中,中國是一個地區性強國,日本是一個世界性大國。這個安排使中國和日本都十分的不滿意。中國儘管自稱當時毫無實力,但是對於做一個地區性大國的規劃,只能視為是帝國主義的進一步打壓。而日本連做一個地區性大國都極其不高興,就不要說是做一個世界性大國了。但是它在美國的抽打之下,像是一個並不高興離開家庭的啃老族一樣,被爸爸在遠處租了一套房子、置辦了一套傢俱以後硬著頭皮送出了門,而且他還隨時想要晚上有空的時候回家,趁著爸爸不在家的時候蹭媽媽的飯,這樣比自己做飯和買飯要方便多了。八十年代的日本,甚至直到現在的日本,都還很有這方面的味道。八十年代是剛剛開始。《廣場協議》是直接通向小泉時代的新自由主義改革的,這是日本經濟社會國際化的長期轉型的一部分。而安倍政府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成雷根和中曾根那個時代制定的把日本推上世界大國地位的那個偉大戰略的一小部分。
[41:21] 從日本的角度來講看來是很重要的《廣場協議》和房地產泡沫之類的東西,從美國戰略家的角度來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泡沫,只是像古巴一樣依靠美國養活的第三世界日本升級為世界性大國和像法國與德國這樣的有效合作夥伴的必經之路。我們要注意,東亞沒有歐洲那種大國合作。比如說,英國和哈布斯堡帝國都是當之無愧的大國,在對付路易十四和拿破崙的時候是毫無困難地要進行大國合作的。但是東亞是沒有這種傳統的。美國人認為它跟歐洲列強之間的合作是大國的合作,西歐國家並不是它的小兄弟,而蘇聯就肆無忌憚地把東歐國家當作自己的小兄弟。美國要培養日本做的就是一個類似歐洲大國的大國合作夥伴的地位。這樣做,你就要承擔很多的大國責任。其中之一就是,日本要開放它的市場,不僅要對美國,甚至還要對東南亞那些國家,做美國當時對拉丁美洲國家做的那些事情。不做這一點,你是做不了大國的。
[42:26] 大國要有很多代價,包括早在查理二世時代就已經遍佈倫敦街頭的那些非洲黑人和牙買加黑人,這些都是大國的代價。而日本除了韓國移民以外,基本上是不習慣有外國移民的。在很多、甚至可能是大多數日本人民的腦海當中,始終還是在懷念德川時代的那個純而又純的、小小的、世外桃源一樣的日本。而日本的精英階級左右為難,要維護日本的國際地位,就要連哄帶騙地把日本人民拖進他們並不想要的、好像只能是降低普通生活品質的那個未來。從日本人民的角度上講顯然就是這樣。一個只有日本人的中小城市是天堂一樣的存在;而一個變成大國的日本,遍佈著黑人跟日本妓女生的混血兒的這樣一些大都市,只能是對日本文化和日本美好生活方式的破壞。沒有任何日本政治家願意公開說出這樣的前景,但是他們實際上是在列強保護人的誘導之下不得不去做這些事情的。
[43:46] 房地產泡沫和日本貨幣這些東西,其實也是日本特色的這個依靠不成文法的、與日本正式規定的歐陸式的民法體系其實有很大距離的日本經濟體系,在跟以美國為主導和核心的世界金融體系在對撞中發生的衝突。東京不是別的,它有兩個意義:第一是明治絕對主義國家通過官僚和知識份子精英吸收各地封建資源的一個吸收器,第二是日本跟國際金融體系和國際霸權體系的一個接觸點。它吸收到東京的各地方性組織資源,最終都要在跟國際資本接觸的過程當中實際上變成美國的資源。東京的房地產泡沫突然爆發又突然跌落,實際上從秩序的角度來講,是東京作為國際帝國主義代理人來吸收日本封建體系資源、最終將其輸送到帝國主義國際體系當中的一個抽水發電站,先抽水再發電的過程。
台灣脫亞入歐?
算了吧 , 我自己就台灣人 ,還不知道台灣人是什麼咖(尿性)嗎?
 台灣就是一個美日中混和體 , 或者你要說縫合怪也行
反正抱緊美利堅大腿就對了
努力發展半導體   ,啥都別管  ,其它的事列強們會搞定
小國只要站好隊就是了

韓國嗎  我倒是不看好  不是韓國不努力
而是韓國是個半島
列強最頭痛的就是陸地邊界 , 成本暴增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问题是脱亚入欧也没个标准啊?你说说,什么标准让你认为日本已经脱亚入欧而台湾和韩国还没有?
吳小勳 我愛臺灣
痴人说梦吧...
不过崇洋媚外也没有比较好吧!!!!!
那入欧标准是什么??
想入欧的目的又是什么?
台湾曾经,现在和未来都不会脱离日本经济圈。韩国因为国本的问题大概会在美国势力撤离亚洲大陆之后回归大陆体系。
日本的脱亚入欧比香港彻底不少--说香港人欧化的大概是忽略了司徒华那一代接受过英国统治的香港人是如何自甘大中华主义吹鼓手,炮制出抗日神剧的前辈陈真霍元甲的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