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各位葱油,我朋友一说上学就脚软是什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当事人是我的朋友,从小玩大到的,就称作A吧。

A从小读书就是成绩很好那种,初中的时候进了一所比较好的初中,还是重点班,这样保持到初三,有次A考试发挥不好被老师批评了几句就试过没上学一个星期,所幸的是没太大影响,中考也是考到了市内一流的高中。

由于A中考成绩比较高,分到那所高中一个次级重点班。在高中的时候可能是竞争太激烈,A有点掉队,高二时候有次成绩不理想被老师提了一嘴,心理就彻底崩溃,那段时间经常不上学,甚至去同学家里玩还用剪刀割自己手臂。后来家人没办法让A休学一年,也开始接受心理治疗。休学期间天天在家玩游戏,似乎是人都玩废了。休学结束仍然不上学,一上学出门就咳嗽,脚软,然后开始吐,各种生理不适。直到高考也没上学。

最后A勉强去了高考,考了一所本地的大专,都以为上了大学没压力就不会发作,谁知道第一学期考试前又出现类似高中的生理不适回家,现在一直在家打游戏,还没回学校,又打算休学。

医生说A情况是可以上学的,但A现在一说要上学就开始咳嗽和脚软,其余时候都很正常。但现在出门只要时间一长就想回家打游戏。我都分不清现在到底是网瘾还是心理病,不知道葱油们有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要怎么应对?
心理病吧。

像我自己也类似,一到装逼超多超浮夸的环境,我就不要学,就发疯,只能勉强保证自己及格。
环境好一些的时候,大家踏实做事,我就可以名列前茅。

我本人不在墙内,碰到不好的环境,也还是会有类似心理问题,所以也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环境。比较幸运的是,最近应该是找到了。

A目前无处可逃吧,就只能用堕落来逃避。感觉不成熟,因为自己的人生还得自己负责,未来的路那么长,想办法换环境嘛。

当然我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自己也是很努力,吃了很多很多苦,才出墙的,现在也还需要努力拿到国籍。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就是你那个朋友!(玩笑)

我以前几乎完全如你那位朋友,属于心理问题吧。
可以看看虞超的教育随笔 里面提到了这个问题
坂上音鈴 隨機點贊姬
投错胎了。

能在支国学习好的人,以他的智力天赋如果投胎到西方国家,应该已经就读名牌大学,准备成为医生律师科学家运筹四方了吧。

一声叹息。
条纹韭菜 别反共反出心理疾病了。果然品葱也有傻逼。
当然是心理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基本是由家庭环境带来没跑的。
比如父母长期对他期望过高,希望他能达到某个非常理想的目标。
或者他长期处于家长压力之下,在警戒和压力下过着学园生活。
或者是他本人由于前期比较成功让他本人心气过高,而家庭还捧着他不放。
这时候一旦连续失败带来的反作用力会直接击垮他这种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人。导致他每逢失败就会发作。
方法还是有的,不过在不了解细节之前不多下判断。并且精神疾病基本需要花相当长时间解决,而且解决的可能性不是那么高。
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找个地方聊一聊。
由於沒有實際接觸,所以只能說個人的猜測:
我覺得樓主的朋友大概是驚恐症,樓主的朋友出現的症狀是驚恐發作。

驚恐症並不是心理疾病,如果要說成因的那就是交感神經過度運轉後大腦產生的誤判。關於治療方法有認知行為療法、學習放鬆心理與身體的方法,最後就是藥物治療。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我覺得負責替樓主的朋友進行心理治療的醫生大概不怎麼樣吧。也可能當時負責心理治療的醫生並不是專門的精神科醫生。
恐慌症越早治療效果越好,但以樓主所提到的時間點來看,已經過了至少三年對吧?而且期間已經發生了好幾次,感覺已經發展成固著行為了。

......如果樓主的朋友還有在看心理醫生的話,我覺得換一個吧。
話說回來,如果樓主對驚恐發作感興趣的話,可以找找看《精神專科弱井醫生》這部漫畫,第一話就有提到驚恐發作。我覺得看了大概會有更直觀的了解。
總之,怎麼說呢,就是這樣吧。祝樓主的朋友能夠早日回到學校。

補充:對了,恐慌症的話咖啡因是禁忌,如果你還有跟朋友連絡的話要記得禁止他碰。然後要注意保暖吧,就是這樣!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你汁劳教所学校当然对瓦解你汁贡献巨大,一个儿童正是玩的年纪,到劳教所里劳改十几年,还想怎么样,人均ptsd起步。你十几岁不谈恋爱还想婚姻美满,你都感情淡漠还会想着生小孩,屎一样的教材强塞十几年你还想学会科学文化知识,只要你汁劳教所学校开门营业,我觉得西方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就是一次性人肉电池。
theX 暂无介绍
问题就出在【本地】。

为什么大量脱支人要肉身脱支才算成功,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相似的环境依然会诱发ptsd。

我在中学时期成绩一直很差,但是文章写得不错。我发泄的形式就是写文章骂共产党,公开演讲骂共产党,制作反共的校服文化衫,寻找校内的反贼一起辱华。我喜欢读书,但是一翻开教科书我就PTSD,一看到成排的教室高楼我就PTSD,甚至看到类似布局的幼儿园我都会下意识离远点。

大学我去了和故乡文化气质截然不同的城市。这种症状也就消失了。

我乐于了解当地的文化传统,民俗风情。我喜欢漫步在城市的街道里。

哪怕是看书我都会出校门去市图书馆借阅。至今我回想起那几年的生活都觉得快乐。自然专业课我也学的认真。

当年上思政写文章,我直接反共,教师依然能给我打到75. 我在当地中医院旁边的报刊亭能够买到苹果日报。

我去当地最好的985大学混研究生课程,教授在讲民主的无用之处时,我还能对线,被赶出去依然觉得快乐(他的笔记我还留着)。我的大学生活就好像自由的鸟儿一样随风飞翔,真洒脱。

我一直想出国读书,能力不够,失败了。但是我为此奋战过。那个城市永远不会像故乡的中学那样,让我感觉到压抑和束缚。

所以我给A最好的办法:离开故乡,离开故国,像鸟儿一样去飞翔,越远越好。(要注意ccp virus,身体健康最重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