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宗教自由、个人自由、信仰、价值观的一系列杂想

看到帖子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3917,其主题以及帖子下面的回复,在写出一段文字作为答案之后,我决定把剩余想写的内容单独发出来,考虑到涉及的主题有更广泛的应用。

如介绍中写的,我本人是基督徒,但是我并不觉得我的信仰会影响我写的东西的说服力。我是个经验主义者,对于论据我只愿意拿出所有人都亲眼可见的事实以及基于此的逻辑。
我在此时无意传教,虽然在我看来我将会谈到的价值观源自基督教,但我仍然认为它们是可以被更加广大的人群接受的。

谈到“宗教自由”时,由于这四个字的内容让人们直觉认为辩论的核心是“宗教”,因此很多在链接中帖子的回复都在谈对儿童的宗教教育本身,这固然也确实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但是因为只在意“宗教”这部分,导致如该贴发起人的很多人,在我看来,忽视了对这个话题所涉及到最重要的参与者--政府。因为当我们讨论“宗教自由”是,我们不可避免地在讨论“政府干涉宗教自由”,或者至少只有涉及到政府的宗教自由问题才是有讨论价值的。链接的帖子标题写的也很清楚了,“‘政府’應該禁止孩童信教嗎?”

谈到政府,其对社会所有的干涉本质都是一样的--权力的投射。无论是立国教、禁止宗教、禁止孩童信教,任何一种法律被实施都意味着政府有干涉宗教的权力。而如果换一种表达方式的话,就是政府有权决定每个人信什么。而这种权力,无论以哪种形式表现,其本质都是差不多的。一旦你同意政府可以阻止你信仰宗教,你也就同意了政府可以强迫你信仰宗教,因为从你放弃了对自己信仰的完全掌控时起,你就已经把你的信仰、你的组成的一部分交给别人来掌控了。

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也是令其如此重要和伟大的原因在于,它认为人的自由与权力属于他自己,由天授予,而政府只是为了保护这些权力而建立的。这也就意味着政府无权对个人的命运和信仰颐使气指,但凡在政府被赋予的权力之外的事情,每个人都将有为自己做决定的权力,哪怕他的决策可能是错误的,他也应该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而也只有当武力干涉不存在时作出的决策才是有意义的,尤其是在信仰方面。古典自由主义相信,个人,以及无数这样的个人所组成的那个流动而生生不息的群体所作出的决策始终会比掌控政府的教师爷要明智地多。

但是论证并不止于此,就“孩童信教”这个话题来说,链接里帖子也指出了孩童确实年幼,所以政府应该禁止孩童信教,不让父母影响远比他们无知和弱小的孩子以保证”自由“。在该贴内的回答里,我提到了孩童想要完全没有信仰是不可能的。在我看来,自由是个相对的概念,或者至少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这也就意味着很多时候得到一方面的自由就要放弃另一方面的自由。这个话题本身就是例子,如果我们要保证孩子有不被父母干涉的自由,就不得不放弃家庭不被政府干涉的自由。我在开头说过,只有涉及到政府的宗教自由问题才是有讨论价值的。原因很简单,只有政府手里有压倒性的武力和权威去保证人们必须遵守它的命令,这也令它的存在始终如此危险。

我们讨论的话题是“父母教育孩子宗教”,但再一次地,宗教在话题中出乎意料地可有可无,任何对这个话题有意义的论点都可以被应用到“父母教育子女“这个更广泛的问题上。也许我们无法在哪个宗教是正确的问题上达成共识,但我们都可以认同2+2=4是正确的。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父母大概不应该教他们的子女2+2=5,但他们有没有教子女2+2=5的权力呢?我们应该设立一条法律,规定所有家庭必须教孩子2+2=4吗?

首先,这没有意义,因为大多数父母都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教自己孩子2+2=5,而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孩子,在自己用手指算的时候就可以算出2+2到底等于几。如果有人想要编造2+2=5的谎言,没有人会相信--除非有政府的枪指着他们,逼着他们相信,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更进一步地说,2+2的问题说明了一点,对于所有人都可以看见的明显事实我们并不会担心有人不会相信。那些无法单凭简单常识证明的问题才是所有的宗教、哲学所争论的。涉及到这些问题时,宗教、哲学、科学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并不存在什么“宗教负责修身养性、科学/哲学解答宇宙起源“的金科绿玉的分界线,或者说如果有人相信它存在,他也是首先假设了“负责修身养性的才是宗教,解答宇宙起源的是科学/哲学”这个前提,而这个前提是纯粹的文字游戏,争论它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无论是宗教、哲学还是科学,当问到涉及世界的起源本质以及生命的最终意义时,唯一合理的回答就是“不知道”。理由依旧,除非这些问题的答案如同2+2=4一般显而易见,那么所有人从一开始都不会对正确答案有意见。我们不知道答案,但是这些问题很多又与我们的生活惺惺相惜,所以我们选择在哪怕没有经验证据的情况下去相信一些答案,这就是信仰的本质。正因为没有理性依据,所以才是信仰。但信仰并不只是宗教才有,所有人都不得不去选择自己的信仰,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他们可以随意给自己的信仰起名,叫它意识形态、理念、客观事实,但事物的本质不会变。如苏联中共这样的政权,靠政府的权力去强迫人们相信它们的价值观是真理,但那也只是伪造一种虚假的客观性而已,最终无论它们处决了多少异见者也无法改变自己信仰的共产主义不过是对无法被解答的问题的一种答案的假设而已。

我们依旧有选择的权力,我们依旧可以去审视自己和其他所有人的信仰,以及对所有问题给出的所有答案。人是拥有理性的,理性从不承认或否认任何假定,而是根据这些假定去判断结论的对错。哪怕从小被教授了特定的价值观,我们也可以靠理性去分析推理自己所被教授的价值观是否符合逻辑。我们也可以去改变自己的信仰,改变对理性无法解答的问题的答案,但是正因为这一部分价值观是非理性的,我们才不会趋近于同一种答案。一个确实存在的,属于每个人的责任是,我们应该让彼此的价值观和哲学经历足够的检验、批判和碰撞,这样每个人才能在有最好的信息的情况下得出最合理的答案,但真正应该履行这个责任的并不是政府,而是组成社会的每一位个人。

而另一个确实存在的事实则是,没有哪个事实或答案是确定的。哪怕是2+2=4这样的常识也只是因为所有人观测到的现象相同才被认为是常识,但如果一个人认为2+2=5,我们该怎么知道他所看到的世界是不是真的是那样的呢?我们无从得知,也不在乎,因为是世界的表现决定了我们的知识而非反过来。因此也没有人有资格自称他所看到的世界比其他人所看到的世界更加真实,或者他所得出的答案更加可靠,因为无论他说什么,最终都只被局限于他的话语中,而真正将作出决定的还是每个人自己。而我们每个人都是作为同样的人出生,生活在同样的世界的。

因此,我不认为我应该强迫所有人相信我的信仰,我也不认为任何人有权强迫我信仰任何东西。任何从我口中说出的话都只是我自己的观点而已,只有听到这些话的人才有权决定相信与否,包括“没有人有资格决定他人信仰”这个观点本身。我相信天堂与地狱,但我依旧希望人们有选择的权力,为何不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的人却如此迫切地希望所有人都相信自己的信仰,我就不知道了。
14
分享 2019-12-25

11 个评论

西方秩序的根源是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有了這個前提,文明就可以不斷積累、不斷發展。

左翼想破壞西方的秩序,私有財產權力是她們的眼中釘。無論是「共同富裕」還是「財產均分」,這些美麗的政治語言背後都是以動搖私有財產權力為目標。

左翼為什麼害怕基督教?因為基督教說「凱撒歸凱撒」、因為基督教主張秩序、因為基督教保護私有財產權力。

左翼為什麼與伊斯蘭教狼狽為奸?因為伊斯蘭教主張神權和人治大於私有財產權力。雖然《穆斯林聖訓》里說火獄裡的人大多數都是女人,但是左翼心裡很清楚私有財產權力是摧毀西方秩序的關鍵,至於平等什麼的只是攻擊私有財產權力的藉口罷了。用中國的話講,叫「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相信政府没有决定谁信什么谁不信什么的权力。

开了这个口,终点就是现在能看到的共产极权。那些认为有这种权力这么做的人,是没必要说服的,真有问题就战场上见。
宗教自由除了思想也有行為,為了避免父母的權力濫用並保障孩童不受傷害,或者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意願,政府有限度的干涉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的。
epmzr 观察
那你怎么相信的,或者说在你这种自由派思想的前提下去确信天堂和地狱的
世界上从不缺自由派,左右只是肤浅的,可观的现象
越浮于表面的现象,构成的要素就越多,包括“宗教自由”这个人人能讨论的问题
越简单的概念,却往往隐藏的越深,而且过于太过简单,没人注意到它居然是个“issue”
还是语言和DNA出了问题
对于父母教育孩子信教,我有一个古典自由式的Justification:
按照non-agression principle, 人在不侵犯他人的情况下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由这条原则可以引申出“人没有任何义务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强制地供给他人。”由此又可以引申出:父母没有义务抚养孩子, 政府也不可以强迫父母抚养孩子。所以说既然父母没有义务抚养孩子, 那么孩子为了生存就必须与父母签一个Contract, 而这个Contract就可以包括接受父母的宗教教育。如果孩子不接受的话,父母大可以把他扔在街上。

@gratesque: @KyriosKyrios: @決不再做奴隸:
神经十66、神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未来共产社会每人有正常婚姻儿女,其外婚外情不受道德禁止,未来共产社会,任何成年男女,双方自愿,即可共赴巫山,这种行为,没有道德禁止,人类完全幸福和谐。
我们要建造厕所一样多的性交所,任何成年男女,只要需要,即可进入,遇上异性,双方自愿,即可行周公之礼,每个人的性满足象上厕所一样方便,既然上厕所不存在道德问题,上性交所也不存在道德问题,没有受害者的行为都是道德的,太监还要宫女的,人的本性,为什么不给满足?可解决好多罪案,好多心底无奈痛苦。
性是神对人类和动物的赐福,因之才能繁衍,每个人的性彻底解放和自由,人类性进入自由王国。性自由不一定导致滥性,比如,飞鸟是性自由,但没有滥性,动物实质都是性自由,因为没有道德律制约,没有专政机器惩罚,没有家庭,但并没因之滥性,因之得可怕的病。
性自由只是尊重人权,正因偷偷摸摸,人们才好奇犯罪,一旦自由了,就那么回事,人们反而能正确对待,不会滥性,比如动物。人类进化的目标在于完成人性,只有当个人得到绝对自由时人性才能获得最完满的实现。
对于父母教育孩子信教,我有一个古典自由式的Justification:按照non-agression...

你忘了大原則是「人在不侵犯他人的情况下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孩子不接受Contract就會被扔在街上」,那就等於父母侵犯了孩子的發展權、受撫育權、受保護權(不與雙親分離),甚至是生存權等
对于父母教育孩子信教,我有一个古典自由式的Justification:按照non-agression...

父母天然侵犯孩子的自主选择权,要不要出生不是孩子决定的,是父母决定的,所以父母天生对孩子负有扶养义务。

孩子的出生时满足父母的需要而不是孩子本身的需要,父母在考虑要一个小孩时,关注的只有自己的需要。所以是父母欠孩子的不是孩子欠父母的。因此父母没有权力在抚养过程中强行灌输孩子非独立性的思维模式,剥夺孩子独立思考和掌握自己人生的权利。
你忘了大原則是「人在不侵犯他人的情况下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如果「孩子不接受Contract就會被...

发展权,受抚育权,受保护权,生存权跟食物权,医疗权是一个种类,是“Positive Right”。跟古典意义上的“Negative Right”(不受怎么怎么样),我不考虑他们为人天生的权利。
父母天然侵犯孩子的自主选择权,要不要出生不是孩子决定的,是父母决定的,所以父母天生对孩子负有扶养义务...

“父母诞生你是不是侵犯了你选择不出生的权利”这种哲学问题我也没有答案,目前我是认为孩子不欠父母,父母也不欠孩子的。因为还有一种理论说既然孩子是父母劳动的成果,那么孩子应该成为父母的奴隶,古罗马的父子关系就是这样。父母欠孩子或者孩子欠父母这两种说法我都不喜欢。
“父母诞生你是不是侵犯了你选择不出生的权利”这种哲学问题我也没有答案,目前我是认为孩子不欠父母,父母...

你当然有你的自由不喜欢,但在现代文明尊重个人意志的基础上,人是不可以成为什么”劳动成果“的(即使性交可以被认为是劳动),而且人也是不能被当作资产的。古罗马怎么做和现在的文明没什么关系,中国古代也普遍都把小孩当作父母资产,而这点在现代文明是不会被接受的。

孩子出生时个人意志没有得到体现,甚至可以说其自主权受到了侵犯,当然这个是无法改变的,但无法改变也不代表就是正确的,因此不管是什么情况,父母都不能强迫孩子做任何事。就算孩子愿意出生,之后孩子自己的人生选择(包括宗教信仰)还是要尊重个人的意志,而不能直接由父母决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