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用人话介绍一下姨学?

姨学着两个词在本站出现的频率非常高,稍稍搜了一下,感觉用语都非常奇怪,谁能有人话帮忙介绍一下姨学。

1. 姨学的主要观点
2. 姨学的代表人物
3. 姨学的起源和演变
4. 为何姨学在墙外和知乎那么火
5. 为何姨学的用词和话语如此奇怪
……
已邀请: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内核是斯宾格勒在上个世纪初提出的文明季候论。这个理论认为文明有生长和衰落的周期,像季节也像生命体,从部落到封建,再到专制官僚体系崛起,然后到专制巅峰的时候民间小共同体解体完毕,就变成像流沙一样没有自我组织的费拉社会,那就是文明生命的终结。这种生长衰落过程也是“德性”的生长衰落过程,“德性”就是自保能力,体现在武力上。这些费拉无力保护自己,可以轻易征服,他们要不然是处于被帝国征服的状态中,要不然就是帝国崩溃而他们大部分死亡。

基于这个理论,刘认为中国处于费拉社会,流沙社会没有稳定性,容易因为征服或内忧外患而解体,而解体后的费拉因为无法自己建立秩序而会出现一堆像张献忠一样残忍势力互相攻伐而杀害大量人口,这就是大洪水。

为什么费拉社会无法稳定,因为没有自组织,为什么没有自组织,因为专制帝国太强。刘认为大洪水一定会发生,而之后存活的人如何防止再次专制,就要靠分裂,因为分裂之后尽管因为是费拉社会产生的都一定是军阀一类的专制政权,不可能民主,但是因为每个势力都很小,而对自组织的压力比较小,因此有利于慢慢产生土豪,从而演变为类似封建社会的形态,再又封建形成民主。基于英国历史,刘认为民主由封建产生。

那么如何保证分裂的稳定,如何防止民国时期明明有分裂机会却仍然统一呢?就靠民族构建,那些军阀为了自保很希望发明自己为一个独立民族,但是没有人帮他们发明,导致他们想分裂都没有大义名分,怎么办呢?姨学就帮他们先发明出来,这样当大洪水张献忠过去,中国再次出现军阀混战,而军阀渴望诸夏稳定分裂的时候,就可以使用已经现成的民族发明来分裂和抵抗统一了。

当然,刘仲敬自己承认自己提出的诸夏是个小概率事件,因为军阀多半还是会互相吞并。他认为他的作用就是播下一颗种子,等到这个理想的时机出现,姨学发明的一堆民族就可以被军阀们采用。

以上是刘的事实判断,他的价值判断是,他是一个观察者。他认为大洪水会发生,他自己就该趋利避害。但是那些不堪的费拉他们是必然要死的,而且德性不堪是活该去死的。这一点我认为是大量姨粉成为姨粉的原因,因为实在很解气,那些不停叫嚣大国崛起的粉红们,原来就是无德不堪活该去死,而且也一定死于张献忠之手的“两脚羊”。这真是太令人开心了。所以我们看到网上绝大部分的姨粉并没有去探讨刘仲敬的事实判断部分,而把绝大多数精力都投入在嘲讽“费拉”上了。

斯宾格勒的理论当然还是很有道理的,我自己就认为社会契约结构的复杂性和稳定度就是促成“民主”的关键,这和他对于费拉社会和封建社会的论述很相似。(虽然我认为封建并不产生民主)但是作为一个世纪以前的理论其问题也非常大,譬如“文明季候”的模型就完全是类似“文化决定论”一类的笼统概括,宏大叙事,而他自己在《西方的没落》中认为西方经由福利国家而走向费拉的文明终结也并未发生,另外在上世纪末的大量考古发现也使得原先来源于《罗马帝国消亡史》的历史认知被证明是有非常大的错误的。

刘的理论核心就是斯宾格勒,所以也继承了他的道理和问题。刘对于中国提出的诸夏理论问题在于不仅是“小概率”而且即使运气好中了,也实际价值不高。因为军阀并不是因为没有人帮他搞出民族的名义出来才无法分裂的,实际上对于汉以外的四族(满蒙回藏)他们以民族名义独立的负担非常小,因为中华民族虽然在清末被发明,但是直到抗战才形成。但是他们仍然没有能够成功独立。所以假如按历史再来一遍,有没有几个人事先发明好的民族概念,并不会导致中国走向另一个方向,而将来假如由于别的因素而使得构建独立民族有了需要,也多半不会采用他们的,而是会按当时的需要自己操刀,以掌握民族动员的话语权。

刘以外的姨粉完全不是内容的贡献者,我实在希望他们更多地去讨论一些事实判断的东西,而不要因为自己认同刘的事实判断,也就照抄他个人的价值判断。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去想,认为别人死了活该,这是个人自由,但是没必要变成一种教条。而且拥有这种“别人是费拉死了活该”的信条假如按姨学来讲的话,就是费拉的一个典型特征,他们无所谓别人去死,只顾自己,直到屠刀砍到自己头上。

我自己一部分看法参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51。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