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9.0预告片之吸血鬼

吸血鬼领袖发表艰难困苦自强不息演讲
留言区有人辱包,台湾玩家嘲讽习近平经济内循环,有五毛很生气,也有蓝人骂民进党蔡英文
可惜游戏没被中共封禁
6
分享 2020-10-30

29 个评论

我覺得之前的劇情太傷感了,讓薩魯法爾死掉太可惜了,薩魯法爾是促進部落轉型的重要人物,帶領部落反對地獄吼的極權統治,作為部落元老沒有貪戀權力,後來為了部落又去反抗希爾瓦娜斯,他是應該長壽的好人,希爾瓦娜斯才是應該短命的人。
穷了。
往年这月份发的往往都应该是CG,而不是二维动画。

45、60、70、80一路玩过来,从85开始就实在玩不动了。
>>我覺得之前的劇情太傷感了,讓薩魯法爾死掉太可惜了,薩魯法爾是促進部落轉型的重要人物,帶領部落反對地獄...


萨鲁法尔两兄弟都是好人。
我覺得近戰輸出最安逸,躲好BOSS的技能就好了,坦克與治療壓迫感太大了,所以基本上不玩坦克與治療。
希爾瓦娜斯離開部落之後的部落有點像奉行比例代表制的內閣制國家,不再有酋長了,各族群認可的首領共同主持部落事物。
>>我覺得近戰輸出最安逸,躲好BOSS的技能就好了,坦克與治療壓迫感太大了,所以基本上不玩坦克與治療。


我喜欢玩治疗,我男票喜欢玩坦克,大概习惯就好了:D
薩魯法爾以前守城的時候特別強大,而且曾經在討伐地獄吼的時候一個人擊殺了守護地獄吼的卡拉克西英傑的部份成員,結果遇到希爾瓦娜斯被碾壓,我覺得這種劇情設計太不合理了,薩魯法爾與希爾瓦納斯至少應該在伯仲之間,純粹是因為編劇不喜歡薩魯法爾。
是不是可以加速一波让蜘蛛玩不到下个版本的魔兽了??
>>薩魯法爾以前守城的時候特別強大,而且曾經在討伐地獄吼的時候一個人擊殺了守護地獄吼的卡拉克西英傑的部份...


不是不喜欢,是存心想弄死萨鲁法尔。

当年的小地狱咆哮,本来是打算当成部落的下一代灵魂人物塑造的。
结果被人写成了希特勒式的疯子。

所以,你再回头看看这些年出事的英雄,我印象中似乎全是跟小地狱咆哮的死有关的——
瓦里安死了、沃金死了、萨鲁法尔大王死了,席尔瓦娜斯黑了。
不出意外,下一个出事的可能是萨尔。
可是在大型副本裡邊壓力很大,稍有疏忽很容易就會團滅,近戰輸出隨便打最多死後被拉起來,不至於因為疏忽隨便造成團滅。
薩爾如果死了,估計牛頭人本恩在部落會有更多的存在感。
支那传统文化就很像魔兽里的上古邪神,深植地下影响着艾泽拉斯的每一个生物,无时无刻都在碎碎念洗脑口诀“爸妈打你为你好”“红枣补血黑芝麻乌发”“熊猫太极四两能拨泰拳千斤””雷霆兽甲片治中风“之类的疯言疯语,上面的生物听得时而正常时而发疯。

后来上面的某种族某天玩大了,能量波动被宇宙里的共产燃烧邪教发觉,他们的下巴上长满肉须,所以他们也被称为毛子。欺诈者弗拉基尔加丹把使者耐奥祖大钊钉在了架子上封在寒冰里扔到了艾泽拉斯,大钊没了肉体但是思想在散发着影响,很快大孝子顺着腐臭就来投奔,本土化的天灾共产军团从此在这土地上蔓延。被军团杀死的生物会被花五个银币洗脑转化为亡灵,粉蛆会不时地从他们的皮肤下钻进钻出,无论种族。

燃烧邪教,天灾与上古之神相爱相杀,相互利用欺骗。燃烧邪教的肉须毛子们认为天灾背叛了他们,甚至一度想核打击之,但是来自宇宙的宿敌美利圣光教出手,最终帮助被惹翻的脚男们打败了燃烧邪教(这里不得不说脚男们的觉悟有限,无非是为了装备坐骑和打工费,但能进团已经是不易了)
如果燃燒軍團相當於蘇聯共產黨,締造了燃燒軍團並且搞擴張的薩格拉斯就好比是列寧。
>>薩爾如果死了,估計牛頭人本恩在部落會有更多的存在感。


倒不一定会死。

即便萨尔真死了,也轮不到贝恩。
德雷克塔尔还活着。
>>薩爾如果死了,估計牛頭人本恩在部落會有更多的存在感。

萨尔应该不会死。萨尔整个剧本就是摩西,在新大陆和土著携手建立家园又是清教徒的故事。当年暴雪肯定是把萨尔当成整个系列毫无争议的男一号写的,可惜了。最近几个版本剧情注水太厉害了,特别是脸谱化,联盟就是安度因、维伦、玛法里奥这种圣人,部落就要么是脑残吼、希女王,要么是沃金凯恩萨鲁法尔大王这种莫名领便当。
但是德雷克塔爾好像沒有進入希爾瓦納斯離開之後的部落議會,已經屬於在政治上被邊緣化的元老級人物。
>>薩魯法爾以前守城的時候特別強大,而且曾經在討伐地獄吼的時候一個人擊殺了守護地獄吼的卡拉克西英傑的部份...

这个时候的希尔瓦娜斯是已经与典狱长在合作了。从9.0的大佬那借点力量能秒8.0的萨鲁法尔也能理解吧,你看她放的那个大招明显就是开了挂的新技能。这还是单挑,她之后还单刷了伯瓦尔,连杀都不屑杀,帽子掰了还摔地上了,简直太欺负人了,士可杀不可辱啊。
我覺得加摩爾就好比是歸化成美國人的新移民,之前因為出身的原因被排擠,後來因為認同部落,因為與心愛的部落同在成為部落的成員,就好比是之前被排擠,後來融入美國社會的新移民,特別是因為認同自由與人權成為美國人的新移民,但願新版本有加摩爾的劇情,加摩爾已經退居二線很久了。
>>但是德雷克塔爾好像沒有進入希爾瓦納斯離開之後的部落議會,已經屬於在政治上被邊緣化的元老級人物。


我只能想得起这位老兽人了。
雷克萨是半兽人、半食人魔;贝恩是牛头人、还是小孩;血精灵想都不要想,在自己的种族里都只是摄政。
學生時期非常熱愛的遊戲,但出社會後已沒有什麼時間玩了,老是參加G團買裝備,比自己親手打來的,較沒什麼成就感,只能期待退休那天,魔獸世界仍在,到時再來玩20.0版本✧٩(ˊωˋ*)و✧
我感覺新版本會與希爾瓦娜斯作戰,因為薩魯法爾死的時候的劇情很像是為新版本與席爾瓦那斯作戰鋪路。
>>可是在大型副本裡邊壓力很大,稍有疏忽很容易就會團滅,近戰輸出隨便打最多死後被拉起來,不至於因為疏忽隨...


平常下副本也是一样,经常顾不上捡东西,因为一停就要坐下喝水。可能是第一个号,磕磕碰碰从newb玩成专家,从此就不想放手了。也玩过贼啊什么的,但是兜兜转转离不开大号
坦克與治療壓力太大,特別是加入開荒團隊的坦克與治療,如果無法很快適應新副本,很快就會失去加入開荒團隊的機會,在伺服器很容易被邊緣化,通常在公屏上被拉出來批判的都是坦克與治療。
>>传统文化就很像魔兽里的上古邪神,深植地下影响着艾泽拉斯的每一个生物,无时无刻都在碎碎念洗脑口诀“爸妈...


“汉族文化”,从来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
《道德经》的作者,这个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楚国神棍,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共产主义者,它才是反人类的汉民族真正的教主、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 奠基者。
它就是魔兽里的萨格拉斯,连主张都是一样的。

“共产主义” 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还轮不到卡尔马克思来 “创造”,以它的智力它也创造不出什么。
中国的老庄,一个楚国神棍、一个宋国神棍,早就把这个给玩烂了。

如果说《道德经》的作者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庄周就是污染者阿克蒙德,韩非就是欺诈者基尔加丹。
韩非再往下的分支,就是商鞅这个杀千刀的巫妖王(虽然商鞅在时间线上出现得更早,但韩非才是集大成者)。

所以,反人类的汉民族,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崇尚的就是死亡和毁灭,数千年来都在朝人类世界输出瘟疫。
它们就是现实里的燃烧军团、天灾亡灵。

只有克尔苏加德这种脑子抽风的,好好的人类法师不当,居然要跟着巫妖王混。这种人对应的是华夏人里的败类,不崇尚高贵而伟大的华夏文化,却跑去崇拜反人类的楚文化。
先秦时代,思想家们就讲究 “华夷之辩”——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秦汉以后,所有人都被拉低老了沐猴而冠的楚国猴子的水平,只不过把名字该成了 “汉人”,人们居然就感觉不出异样了。
以至于,高贵的华夏人本来就歧视楚国猴子没有原则、侮辱楚国猴子是 “沐猴而冠”;但是到了清朝,居然有一条湖南人公然喊出 “师夷长技以制夷”,人们居然还认为这种言论是 “进步”、是 “开眼看世界”。
难怪清末留洋学者纷纷感叹:人家 “英夷” 才是真正的三代盛世,我们现在成蛮夷了。

祸根,就在害人的《道德经》。

萌末清初大儒王夫之,是明确把老庄列为 “三大害” 之首的,它们才是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 真正的奠基者。
很反感有些人替《道德经》开脱,说是《道德经》本身不坏、只是后世儒生抹黑。我总觉得这种言论听起来就像 “共产主义本身不坏,只是屎大淋、毛遮洞坏”。

如果《道德经》本身不邪恶,怎么解释离《道德经》原版时代更接近的,全是疯子?
庄周是疯子,韩非商鞅是极右的法西斯,墨翟是极左的射秽主义者。这几位,全是读《道德经》读出来的。
原来金鱼7秒的记忆力不只是粉红独有,有谁还记得去年香港的“聪哥”?
暴風城很明顯就是在影射美國,最起碼也是白人開拓美洲的歷史再加上奇幻中世紀的大雜燴,只要深入了解暴風城的背景設定就不難察覺出各種既視感(尤其是叢林巨魔對應南美原住民),有個奇幻愛好者的up主考據過艾澤拉斯與現實中對應的地理位置,暴風城那片區就是華盛頓州
>>我感覺新版本會與希爾瓦娜斯作戰,因為薩魯法爾死的時候的劇情很像是為新版本與席爾瓦那斯作戰鋪路。


有这种可能,毕竟希尔瓦娜斯对部落和联盟双方关系的严重破坏和甚至对部落内部成员下毒手,这种事连大反派小吼都做不到这个程度,黑化到这个程度想有个好结局是很难说通了。

但是希尔瓦娜斯这个角色的塑造与小吼和其他boss相比要更复杂很多,甚至可以说是魔兽世界所有角色里最为复杂的一个。死就经历过三次:战死,自杀,背叛;每次复生对她的性格影响都非常巨大,这是魔兽宇宙里绝无仅有的。第二次因为得知阿尔萨斯死掉,心愿达成她选择的自杀,作为被遗忘者连永生都不要了,之后当上大酋长她本人也是很意外,对于权力她是没什么胃口,要说追求力量倒是有可能,但是伯瓦尔倒地时也以为她要的是力量,可惜不是,至少不是统御之盔,她要力量做什么这一点也并不明确,与小吼大张旗鼓地想要重新打造强大的部落统一地球不同的是,希尔瓦娜斯做事总是不给人琢磨明白。

细想的话,与萨鲁法尔的决斗是萨鲁法尔自己提出,怎么感觉萨鲁法尔是抱着必死的想法发出挑战的呢,防具不戴可以理解为荣耀情结,但是武器都没有,这个细节还是出现在CG中就有点刻意了,或许是想出现安度因递萨拉迈恩这一幕?

决斗时希尔瓦娜斯被划伤恼怒后的一吼”The Horde is nothing"确实让很多人失望,这一句出现在8.0的片尾CG确实很有意味,因为在8.0的开篇CG结尾,希尔瓦娜斯喊出了“For the Horde”,这两句对的安排非常刻意,总觉得不是简单的黑化处理。

还有就是撕开统御之盔之前,伯瓦尔还草率的以为她要抢帽子,但是希尔瓦娜斯直接就把帽子掰开了,说了句“这个世界才是监牢”,这啥意思?她打开了监牢,难道是解放所有艾泽拉斯的生物?反正不太像是大反派常说的套路话。

还有一些细节但总之这个希瓦娜斯作为boss的疑点太多了,彻底洗白有很多牵强的地方,但是彻底黑化进本又少了些创意毕竟部落大酋长都出了两任坏蛋了,可能会作为个苦情反派凯尔阿萨斯或者像伊利丹那样的华丽反转吧。
>>暴風城很明顯就是在影射美國,最起碼也是白人開拓美洲的歷史再加上奇幻中世紀的大雜燴,只要深入了解暴風城...

魔古人影射秦始皇,魔古人利用泰坦技术影射中国偷窃美国技术
有可能吧,伊利丹因為被誤會被囚禁發生人格改變,阿爾薩斯被一把劍腐蝕了,希爾瓦娜斯的歷史背景與伊利丹跟阿爾薩斯很像,雖然後來成為反派角色,但是都有著可憐的一面,搞不好下場會與伊利丹跟阿爾薩斯接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國人是需要被管的,中國製造的的電視機會爆炸。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30
  • 浏览: 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