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需要一些策略与思考,请葱油一起分析、献策

致Hongkonger:

我一直在想要如何称呼你们,手足?我并非港人;同胞?我觉得只有区域里的人承认,才能成为国家,也才有同胞,而我,并不承认中共统治下的这个区域,所以,这也欠妥。暂且让我称你们为Hongkonger吧。

近半年的抗争,你们给世界展示了香港的勇气与毅力,也再次让中共的无耻曝光在世人面前。然而,面对中共这挟持了大陆的资源与14亿人口的利维坦,这抗争应该会持续很久吧,Hongkonger们,你们应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面对大陆丰厚的资源与人力,拥有700万港人的香港不过是一座小城,何况还有作为中共代理人的政府在头上,我们应该看到,香港的抗争能走到今天,有你们的鲜血与勇气,也有自由世界人们的支持,也有中共本身在香港的利益诉求。区议会你们大胜,但这并未伤害中共在香港的筋骨,Hongkonger,你们的处境依然不容乐观,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必然加码,而中共最邪恶的地方在于——他们并没有底线,为了维持他们的统治,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包括香港这座城市。而他们的特务组织,为了达成目的牺牲几个人的生命是毫不犹豫的。

目前我最担忧的是,特务们假冒的勇武派对普通市民、外籍人士、大陆人甚至中共自己人的无人性攻击与伤害。这不但给中共以借口,还会迷惑人们对勇武的支持,这会影响你们的公义的制高点。

所以,Hongkonger们,希望你们认真考虑勇武的标准。类似公约一样的准则,或者如同变质港警的行动手册。应对怎样的暴力,使用什么等级的勇武,有大体的对应。比如警方出动催泪弹,如何反制,反制暴力的限度是什么,实弹又是怎样,超出必要限度时,如何修正和调节,严重的暴力如何确保合理性的证据,非公约标准的暴力如何停止,甚至独立的调查,等等,希望你们能统一一个准则,并对世人公布。

一方面,让人们知道你们依然拥有公义,另一方面,对中共的特务们有所制约,这很难,特别是对于被迫走上街头的你们而言,所以,很可能到了需要成立组织的时候了。组织内如何be water又是另一件考验智慧的事。这点我缺乏建议的能力。

然后,重要且逐步变得紧急的事,五大诉求很难一步到位,可能需要制定战略,一步一步实施,能和平演当然最好,不过当下和平可能并不是一条出路,那么如何一步步实现目标就是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目前:

送中条例已经撤回

撤回612暴动定性

无条件赦免被捕示威者未达成

独立调查警暴及元朗事件,未达成

双普选,未达成

确实,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你们已无退路,那么打击中共一方的有生力量是目前应该做的事。

警察是目前港府的镇压手段,其中一部分良心未泯的,应该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理方面:

港警如此对港人,必定要首批被送中了

大陆当然欢迎港警来做房地产接盘侠

毒奶粉、假疫苗、瘟猪肉、地沟油、三色幼儿园当然也欢迎港警后代

面试进入985、211

没问题

低等的,996福报等着他们,工资5000块,通勤3小时

熬夜爆肝家常便饭,莆田医院无病进有病出

中等的,网易式怀孕、裁员

华为式辞职251天

高等的,一无所有王健林,下周回国贾跃亭,中华硬核任正非?

白手套,一挥手也是进粪坑

这些都是送中港警后代的命运,对于中共,不过是另一波韭菜。

这些都是理的部分,欢迎葱油们添砖加瓦,制成广告贴警察们经常路过的地方,警察局、家属区、学校里……时时见,日日见,情方面,Hongkonger,看你们的了。

对于黑警,泼油漆泼粪泼狗血应该都能造成足够的心理阴影,当然也有其它的,他们不是黑道么?怎么恶心他们怎么来呗,希望能有从心理上击溃他们的手段,鄙视的眼光应该是少不了的。

至于中共的特务们,他们是最危险的一群,没下限的东西,不要单独挑战,随时保留证据,多拍照,他们在香港是不能见光的存在,但遇上多小心,多向周边寻求帮助,真需要搏命的时候,希望能有同伴保留证据吧。

能让港警看清送中后的结果,也是功德一件,毕竟,那真是遗害后代的功业,能救一个是一个,不能救到,让他们想象一下自己和子孙的韭菜生活也蛮好,估计也能有个生理不适。

前路艰险,Hongkonger们,加油。

个人见解,终有不足,还请葱油们一起分析,勇武不适当会适得其反吧,不过港人也需要一个可行的方式。
10
分享 2019-12-02

21 个评论

話說沒有大台的性質不幸地是令我們沒有行動守則的原因。
說實話我是認同武力是要有底線
對警察固然是沒有,但不能對著所有藍絲都持有同一原則
可惜在連登,相關的討論很難受到關注
一有討論就會被認為是割蓆
1.凡拔刀相向者打断双腿,丢进垃圾桶 (让警察去垃圾桶捡人)                                        2.凡照大头贴者扒光裸体,赤身游街(不得殴打,留内衣)。。。。。(是不是太邪恶了,🙏请神宽恕我的邪恶)

話說沒有大台的性質不幸地是令我們沒有行動守則的原因。


确实没大台凸显出整个香港的民意,也让事件只有在取得大多数港人认同的时候才能解决,只是,对于中共而言,他们早就习惯性无视民意了,港人的抗争,从612甚至之前就不应该往后延续,因为任何一个合法的政府都无法无视一百万人走上街头表达诉求的事实,然而这个政府做到了。同时这个政府是高度组织性的,对于它们的“敌人”,它们也从来都不客气,在大陆,若非完全匿名,很少有人能说这么多的真话,所以我很担心缺少组织的港人。再看大台,若无大台,能否有像圆桌议会一类的松散代表,或者秘书处一类的机构,负责整理、记录整个行动方向的投票,协助全体参与者制定基本的公约?


唉,真的沒有跡象。

說實話我是認同武力是要有底線對警察固然是沒有,但不能對著所有藍絲都持有同一原則可惜在連登,相關的討論...


理解港人在抗争中的不易,当然我们也不应与付出鲜血的勇武派割席,但关于暴力尺度的讨论,真不应该被认为是割席,暴力需要正当性做支撑,否则与黑警何异。在巨大的压力下还希望你们能保持理性真是很过分,不过若丧失了理性,更容易进入中共的坑吧,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制造无序的暴乱状态,然后借机清场。
真心希望这类讨论能在抗争者之间有一定的空间,偶尔站在其他角度看问题可能有不错的收获。
香港加油!
勇武其实很善良,也缺乏组织。我不知在游行队伍里反间谍抓卧底有多难,但如果做到有一部分组织专门对付这群伪装的黑警,抓一个打残一个,至少比去正面对垒这群畜生和去打砸更好,正因为如此克制和善直才被中共肆无忌惮伪装制造暴力来栽赃嫁祸…
香港警察们喜欢当自虐狂,宁可享受大陆人们的悲惨待遇也要往这个坑里跳,不知道支持当局就是将来996,月薪5000馒头咸菜房子买不起?
勇武派的确可以尝试使用一些计谋呀,不一定非要硬碰硬。比如这个帖子的介绍就很好,借鉴加泰罗尼亚的抗争经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223
斗争总归是残酷的,几乎没有不流血的民主斗争,所以勇武派的存在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争取民主的过程中一定伴随着各种牺牲,争取越多的民主,牺牲就越大。如果你自愿成为勇武派的一员,你就要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念担起这份牺牲和责任。而你的责任是牺牲自己的利益,而非别人。每砸一辆车,每伤一名市民,这些损失和伤害你都要有勇气承担起来,而不是逃避。这样你就是勇武的英雄,而不是勇武的懦夫,也就有更多的追随者和支持者。

勇武派的角色就是变成英雄,承担所有的罪,解放剩下所有的人。而剩下的人要做的就是支持和帮助他们的英雄,通过舆论等手段尽量帮助这些英雄免受责难。英雄总归是少数,对于偷摸打砸伤人,却又不敢站出来说这份责任就在我身上的勇武懦夫,不过是趁火打劫的小丑罢了。
本身去中心化抗争就是一个比较新的形式,而且历史上没有什么真的成功的案例,一切都还在摸索之中。要是能真在去中心化的同时有制度制约参与者行为不至于过于激烈那会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完完全全可以记载到教科书里的那种。

我个人其实觉得很多人很多大部分作出过激行为的勇武可能并不是真的没有理智只想着激化暴力。很多人可能是压力过大在有些场合出现应激反应。和理非和在场其它勇武还是需要在源头上控制住这样的行为,做心理辅导,生活支援,实在不行还有现场制止啥的,防止因一时意气对整体运动的声誉形成打击。当然这是在不割席的前提条件下,只是很多时候当事人的确是需要冷静冷静。

說實話我是認同武力是要有底線對警察固然是沒有,但不能對著所有藍絲都持有同一原則可惜在連登,相關的討論...



的确是,一有讨论便有人说分化L。而且一些批评性的post(即使是善意)也是负评很多。

唉,真的沒有跡象。


嗯,可以考虑请港人们来品葱自己其它的平台看看,多了解各方资讯吧~嗯我在借机推广品葱

香港警察们喜欢当自虐狂,宁可享受大陆人们的悲惨待遇也要往这个坑里跳,不知道支持当局就是将来996,月...


所以真可以把他们将来的生活广而告之

本身去中心化抗争就是一个比较新的形式,而且历史上没有什么真的成功的案例,一切都还在摸索之中。要是能真...


嗯,不割席,只是需要更有策略一些,只是和理非或者勇武,当前也只是把现状维持下去,不确定能否拖垮中共,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港人需要一些策略保障抗争能够持续。

本身去中心化抗争就是一个比较新的形式,而且历史上没有什么真的成功的案例,一切都还在摸索之中。要是能真...


是的,心理辅导和生活支援很有帮助,若最坏的打算,需要呼吁国际社会为走上街头的年轻人提供庇护,他们年轻,值得更好的未来
有共同理念的,我们都称为手足。不论在港的南亚裔人仕、外国人、远在台湾日本欧美的声援者,都是手足。


说到示威者被冒认的风险,其实香港警察已经被抓柄了几次:踪火被揭发后开真枪、新闻稿预言有示威者出烟雾弹,但实际来不及出就驱散人群。太多了,不能尽录。


67暴动的完结,好像是有人无差别杀了一家人,连小朋友都杀了。


但在2019年,资讯发达的城市,真假证据很快就被流出,判官当然会案自己立场选择性去相信。真相,其实已经变得濛糊。但不割席,不分化,不笃灰已经成为示威者最强武器。管你杀了警察,杀了蓝丝,最多动摇几天,但都不会有人敢割席。因为示威者死伤的数字是更大比数,只要一退,就全港被清算,惨如新彊。
宣傳、宣傳、宣傳。衹有高質量的宣傳,才能把最廣泛的海內外友人爭取到香港革命一邊來。

有共同理念的,我们都称为手足。不论在港的南亚裔人仕、外国人、远在台湾日本欧美的声援者,都是手足。说到...


是啊,双普选是底线,否则一切照旧,无解的是,ccp作恶太多,为了延续自己的统治不被清算,双普选很难实现,这点他们也很清楚。除了勇武之外,港人真的需要将港警分化和削弱。港警可能是目前能动用的武力,毕竟解放军一动香港也就成为普通的大陆城市,ccp也只剩下锁国了。然而,港警也不姓赵,用完就扔是必然的事,能拉过来也算救人一命。
建议勇武派现在暂时偃旗息鼓,集中力量放在下一次立法会选举上。


看你的用戶名稱,我差點想折疊你xD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