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調查,會否在座各位都對歷史比較感興趣?

自小我的夢想是成為歷史學家,對歷史特別感興趣,就算出來工作後,也利用互聯網去了解歷史,年輕時只了解中國史,我懷疑骨子裡的民族主義就從那時開始萌,現在是世界各地和民族的歷史也感興趣。

每次回國,單是一條廣州北京路,我每次都可以逗留很長時間,重覆又重覆地看。
(搜:廣州北京路 千年古樓)
有一次帶著親戚的小孩約十歲,我很興奮的拉著他跑到遺址看,說這就是以前古代的道路,當我講解了幾句才發現他並不感興趣。
一直以來我認為每個人都會對歷史感興趣,特別是祖先曾走過的地方,我甚至付錢買了那個基因測試mofxxx,不過這測試騙錢就是了,我1/2的外國勢力dna沒測出來,回想極愚蠢,付錢送數據了。

後來歐洲、美歐、日韓等等的民族歷史都走去了解,甚至有些民族特性跟他們宗教信仰有很大的關係影響,又走去了解那些宗教,是悶了點,但可以令我更加了解到他們人為什麼這樣做、這樣想。

在反送中運動,我在公司裡做革命輸出,有多少內地人就說多少,我跟一幫同事站同一陣線,每次都當著他們面前說,有一些內地人都動搖了,甚至會問我們到底事情是怎樣。
其實呀這些動搖的同事,他們內心是有懷疑的。
另一些就每次聽到都一臉不爽,這種人是沒希望的,明明人在牆外,facebook youtube這麼近,但內心還是那麼遠。
我假定這些都是冷血之人,清洗不到就請他們回國好了。

把話題拉回來,這些同事,當我說到中國歷史無論遠近,他們尤如一張白紙,連很基本小學程度的歷史也不知道,甚至他們聽到後會驚訝。當說到人類是從非洲走出來,其實我們的祖先都是非洲人,他們更加難以置信,當刻我才是難以置信那位。

好了,人在國外,當我跟本地人聊到地本的歷史,他們也是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一知半解,甚至一無所知。
想深一層,歷史是我興趣,科學家那麼優秀難道也很了解歷史麼?
然而,眼見真正了解中國史的人內心或多或少都不會喜歡狗共。
一邊同事越了解得多,越明目張膽在公司說狗共的不好。
一邊同事 不相信 聽不到 外國勢力 暴徒暴徒暴徒

蔥友們很多都是知識分子,但有沒有蔥友其實是對歷史沒興趣呢?
如果有興趣,你們是從何時開始的?會否是從懷疑這個政權開始?
另外你們身邊有沒有女性是對歷史感興趣?我身邊一個也沒有,我是女性。

我發現一個話題能瞬間令對方產生疑惑聽我說故事,無論是紅是反;
歐洲打仗,貴族主動請纓出來打的,英國一戰時,戰死的八分之一是貴族。在中國?一萬個都沒一個,關羽張飛你以為真的站那麼出。你叫毛新宇站出來看看。
開啓了他們的好奇心,就很好洗。
11
分享 2019-12-04

21 个评论

我少年时代受到父亲的影响,读了一些通俗的历史书,对历史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青年时代则开始读一些更专业的著作,并积极参与互联网键政键史论战,从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
至于共产党,我是从小听着长辈讲大跃进、文革的故事长大的,共产党又喜欢管天管地,禁这个禁那个,所以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们,历史读得越多,只是在不停加深我对这个政党的厌恶
对边区财经史有所涉猎,只能说中共那一套真是祸害无穷
我就比较感兴趣啊。任何事情都是事出有因的,不了解过去就不了解现在。

而且其实细心观察生活中也有很多历史痕迹的,比如我之前住的社区外墙面上还有未被抹掉的中苏交恶时期标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很多次经过那里的时候都会激起思考。
我认识的对历史有兴趣的大多对目前土共没啥好感。但大多数人肯定是没啥兴趣的。
另外对于内地人反这次抗争其实蛮多理由都不太一样,除了土共和强国爱好者以外这次很多人反的是港独和暴力(虽然这两个原因实际上很多是土共洗脑的结果,很多信息来源全靠微博、微信的人,一天24小时只能看到示威者的暴力和港英旗那自然很容易信了土共的说法),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们能把国内曾经学生运动和革命的symbol元素加入到这次抗争中并控制一些过度暴力的话,我觉得蛮多被浅洗脑的内地人会对你们有改观的!
我也和你差不多,而且这让我很早的时候就对共产党极其反感。
中共治下什麽都造假,但商業基因檢測不一定是假的吧。
如果对历史感兴趣,很容易看到矛盾的地方。初三的时候学介绍林彪的时候,我还在班群问,林彪真的是叛国吗?结果他们都是回复,历史书那样说就对了。其实不用翻墙就可以知道社会主义就是乌托邦,集权的工具而已。虽然这样但还是对习有点期望的,反腐嘛,现在才知道更多的是权利斗争。通过反送中才开始对政治经济感兴趣,才发现,ccp无可救药。
學習歷史是為了不重複古人已經犯過的錯誤。客觀的學習歷史對於一個追求博雅教育的自由人來說都是必要的。

當然很多人因為當代的虛無主義、享樂主義盛行,不願意去學歷史,那就不免要重複古人的錯誤了。
这里的人都对政治感兴趣,历史就是过去的政治,自然而然就了解了一些历史。
以前對歷史沒什麼興趣的,直到今年香港抗爭的出現。
之後看了一堆香港史著作,發現香港歷史反賊多的是,例如何啟,他要求英國人接管中國的管治權,幫助中國政治重組(歷史多麼驚人的相似)。還有兩次鴉片戰爭香港都出現帶路黨。
对古人哲学,谋略,治国之道有兴趣,其他的当杂文散文来看
了解历史不一定成为反贼,但成为反贼会肯定了解历史(尤其是品葱上的用户,包括我自己)

这里的人都对政治感兴趣,历史就是过去的政治,自然而然就了解了一些历史。



我就是這樣,學生時代對歷史課並不感興趣,什麼外儒內法,什麼九品官人法,什麼王安石變法...只覺得關我屁事。
但長大以後對政治感興趣,這時候再回頭讀古代歷史,中西方歷史...讀起來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作为三维生物的我们根本观察不到历史,我们最多就是听别人讲述历史。

然鹅 “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victors”

单方面记述又怎么可能是真相呢?
已删除
历史描述的其实是人在不同的历史境况下的生存状态,以前的环境下人怎么生存的,也就是在不同环境下的人类生存价值的展现,而人类生存价值其实是不变的,贯穿于始终,因此,以史为鉴,历史才有指导现实的作用。

这里有一个不容易察觉的常识问题,人类不是通过属性定义出来的。就是说,神造人的逻辑体系内,神是高于人的,人就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是人,因为没有哪个人是神,那么人怎么才能明白什么是人?这一点实际上是通过人类历史定义出来的。人类拥有悠久历史的家庭、行业组织和国家,通过人类建立起来的这些生存方式,才传承着我们作为人的存在价值,文明也就展现在这上面。恰恰是人类的历史价值定义了人是人。
對中共厭惡之人, 一是自身受過中共壓迫  , 二是認識歷史, 我是後者吧 

我就比较感兴趣啊。任何事情都是事出有因的,不了解过去就不了解现在。而且其实细心观察生活中也有很多历史...



建議修改保障一下

建議修改保障一下


不用啦,这种文革遗产全国都好常见的
被题主的同理心,公益意识和公民责任感的感动。
传统文化被掏空加上扭曲的竞争歪曲的历史让中国人普遍社会达尔文,冷漠缺乏共情,其实是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我也喜欢历史,历史定义了一个民族,他基本回答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问题。对现代中国的不认同必然会从古代中国寻找认同感,也会在过往历史当中探索原因和出路。同样的理由认识其他民族也必须要从历史和语言着手。
对建筑不感兴趣是个很悲伤的事情。长期实用主义哲学和应试教育剥夺了大家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审美在家庭环境和教育当中的缺失加剧了这个问题。扭曲的社会竞争导致掌握话语权的人毫无审美能力。
这个债需要几代人来还。
我是一直對歷史很感興趣 我認為科學家 應該會對他們領域的歷史知有所了解的 不是歷史學家那種 那生物學來說 總要談到達爾文 顯微鏡的出現 等等 拿電腦來說 總會談到近代電腦的發展的 就是這個意思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