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时事积虑成郁,记录最近跟心理医生的一场对话

背景:
1. 心理医生本人非常博学,对中国历史和时事知道得不少。
2. 跟品葱很多群众一样,楼主因为时事感觉心理非常压抑痛苦绝望、也不被周围人理解。哭了好几次,工作也魂不守舍。

我想要分享一下跟心理医生的这个对话,第一是因为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第二,我觉得我们现在再孤独痛苦,历史上也必然有同样的人经历过比我们更甚的苦,但大家也都勇敢地撑过来了。不少作家还留下了宝贵的文字足以慰藉我们的心灵。想想这些人,顿时觉得不再孤独。

我不想当岁静婊,但人一定要过好自己的生活、保护自己身心健康。这两者是不冲突的。

-------------------------------------------------------



我:最近香港和新疆发生这么多事,我真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象一下:1934年有一个德国人。周围所有德国人都在为希特勒摇旗呐喊,跟随元首实现德国梦。这个德国人偏偏觉得有问题。他不鼓掌、不庆贺,家人都不理解他,他心里的不详预感一天比一天中浓重。他该怎么办?如果你有时光机器,你会对他说什么?

医生:我会对他说,快逃!

我:哈哈哈,是的,不仅要逃出德国,还要要逃出欧洲。

医生:对的,去北美。

我:嗯,当时也有不少德国人逃去南美的。

医生:对的,也有人逃去了阿根廷。

我:假设这个德国人1935年移民去了美国,他该有多孤独啊!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1939)还有好几年,美国一开始也有不少亲德政客。就算战争初期,德国也非常顺利。他跟童年好友写信,好友说:"哎呀,德国现在发展得可好啦!你赶紧回来,不要错过了祖国发展的大好时机啊!" 他甚至都怀疑自己:"诶,是我当初想多了吗?"

医生:(若有所思)

我(这个时候已经哽咽了):我们继续把故事编下去吧。后来美国对德宣战,他十分心痛自己的同胞被暴政利用,但经过一阵挣扎和身份认同危机,最终还是选择跟美国站在一起。再过几年,美国赢了。他终于有机会回国,但是故乡已经遍地疮痍,亲人和朋友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他十分伤感。

医生:(表情沉重地点点头)

我(语气哽咽):比起这些,更可怕的是,他内心充满愧疚。为什么是我活了下来?我自私地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没有为抗击暴政做任何的贡献。

医生:可是他有什么好内疚的?他侵犯了谁的权利?

我:他没有参与暴行,但也没有阻止暴行。身为旁观者,他是有罪的。他跟所有的德国人一样,背上了耻辱的罪名。

医生:我不赞同。

我:说实话,在我刚刚了解到一些中国的事情之后,心中真的充满了悲伤和愤怒。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为自己身在海外相对的安宁感到羞耻。我很想为新疆人香港人做点什么。但是说实话,即使在海外,我也好害怕。

医生:我是一个西方文化下成长起来的个人主义者,我相信个人的权利是至高无上的。你活着比死了更有意义。如果我能对那个德国人说话,我会说:我很高兴你安全地来到了这里,你想要保护自己,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你没有伤害任何人。为长远考虑吧。战后德国重建,也需要你这样当初就对希特勒表示怀疑的人。

我:你熟悉战后德国文学吗?字里行间那种负罪感。

医生:是的,无论是旁观者还是参与者,大家都在反思。这种负罪感甚至延续了好几代人。

我:希望中国可以相对和平的变革。希望。

医生(沉重叹气):是的,祝福。
50
分享 2019-12-03

44 个评论

对于时政无能为力,确实压抑;能全方位见证历史,也有点小确幸。
已删除
你這個心理醫生水平不低。他說的“快逃!”你也應該嚴肅對待。我們都應該嚴肅對待。

你這個心理醫生水平不低。他說的“快逃!”你也應該嚴肅對待。我們都應該嚴肅對待。



是啊,读历史的时候觉得政治洪流中的普通人都很可怜。不知道那个年代的德国移民/流亡者在海外生活如何呢。
你竟然叫裴珠泫?我女神名字啊!回归正题,政治是大势,普通人很难左右,与其政治深深的无力感,不如努力实践个人的参与,努力保全自己,成长自己。以后为这个国际做点什么
已删除

你竟然叫裴珠泫?我女神名字啊!回归正题,政治是大势,普通人很难左右,与其政治深深的无力感,不如努力实...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南韩第四代女团第一美颜!<3 博学又美丽的小姐姐!(误

心理医生的意思也是这样的,人性和人权是最高的,人要发展自己、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价值观在国内总被污蔑成自私自利?
医生不怕被举报吗?

LZ在墙外吗?(其实比较担心跟医生说会不会被举报,暴露反贼身份之类的



文中有答案啦~
我剛來的時候就在紐約市睡公園,舉個牌子到處乞討。我跟你說,比在中國睡公園、乞討好一百倍。我呼吸著自由的空氣。警察會告訴我庇護所的地址。有一天紐約很冷,58th & 8th的星巴克黑人大媽還送我一杯熱水。我現在都記得。

西方流亡就是業餘不放棄讀書、學習。把業務學精了,不要說五萬黨,十萬黨美國也授予你。
我在墙内,我觉得我很需要心理医生,我其实找过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了,但是一直都不敢涉及政治领域,只敢说一些表面的困扰,可是不去说出对政治的担忧,我的问题没法得到解决。
我们在等待一个时刻,一个不知道多黑暗的时刻,让人感到最窒息的是我们正在等待着却无能为力。

能理解楼主有这样的心理,让我感到慰藉,让我知道世人不全是唯利是图,总有一些人心存良知,由此及彼真切地为他人着想,这种羞耻感实在难得。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所得是应得的,却不知这里面凝聚了别人无辜的牺牲,能觉悟到自身的安宁不是理所应当而于心有愧我很欣赏。

至于你的痛苦,我虽理解也无可奈何,心理咨询无法解决这种本质痛苦。这种痛苦本来就是无法消除的,此消彼长,当你知道无路可走的时候就会得到一丝安慰。(无路可走就是指没有办法根治这种痛苦)

LZ在墙外吗?(其实比较担心跟医生说会不会被举报,暴露反贼身份之类的


看來大家都很擔心被舉報的問題 作為心理咨詢師或者心理醫生有一個最重要的職業倫理就是保密原則 保密原則只會在當事人明確表明自己要傷害自己或者傷害他人的情況下被打破 不涉及人命心理咨詢師是不會輕易做出舉報的 因為一旦舉報了則是違反了倫理 那他也不用再做這一行了 隨時吊銷執照

我在墙内,我觉得我很需要心理医生,我其实找过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了,但是一直都不敢涉及政治领域,只敢说一...


墙内的话一定小心至上。我记得另一个帖子里的回复说得好:可以把忧虑转化为学习历史政治、提升自我的动力。希望无论发生什么,品葱里的大家最后都平平安安的。
我也贊成樓主的態度!清醒的人越是痛苦!但人很渺小 哪有什麼力量呀?
好好活著 認真生活 對自己負責 就是最大最好的對抗
希望樓上的大家都能撐住 不要放棄生活呀!

看來大家都很擔心被舉報的問題 作為心理咨詢師或者心理醫生有一個最重要的職業倫理就是保密原則 保密原則...


话是这么说,可是墙内各职业的职业道德水平都很难说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话是这么说,可是墙内各职业的职业道德水平都很难说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這個的確啊 何況國內的心理諮詢行業水的確很深的 如果有條件找港澳或外籍也許更聊得來 畢竟價值觀上也能更合得來
心疼楼主,愿你一切都好。

势单力薄的时候,发声的确不容易。所以只能寻找品葱这样的树洞才能避免自己的政治性抑郁扩散,然而我想,能有这类抑郁特征的都是社会责任感很强并且通过历史的脉络使得自己随时可以理性预测结局的人。

但是基于个体的自由,不断的被周围意识形态下挤压我们能发声的空间越来越小,这还不是在上个世纪大乱期间,是在一种充满谎言的世界,社区周围生活着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唯一的选择就是稳定和保障,使得让自己社会责任感建渐变弱。寒蝉效应起到效果后我们都开始背叛自己初心,然后成为沉默的绝大多数,接着成为民粹,不然就是犬儒。
现在政治环境国内外都是传播学在引导,传播学里面都带有意识形态的输入,本来沟通这个词也是美化的,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被洗脑被接受信息。
在近几年纷乱的世界局势下,人们无疑时常陷入对各方新闻信息的奋力捕捉和思辨、自我观点的不断推翻与重建以及对新闻事件本身巨大的苦难的无力感。

作为没有任何权力和话语权的个体,我们应该认识到的是,在各类事件里,我们的参与始终是有限的,强迫自己时刻被这些事件占据,无疑是一种消耗。

我们目前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将过度的参与热情空耗在远方的恶上面。

让自己清醒客观,独立思考,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
希望我们既不选择政治性冷漠,也不陷入政治性忧郁。

這個的確啊 何況國內的心理諮詢行業水的確很深的 如果有條件找港澳或外籍也許更聊得來 畢竟價值觀上也能...



外籍的话,有些海外在线心理咨询App提供线上服务的,但是英语要很好。表达心里深处的痛苦,有时候用母语都很困难,更何况第二语言+文化障碍了。我这种心理当时也非要借用二战德国的例子才能表达出来。

港台应该也有类似的App,但是我没有特意寻找过。
已删除

你说得非常对,这个现象在海外也看得到。听过一个对Facebook的批评,说它对民主的危害在于让人不再...




你在哪个国家呢 我们可以互加个vx吗
150年前,中国有多少人对清政府不满,搞洋务,搞宪政,搞革命……他们的一生又是在怎样无边的黑暗中度过的呢?100年前五四运动暴发,当时在街上的废青们,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又是怎样期待着这个国家的呢?我们不孤独,因为有太多前人的背影了。如果要直面这个世界上的恶,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天地不仁,本来这就是个疯狂宇宙。

你在哪个国家呢 我们可以互加个vx吗



中国的粉丝你们好!我是韩国女团Red Velvet的队长裴珠泫。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今年八月我们发行了新EP The ReVe Festival: Day 2,请大家一定要收听哦~比心<3

中国的粉丝你们好!我是韩国女团Red Velvet的队长裴珠泫。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今年八月我们...


我是崔始源

另:比心是韩国高利贷要账的手势
个人的权利是至高无上的

这说的很好啊,不作恶是本分。
行善固然好,但不行善不应该受到谴责。

为什么需要有人行善,因为有人在作恶。
如果所有人都不作恶,那也就不需要有人去行善了。
bushiwumao 非管理员
你在海外的话,建议多和不同背景的外国人在一块玩,大家的烦恼不一样,互相就可以开解。而且平时真没必要关注政治,偶尔上来看看就行了。
如果身在墙内,那么这个心理医生可谓是深明大义,不可多得的清醒者!如果身在墙外,这个心理医生也不失为华人群体性亲共疯狂洪流下难得的不同流合污者!无论如何,愿楼主心态阳光早日摆脱抑郁,也祝这个医生安好,在墙内的话注意安全,早日肉翻,在墙外的话无病无灾,安度一生!!
  岁静婊还真不是想做就做得来的。虞超有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对他们来说悲剧是在乱世成为被人当作食物的两脚羊。对我来说最大的悲剧是成为那个把人当作食物的,吃两脚羊的人。
  说个题外话,以前我高中数学老师总对我说:“你和你们语文老师一样,有种古代文人的酸腐劲儿,你去看看什么躲猫猫死、喝水死,就知道你们多一厢情愿了。”那时候我并不理解他的意思,看了“躲猫猫死”的消息反而一发不可收拾,去了解更多的时事新闻,结果陷入了长期的政治性抑郁。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希望我摆脱那种自诩为知识分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责任感,清醒认识到中共的黑暗面,先让自己脱身吧。
珠泫也抑郁吗?我天天听你的歌
已删除
楼主你可能已经明白,但是我还是在这里引用一下你医生的话, 改编一下, 我觉得你应该听到这句:

"你活着比死了更有意义。如果我能对你说话,我会说:我很高兴你安全地来到了你所在的地方,你想要保护自己,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你没有伤害任何人。为长远考虑吧。危机或灾难后为中国重建,也需要你这样当初就对中国政府表示怀疑的人。"
楼主和这个医生都很棒!邪恶当头,大家都不要放弃对于生活的信念!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南韩第四代女团第一美颜!<3 博学又美丽的小姐姐!(误心理医生的意思也是这样的,人性...


德国女战狼的事迹在全网源远流长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本書,書名是《一個德國人的故事:1914-1933回憶錄》(Geschichte eines Deutschen: Die Erinnerungen 1914-1933)
裡頭作者也經歷著跟你相似的感受
他的應對也許能當作一點參考

我剛來的時候就在紐約市睡公園,舉個牌子到處乞討。我跟你說,比在中國睡公園、乞討好一百倍。我呼吸著自由...


加油
正面對抗共產黨思想上的洗腦和現實生活中的控制,其程度無異於一場戰爭。

一個人的反抗,就是一個人對抗一個國家機器。一群人反抗,就是一支隊伍對抗國家機器。

面對共產黨的侵略,有五種選擇:戰,守,走, 降,死。

目前敵強我弱,肉身沖塔不可取,上品蔥也是反抗。

守,是保護好自己和家人,不受共產黨的威脅和欺騙。

走,是移民,去做美國人。

降,共產黨說什麼就是什麼,當小粉紅。


裴珠泫  受宣傳的忽悠太深了,不只是共產黨的忽悠,而是中文圈裡的流行語幾乎都是忽悠。

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沉默的人鋪就的。這句話的作者應該是個妄想狂,善惡不明,是非不分。
请问你是怎么身无分文逃到美国的
包子不是薄,薄上台真有可能成希特勒,而包子只会复制前人的老路。一切重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一般地说都会出现两次,这是黑格尔告诉我们的。而且,正如后来马克思之所补充:第一次是作为悲剧,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安心作个海外岁静好,闹剧就让墙内粉红跟他们光着屁股的习皇帝演个尽兴好了。

  岁静婊还真不是想做就做得来的。虞超有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对他们来说悲剧是在乱世成为被人当作食物的...


躲猫猫死是何新闻?

躲猫猫死是何新闻?


2009年2月,李荞明在云南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内死亡,警察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时撞到墙壁受重伤。后经查实系被牢头狱霸打死。
楼主你是个有良知的人,我也希望中国可以相对和平的变革。
我最近也去找了心理医生谈话,聊中国。

中国近来的状况令我抑郁,而我对这样的中国没有答案。

我和医生探讨了发生在中国的种种离奇的民间怪象,和近来几近增压的全面极权系统。在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环境下生活令人压抑到不行。

在中国已经是survival,同时还有如此大的上层负重,我记得我在国内的时候走在街上都头皮发麻。

现在身体状况不佳,需要回国调养,但是一想到中国的现状让我觉得完全无力。

心理医生面对我讲述到的中国民间的食人现象感到极度惊讶,且同时对于这种全面监察的社会嗤之以鼻。

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蠕虫体制我没有答案.
楼主这算啥岁静,真的岁静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子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你能成功移民就很好了。
如果这真的是波澜壮阔的历史,我倒想见识见识,但是他偏偏是恶心人的东西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