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为什么很多人知道xxx/能看境外新闻还xxxx”的一些思考

讨论这个问题先把粉红和战狼排除在外,这些人只是扭曲的教育和传媒的受害者。
我想讨论的是那些“生活中的确体会到了不公”“能正常关心社会新闻”“有正常人的思考能力”甚至“日常使用谷歌”者,为什么不选择反共。我认为这些人在发动革命(姑且先叫革命方便论述)的时候应该是首先的团结对象和舆论攻势对象,所以分析这类人是十分必要的。


这些人不可能认为CCP伟光正,但是他们又选择不反共。

一类顺民。只要还吃得上一口饭,就不会选择反。他们不理解“民主”“自由”,不知道它们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理应得到什么。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二十年前我家吃不起猪肉,今年……对不起也吃不起吃不饱穿不暖,现在吃得饱了甚至还能吃上肉了。对他们而言,革命的收益并不高——我家从清朝就在种地,当年鼓吹新中国如何如何,现在不也就还是在种地吗。

二类顺民。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我家xx又出新歌/拍新片/xxx了。只要还能继续娱乐至死,管他人如何。事实上这类人应该是非常多的,即使严格的审查科普了部分人,一边玩着大量游戏一边对审核制度完全没有了解的人也不在少数,大陆教育和传媒的某些特性导致了大众完全没有自主寻找信息的能力。这一类的革命预期收益应当非常高——更高质量和数量的娱乐,不再受限的开发者。这一类的难度在于,“不关心”。

三类顺民。是啊,然而又能怎么办呢?我有工作,有车有房有老婆孩子双亲。我star了996.icu,可是有用吗?不如继续被生活强奸。个人认为这部分群体的数量被大量低估了。对于他们而言,问题不在于革命收益,而在于革命成本。这些人是网易新闻和新浪微博各种翻车评论的主力,但是更多是不可能了。


接下来讨论的不能说是顺民,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

一类。既得利益者。不仅仅是赵家人,可能是成功的大小商人,就业顺利的高薪职工,民营企业家等等。对于他们而言,普通人永远是韭菜。他们在任何体制下都能过得不错,在现有体制下尤其尝到了甜头,普通人的易于操控等等特点造就了他们。对于他们而言,普通人福利的改变不改变没什么差别,反而普通人素质的提高才会影响他们盈利。这么看起来他们似乎站在了人民对立面,可是他们同时也为中国社会提供了很多商品服务等等。他们中的某些人说不定会更加希望中国经济的自由化,方便他们变本加厉地收割普通韭菜,而他们自己会免于木秀于林而被更大镰刀收割。

二类。认为现有民生优先者。我知道我没有自由民主,可是自由民主本身不解决问题。个人认为这是革命纲领(如果会有的话)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我知道现有体制不好,可是这片土地自古如此,现在的民生对比满清和民国已经属于比较好的了。怎么能知道改变了会比现在好呢?怎么能保证选出来的人没错呢?怎么知道很可能会有的动荡是阵痛而不是倒退呢?



暂时写这些,以后可能会继续编辑,同时也想等一些针对这些想法的反驳(重点不在于如何驳倒对方而在于如何说服对方)。
1
分享 2019-12-09

1 个评论

一些人真睡,一些人装睡,装睡的,一些人贪,一些人怕!
大概就是这几种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