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发——中国需要一场大罢工

事先声明,这个不是我写的,我只是代发。

首先,向去年在佳士运动中为工友们奔走呼号的马会同志们,致敬!

尽管那场运动失败了,但是关于那场运动的纪实,却在社交平台上传播开来,使得很多尚未步入社会的学生,其中也有不少的小粉红,知道了这个粉饰太平的社会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同时,这也使很多国际友人,看清了中国社会的真面目。

中国的大学生以及高中生处于这样一个矛盾的心态:他们爱国并且愿意守护这个祖国,然而他们也正在逐渐了解到社会的种种不公。他们恐惧走出象牙塔,步入社会的时候,自己会被这吃人的制度所吞噬。他们也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声,通过转发文章和口口相传的方式。然而,由于越来越严的审查机制,你在网络上听不到太多这样的声音。尽管他们无力反抗,甚至无力抱怨,但是希望的火苗仍旧在每个学生的内心中燃烧。

当然,已经步入社会的人,更饱受着社会的风霜。当外卖小哥风餐露宿,并随时面临着车祸和各种极端天气下的危险,却只是为了赚些温饱的费用;当写字楼里衣冠整洁的白领们被无偿要求加班,想跟老板提意见却还是忍了下去,只是为了支付那一隅小小的鸽子笼的贷款;当有人终于忍不下去,合法提出自己的诉求,却被送进监狱,面临长达半年多的铁窗生活的时候,很多人都只能选择默默忍受下去。毕竟,以卵击石,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半个世纪之前,为什么在大洋彼岸的古巴,卡斯特罗在美国的眼皮底下可以推翻巴蒂斯塔政权,建立一个新的共产主义社会?一大原因就是当年的美国认为巴蒂斯塔当政不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从而放弃支援巴蒂斯塔,转向支持新生的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在这种国际环境下,古巴的革命才有可能在距离美国不到二百公里的地方成功。同时,古巴人民在巴蒂斯塔的压迫下,产生了反抗的心理。气候宜人的哈瓦那那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不属于他们,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赌场和红灯区不属于他们,在贫困县边缘苦苦挣扎的他们,只有肮脏的卫生环境,极低的识字率,以及被资本家剥削看不到希望的人生。所以,当游击队到来的时候,他们箪食壶浆迎接游击队,并加入这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现在的中国,又何尝不是这种情况?北上广深的天际线刷新了一次又一次,然而在这金字塔下,谁又能体会到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在深圳城中村中失去了理想的三和人,以及写字楼内加班到深夜的上班族的辛酸?香港的人权与民主法案刚刚通过,有关维吾尔的法案也在筹备过程中。更有茂名人民反对建立火葬场的示威告诉我们,在国际舆论以及权贵政府面临美国制裁的压力下,如果现在发动罢工,马会成员们不会再重蹈去年佳士的覆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旦有第一次罢工,接二连三的罢工便会在这片禁锢着自由与理想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也许五六年之后,那些从小接受所谓新时代教育的人,也就是现在在B站刷弹幕的初中生,会占据现在社会舆论的中坚力量。尽管只有不到十年的代沟,他们的头脑中却已经被灌输了所谓“奋斗”的思想以及顺民的价值观。到那时,他们认为自己的大部分劳动成果上交给资本家,是理所应当的;到那时,他们会举报对公司不满的同事,以换取上司的那一点欢心;到那时,工运的衰落直至失败将覆水难收。马会的同志们,趁人权法案刚刚通过之际,也是年末大量企业准备裁员过冬的时候,让我们行动吧!让我们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未来感到惶恐的学生,对现在忍气吞声的蚁族,对寒冬中失去信心的工人,携手打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一个普通老百姓能说了算的明天!

大家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可行性?
23
分享 2019-12-16

30 个评论

罷工通常都會有集會遊行,在中國可以嗎?
我印象中好像沒聽過中國罷工的新聞
佳士事件
奴民们刚有这个念头,主子一声令喝,一个个扑通跪了下来,主子离去后,只剩下一地的尿骚臭

罷工通常都會有集會遊行,在中國可以嗎?我印象中好像沒聽過中國罷工的新聞


官方的说法是,中国的罢工是不合法的。尤其这样针对共产党的,应该会被镇压。
单独的一起罢工事件,如果没有后续,我认为是无法动摇共产党的,但是参与者恐怕之后的处境会非常艰难。我认为有学运+大规模游行示威+大罢工一起进行,才能燃起星星之火。

奴民们刚有这个念头,主子一声令喝,一个个扑通跪了下来,主子离去后,只剩下一地的尿骚臭


但是马会的做法有点像靖难之役,最终还是能达到目的的
大罢工需要具有持续性和广泛性,才有可能达成预期目的。以佳士事件为例,大罢工在中国有诸多先天不足。

其一,中国没有工会组织和规范化的NGO。工商群体内部难以统一思想、传播消息,最重要的是,工会的缺失,使大罢工后工商群体基本生活没有保障,也就没有持续性。

其二,中国没有新闻传播与信息自由。媒体由党国把控,罢工活动易被污名化,相关信息易被雪藏,无法形成全国联动。

其三,中国通过校团委控制学生组织,无法发挥学生对罢工活动的引领作用。回顾中外历史,学生群体是思想先锋且有大量时间精力,大部分罢工活动的导火索都是学生运动。而国内高校学生会没有自治权,无法发动规模化的学生运动,也就缺乏大罢工的先导。

其四,外媒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大罢工难以获得国际支持。

很关注佳士事件,很敬佩参加运动的高校学生。中国若有民主之可能,工人罢工是必然,关键在于如何破局,谁来破局。
在没有真正的工会组织的情况下,我个人对于这件事其实抱持着相当悲观的态度。组织大规模罢工是极度困难的,寥寥几个甚至几十个学生是不可能将广泛的、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对于工人运动几乎没有任何了解的工人团体联合起来并说服他们发起总罢工的。其下场只有可能是,出卖同志的工贼们被赏赐了几根骨头、带头的同志们被捕入狱、学生们悄无声息地在白色恐怖中消失,而更多人看到工贼们得到的奖励,会更倾向于倒向资本家与暴君那一侧。
换句话说,从个人立场出发,我极度不认同泛左翼的同志们凭借一腔热血就想组织罢工的做法。根本就没有那种成熟的环境。真的要做的话,也应该先从提高工人们的觉醒度做起,通过一定途径让他们了解工运、接近工运,让他们了解一定的理论知识、并隐秘地自发传播,他们不可能干掉所有人,而星星之火,最终自然可以燎原。
得了吧看样子三战都快打起来了,正好剩余劳力送战场上
需要工會組織吧,但內地搞工會會不會直接被以「反動組織」一鍋端?
失业潮造成的危机感会很大程度抑制工人的抗争冲动。
按今年的形势,期待下半年以失业人口为核心的社会运动陆续开花比较现实。

需要工會組織吧,但內地搞工會會不會直接被以「反動組織」一鍋端?


北大的马会已经被解散了。
可以先组织起来,不过主动罢工不实际。需要一个三峡大坝垮塌/某个传染病没控制住再次席卷全国这类的契机(虽然基于人道主义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但根据以往经验不是没有可能的),然后再行动。
连香港都动员不起大罢工,我们这边目前根本没希望
大陆搞这个,肯定给你大帽子一顶,判你个十年八年的

可以先组织起来,不过主动罢工不实际。需要一个三峡大坝垮塌/某个传染病没控制住再次席卷全国这类的契机(...


天朝人很惜命 有疫情都不会出门,保命
  公平、正义,如何才能有,是用马列,还是民主与自由?
  所以,这个马社就搞不太懂了。 
  如果是在墙内为了伪装,现在伪装已经暴露了吧。
  如果是真心提倡用马论来实现公平正义? 那就。。。
现在是zg想复工
现在看来,参加佳士运动的学生们虽有一腔热血,但是时间选的过早了。

(理性地来说,18年19年的经济下滑是很厉害,但是比起瘟疫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后果就是佳士运动的骨干成员被一网打尽,被监视居住,也联系不上了。

如果在这个时间点组织罢工或游行的话,效果比当年要好的多。

不知道北大南大马会的成员们,现在可还安好?

连香港都动员不起大罢工,我们这边目前根本没希望



大陆这边罢工的土壤反而比香港厚。
中国最擅长罢工的是国企工人,因为他们组织度高,而且有一种从计划经济时代传下来的主人翁精神。2002年辽阳、大庆、抚顺大罢工,2016年双鸭山罢工,都是几万人规模的。
大陆罢工行动难点在于消息的传播。
爆点还是很容易找的,问题社会管制和封锁审查太严格。
我很多天前就呼籲了,我當時說的是消極罷工,不是組織起來,而是裝病不去,表面上要欺騙王培爾和其爪牙,讓他們以為我愛國愛黨,但實際就不去。

總之吧,我贊成!

我很多天前就呼籲了,我當時說的是消極罷工,不是組織起來,而是裝病不去,表面上要欺騙王培爾和其爪牙,讓...


现在墙内的情况是无工可复(尤其是出口企业和餐饮服务业),这时候罢工可以适当调整为游行。

大陆罢工行动难点在于消息的传播。爆点还是很容易找的,问题社会管制和封锁审查太严格。



目前来看,应该是失业潮导致的治安滑坡以及大量中小规模的维权/工运事件把维稳力量拖得疲惫不堪,然后在某一点崩盘。事实证明共鸣足够强大的爆点足以瞬间突破审查,比如李文亮。

现在墙内的情况是无工可复(尤其是出口企业和餐饮服务业),这时候罢工可以适当调整为游行。


不,我不覺得遊行好,鎮壓很殘酷的。
我的主張是能出國旅遊旅遊,不能的在家死抗,還要去微信群給習雜種的各種文章點贊,以迷惑王培爾和網狗。
表面上愛CCP愛得不行,實際上就是用腳投票地反抗。這樣幾千萬人消極怠工,一定能搞死習畜的!

目前来看,应该是失业潮导致的治安滑坡以及大量中小规模的维权/工运事件把维稳力量拖得疲惫不堪,然后在某...


现在的问题是,谁来组织?
其实可以参考香港的去中心化,但是大陆没有香港城市那样的国际化,去中心化运动很容易虎头蛇尾(被给予蝇头小利后人群退散,或者事件无法引起西方社会共鸣)。所以如果能联系到当年佳士学运的组织者,让他们来组织,效果是极好的。

不,我不覺得遊行好,鎮壓很殘酷的。我的主張是能出國旅遊旅遊,不能的在家死抗,還要組件微信群去點贊習雜...


关键是现在很多人就是在家死扛啊,企业没有订单因此不招工人。
出国旅游更不可能了,一来一回都要隔离十四天。

现在的问题是,谁来组织?其实可以参考香港的去中心化,但是大陆没有香港城市那样的国际化,去中心化运动很...



维稳松动之后,组织化也会有条件的。国内工人运动也都是工人自发组织,佳士运动的左翼人士是声援团,不是发起者。

可以参考一下我最近做的这个课题
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16835

关键是现在很多人就是在家死扛啊,企业没有订单因此不招工人。出国旅游更不可能了,一来一回都要隔离十四天...


回什麼回!我要罵你了!死也不要回,大家一起抗爭的話,3~6個月,能出國的出國,帶好1萬人民幣現金,換不到外匯能帶著黃金就帶一點,其他刷卡消費。
大家一起行動的話,共軍還能撐過幾個月?任何國家,老撾、尼泊爾、緬甸、越南……等等能去的,接壤的國家。一萬人民幣都沒有的,出去之後盡量想辦法打工。七八十歲的老人就在家吃鹹菜,沒辦法逼復工。年輕人還沒護照,來不及申請?雖然不鼓勵偷渡,那就在家死抗。
實在走不掉的,立刻囤積糧食,在家吃3個月鹹菜,也不去復工。這點決心要有啊!只要幾十萬,幾百萬以上響應,共匪能怎麼辦?家家戶戶敲門,我在睡覺,我肚子疼,我去工作了,但我不賣命……難道還沒有對策麼?

我看王狗還怎麼維穩,人人都在家死抗,同時看新聞聯播,維穩的狗來家裡的話,高唱匪國國歌,或者其他紅色歌曲,那些狗能把你怎麼辦?

出國旅遊3~6個月,或者在家吃鹹菜、看網劇,能換來中共匪幫滅亡,多麼值得啊!難道這點投資你也捨不得嗎?對吧!

像我這種人,亡共之心不死!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誓死抵抗習匪暴政!

维稳松动之后,组织化也会有条件的。国内工人运动也都是工人自发组织,佳士运动的左翼人士是声援团,不是发...


谢谢。但是佳士声援团的主要功绩是外宣。两个方面,一是对内宣传(佳士运动曾经登顶某日的微博热搜),二是对外宣传(BBC,NYT)。这两点仅凭工人们是无法做到的。
理性来看佳士声援团有点类似于香港抗议中黄之峰和何韵诗的作用。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谎言是撑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