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这个词并不好听,是否可以鼓励使用「品葱会员」

(按:这不是RFC议案讨论。只是我想发一个话题,大家一起休闲、吹水。)

把机械与人的关系称为“计算机”(computer)与“用户”(user)是说法是1960~1980年代第三代计算机,也就是集成电路计算机在加利福尼亚州发展起来的。由于当时红色思潮席卷全球,而加州又是红色思潮的重灾区,所以把人称为“使用者”、“用户”这一带有强烈唯物主义色彩的用词就流行开来了。

唯物主义的观点是人与机械的互动是物质与物质的互动、人的权利与尊严只是特定经济基础在社会文化上的暂时的、瞬态的反映。后来互联网出现,“使用者”、“用户”的用法也扩大到了网站和网络社区。这个词散播着人人都是纯物质的“用户”,人权、信仰、尊严不值一提的下意识信息。

人和人因为精神理想、现实利益走到一起、成为社群,每个人就成为了这个社群的会员(member)。社群的会员是享有人权的,社群必须尊重每一位会员的人权。将社群的会员蔑称为“用户”,违反了人文主义和普世价值的精神。

以谷歌总裁、加州人桑达·皮采(Sundar Pichai)为首的美国红色资本家集团主张网络社群是网站股东的私人财产,因此谷歌旗下的YouTube可以任意封锁、禁言持不同政见者的频道和视频,不受任何一国法律、也不受国际法的制约。就好像私人房屋的主人可以任意将客人请出去。是不是这样呢?

在经济学上,一个行业是自由市场、寡头、还是垄断,可以用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 HHI)计算出来。HHI其实很容易计算,就是把行业中每个企业份额(market share)的百分比去掉百分号(或者说乘以100)以后取平方,然后加起来。

比如说一个行业有三家企业:

企业1的份额是40%

企业2的份额是40%

企业3的份额是20%

那么这个行业的HHI是就是

40^2 + 40^2 + 20^2 = 1600 + 1600 +400 = 3600.

如果一个行业的HHI大于1800,在经济学上属于垄断(monopoly)。如果HHI在1000和1800之间,属于寡头(oligopoly)。如果HHI小于1000,才能算自由市场。比如说一个行业如果有10家企业,每家份额都是相等的10%,那么其HHI正好是1000。

一个镇里有30,000户人家,假设每户面积相等,每一户的份额是0.00333%,那么HHI只有0.3、远小于1000;其人权和自由属于近乎完美的市场竞争。一个犹太人家庭将宣讲纳粹没屠犹的客人请出去、一个信教家庭将宣讲无神论的客人请出去,都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因为这两户人家都没有强大到具有公权力的程度。

镇里有三个公园,分别占有镇里非道路用公地的60%、10%、10%(剩下20%公地是其他用地)。如果红色资本家皮采把占公地总和60%的大公园买下来成为他自己的私园,他有没有权力把他不喜欢的人从这个公园清除出去呢?

我们来计算一下这个镇的公园的HHI:

60^2 + 10^2 + 10^2 + 其他用地的份额平方和 = 3600 + 100 + 100 + 一个很小的正数 > 3800.

这在经济学上是垄断,而垄断者是份额最大的公园的控制者。在垄断市场里没有公平竞争,供给者与需求者的关系不是你情我愿的关系,而是由垄断者掌握公权力。比如说皮采不喜欢反对民主党参选人拜登的言论,他在大公园里禁止这些言论,那么发表这些言论的公民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只能挤在两个小公园里、或者申请在非工作日上街游行,不充分地行使人权。这就是皮采在滥用公权力、剥夺公民的人权。

当皮采把镇上占公地总和60%的大公园买下来以后,他就具有了公权力。因此,他的这一私园不应该受法律中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概念的保护(初衷是为了制止国王侵犯平民的私人财产),而扩展到允许他可以随便禁言。他虽然可以继续私人拥有这一大公园,但是用这一公权力剥夺其他公民的人权是不当的。

YouTube在视频网站市场的份额是61.8%。Google Search在搜索引擎市场的份额是90.1%。两者都是垄断。而皮采他滥用谷歌股东授予他的公权力,压制、屏蔽、禁言持不同政见者的言论,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

品葱为中国公民提供了来之不易的、行使自己言论自由这一基本人权的机会。而品葱在反共中文网上社区市场占的份额又非常大,事实上已经拥有了公权力。在这一事实下,我们更应该有意识地去尊重品葱会员的人权,不应该通过“用户”一词散播“人人都是纯物质的”、“人权、信仰、尊严不值一提”的下意识信息,而积极地将这一社群的成员正名为“会员”。各管理员更应该明白自己手中的权力已经可以侵犯品葱会员的人权,而严守规章、慎用权限操作。

而我主张大家把“会员”这一词语的使用也传播到其他中文社群,宣讲人权、拒做韭菜。
8
分享 2019-12-31

26 个评论

名者命也。題主分析鞭辟近裡。聲援題主正名。
支持,还要建立个会员制度,可以参照日本俱乐部的会员制,每个月要交会员费,防止品葱支乎化,现在支乎太多没素质,何不食肉糜的优越婊,看得我生气!还是品葱有很多客观公平的言论
这会员得有个入会仪式啊
这会员得有个入会仪式啊

第一条发言不是五毛发言,就当入会仪式吧。

去膜乎把黑屁翻译成不搞笑的严肃话题,在品葱发表,就当入会仪式吧。

回去墙内冲塔,然后投稿到品葱的翻车新闻,就当入会仪式吧。

新会员进入品葱后,发表一个高质量、原创的回答、文章,或转载高质量的视频,就当入会仪式吧。
被管理员葱友 @waliesi 转水了。我去私信他申诉无果。他说这属于“个人喜好”、“水帖”、“大部分就是喜欢称用户”。
被管理员葱友 转水了。我去私信他申诉无果。他说这属于“个人喜好”、“水帖”、“大部分就是喜欢称用户...

“(按:这不是RFC议案讨论。只是我想发一个话题,大家一起休闲、吹水。)”
“(按:这不是RFC议案讨论。只是我想发一个话题,大家一起休闲、吹水。)”

用粤语词都不行了?那改成普通话的“聊天”、“讨论”行吗?
用粤语词都不行了?那改成普通话的“聊天”、“讨论”行吗?

这还不是水嘛030
这还不是水嘛030

我认为这篇文章没有违反习惯法。没有高级五毛那种分化、制造论战的效果。不是无价值的内容。更不是引战。

文章的内容讲的都是道理。是公民对公民的倡议。不是要求立法、扩大威权,再用威权去强制公民用什么词、不用什么词。
实话说,你一说会员我就想到qq会员,其实腾讯官方管那叫VIP。

名称的叫法体现的是价值观。比如屑站这种二次元的地方就要取个口耐一点的名字。支忽这种喜欢装逼的网站当然就要用zhihuer这种洋文来粉饰门面。

要我说,品葱用户就叫“品葱反贼”好了。这也是最多用户的自称。
temanao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決不再做奴隸
用粤语词都不行了?那改成普通话的“聊天”、“讨论”行吗?

qqw
实话说,你一说会员我就想到qq会员,其实腾讯官方管那叫VIP。名称的叫法体现的是价值观。比如屑站这种...

「品蔥反賊」也可以,至少反賊是人。「用戶」來自於英文user一詞,意思是「使用器」。

只要不是唯物主義的稱呼都好聽。不把人當人,使用「零件」、「曱甴」、「鐮刀」、「韭菜」、「螺絲釘」等唯物主義價值觀的稱呼,細思極恐。
自由主义大原则:不要替别人做决定。

品葱上每个人都有权利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称呼这个群体。
自由主义大原则:不要替别人做决定。品葱上每个人都有权利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称呼这个群体。

我把标题改了,变成“「用户」这个词并不好听,是否可以鼓励使用「品葱会员」”。

没有像中共那样要求用户「说党话」、不说党话就铁拳的意思,只是提出一种倡议。
实话说,你一说会员我就想到qq会员,其实腾讯官方管那叫VIP。名称的叫法体现的是价值观。比如屑站这种...


同盟會員、共濟會員、光明會員。知曉歷史,會員也可以很高級。

叫社員也無妨。結社、會社、社稷黎民,復社、幾社,針砭時政,天地會、洪門,恢復中原。

反賊是辱稱,自嘲無妨,稱人、作通稱似不合宜,如同移民西方尚言「解放前、解放後」,似為思想仍蒙中共陰影。謹援大紀元《解構黨文化》論,以供參考:

在中國民間,創作「惡搞」頗為流行。比如某廠商把雷鋒像和毛語錄印在避孕套包裝盒上。看起來這是對多年來中共黨文化灌輸的一種反叛,實際上還是對於中共樹立偶像的權威的認同,依舊沒有脫離黨的影響。黨文化無處不在,當今中國人生活的一切方面都被「黨」所佔領,這就導致人們的思維無法擺脫黨文化的語言要素,不得不用這些要素思考和表達。一些所謂特別有創意的廣告語「將……進行到底」、「……就一定要實現」也是創作思維過程中離不開黨文化的語言要素的例子。

謹白
反对。正因为更在乎个体本身,才不应该彼此间用“会员”这种强烈追求共同点的称呼,而使用“用户”。
改成 反贼 吧
更有意义
有点矫枉过正了吧,网络里面很多地方主从机也叫master slave啊
可以叫品葱客,葱友
 对于已经约定俗成的名称没有必要进行改动。

在看1984的时候的我就有一个感觉,喜欢对已有的名词进行改动是中共这样的集权政府才会喜欢干的事。因为在一个自由的环境的下,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去说服别人去改变这样的词。只有集权政权可以做到,因为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人们喜欢用已经习惯的词,而要改变人们的习惯就只能用强权。

当然偶尔也有那种十分有影响力的人去发动一个运动去做到这样的事,但是这样的人也是少数,而且大多数时候这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参考希特勒与毛泽东。
叫品葱玩家怎么样?因为品葱的积分叫游戏币。
品葱大会员
这会员得有个入会仪式啊

撒旦礼?全视之眼?这个我会👌🤘🏼
叫品葱玩家怎么样?因为品葱的积分叫游戏币。

「玩家」也好聽。一聽就是唯心主義,氣死共產黨。
 对于已经约定俗成的名称没有必要进行改动。在看1984的时候的我就有一个感觉,喜欢对已有的名词进行改...


敬白:

「喜欢对已有的名词进行改动是中共这样的集权政府才会喜欢干的事」

不是的。改正錯誤叫撥亂返正,安於惡習叫因循茍且。中共殺(好)人,美軍殺(壞)人,若曰都殺人,是為五毛賊。

「因为在一个自由的环境的下,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去说服别人去改变这样的词。」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人们喜欢用已经习惯的词,而要改变人们的习惯就只能用强权。」

閣下不妨了解了解「文起八代之衰、歐西文藝復興運動」等等。

世人好因循苟且,更好逃亂歸治,否則大陸人必須永遭中共奴隸,黑人理應永遠為奴,以色列人必不會復興希伯來語。

謹引大紀元文論:

人的語言是其精神世界的反映。語言反過來又能塑造人的精神世界。黨八股語言反映的是一種虛偽、醜陋、殭化的病態心靈。逐漸習慣於說黨八股話的過程,就是逐漸放棄自由思想和獨立人格的過程,就是逐漸成為黨文化殭屍的過程。而誠懇的、和善的、寬仁的、自由的、靈動的、優雅的語言,則反映了美好的內心世界,同時有助於培養自由的思維習慣和豐富多彩的個性。

謹白
会员听起来像是要交费的,用户是使用者就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