锑——催吐、通便、永存药丸

锑是一种在世界各地均有矿藏的灰色金属,在3000年之前就被广泛用于催吐。
根据生活在公元前500年古希腊名人希罗多德的说法,古希腊人为了维持自身健康,每个月都会使用催吐剂进行定期呕吐。现在一些保健产品的宣传的排毒理念,在3000年之前就已经有了实际的践行者。
罗马人非常信奉希腊人的理念。认为通过呕吐,腹泻,出汗,总之从身体的任何一个孔洞向外排泄,都是在恢复身体健康。罗马皇帝尤里乌斯凯撒,克劳狄乌斯,都曾经这么做过。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这么一个场景:皇帝跟贵族们聚集世界各地的美食在一桌盛宴,他们大吃大喝,暴饮暴食,酒足饭饱进餐结束后,优雅地喝一杯含有锑的酒,开始催吐,场面很美。
现在我们都知道,要让身体逆反正常的机理过程,就必须要给它一些避之不及的东西,比方说,毒药。锑就是这么一种毒药。它能造成肝脏损伤,严重的胰腺炎,心律不齐等心脏问题,以及最严重的死亡。
在16世纪的巴黎,有医生意识到这个状况,他们发起了持续了一整个世纪的医学论战,企图警告大家不要再服用锑进行催吐,以及远离那些让你服用锑的庸医。
当时很多人相信锑可以完善自身,净化它接触到身体里的一切不洁物质。它被另一些医生广泛地应用于一切疾病的治疗,从哮喘过敏到梅毒瘟疫。
这场漫长论战的时间定格在了1658年 。在这一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重病垂危,他服用了锑,他......康复了。这真是一个奇迹。
所有的争论终结,锑成了闪闪发光,无可质疑的万能药。以锑催吐成了比现在保健品狂热百倍的趋势,在接下来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在法国风靡男女老幼。
在前面的故事里,我们说了锑为什么在16~17世纪大行其道。在这段时光中出现了很多衍生品。其中最著名,应该是一种用锑制成的催吐杯。根据锑含量的不同,只要喝上一杯,上可以作呕催吐,下可以腹泻通便。很多当时的绅士家庭里有这么一个杯子引以为豪。
不过这个杯子请不要轻易使用,当杯子中的锑和酒中的酸性物质,其反应后形成的酒石酸锑钾,如果摄入量过多是会致命的。那位著名的进行环球之旅的库克船长,就有这么一个杯子。在1637年有人在伦敦拍卖会上拍到了这个杯子,先后有三人因为用此杯饮酒而死。
除了杯子之外,还有另一种让人啼笑皆非的衍生品——通便锑丸。
和今天的一次性药物不同,包含金属的药丸非常重,在通过肠道之后和使用前相比通常没什么变化。这也意味着当你被便秘困扰,吃掉锑丸,享受一次优良健康的排便之后,你可以在厕所里面将药丸找回清洗,然后再次使用。
所谓循环利用,节约资源,大概就是如此。一颗药丸伴你一生。在当时这种药被称为“永存之药丸儿”,“不朽之药丸儿”,而且还被当做传家宝,代代相传。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这么一副遗嘱:送给我亲爱的乔纳森,我挚爱的有便秘的儿子,我传其我父亲送给我的通便药丸儿。
4
分享 2020-01-09

3 个评论

还不如岛市老八的挑战一把呲把把管事呢!
服用这种药丸的人可以用该元素符号来形容。
传统医学(东、西方)采用出汗,呕吐,腹泻的方式,是遵从着疾病从最靠近的对方出去的逻辑,比如发烧时多数靠发汗从皮肤排出身体多余不需要的部分,食物中毒医学界自然多数采用催吐的方式,腹泻则针对多数便秘。

他们这个措施的缺点可能只是这个金属的毒性太高了,导致多数时候弊大于利,并留下副作用。

记得看过一个说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清朝鸦片战争的帖子,里面还提到林则徐(记得是他的书信)说过如果清朝不出口茶叶和大黄,洋人会便秘而死的神奇逻辑。

所以,Dio说的难道是“人是有极限的,所以,JoJo,我从此不再便秘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