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朋克vs生化危機——武漢新型肺炎的反思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

任何不從體制層面反思問題、一味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措施都是徒勞的,下面我們以史為鏡,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這次的事件,希望能給大家一些啓發。

從宋朝開始說,宋朝就是吸取了唐朝強支弱幹的弊端所以反其道而行,搞強幹弱枝,結果內患是沒有了,但是被蒙古滅了。

明朝吸取了唐朝和宋朝的教訓,除了強幹弱枝還不夠,還要天子守國門。結果國門一被打開就沒有戰略回旋餘地,馬上滅朝。

清朝又吸取了唐朝宋朝明朝的教訓,光強幹弱枝和天子守國門也不行,要閉關鎖國。這樣一來,確實牆內是沒有能推翻清朝的力量了,但是落後於世界了。

祗從表面上吸取教訓,不從制度層面反思問題的根本,當新的統治措施雖然杜絕了舊有的變革隱患,但隨之帶來的新隱患就無力招架了。

趙家專制派現在覺得閉關鎖國也不行了,要賽博朋克,賽博朋克就是採用高科技人臉識別、全面監控的統治手段。要研發更變態的監控系統,就極可能要用到人體基因改造技術。當用一個傳統的肺炎病毒作為基因改造的實驗對象時,那麼這個肺炎病毒就有可能因為基因突變而無法控制,所以賽博朋克所帶來的生化危機就無法抵擋了。

這又讓我聯想起基因編輯事件,基因編輯技術由於在全世界都是被禁止的。但是牆內一直都在拿人體做基因編輯,美其名曰是治療疾病,實際上就是對人體基因進行改造,從而通過基因改造培養出絕對服從的後代。因為這項技術在國際上是被禁止的,所以趙家專制派認為如果能開發一個別人禁止的領域,就有可能實現技術突破從而實現彎道超車,沒想到超車沒完成,半途反而引發了生化危機式高科技叛亂。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任何不从体制层面反思问题、一味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措施都是徒劳的,下面我们以史为镜,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次的事件,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

从宋朝开始说,宋朝就是吸取了唐朝强支弱干的弊端所以反其道而行,搞强干弱枝,结果内患是没有了,但是被蒙古灭了。

明朝吸取了唐朝和宋朝的教训,除了强干弱枝还不够,还要天子守国门。结果国门一被打开就没有战略回旋余地,马上灭朝。

清朝又吸取了唐朝宋朝明朝的教训,光强干弱枝和天子守国门也不行,要闭关锁国。这样一来,确实墙内是没有能推翻清朝的力量了,但是落后于世界了。

只从表面上吸取教训,不从制度层面反思问题的根本,当新的统治措施虽然杜绝了旧有的变革隐患,但随之带来的新隐患就无力招架了。

赵家专制派现在觉得闭关锁国也不行了,要赛博朋克,赛博朋克就是采用高科技人脸识别、全面监控的统治手段。要研发更变态的监控系统,就极可能要用到人体基因改造技术。当用一个传统的肺炎病毒作为基因改造的实验对象时,那么这个肺炎病毒就有可能因为基因突变而无法控制,所以赛博朋克所带来的生化危机就无法抵挡了。

这又让我联想起基因编辑事件,基因编辑技术由于在全世界都是被禁止的。但是墙内一直都在拿人体做基因编辑,美其名曰是治疗疾病,实际上就是对人体基因进行改造,从而通过基因改造培养出绝对服从的后代。因为这项技术在国际上是被禁止的,所以赵家专制派认为如果能开发一个别人禁止的领域,就有可能实现技术突破从而实现弯道超车,没想到超车没完成,半途反而引发了生化危机式高科技叛乱。
5
分享 2020-01-22

4 个评论

你说的基因改造是想培育出更听话服从的个体吗?那真是太可怕了,我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邪恶。

你说的基因改造是想培育出更听话服从的个体吗?那真是太可怕了,我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邪恶。


能不能做到不清楚,但基因编辑技术确实可以从源头上调整人的生理架构,比如可以通过编辑成为没有感情认知只会不断服从的野兽。

能不能做到不清楚,但基因编辑技术确实可以从源头上调整人的生理架构,比如可以通过编辑成为没有感情认知只...


這個的缺點是只會服從不會思考,一定得下命令他才會去做。

經濟效益太差

這個的缺點是只會服從不會思考,一定得下命令他才會去做。經濟效益太差



1984里面对于老大哥而言最完美的奴隶,就是聪明到懂得开动机器,但又愚蠢到不懂得反抗。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光復大陸,時代革命!五族行憲,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