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初一,武汉香港

当天湖北省关掉更多城市,省会武汉之后有一串:赤壁、
黄石、荆门、咸宁、孝感... 共 15个。
从人口来说应该已经关住了过二千万,还在增加。

瘐子年,60年一个循环,1960年大饥荒,
1900年八国联军,庚子赔款,1840年鸦片战争。

林郑从瑞士回到香港,连登仔们就开始烦躁:条女回来做灭?
去武汉帮手不好?回来好久连作新年贺词都不识?
又说:今次市民不必给武汉捐款,
林郑会拿港府存下的钱去捐。

除夕夜,爆竹声渐渐响起来。

1月25日,清晨,大陆各地爆竹声早早响起,连成片的迎接农历新年。

0800,全国确诊冠状病毒1287例,其中湖北省729例。
死亡41例。都是官方数字,会包含有延迟、操控和谎言,仅做参考。

在数千万的人口背景中,目前病毒仍然被统计到,
也显示出从湖北向外扩散的趋势。

中共是在用政治力量消灭病毒,模式就是:
消灭困难 -> 消灭敌人 ->  胜利 -> 普天同庆。

然而人类的进化方式却是:分享,分享知识和情感。
分享的方向是多方向,分享的内容是几乎所有内容,
不光是值得微笑的内容。

在这样的分享系统内,病毒的扩散数据是被所有人了解的。
医护人员面对病患,数据收集人员提取数字,
技术人员测量病毒DNA/RNA,然后学者做出图表,研究室寻找治疗方案,
这些方案再送去医护前线,行政机构去执行隔离行动,
媒体就不断的报道。每一个层面都在和其它小系统分享数据,
也在不断的调节自己的行动。

分享系统是这样面对病毒入侵的,虽然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模式。

然而中共的体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在金字塔力学体系中,
力量的方向是垂直的。数据向上汇报,命令向下发布。

信息分享的系统在这里得不到自动运行的机会,
谁敢发出信息就可能因为「造谣」被抓起来。
所有的人、所有的子系统都清楚知道「上下关系」最重要。

病毒却不理解金字塔力学,直接挑战了中共体制。

这样的挑战不断发生,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
只要金字塔存在就会是这个样子。

对一个文化结构需要病毒来挑战,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讽刺了。

在一个防疫系统中投入大量金钱,配备大量的高精尖设备,
再养大群的专家和技术人员,这样的系统能够对付现在或者以后的病毒吗?

这个系统的数据通道是垂直的单一维度,
数据通道决定了系统的效率,这个效率不可能有多高。
效率不是被系统内的人与设备决定的,效率被数据传输方向限定。

当病毒再一次变异进化之后,很可能就会击溃这种垂直系统。

好像是把最新的CPU 插在老旧的主板上,主板数据通道不够,
系统计算能力也就很低。

病毒的进化速度会超过防疫系统的数据传输速度,
情况向上汇报,命令还没有向下发布时,
病毒却已经完成了一次变异和扩散。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金字塔又是最强的对抗病毒的体制。

病毒总是通过人体传播的,控制了人,就控制了病毒。
金字塔是控制人的最强系统,因此最后也就控制了病毒。
从这个角度来说,
金字塔与病毒的力量最终合在一起给塔内的人口一个教训。

如果说万物有灵的话,也是无可奈何了。

在社会制度进步的理论中有一种台阶式:

    在奴隶社会,国家管治所有的奴隶。
    在封建社会,国家从所有的土地收租。
    在工业化之后,国家内所有人去打工。

人们在看「大国兴衰」这样的题目时会发现总有某种力量超过一个大国的承
受力,让大国湮灭,这样的力量可能是:军事、经济。以后就完全有可能
是细菌和病毒。只有当所有人把每一个人的价值放在国家上方的时候,
才不会有什么大国兴衰的感叹。

疫情爆发后,朝鲜已经关停了和中国的关口,
土耳其用专机将一对发病的武汉游客送回中国。

目前对这种病毒没有治疗方法,和SARS的病毒很相似。
因为病毒引起免疫系统过度反应,
医生用大量激素压制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应。
实际上是没有消灭病毒的药物,
最终还是要靠隔离。

大陆广泛采用的体温监测也可能失效,
已经出现病人没有发烧的现象。

如果疫情继续扩展,军队将开始执行隔离任务。
那时候要看军队本身会不会被病毒传染,
被传染的军队就要相互隔离,这时候要看军队是不是要相互射杀。
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就变成没有人能够靠近的军队,
那时候就是挑战人性的时候,这时候要看社会有没有信仰。

中国人有信仰,出乎意料,中国人真得有最强的信仰:金字塔。

当最后一个感染病毒的人消失之后,人们将庆祝胜利,
忽视病毒挑战体制的真相。让金字塔再次证明自己可以镇压一切反动派,
包括病毒,金字塔可以消灭一切敌人,也包括病毒。
然后继续名为人类社会、实为金字塔的伟大探索。

中国人的信仰是不同生命形式的信仰,
金字塔的信仰来自所有人的潜意识和身体。

真正出乎中国意料的是:中国不可能强大。
原因不是经济或者军事,原因是几何、力学。
中共并不代表原因,中共这种体制的出现只是一个结果。

金字塔的几何与力学结构决定了未来。

民主的政治方法是一种效率低下的完成战斗任务的方法,
同时也是效率最高的拆下金字塔顶层结构的方法。

病毒前来告戒人们:
知识和情感的传播途径至少要和病毒的传染途径保持相同维度。
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在社会中保持多方向,多维度。
只有这样的社会才能有效的面对病毒。

中国人自称智慧第一,却构造了一个低维度的社会结构,
只有上与下。金字塔面对病毒将损失大量的生命,
然而金字塔最不在意的就是人类的生命。

在语言、文字、造纸术、印刷术、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
的发明过程中,人类得到了远比病毒传播更快的传播技术,
而中国人从来都在拒绝使用。

中国不可能强大。

中国强大是痴人说梦。

用牺牲人性来换取强大难道不是缘木求鱼?

言论自由不是什么民主斗士在瞎逼逼,对付病毒需要自由言论。

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谣言会更快的消失,因为会被更快的证伪。
而在中国现在的言论管控环境下,人们看到病毒传染源都不敢发出消息,
只能上报,可是汇报的通路早就拥塞了。结果是病毒更自由的传播。

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信息传播更快,人们的反应也会更快。
中国现有体制下,对付病毒的最后手段会来得很快:杀人。

对应一下目前官方数字,应该发现使用多少核酸检测的试剂盒就有多少确诊
病例。这可能意味着官方数字连参考作用都起不到。

数学模型可能提供更准确的数字,另外可以参考中共组织介入的级别来判断
:医院、警察、武警、军队。每一个级别都代表更高的疫情。

首先是医院承担治疗和防疫的工作,接着医院失去功能变为疫区,
医院自己需要被隔离。这时,警察承担隔离医院的工作,
接着警察被传染需要被隔离。这时武警来承担隔离警察的工作,
直到武警被传染。这时军队承担隔离武警的工作直到被传染,
另一支军队需要来隔离疫区的军队直到相互开火。

25日,法国发现三例,美国再增加一例,都是去过武汉的人。
海外病例已经超过27例。
病毒跑得比中共封锁线更快,如果去到美国法国的武汉人都带着病毒,
武汉本地怎么可能只有不到一千例?

当世界各大媒体都开始在首版报道武汉肺炎的时候,
中国各大媒体仍然是习近平占据主要位置,
病毒在此也无法攻破习近平的堡垒。

未来疫情变化也可以从武器使用情况来窥伺:准备、瞄准、射击。
当一支军队去隔离另外一支军队的时候就是打破临界线的时间,
到时候,两支军队需要相互开火。

当一间医院被宣传成为战胜病毒的坚强堡垒的时候,
它实际的工作是消灭病毒的培养体-人体。
送进来的患者明白过来的时候可能已经无法流下任何真实的记录。
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明白:所谓言论自由并不是一种「自由」,
而是作为人类生存或者死亡的一种许可证。

有一份报道称控制疫情需要追踪到至少 70% 的患者,然后将他们隔离。
但是并没有介绍这种估算的更多细节,比如患者总数和社会人口密度。

在中共封城的同时,几家武汉医院自行发出公告,
请求社会支援物资,包括防护和消毒用品。
在中共体制内这已经是犯规行为了。

就是从今天的官方数据来看,
湖北省之外的确珍人数已经在追赶湖北省内的确珍人数。
就是说官方数据已经证实「封城封省」的方法已经失效了,
封城不到两天,病毒已经扩散到省外。

nCoV2019 的另一个特点是潜伏期长,2-12天。
潜伏期没有明显症状,可以空气传播。
这样当一个人发现另一人可能是病毒携带者的时候,
他自己也完全可能已经被传染。而中共当局的作法下,
新的患者可能会开始躲藏,他们会试图逃离医院而不是前往医院求治,
这样的行为会很快击溃整个社会。

实际上一些国外专家对疫区居民的建议就已经变为:
如果只有感冒和咳嗽症状就不要去医院,除非你相信自己快不行了。

这一次病毒证明了中共体制是人类的威胁。中共轻视市民的生命,
一切以权力和维稳为重点,不仅日常审查言论,
以高压政策宣传病毒疫情可防、可控、可治,
更是将正常信息当做谣言对待,要求市民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结果病毒并不吃这一套,传播出来让整个世界处于危险中。

时代杂志的文章说:
武汉肺炎显示了中共的暗箱操作模式的危险。

    The Wuhan Pneumonia Crisis Highlights
    the Danger in China's Opaque Way of Doing Things

从全球的范围来看,就好像是日本、泰国、韩国、美国、香港...
都比中国人更早知道武汉肺炎疫情。

至1月25日下午,1745,官方公布确诊 1399 例,
这个数字已经不符合病毒传播的趋势,相比上午仅仅增加一百例,
如果只有这样的增速,
最近十个小时内武汉市医疗系统承受的压力应该开始下降了。
连续三日的数据是:621,903,1399。

当天武汉各区之间的交通开始截停,过江隧道设卡截查。

相比2003年的 SARS 疫情,
外界认为中共这一次在疫情通报方面比上一次做得好,
然而仍然是延误了控防的宝贵时间。
台湾方面更是指责中共的政治打压让台湾不能更好的应对疫情,
因为台湾尚被排挤在 WHO 组织之外,就无法以合理身份得到资料通报。

香港公布5例确诊,菲律宾将送回近日到达的135名中国人。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将派遣专机前去武汉接回美国人,
包括外交人员及其家属。

当天深夜香港警察去旺角发射催泪弹,有市民聚集,
纪念几年前的旺角鱼蛋革命,政府称为旺角骚乱。

香港抗争者即刻就能把新年催泪弹视频发送到全世界,
武汉人到死也发不出一声。

香港抗争者对于湖北疫情普遍冷漠,
虽然这是一个两地人民互动的机会,
但是前半年里大陆同胞组织数千万人在网络上痛骂香港人,
现在抗争者一时难以转换情绪。

台湾人中对湖北人也有类似感受,
相反就很奇怪,要刚才被辱骂和排挤的人现在来热情支援。
参照台湾官员在蔡英文执政期间的成绩,
可以期待一轮不温不火成熟老道政治操作会一步步跟上来。

台海两岸一水相隔,所谓人情如同咫尺天涯,
这距离感真不是台湾海峡的海水隔出来的。

习近平在疫情之初就去了云南,那里安全。
湖北这么大事情,捂死一省,却没有让他为湖北人说句人话。
五毛、小粉红们还在宣扬岁月静好,在通讯群里发一份份人性鸡汤,
这东西对病毒无效。这个时候的鸡汤文、鸡血文真心有毒,
不如鼓励政府放松言论管制,让真相被发出来,
让人们可以预警和面对疫情。

可是真相依然是被过滤的真相。

有消息传出,武汉病人得不到「确诊」。
只有确诊病人可以得到免费「治疗」,
因此,一般人就没有得到确诊。

多家医院要求病人去上级医院确诊,据说三家医院可以确诊:金银潭、协和、
肺炎专科医院。然而去到这三家医院的病人又被踢出来:只有确诊才会收治。
病人的死亡率相当高,最保守估计超过 3%, 普遍认为超过 15%,
却被医院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确诊需要核酸检测试剂,医院称没有这种试剂,
但是却为病人做了大量其它的更为昂贵的检测,几乎是暴富于国难之时。

人们预测习近平如此作派,如果做不了习文革,就可能会是习国锋。

普遍相信湖北情况会恶化,但是军方也可能提前入场收紧防线。

1月26日凌晨0100,武汉市内机动车禁行,就是禁止市民开车出来。

局势变化一时难以洞察。
8
分享 2020-01-27

3 个评论

刚刚看到这个报道,想起了你的文章,很多地方吻合。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127-%E6%8A%97%E5%87%BB%E6%AD%A6%E6%B1%89%E8%82%BA%E7%82%8E-%E4%B9%A0%E8%BF%91%E5%B9%B3%E4%B8%BA%E4%BB%80%E4%B9%88%E8%AE%A9%E6%9D%8E%E5%85%8B%E5%BC%BA%E5%BD%93%E7%BB%84%E9%95%BF


尤其是你对于金字塔结构的评论,还有你说,这种情况下数字已经不可靠了,要看政府重视程度这类的proxy indicator。

数学模型可能提供更准确的数字,另外可以参考中共组织介入的级别来判断
:医院、警察、武警、军队。每一个级别都代表更高的疫情。
刚刚看到这个报道,想起了你的文章,很多地方吻合。尤其是你对于金字塔结构的评论,还有你说,这种情况下数...

:-) 你教了我一个新词哎, proxy indicator, 太准确了。
:-) 你教了我一个新词哎, proxy indicator, 太准确了。


哈哈也谢谢你写文章分析。你说的是对的。学术界很多时候无法直接观察某种现象的时候,也靠proxy。但是怎么找可靠的proxy,proxy的局限是什么,又是另一个非常漫长的话题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8
  • 浏览: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