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結束】武汉口罩哥今晚十一点会在陈秋实官方YouTube频道直播

近來陳秋實進入武漢拍攝他看到的武漢當地生活狀況,由於影片展示的內容太過平靜引起了不小的爭議,已經不只一位蔥友質疑他是被中共招安的大外宣了,陳秋實今晚十一點會邀請一支熱傳影片中的口罩哥現身說法,看看到底武漢的情況是像口罩哥口中說的糟糕,還是像陳秋實看到的一樣平靜。

我對陳秋實也有著不小的疑問,我願意相信他不是中共大外宣,但對他影片中傳達的有些地方有感到怪異之處,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對陳秋實抱有質疑,今晚十一點就一起上youtube頻道看他直播吧,我也會用文字總結我所看到的我的判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jEf7tFlzI&t=343s  武漢口罩哥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v361SF6FKznoGPKEFG9Yhw/featured  陳秋實官方頻道

ps我沒法把輸入區的文字轉成簡體的,有人有解決辦法嗎?

https://upload.cc/i1/2020/01/28/4N3jmh.jpg
11
分享 2020-01-29

82 个评论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
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贴一张今天武汉朋友今日去超市的购物小票,种类多,价格正常。
关注,我很好奇陈秋实会如何应对。
从几个官方新闻的细节来看,武汉至少医疗压力仍然巨大:

10万床位
已经生产了十几万人份试剂盒依然稀缺
增加殡仪车数量
有看头 估计国安会破门
秋实肯做出更多的行动对我们来说的不坏的,如果他是真心的那无可厚非,如果是维稳棋子我们也能通过这些行动一探究竟,我在推特给他私信能不能去考察一下P4实验室,这是一个很早就存在的传言,但也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核心。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可乐14一小瓶还要买,真爱粉无误哈哈
这次直播有一定几率被中共公安/国宝/特务。。。阻断,风险还是挺大的。所有结论目前还不能武断的给出来,只能等到看完直播结束后再给分析

不过目前我猜直播评论区应该已经吵翻天了
可乐14一小瓶还要买,真爱粉无误哈哈

这日本进口的可乐吧。。。。。
坐等
[quote][/quote]
同意,还有柳叶刀刊载的研究显示第一例病人没去海鲜市场。。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謝謝,看來的確生活物資暫時無短缺
有看头 估计国安会破门

分分钟被叫停,除非有关方面故意放水。直播破门的可能性真不大。
秋实肯做出更多的行动对我们来说的不坏的,如果他是真心的那无可厚非,如果是维稳棋子我们也能通过这些行动...

沒錯
这日本进口的可乐吧。。。。。
广岛可乐
别暴露具体编号,微信付款可以查到你的。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exif有没有消除?建议关键打码。
分分钟被叫停,除非有关方面故意放水。直播破门的可能性真不大。

咚咚咚 FBI open the door !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快劃掉各種ID號碼和地點
油管有位面罩哥

据说以前是秋实的同事 进行爆料 。。

≠====
https://m.youtube.com/watch?v=HLX6nZnMqZU

陈秋实的身份确定,党内派人威胁面具人停战录音流出,或有生命危险!与父母电视认罪,邮箱钓鱼都在同一天!
陈秋实和口罩哥直播前1个小时爆料,铁证如山!周周侃,STONE记,华勇都是一伙人,台湾馆长被骗专业户
油管有位面罩哥据说以前是秋实的同事 进行爆料 。。≠====https://m.youtube.co...


我觉得没法判断。

如果这个面具人放的录音是假货,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录音是真货,国安为了恐吓招降,当然也有可能故意栽赃给别人。
如果大家看过高智晟的自传,在狱中跟他谈话的人也说过海外某某民运已经被收买。


所以我觉得,录音可能是真的,但录音里国安说的话不(一定)是事实。

国安也完全可能采用以下策略:故意放一个人不管让他说话,并且放出”这个人能在外面说话一定是被收买了“的舆论,以此降低他的可信度。

”这个人能在外面说话一定是被收买“,这个假设本身就是不成立的。
還能上街嗎? 不是車輛不能通行,只有6000輛出租車配發,你能搭到車真是幸運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還能上街嗎? 不是車輛不能通行,只有6000輛出租車配發,你能搭到車真是幸運
https://upload.cc/i1/2020/01/28/ZrPaj5.png
開始了,真的是口罩哥,泡了泡麵,圖文直播中
有看头 估计国安会破门

開門(啪啪啪)
東風快遞
太有畫面感了
開始了,真的是口罩哥,泡了泡麵,圖文直播中

俩外宣(大嘘)
已删除
陈秋实又变成媒体人了,到底是干什么的,能量这么大?还做了发型。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保护拍照者折叠,你这个最好自删。信息全泄露了
陈秋实又变成媒体人了,到底是干什么的,能量这么大?还做了发型。

所以说…… 这俩感觉
口罩男的痛骂武汉政府,只字不提中央,差点以为我们已经联邦了呢,评论也很多在质疑了,然后又开始说“现在确实在做实事balabala”,真的不是外宣吗?
听到他们在围武汉政府救中央习近平啊,听不下去了,吐槽一下
看到现在,越来越觉得他们是大外宣。
拼命强调湖北地方官渎职,强调地方甩锅给中央。
讲话内容过于空洞,到处绕弯子,大量治国方针,没什么实质爆料,信息量还不如微博。
已隐藏
老生重谈,重点不是信或不信,而是自己必须独立思考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首先不要个人崇拜,不要崇拜任何民运、反贼、宗教或意见领袖,如果你主张去中心化愈然。
其次,信和不信,不如听完之后自己分析,从中筛选自己认定的真相或谎言。哪怕是凭自己第六感、凭直觉、凭抓阄瞎猜也好(【微博链接=https://overseas.weibo.com/ent/4465382276287896】说到一半我突然想到一个这么个有趣的故事),都不要盲从。毕竟,一个满嘴跑火车的说谎者也会说出一些真相;一个数学模型式的绝对诚实的人也可能因自身收到不实信息而被动对其传播。再者,只有自己思考出来的、推断出来的信息,才更宝贵和可信。
这俩人两边都不吃好,改良派真的没啥地位
直播间太有意思了下面聊天一边有粉红骂他反共一边有反贼骂他大外宣😂

兩面不是人...真慘
请问陈秋实是怎么找到这位口罩男的。我记得他只出了一个视频,又没有把联系方式放出来。
为我个人分析不出他屁股在哪(屁股决定脑袋也决定嘴巴),但是目前来看,他至今所做的一切,我所了解到的,包括从他去香港以来的——都是于吾等反贼有利的、于国民也有利的;于政府则是有微弱的负面影响,不大。
他甚至有点像我的一部分:混水摸鱼派,谁都不得罪,想当个圣人,制造共赢结果?
老生重谈,重点不是信或不信,而是自己必须。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首先不要个人崇拜,不要崇拜任何民运、...

说得太对了,就这么简单,不知为何好多人纠结来纠结去。
听到他们在围武汉政府救中央习近平啊,听不下去了,吐槽一下

刚终于的放了一个比较轻的aoe,批评了政府和制度
口罩男的痛骂武汉政府,只字不提中央,差点以为我们已经联邦了呢,评论也很多在质疑了,然后又开始说“现在...
你要求过分了,人家已经很大胆了,这个尺度已经有进局子的危险了,自己没有出头的能量和勇气就别逼别人去流血。
部分葱油不要得寸进尺,人在墙内,这已经是最大尺度的言论了,真要是辱包不分分钟叫国安抓起来?别吃人血馒头好吗?
各位
除非你肉身翻牆
在牆內務必守好任何的個人訊息
不要排除釣魚的可能性
算了吧,我不认为他们是大外宣。毕竟人在沦陷区,露脸上视频,说话还是需要留八分。
口罩男的痛骂武汉政府,只字不提中央,差点以为我们已经联邦了呢,评论也很多在质疑了,然后又开始说“现在...

就是 感觉全是地方的错…… 中央呢? 果然还是怕铁拳 不能乱说啊😂
台灣人聽完,覺得陳秋實講話真心高明。同胞這個定義隨聽者解讀,什麼都不出錯的言論難怪兩邊都不討好。
不覺得是大外宣,但也不是反賊,如果要我說大概台灣知識藍會買他的言論吧。
敏感問題一個都不敢答(關於意識形態),只能打打現在已經成為棄子來保皇的湖北政府。沒什麼乾貨的直播大家可以不用浪費時間了。
说得太对了,就这么简单,不知为何好多人纠结来纠结去。

纠结也没问题,纠结也是思考的一种行动体现嘛。就怕那些屁股坐死了的人,脑袋都带不动屁股。
陈秋实第一天到武汉发的那个视频,那时候我看了画质很差光影也怪怪的,于是我甚至质疑视频造假(被-1爆了,甚至还有人怀疑我网宣无毛,我都没还口)。后来他的后续视频证明我是错的,在这里我为我的愚蠢反思和道歉。
就怕那些知错不改的,说实话知错不改害人不害己。
ps,我还是要在这里对还下口,应当允许质疑的声音,何况我已经很温和了。
这俩人两边都不吃好,改良派真的没啥地位

改良倒是好好改啊 又夸又骂算什么改良 还不如父母骂人呢……(😂)
为何楼上某些葱油就接受不了“每人都可以有不同政见”这件事呢?难道不反习就是粉红,反共不彻底就是彻底不反共?当然,有人这样想可以,但应该对基本的事实有一个认知:那就是每个人都政治观点都不是二进制的,而是一个光谱。
大家对陈秋实政治观点的认同比,每个人都是0-100之间的一个数字,去将其二元化,硬要不是0就是100, 实在是将他也是将自己简单化了。
我发现有的葱友真的是,不搞流血革命誓不罢休,问题是他在墙内,他向外传递声音也得顾虑一下自身安全好吧,别总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行吗,连改良派都要赶尽杀绝,这不正符合五毛的期待吗……总是要求极端化,非此即彼,这样时间长了不就成了反向战狼么。不要把可以团结的力量都轰走好不
部分葱油不要得寸进尺,人在墙内,这已经是最大尺度的言论了,真要是辱包不分分钟叫国安抓起来?别吃人血馒...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说实话他发布的很多东西都足够被盯上被喝茶了,光是在youtube上发东西这一点就有被盯上的理由了。所以包括我在内有人质疑他为什么从香港一路走楼平安无事。
其次,既然是改良派,就不应该错误的指出症结之不所在之地,光骂武汉政府不如不骂(说实话我对武汉市长说他没有权力公布这件事比较信,因为这些年来的政治走向是集权的),就是一种吃板蓝根治新肺炎的做法。
品葱刚刚好几次502 还以为是我网络问题,直播刚结束就这么搞也很耐人寻味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说实话他发布的很多东西都足够被盯上被喝茶了,光是在youtube上发东西这一点就...

所以总的来说我们一些人只是担心他是否为内鬼。但是我觉得应对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信其可信而不尽信。打个比方,我手上假如有关于武汉的一手资料要爆料,我可能会不单单独家投稿给陈求实甚至完全不投给他,因为我看了那个面具哥那个质疑陈秋实的视频。我对面具哥也是不尽信,甚至他有很多地方还不如陈秋实可信,那段“党内人士”和他的录音,对方多次用“党”称呼己方,味道很怪耶。
我对品葱、对TG的猪圈、甚至对官媒和共产党,都是这个态度。我就是这么个纠结的人吧。
我不認為陳秋實是大外宣,但他肯定是改良派,或者說,在牆內,他只能當改良派

武漢封城是在1.23
口罩哥的影片是1.25號發的
陳秋實的影片是1.26號發的
理所當然的,兩個人在不同的時間在不同的地點看到的東西都會有所不同,在全中國目光都放到武漢的當下,武漢如果狀況不出現好轉的話,蔥友們可能就得擔心中國崩潰提前到來了

再說口罩哥,他反覆提及

"我們的憲法是非常好的東西,我們是納稅人,是公民,我們要行使我們自己的權利"

我有點想笑

你有選票嗎?你有有效的媒體監督機制嗎?這些都沒有,他知道沒有,陳秋實知道沒有,陳秋實說我們要第四權,但他沒說為什麼中國人沒有第四權,也沒有人敢向中共說我們要第四權,這就是改良派最大的困境,所有的改革困難都是體制困難,但中共不讓你改體制。

但我也理解陳秋實,他的後段說了一句話"我在中國大陸生活,如果我敢說我看不見的東西,你覺得我能安全的走出武漢嗎?"有些東西,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說而已

陳秋實反覆強調政府在亡羊補牢,但沒說哪個政府在亡羊補牢,是武漢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因為他不能直接指責體制,只能拐彎抹角的指出問題。

問題在體制而不是地方官員,共產黨不倒,換誰上都一樣,他只能強調言論自由與媒體監督的重要性,所以才讓五毛與反賊們都不滿意,五毛認為他是恨國賊,反賊們認為他是中共大外宣。

但不管如何,他比我強,他真的敢深入疫區為武漢人民做實事,而我在安全的臺灣敲著鍵盤吃泡麵,就結果而言,他做的事情是有利於中國人民的,他提的言論自由思想啟迪對中國人民也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我支持他
看完了直播了,我就说一下我个人对这两个人的感受,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呢,感觉像是爱国改良派。首先陈秋实就不用说了,他肯定是改良派,这点很早以前就看得出来了,但这里大多数人比较关心的问题就是现在的这个陈秋实是不是个大外宣,有没有被招安,在直播过程中我也明显感觉到这两人似乎只字不提中央和共产党,但是考虑到这两人在境内,说太多中央中共的话可能会有人身安全,所以不能完全用这点就证明这两人是大外宣,但嫌疑还是存在的,那么从目前的可观察的来看,陈秋实表明的政治立场是这样,首先支持民主自由人权,支持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支持人民独立思考,这些跟我们大部分的海外华人,葱油们的态度是一致的,但分割点在于陈秋实还支持中国大一统,支持或不反对爱国主义精神,认同中国的宪法内容和中共的部分说法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类的。而对中央政府或中共的的态度陈秋实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因此才会有他是不是大外宣的这个嫌疑。至于口罩哥,首先他本身不就不会翻墙,那很大程度上他对中共应该是不了解,你不翻墙作为一个普通人在中国境内是很难了解中共的全貌的,所以他的态度倒不是很重要,因为你要表达你的政治意见的前提是你要先充分了解你的评论对象,所以口罩哥只能说的对一些政治概念有一些认识,但我并不认为他了解共产党。所以问题的重点其实还是在陈秋实身上,我其实希望他能去那个传说中的P4研究所实地考察,因为最近这个研究所一直是阴谋论的中心,所以如果他肯去的话,让他看看实际情况。
兩面不是人...真慘

改良派還是快點送到菜市口吧﹗愈拖延愈痛苦。
看完了直播了,我就说一下我个人对这两个人的感受,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呢,感觉像是爱国改良派。首先...

用現在基於走向海外華人漸多、翻牆方式的普及、網路社群的發達而越來越難以監控的「言論自由」,來爭取民眾不去質疑黨及一黨專制的問題根本,再拉上愛國主義的強化及再建構,感覺這交易很划算呵呵。
用現在基於走向海外華人漸多、翻牆方式的普及、網路社群的發達而越來越難以監控的「言論自由」,來爭取民眾...

并没有吧,言论自由也包括质疑党和制度的权力,如果不能质疑那不还是没有言论自由,这两者是不能共存的吧。
并没有吧,言论自由也包括质疑党和制度的权力,如果不能质疑那不还是没有言论自由,这两者是不能共存的吧。...

言論自由的範疇在哪這個本來就沒有定論,所以我特別標示了一下言論自由。(例如仇恨性言論是否為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假消息?連我自己對我舉出的這兩項我都不能說我能夠認同其為言論自由,那麼要定義中國特色的言論自由不也有可行性嗎)
墙内说话留一线,为了保命不攻击共产党很能理解

就是这俩人说了一小时废话有点没意思,啥fact都没check,全是伟光正发言
没有肉身翻墙的youtuber敢站在gcd的对立面吗?比如说支持台湾独立,反对一党专政、打倒共产党等等,他们是否会被顺着网线抓起来😥
直播筆記:
(切流量模式後不卡)
1.談到口罩哥1/25發兩條視頻的經過,及之後遭遇到的輿論攻擊,並在隔天看到轉發在華人社區及英、韓社區感到溫暖。
韓國人:「你說的話將會改變歷史」

2.懷疑武漢市長的不作為:
武漢市長從12/1就知道消息,直到1/23封城。
但1/22號前市民十有八九不戴口罩。
沒有通知市民戴口罩、眼睜睜看著五百萬市民離開武漢。

3.呼籲給八位「造謠」人傳人的英雄一個公道:
「上帝派了八個人來拯救武漢」
他們被武漢市公安局逮捕,目前沒有消息,地方律師被律師協會、司法局等施壓。
其中一位醫師被主管和公安局各罰了一次悔過書。

4.1/23凌晨3點宣布10點封城,口罩兄十點下樓看到呼籲市民戴口罩的紅紙,當天立馬戴口罩的人就多了。
(口罩兄對天發誓1/22戴口罩的人真的沒幾個要嘛是為了帥要嘛是為了防霾)
(口罩兄拿出身份證,並用武漢話拜年證明身分)
(闢謠X輪,感謝各地朋友的關心)

5.陳:1/24到武漢,藥店不開,買口罩、食物、退燒藥都很困難,後來恢復。
26號開始穩定,沒有幾天前那麼慌張,民眾已經鎮定。

6.公民監督概念:人們納稅養政府,政府應該服務人民。人們應該牢記我們是納稅人。
這次武漢疫情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武漢政府應有魄力,不該欺上瞞下,耽誤一個半月的時間,更不應上央視給自己找脫辭說責任在中央。
「合情、合理、合乎人性、合乎道義嗎?」
「誰給因交通、物資缺乏導致感染、面對死亡折磨、面對恐懼、喪失性命的人一個交代?」

7.封城速度體制優越性?別的國家看我們六天造醫院他們都酸了?
正是因為是這種制度,市長只對上負責,才造成這種局面。

8.武漢性格,你熱愛這個國家就應該把他的缺點、問題指出來,什麼才是漢奸?什麼才是叛徒?是只會拍馬屁說假話的狗屁文人(郭沫若),這樣愚民的人才是漢奸。

9.陳:大年夜那天你是怎麼過的?
罩:武漢政府處理疫情的問題不贅述了,22、23、24消息突然蹦出來,百姓對未知數的恐慌、看到影片的恐慌、缺少宣傳的恐慌,於是屯糧(誰知道你封到什麼時後物資能不能跟上)
封城草率一直到初三全國動員,物資慢慢跟上了(口罩發誓),大型超市飲食恢復了,但藥店還沒,消炎藥、口罩、消毒水還是缺乏,陳的護目鏡就是醫生網友送的,沒有醫生敢接受採訪。

10:獨立思考的能力:
你不能用媒體強制逼我相信
「最好的教育是我教你東西後你要來質疑我,你自己去證實或者證偽」
說到了媒體第四權、

11.推薦:王尼瑪,袁騰飛,接觸歷史(清華教授 東漢史)
「人不要怕犯錯,要避免重複犯錯」

12.人身安全方面:
陳自己和父母都被政府打了電話,提到了自己工作可能會不保。
最後說了統一是褒義

累了,後來差不多在聊天吧沒什麼印象了。
稍做整理,比較委婉
言論自由的範疇在哪這個本來就沒有定論,所以我特別標示了一下言論自由。(例如仇恨性言論是否為言論自由的...
不,言论自由的范围是有定义的,言论自由的范畴是根据历史与社会的自然发展,由人民自然形成言论自由的范围。但中共的言论自由的范围是谁定义的,就是中共定义的,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中共定义的,这是违反常理的,你能分得清现在中国的社会现在的许多禁忌哪些是自然发展的,哪些是党刻意营造的,言论自由很简单,就是两个字“无为”,这里不是说不作为,而是依法治国,依法管理,你没有在法律里写明不能批评党和制度,那你就不能因为这个逮捕我,而我即使因此受到其他人的批评,但你不能对我做什么,就像你在街上吐痰会有人说你没礼貌,但他不能对你进行强制性措施,但他也有言论自由,所以他也可以批评你,所以言论自由很简单就是不刻意引导,不干涉,依法处理。当然这个法律的立法民众也应该有议论和发表意见的权力,不能把立法的程序完全交给政府。
言論自由的範疇在哪這個本來就沒有定論,所以我特別標示了一下言論自由。(例如仇恨性言論是否為言論自由的...

不,言论自由的范围是有定义的,言论自由的范畴是根据历史与社会的自然发展,由人民自然形成言论自由的范围。但中共的言论自由的范围是谁定义的,就是中共定义的,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中共定义的,这是违反常理的,你能分得清现在中国的社会现在的许多禁忌哪些是自然发展的,哪些是党刻意营造的,言论自由很简单,就是两个字“无为”,这里不是说不作为,而是依法治国,依法管理,你没有在法律里写明不能批评党和制度,那你就不能因为这个逮捕我,而我即使因此受到其他人的批评,但你不能对我做什么,就像你在街上吐痰会有人说你没礼貌,但他不能对你进行强制性措施,但他也有言论自由,所以他也可以批评你,所以言论自由很简单就是不刻意引导,不干涉,依法处理。当然这个法律的立法民众也应该有议论和发表意见的权力,不能完全交给政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ABXRlGmOxk
有個武漢博主拍攝醫院時直接被便衣直接禁止,強制刪除,他質疑憑什麼陳秋實可以到處走到處拍,還能採訪醫護,居然沒有任何阻攔。大家好好想想,陳到底是什麼身分
大概看了一下,就是标准的改良派套路。对于民众来说是很好的启蒙读物,没了。不过在现在墙内舆论环境下面还敢讲自由民主,揭发官员对上负责这种体制弊端也是挺不容易的。
從內容來說,非常的“初等”,無非是追究地方政府,要求言論自由信息透明。

以此進行分析
1.可能陳是大外宣(或者甚至內宣)
此觀點最誘人的地方在於,能解釋一切。他能去武漢,他能採訪,他沒被管控甚至被消失,等等。
這個解釋一切還有更強的部分:甚至能解釋其他人關於武漢的報道和他的頗有不符的現象。
一般來說,陰謀論無法被驗證而又能解釋一切,而現實事件而言由於信息不足,通常推理和結果都是或然的,總有一些模糊地帶或者輕微的觀點衝突出現。
所以雖然“陳是大外宣”具有很強的陰謀論視角,但令人驚異的就是它是能得到部分檢驗同時又奇妙的合理解釋全部現象,這使得這個觀點可信性比較高。

2.可能陳是真實的改良思想的“先進分子”
顯然,這是遭反賊詬病的另一個問題。就像一開頭說的,陳的觀點實在是太“初等”了,不觸及真正的問題,也更不具備可行性——推翻中共固然目前可行性很低,但推翻中共之後能把中國搞得好起來起碼是一個可以預見的可能,儘管可能性再低;而改良觀點我們都清楚:CCP不死不死透中國是絕對沒有希望的(改良之於CCP無非就是盼明君的戲碼,一黨專政總有習包子這種昏君上位然後倒車的時候,毛臘肉習包子親身現身說法,歷史證明了這一點),換言之就是改良是絕對不可能成功。
一個真心為中國未來的人想的是改良,這顯然只能說明一件事,這個人很蠢。

3.陳是黨內某派的公共門面,這次是來撈政治資本的……
這是真正的陰謀論,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由於不可能獲得能夠驗證的信息,所以只能作為陰謀論。

so,除去陰謀論的場合,今晚直播讓我覺得,陳非蠢即壞
如果是蠢,那麼深入疫區還是值得敬佩的。
問題就是假如是CCP宣傳佬,那麼深入疫區也沒什麼好吹的必有後勤保障。

從陳的談吐看起來他也不蠢,實在是一個謎團。
直播筆記:(切流量模式後不卡)1.談到口罩哥1/25發兩條視頻的經過,及之後遭遇到的輿論攻擊,並在隔...
感覺陳秋實眼神有點不自然,講話有些顧慮。口罩哥雖有骨氣,但不敢直接批評黨和中央。這次疫情災禍共產黨腐敗的體制要負完全的責任,個人一點看法
殘酷的事實已經讓部分民眾覺醒了

無非就是大外宣運作引導部分覺醒的民眾進入“改良”的新圈套
延緩中共法西斯反動政府的死亡
從內容來說,非常的“初等”,無非是追究地方政府,要求言論自由信息透明。以此進行分析1.可能陳是大外宣...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您可能不在大陆生活,不明白大陆政治的生存诀窍。陈不在海外,国内也有家人,所以他有的话肯定是不能讲的。中国的改良派其实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只是不能把话说完整而已。这一点您这样的观察者可能很难理解,但我作为在大陆生活过很多年的前改良派,是非常明白的。

换句话说,把我扔回到墙里面这个环境,我大概最多也只能像他这么说话,而且就算跟他一样的尺度搞不好也会被叫去喝茶删贴。
就一個大外宣的奴隸
勿以善小而不为,民主启蒙更重要,现在得老百姓绝大部分根本没有民主思想,不要去纠结他是不是大外宣,应该看他做了什么,即使他是共产党,他要是能争取到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去争取一丁点儿的权利也是好的,大家持续去做去向民主社会慢慢靠从不涉及政治的事开始,让大家习惯民主生活方式,打好根基,最后只会两种结果要么改量和平过渡要么ccp不放权而民众革命,现在根基都没有谈革命就是空中楼阁异想天开,看看现代民主社会的起源英国是怎么做的,几百年慢慢拱出来的民主。
如果他们真怕铁拳,那就别说嘛。一个劲儿说是地方政府的错,这让我觉得他们在带节奏。特别是昨天武汉市长刚接受采访明确地甩锅的情况下,他们今天就合流来带节奏。而且他们还能做直播,没有中途中断,让我觉得他们背景好深。

同时参照今天葱友发的大外宣工作指导,他们能对得上好几条。特别是装成改良派的那些条。
武汉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资急缺,病人多而医生、床位、试剂盒远远不够。不用担心生活和断网,目前不会的...

出于安全原因我先把你图片删除了。
改良倒是好好改啊 又夸又骂算什么改良 还不如父母骂人呢……(😂)

是這樣的啊,兩邊都不討好,一邊罵漢奸一邊罵外宣
https://telegram/decodingchina/10418
明居正的解码中国节目提供了一个有关疫情的电报群,里面有人转了段陈秋实的视频,但没说详细情况,不太清楚是源视频在哪里,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录的,陈在视频里提到党性和人性不冲突,这个好象没在他Youtube的公开视频里说过这个观点。

另外,那个面具人的视频里播过党内人士给他的电话,里面说曾庆红的好话,也提到所谓的南北对抗,不过面具人的这段视频冲击给我是挺大的,这段时间除了疫情就这个东西我觉得震动大了。如果是真的,那陈在视频中给围坐的人讲两性不对立倒也说得通。

还有就是陈到处跑,包括医院,现在又是传染极严重的时期,我觉得他这么干怎么也会传染上。
翻墙越来越困难,网络监管越来越严,还有防不胜防的粉红举报,而且这言论自由更是无从说起,只要共匪不公开承认的,就是造谣,如何拿一开始就没有的东西去换?你这一看就是没在墙内生活过。
翻墙越来越困难,网络监管越来越严,还有防不胜防的粉红举报,而且这言论自由更是无从说起,只要共匪不公开...

我的意思是拿有限的言論自由換大家能夠繼續接受中國政權,對中共可能是個划算的交易。我是以這個論點來解釋中共對於陳秋實這樣改良派的對應方式。
口罩男的痛骂武汉政府,只字不提中央,差点以为我们已经联邦了呢,评论也很多在质疑了,然后又开始说“现在...

他要是敢这么说,早就被橄榄了
你带个拍摄团队在武汉各处如入无人之境的去采访、拍vlog试试?这个烂仔不是大外宣就有鬼了!

这个的确是。维稳还是很那个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