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感染数33万,为什么没发生和当初武汉大爆发时一样的景象?

据中共公布,武汉感染数为50333,结果到处医院挤爆,跳桥的跳桥、上吊的上吊,社区各种骂街,很多楼房的门口要彻底封死,网上到处求救,跟人间地狱一样。

美国最严重的纽约,到今天确诊33万,死亡2万6,却没有发生武汉那么惨的景象。

这时,我想起胡锡进的一句话:美国破百万确诊若在中国早就闹革命了!

胡锡进好像蛮有先见之明的,想当初李文亮去世(当时感染数还没达到现在美国的百万份之一),墙内网络就发生了大地震,悲伤气氛惊天动地,反对政府之声彼有烈火燎原之势。

相反,在同样情况下的美国,经常跳出来抗议的美国人,这时却展现出了比中国人更强的忍受力,并没有像当初中国人要声讨政府的气势,川普的支持率也没下降多少。

用这个角度来看,不但是胡锡进会郁闷,专唱衰美国的大外宣(想引起美国人的恐慌)也一样,一向对政府强硬的美国人,这时怎么就这么怂了,比当初的中国人还怂。这没道理啊。按品葱各路观察家来说,中国人的奴性这么重,应该是非常爱国爱党才对,那时怎么会表现出比美国人更强的反抗精神呢?比如外面「民意调查」的帖子。

还有纽约版的方方日记,直到作者不幸去世,在美国也没引起多少轰动。相反在中国的方方日记,作者还活着,就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用艺术家死后作品就更容易声名鹊起的道理来讲,这不有点奇怪吗?

早前的中共的宣传是这样讲的:因为美国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人人冷血无情,不关心他人死活,就算感染一个亿都不会闹革命。不行了,我先去吐会....

所以在品葱这里,想听一听各位葱友的解答!

补充:这是我当初找到武汉的床位数,约10万床位数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372
美国纽约的床位数,库莫表示,预计的纽约州在疫情高峰期将需要的医院床位数已增至14万张,纽约的医疗船才住进20个病人,现在都打道回府了。医疗也没有击穿,还有空余的呼吸机支援外国去了,也没有发生武汉当初的次生灾难,美国人也没表现出多大的恐慌,之前还有拒绝带口罩的,和国人当初这么悲观的心态完全是相反的。
InspectorBen 武器:mohu.rocks/video/item_id-1909 说明书:mohu.rocks/question/13251
归根结底,是对病人,或者说对人的定义截然不同。

在武汉,官方将病人视为敌人、非人

确诊患者像动物一样被强制转运集中隔离,整个过程多混乱不堪、充满痛苦
https://i.imgur.com/yldvDOI.png

密切接触者像被当作牲畜一样锁在家里失去生活能力
https://i.imgur.com/sGR0GpU.png

重症病人为了得到应有的检测和救治,在社区领导的推诿下筋疲力尽
https://i.imgur.com/jzl8Bwq.png

就算是健康人出门采购生活必需品,都要经过红袖章的层层刁难和欺辱
https://i.imgur.com/k8mcYCr.png
https://i.imgur.com/38wpBwD.png
https://i.imgur.com/V8SD8we.png
https://i.imgur.com/DlwREmX.png

天天与所谓“敌人、非人”接触的医务工作者也同样被剥夺尊严,令人寒心
https://i.imgur.com/ParQnrS.png
https://i.imgur.com/a58HtlC.png

https://i.imgur.com/Dg8smXC.png

而在其他正常国家,病人被当作需要帮助的脆弱群体。

前段时间VICE做了一期视频讲述美国疫情重灾区纽约的情况,值得大家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sExBiFcELc

首先,纽约的疫情也十分严重,截至目前仅纽约市一城就有近2万人死亡,是9/11恐怖袭击遇难人数的7倍
https://i.imgur.com/f8etPBU.png

官方因此在无人岛建设大规模公共墓地并部署了移动式停尸间应对激增的死亡人数。当然了,VICE记者可不会像方斌一样被抓从此人间蒸发
https://i.imgur.com/E5y42Hd.png
https://i.imgur.com/njFE6Da.png

但是当地居民的基本生活、采购买菜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https://i.imgur.com/LkJPU26.png

民间志愿机构积极组织力量帮扶医院与社区
https://i.imgur.com/jbpGIPW.png

像视频中的这位女士就负责给居家自我隔离的确诊病人提供捐赠的枕头、摊子、充电器等生活物品
https://i.imgur.com/DgamEQ4.png

而这位女士的父亲已于一周前因武汉肺炎去世
https://i.imgur.com/ewedWhR.png

接受采访的ICU护士没有无限拔高,也没有任何官样的废话。他们也会害怕,他们也会感到无助,他们也会担心部分政客的乐观发言会让疫情恶化。但就是这种真实的情感流露才使得观众从内心认同和感激医务工作者的工作。这才是的正能量的正确产生方式
https://i.imgur.com/m7ElPkZ.png

所以我相信纽约市民每晚7:00准时为必要工作者们欢呼是真正的发自真心,而不是“假的,假的”作秀与摆拍
https://i.imgur.com/DTCnt3D.png
https://i.imgur.com/fXIeQwL.png
https://i.imgur.com/joQHOLt.png

再说一下政客。以楼主提到的纽约州长库默为例,从疫情在美国爆发开始,他就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回答记者问题,全网直播
https://i.imgur.com/QH18z7J.png

新闻发布会也不仅仅是简单公布每日最新数据和回答记者,而是干货满满
随便点进一个视频,3月9日针对早期洗手液短缺,他在新闻会上宣布已对监狱劳工进行战略动员,还在现场拿出了已经生产出来的为公共机构使用的纽约造消毒水洗手液
https://i.imgur.com/J2ZzgWe.png

或者发布会现场连线专家学者,甚至邻州州长商讨对策
https://i.imgur.com/qnUuxiW.png

不要忘记,这只是一个纽约州长。其他类似的市级、州级、国家级每日发布会不计其数。油管一搜便知
https://i.imgur.com/f3rR1VY.png
https://i.imgur.com/n4E3y86.png
https://i.imgur.com/JOBM1wb.png
https://i.imgur.com/m8d0ser.png
https://i.imgur.com/xBjru2n.png

人性都是相通的。在这种良性社会环境下,还有什么是无法战胜的呢?
https://i.imgur.com/WZSWz9u.png
MyWolf 某东盟国居民
美国纽约也是有医院急诊室挤爆的现象,和医疗物质短缺,及尸体太多导致医院得租冷冻柜暂时存放。

各大美国媒体基本全给你报出来,有一些评论员也认为美国政府根本没有做好预防措施进而导致大爆发。还有川普大嘴巴子的说话方式,被媒体报出去,把自己搞得满身蚁。

美国各地区都有不同程度的封城或是禁足令,但有一点不同的是,纽约没有封城封到那种一步都不能踏出房门,或是把疑似接触者的家门钉上木板,或是焊死的那种。武汉那种你死我活式的社区对待疑似患者的方式,才让人感到冷血。

武汉当时情况严重的问题在于检测盒严重不足,拍出来的CT都已经显示肺部严重病变了,可是只有核酸检测阳性才给你免费治疗,和互相踢皮球导致无法及时确诊及时入院。至于红十字会和湖北领导的骚操作就不用说了。

武汉与纽约都有NGO或善心人士伸出援手,捐口罩,防护服,防护面罩之类的。但是武汉红十字会骚操作全给你扣下来“统一发放”。美国那里则是直接送到医院门口,还有网络兴起DIY制作防护面罩和口罩,然后捐给医院医生护士们,这些“正能量”都有助于缓解绝望情绪。

总结来说,武汉和纽约遇到的问题是基本一样的,但是官僚上的一刀切,踢皮球,领导私自领口罩,和确诊条件严苛,导致问题严重化,基本所有解决渠道都因为官僚问题而被堵住了

人如果全部出路都试过一遍都无效的话,以及网络的加速,绝望情绪很快就会蔓延开来了的。武汉当时的社区互助现象不足,导致“正能量”不够,所以绝望情绪才压不下去。

这里的“正能量”只靠官媒那种多难兴邦的宣传方式是产生不出来的,只有当你亲身感受到社区or社会的善意,你才会真正感受到“正能量”。
董堂主 由于美国时政板块不能点踩,有违背民主自由原则,暂时不来品葱了,再会。
从武汉 人间 惨剧看,大体上出现如下几个问题:一,武汉 在没有 足够 外援 的情况下医疗系统已然崩溃,二,封城出现很多人道危机,比如强制隔离 ,以防疫为 借口干了很多流氓事,甚至有在家被活活饿死的“智障小孩”,有被强制拉上车的在门口晒太阳的老人;三,领导 无方,几乎乱作一团,啥也不知,起码的封城都是搞突然袭击 ,1月23日封城武汉人几乎当天才知道疫情的严重;四,红十字的行为更是令人心寒。终归 是没把人 当 人,更不会考虑心理上的关怀。可以肯定的是,武汉的 死亡和感染数据肯定假的 ,光看新闻或微博在监控和删帖如此迅速的情况下都能 爆出的全家几乎团灭的就有 三五个,甚至比较知名 的导演全家都团灭,可想 而知,武汉怎么只有3千多死亡?从 这一点上看,武汉出现 人间惨剧的 第五点就是:武汉人没有足够知情权 ,没有安全感,这种心理上的恐惧,其实也会导致一系列的 惨剧。封 了几乎二个多月,正常 人在一般 情况下都 可能出心理问题 ,更何况在疫情期间。 关键是苦了也不让喊,谁喊一下悲惨 ,谁还可能被违法 。我印象深刻的 事 ,那段时间,微信上 微博上 删贴的速度非常非常快。方方写 个 日记 都能被围攻为汉奸。想想这段时间美国媒体的 报道节选一下都 比方方日记还批判的犀利。。都觉得讽刺 。

美国的话,我朋友圈刚好有纽约的,给的 感觉 是 ,纽约初期也 可能出现懵逼状态,初期医院资源也没配套到位,但是哪里出问题了,出了什么问题,你在网上,在报纸上 都 能看得清楚,知道 问题 的严重程度,至少会让人有心理预期和准备,而且政府反应非常迅速,短时间,很快地就整合了资源,而且各方面都考虑得很周到,比如不仅仅短时间就搞 了很多 的 方舱医院床位(虽是简单的方舱医院也考虑人文 关怀,床头 放一盆绿植这个细节也有考虑),还有从现金补助,小到考虑到食物的免费发放 等。虽然感染 和死亡人数 也多,但是,没有武汉以上五点令人恶心的感觉,我记得 朋友当时发了 一个类似的状态:纽约政府的 做法,考虑周全,让TA感动,甚至喊出 TA爱纽约和 美国的 感慨,这位朋友 平时我聊天感觉TA都有点微微粉的情况下 ,能在微信上突然 喊 爱纽约和美国,我隐约也能体会到纽约政府 的 给力程度。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武汉人民的愤怒情绪来自于医疗资源的匮乏和政府的无能,我一个朋友说武汉死的人绝对不止官方公布的数字,尸体堆满了医院外面。那时候武汉也有很多外地人逗留,要么居无定所,要么一天住着几百块的酒店,换谁都对政府有意见,我看贴吧还有很多逗留在武汉的求助贴,说他们钱快花完了,还在封城,快要吃不上饭了。也有的人通过走山路走出武汉,运气不好的被发现就遣返。还有微博上面的求助,有的全家都死绝了,都是在家熬死的。也有两个老人夫妻相互扶持,骑三轮车去医院被劝反的。
Jojomug 没有
第一,统计数字没有可比性。这个大家有阐述,不多说了。
第二,美国的医疗资源比中国还是强得多。我去年去中国赔家人去医院,那人山人海的情景实在印象深刻,省会城市三甲医院,候诊厅就像个菜市场人挤人,也没有任何防护意识,我当时就想这要有一个流感全院的人得倒下一半。而在美国看病预约,就是急诊等候室也是百平米的大厅里七八个人,每个都离着几米远,看诊也是一人一室。平均资源多多了。纽约的临时医疗船都开走了。整个医疗系统挺住了病毒的冲击,死者大部分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
第三,信息完全开放,民众可以了解各方面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大大缓解了因未知产生的焦虑感。是的现在对病毒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但这个未知的程度全地球人都一样,所以焦虑也没用。但每个纽约人/美国人/生活在自由信息世界的人都知道到哪儿寻找自己想了解的信息。政府,学术机构,媒体,自媒体,本国的,别国的,信息多源甚至矛盾其实是有助于避免极端情绪失控的。因为你某种情绪飙升时总有相反的信息把它压下来。
第四,跟第三点相关,因为民众有信息自由,他们就得根据自己得到的信息做出判断,然后承担判断带来的任何后果。这种模式教会他们如何做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而一个成年人不会放任自己情绪失控作为对付任何情况的手段,因为没有用。如果对政府的抗疫措施不满而他们有更有用的办法,游行抗议,寻找反方媒体施加舆论压力,再不济还可以用手里的选票说话呢。
阿育王2020 不能改变世界,至少不被世界改变
只说一件事,一位小城市的人某局局长,由于亲戚从武汉回来,传染了家人,全家都感染,父亲病重去世。

要命的是,他还因为报告不及时,传染了单位的人,被行政处分,开除公职。

他在医院跳楼自杀。

更吊诡的是,他自杀的事情不许说,公务员和国企的人,如果说了他自杀的事情,要被处分。

天做孽,犹可恕,
人做孽,不可活。
当然是因为武汉的实际情况比纽约严重得多。
都五月份了,人们还在拿着中国的统计数字和美国比较,难怪中共那八十五支持率了。
Acca0429 這邊越來越蠢了⋯⋯
我得提醒一下,美國也有家庭因為無法工作自盡的。

至於封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土壤的關係,至少我還沒看過美國人民去封別人家的門的新聞......目前沒有。
然後他們不是還在跟政府抗議要工作,還搞遊行?
風在吹 The wind is blowing
民主國家的人民,隨便什麼時候去問他們相信不相信政府,你以為答案是什麼?在美國疫情轉嚴峻前,問了在加州的親友舊識,早就口罩糧食都囤好了。政客的話,聽聽就好。自由國家,資訊公開,自己做的判斷,怪誰?
在疫情開始嚴重,民間組織的力量展現,大致都會得到一定程度的協助。 反觀中國,民間真正的力量被控得死死的,病了和其他個人基本食住
需求,只能自求多福,個人那有能力自己應對??悲到極點,哀到極致,無人無處可求助,自然各種表現。

在美國,不能接受現任的表現,馬上就要換屆,不給連任就行了。沒亂的需要。
川普支持率不跌反涨是因为对华态度
在治理疫情这一方面早被美国人骂死了
菠菜菠菜菠菜 ? 大力水手
武汉的隐瞒情况,必然有。但是我们所在地区的每一例异常,我所知道的,都在官方通报中通报,没有例外,可能会延时1,2天,因为通报都有地址!
不要跟我扯那么多没用的,我没有让你信,我只是在陈述。
qanon https://www.amazon.com/QAnon-Invitation-Great-Awakening-WWG1WGA/dp/1942790139/
有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问题:

美国人对common cold (普通感冒,非流感)比中国人了解的多。普通感冒由病毒引起,非细菌,不需要抗生素,没有特效药,吃解热止痛药缓解症状挺过去就好,不需要去医院。美国人感冒发烧基本不去医院。除非连续高烧不退,或者病程超过一周。这样会大幅度减少在医院发生的交叉感染。美国很多医院现在基本是空的,因为本来就少去,现在更不敢去了。很多地方的医院甚至需要裁员。

而中国人,只要头痛脑热就往医院跑,挂水,吃抗生素。
sicolex hello
本人就在纽约。
1)这里信息公开透明,有言论自由。想骂政府随时上推特骂(不用担心网警封号,国安抓人),骂一骂政府,心情就好一点了。
2)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经常开新闻发布会,全网直播,介绍疫情进展和政府做了什么事情。政府发了很多救济资金,做了很多事实。人民有选票,政府不敢怠慢选民,不然就不投你的票了。
3)美国的硬实力摆在那里,医疗系统没有崩溃。
4)人民的整体素质还是高,我出门买菜,去银行,我遇到的人都比较友善的。
仁波切尿袋王 89年在洛杉矶买房,贯君孙瑶是我的私生子,王健案主谋,喜欢双修吃阴枣,除了手指硬哪里都不硬
因为老百姓能观察到的信息都是局部的,武汉感染8万跟80万这两种你能观察到的状况的区别甚至没有数字本身造成的冲击区别大。

实际上武汉的状况很多是因为政府强力封城所造成的次生灾害导致的,严重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病毒本身的灾害,很多人没有办法自救,走向了极端。

纽约没有那么严格的封城,社区和非政府团体组织还在正常运作,能及时帮到有困难的人,老百姓也有一定的自由,对老百姓来说,这个病毒也许没有那么可怕。

武汉恰恰相反,政府的措施打破了社会本身的自组织性,所以发生了很多可怕的情形。

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自己觉得这个很重要一方面取决于权力的构成 美国是分权体制 权力是分散的 既然人人都有权力选总统选州长 那么人人都要负责 有限的权力责任也是有限的人民心中自然也能理解  中共国刚好相反 人民是被管束的 人民没有任何权力 共产党拥有无限的权力 那么他就一定要负无限的责任
胡叼盘 环球屎报主编
老胡的意思是,武汉才五万病例医疗体系和社会保障已经被击穿了,要是一百万病例,中国人早饿的发疯,起来闹革命了。
不离不弃 反共反大中华使我快乐。非典型马基雅维利(赤匪眼中的恐怖分子)
简而言之,就是低人权或者说无人权导致的人道主义灾难。就像现在国内人害怕确诊,到底是害怕病毒的致死率,还是害怕被中国人和共产党当做“专政对象”,被剥夺各种权利呢?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因为确实没什么好慌的
如果你把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算进分母的话,死亡率其实很低,有人算的结果是在千分之1-5
而且你去看各国的数据,去世的人平均年龄都很高,年轻人真的不用慌
越透明,就越有安全感,就这么简单。

还有可能有的人不是很了解纽约的情况,纽约市分5个大区,区与区之间疫情差异较大。

I LOVE NY.
三千冬雨 來自台灣的吃貨
能力和責任不同。

中共將國家所有的權力握在手中,人民沒有選擇的權力,如果能做好、或讓人民相信它做好自不必說,如果做不好,它也要承擔最主要的責任。

相對而言,美國政府對人民的約束力並沒有中共那麼高,但反過來說防疫不力的責任也被分擔到普通民眾身上。

以萬家宴為例,當初疫情資訊僅政府掌握,只有他們能判斷是否照常舉行萬家宴,民眾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參加,那責任自然歸屬政府;
反過來美國如果面臨同樣的狀況,必須將疫情的訊息和風險公開(即便不確定會人傳人,也會告訴民眾  "不排除人傳人"),不管舉辦單位是否照常舉辦活動,考否因為感染風險而取消參加就是個人選擇,白話來說:政府已經提醒過了還要參加,就是自己找死。
補充一下…舉這個例子可能會牽扯到政府是否癮瞞,但我的重點主要是在責任歸屬。
已隐藏
主要还是信息透明。中国啥都不能报道,大家都慌了。
我覺得全帖重點都不對

你們忽略了一個問題
美國是不可能革命的,因為人都會換位思考
並不是做得不好就會引發革命
首先要想,換作是其他人結果還是一樣嗎?

根本上,就是無論換誰上,誰都是會忽視疫情而惹禍,這是敗在歐美人的文化,歐美人的自信,當初美國人自己大體上也是認同政府建議的,所以憤恨對像不會是美國政府。誰做得不對了?該恨也是恨WHO和中國

如果因為疫情而向美國政府革命,我會對美國人腦子很失望。
beark 观察 小熊维尼
因为纽约的数字是几乎每个觉得自己有问题的人都去检测得到的数字,而且纽约的医疗资源,肯定大大超过武汉好吧。

武汉别说大量无症状,轻症状患者根本就没有机会检测,就算重症,也不见得有机会检测啊。
桂枝病毒 抗议政府有个D用吗 ??除了桂枝 也没有哪个国家禁足 封门 强制扔方舱 
你要美国人抗议什么》 对 他们在抗议封城 要重开经济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Cuomo也算是个像样的政治家,纽约州情况也还好尽在预料之中。至于武汉什么情况,简单啊,11月七普了,我看他敢不敢把数字亮出来
KC1984 观察
因为除了政府他们还有其他可以相信的东西,不好比武汉
中美诊断标准不一样,在中国仅仅测试阳性但是没有症状是不计入病例数的,但是美国只要检测为阳性就会算进去,所以即使武汉没有隐瞒,数据上也会比纽约好看很多。
30多万是纽约州。纽约市是18万多。
纽约人没有恐慌性的一窝蜂往医院跑,很多感冒发烧的都在家几天不退烧才去医院。
ioth ? 变量老帅
中共厉害的,是撤省长职,撤市长职。
美国厉害的,是市长可以骂州长、总统。
有什么好比的?
上面有几位说的对,美国人经常闹“革命”,“革命”的方式就是把总统选下去,选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国如果把国家主席赶下台,那就天翻地覆了。
武汉是轻症也去医院,纽约是轻症在家自己扛,轻症占大多数,当然医疗会崩溃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编程随想】太子党关系网络(programthink)

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zhao

此项目创建于2016年2月,专门用来揭露天朝的权贵(也就是传说中的“赵家人”)。

俺把这几年收集整理的数据开源到 GitHub,便于多人协作——大伙儿群策群力,一起来曝光权贵家族。

初次上传的数据包括:700多个数据文件( 对应700多人,130多个家族 ),另有200多张图片(人物头像)。随着俺不断完善,数据会越来越多。

对这个项目,俺会【持续更新】。比如朝廷每次换届的时候,俺都会补充新的素材。

为了确保数据的可信度,俺主要参考“维基百科”以及一些国际权威媒体的报道(比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版》、《金融时报》等等)。

另外,对于某些客观事实(比如:生卒年月、简历、亲戚关系),俺也参考了天朝政府的官方网站,以及墙内的“百度百科”。

项目备份:https://github.com/vpxuz/zhao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制度不同。

美国的制度给人自由,给人选票。你想骂就骂,觉得不爽就投票把他选下去。
中国不给人自由,不给人选票,拥有绝对的权力,就要承担绝对的义务,屁事都要政府负责,这是政府应得的对待,无法抱怨。
undercover 专业阴阳怪气
美国人民讲政治,大局意识强啊,难受了就在家里憋着,反正打电话发烧时间不够长也不会给你床位,然后病重了就更没可能出去闹了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