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乱了,分裂了容易受到外国侵略!

更新,谢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各位不要转移话题,我问问你们,你们就那么想看到自己国家被别的国家占领,妻女被他国士兵强奸,中国文化消失,不得使用中文,成为其他国家的殖民地吗?你们就那么想打仗吗?有没有体会过战争的残酷?或者像东德西德一样隔着一道墙?
到时候还要由中国人自己去组成血肉长城。
现在死的人是多,但我相信只是暂时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历史趋势来看,中国是发展的越来越好的,gdp按购买力更是世界第一

——————
只有共产党在,中国才不会分裂了。
共产党一旦垮,陷入内乱,容易受到外国侵略,八国联军入侵各位难道忘了吗?

如果没有我们的国家,没有那些在战场上奋斗的士兵,在二战时期我们已经被日本消灭了。现在咱们吃饱喝足还能坐在这里辩论么?这些士兵为什么不怕死?为什么他们站了出来?因为这是爱国的力量。是爱国主义激励着他们去保护家乡父老。看看战火纷飞的叙利亚,看看分裂的俄罗斯;印尼两次排华事件、2014年越南排华暴动等等等等都说明着一个强大国家的重要性,不然你就是任人宰割的牛羊。

上学的时候遇到过一件事。我们班一个台湾同学,见人就要说“taiwan is not a part of China”,还联合一些非洲同学,东南亚同学搞排挤。
我们学校的几个中国学生大多是有事不管,不问,不参与,沉默的态度,最多是私底下聊两句。但是那天我忍不住了,我觉得平常我不公开跟你辩论是尊重你的出生环境,你受过的教育,但是你要公开侮辱我的立场,那我就跟你辩论到底。
期末的时候,我做了一个presentation,把台湾的历史从头到尾讲清楚,把台湾和大陆今天的局面讲清楚,全部引用英文资料。
最后我说,“在坐的有很多国际学生,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我尊重台湾同学受过的教育,所以作为一个中国大陆学生,我并不公开表达我的立场。但也请你尊重我的立场和我受过的教育。今天我讲的台湾历史,全部引用的是西方作者的文献,我希望各位同学可以客观判断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关系。如果有些台湾同学希望台湾独立,可以,你去让联合国承认你们的地位。否则,请不要公开宣称台湾是一个国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永远不会放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事实。谢谢。”
全场安静三秒,掌声雷动。
-57
分享 2019-05-04

68 个评论

一看就知道是编的,和什么西点军校上课教雷锋精神一样好笑,大陆人提历史,比穆斯林提葡萄酒一样呵呵
九一八事变了,日本已经入侵东北三省了,你共产党还在江西搞分裂搞中华苏维埃。
八国联军侵略的是大清朝廷,和百姓有什么关系?说!你是不是想复辟清朝!
中共抗日死了多少人?题主怎么看《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怎么看待中共受莫斯科共产国际煽动后,分裂中华民国而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怎么看待分裂中华民国而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毛泽东在清朝末年出生,民国成立后,毛泽东的祖国是大清还是中华民国?
中共颠覆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政府,是不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所以说共产党才是分裂中国的大反贼!

台湾和北京都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
rtgzddgh 已停用 ?
居然不是复制粘贴的!准备顺手封掉复读机的我停下来了.

还有大家可不可以清醒一点,不要再做八国联军再次侵略中国的美梦了好不好?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已注销]
对啊。日本侵略中国八年死三千万人,共产党颠峰时期三年就够了嘛!
不过共产党也比中国人自己来强。中国人自己来起码死一半人才算完。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已注销]
我建议你把标题改成"中国人种比较特殊,不适合民主",姨学家们会给你点赞的
宪法说你我有选举和被选举权,有结社言论自由,你见过选票吗?你敢把你这种五毛帖发到贴吧和zhihu吗?
这个共匪连宪法这样的国家根本之法都要侮辱,你还觉得不乱?
我还没见过哪个战争时期比共匪霸占的中国的和平时期死的人还多的呢。
你的父母没有被毒空气毒食品伤害吗?你不反共你还是人吗????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已注销]
哈哈,又来又来.我就知道你们这群左传不看楚辞不看鲁迅不看共产党宣言不看,还成天教人学历史的废物是什么意思.
"别提真实的历史了好不好?来看我们给你编造的历史就好了,别人坏那是根本的坏,我们坏是特殊情况."
你的好日子怕不是就是完成上级给你分配的五毛任务,增加你的好奴才积分。让你在混吃等死的公务员队伍不受阻,或者多减点刑期早点出狱。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已注销]
不要总提过去你让我学历史是什么意思呢?
我还知道以残暴著称被新教系统性抹黑的天主教裁判所比中国人仁慈了一万倍,比共产党仁慈了五千倍以上呢!
桂枝在1960年代比不上1940年代日本对敌人,在二十世纪比不上十六世纪的天主教对异端,还有脸教人学历史?
就是,别提过去。
中国现在就是分裂了。人家民进党说了只要大陆实现民主,可以全中国一起一人一票选总统。无奈共产党就是要搞分裂啊。
嗯......我建议你在发表自己的意见前,先理解一下别人的逻辑,不然容易被喷。你提的那些,我一个个解释:
1 八国联军侵华是义和团导致的。
2 抵抗日军的主力是KTM,是ROC,而不是CPC。而且那些士兵也不是不怕死,他们也不仅是为了爱国,还为了保护自己珍视的东西。
3 俄罗斯解体并衰弱是苏联时期的恶果所致,现在PRC 也在走同样的路。可以说,CPC 执政得越久,在垮台后对中国的伤害就越大。这就好像你得了重病就得狠下心来做手术,拖得越久,伤得越重。印尼排华我不清楚,越南暴动,有一部分原因是中越战争所致。那场战争,你可以查查,就知道为什么越南人不喜欢中国人了。
4 台湾......怎么说呢......从UN 的角度考虑,台湾确实不算一个国家;台湾现在离真正成为一个国家,差的主要就是民众意愿和国际承认。前一点,台湾人虽然不急于独立,但也不愿统一(CPC 干的好事);而后一点,大部分企业在经营时,都是把台湾与中国区分对待的。怪不得人家,还是只能怪CPC 的GFW。
这种文章我天涯上见多了,红卫兵你还是歇歇吧。宪法还不是国家定的,国家利益国家稳定第一。那主要还是改革开放前,现在人均寿命将近80岁。
雾霾是环境问题,英国也经历过,迟早会好的,而且我家乡空气很好
苏联解体,俄罗斯还没有,真是遗憾。。。。
cpc执政越久越什么只是你的想象而已,就算民主后更好,那分裂期间的这代人同意吗,他们可能会遭受大灾难,而且中国被占领了就真的成亡国奴了!我很看好中国00后这一代,迟早会好起来的
解体没用的,俄罗斯绕来绕去结果又开始向苏联时期靠拢(俄罗斯也在建墙了)。苏联解体时期也是欧美国家插手,协助俄罗斯完成民主化的最好时机,结果欧美国家却错过了。
八国联军不是侵略,是解救被清廷和义和团虐杀的侨民
中共编的历史教科书只要标点符号是正确的
题主你扪心自问,你说得那些五毛话你自己信吗?
建议题主小心翼翼地收集你的五毛同僚和上级的名单,或者机关单位或监狱黑幕,在共产党将要倒台之际,曝光这些证据加速共匪的灭亡。
清算共匪五毛时,可算将功补过。
70年前中国已经被黄俄党占领成亡国奴了!我也很看好中国00后这一代,迟早会好起来的!只要共产党倒掉!
不需要想象,苏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我问你,三年饥荒中被饿死的人,文革中被批斗死的人,你同情他们吗?CPC 现在完全没有悔改的表示,你怎么知道惨剧不会再发生?要是惨剧发生了,受害的那一代难道会同意吗?
不是用处,是正义。工业革命后的殖民体制在二战后世界各地民族国家纷纷独立,就俄罗斯侵占的北亚殖民地还没解放。
文革那时候的人文化程度低而且狂热信仰毛主席,现在不同,就算搞文革也不会死多少人。这个惨剧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中国分裂了惨剧一定会发生
看中共历史教科书长大的题主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别人不了解中国历史,呵呵
原来你是从这个角度理解啊。我现在对民族国家不感兴趣(甚至有些反感民族主义),只要国民的生活幸福就行了。
呵呵,教科书是历史专家编的,可信度怎么也比你们强吧。你要是在国内敢说八国联军是美梦肯定被人喷死
狂热信仰是造神运动导致的,现在同样在做(你看看习近平在报纸上出现了多少次,李克强又出现了多少次?),只是效果不好而已。而且,请不要说“也不会死多少人”这种话。人的生命,在你的眼里,就那么不重要吗?人的思想自由,在你的眼里,是一文不值的吗?而且,在文革时,人们遭受各种迫害,你就没想过该如何避免惨剧,而只是在想“再发生也无所谓”?
高级黑啊,居然讽刺习主席文化程度低。监督员马上把你关禁闭。
以北亚的资源和地理位置,脱离了俄罗斯必定很繁荣。
你跟民国的tg说:现在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现在要是乱起来了,中国只会死更多的人!行不行
如果是这样,那独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恰好西伯利亚这一块区域没人开发).而且朝鲜的逃难者也能有更好的选择。中国和俄罗斯这两条路径,都太恶劣了。
Hunter 已停用 ?
這文章也被踩太多下了吧。我很喜歡樓主說話的論調,還有那「全場安靜三秒,掌聲雷動」的瀟灑。

我也非常同意樓主的一些論點。

1. 我相信在其他地方,「中國學生大多是有事不管,不問,不參與,沉默的態度。」
樓主能為了自己的信仰而發聲,是一件值得自豪而非恐懼的事情。

2. 我尊重樓主的發言,因為我「尊重你的出生環境,你受過的教育。」
踩這個樓沒有意思,思想能自由交流才是本站重點。

3. 我希望樓主能堅持自己的理念,包括「永遠不會放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事實上很多老一輩台灣人也是這麼想的,想要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樓主現在願意表達自己的看法,我尊重你;如果幾年後還是這種看法,我敬佩你。

4. 我對過去的看法和樓主相似,「人要往前看」,歷史歸歷史,現實歸現實。
幾百年前美國發表獨立宣言,英國人不太高興,但不妨礙現在兩國緊密的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等合作關係。
安居樂業,「過上好日子」,這才是廣大人民要的。
gdp按购买力更是世界第一
敢不敢比下人均???
你和马云平均身价上百亿,但是马云会给你一分钱么?
分蛋糕比做蛋糕重要多了
只有国民党在,中国才不会分裂了。
国民党一旦垮,陷入内乱,容易受到外国侵略,八国联军入侵各位难道忘了吗?

如果没有我们的国家,没有那些在战场上奋斗的士兵,在二战时期我们已经被日本消灭了。现在咱们吃饱喝足还能坐在这里辩论么?这些士兵为什么不怕死?为什么他们站了出来?因为这是爱国的力量。是爱国主义激励着他们去保护家乡父老。看看战火纷飞的叙利亚,看看分裂的俄罗斯;印尼两次排华事件、2014年越南排华暴动等等等等都说明着一个强大国家的重要性,不然你就是任人宰割的牛羊。
你不生在民国真是可惜,你蛮好跟鲁迅说人要往前看,现在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现在要是乱起来了,中国只会死更多的人!可惜啊可惜。
武力收复台湾是否会陷国家于动乱呢(美军介入 没有速战速决) 如果失败是否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这些都只是有可能 那么中国民主之路分裂动荡就是百分之百?当然你肯定觉得后者概率更高 但这没有本质区别
中国这辆车开往民主的方向 可能选这条路 选这个司机出车祸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可能换一条就是百分之五十 再换一条路 换一个司机就是百分之十五 这个概率是有的可改变的 另外如果某组织真的是大公无私 一心为民 仅仅只是担心中国民主后会乱 怕乱是拒绝民主的唯一理由 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被入侵的可能性是有,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你有什么好【掠】的。
真的【為了自己的信仰而發聲】,是一件值得自豪而非恐懼的事情。不过那位是领任务发言的五毛狗。特点是伪历史被揭穿后转战为“别提过去”,只说当前被揭穿后转战购买力。并非真为自己的信仰而發聲。
八国联军来了百姓帮着扶梯子帮着烧皇家园林,八国联军不来你全家都被爱新觉罗强奸着呢,支蛆是不是支共秽史读多了支国梦做多了?
「全場安靜三秒,掌聲雷動」的瀟灑??这不就是抄那个邓矮子还是蛤蟆的段子嘛,明显是支国梦做多了的神经病的癔症好吧……
轉載他人文章請註明出處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230198/answer/190941916
这种文章……难道不是来碰瓷的么……
分裂了容易受到中国侵略
Hunter 已停用 ? 回复 一只鹿兒
前輩好記性
这篇文章和新品葱的气质不合,这边是个反种大本营
管理员都死了?这种弱智都不封号?
并不会,因为中国人是文化特殊,不是人种特殊。
人种特殊的话诸夏人一个都跑不了
在讽刺,这弱智楼主最爱的共产党不是拼命证明中国人起源和其他人大大的不同吗?
“我看也确实找不到北京人有古代民主的记录和遗迹。所以完全可以说按历史来看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品葱被踩数新纪录?
唉,这题主是真爱国啊,真爱国。只是,他爱的是国不是国家,有大爱而无小爱;爱的是形式而非内容;国与家本来是并列的,在他眼中,却是先后的。唉,与这样的人为友,若他老婆动人,估计咱们3P多P是完全可能的。有家才有国,有国才有家。国家的强大让你我幸福,你我的幸福才让国家强大。这些道理这么通俗的并列着、共存着、相互支持着。----可惜啊,可惜,题主的话既是他自己的,也代表了中国的千千万万的人的心声(自干毛5毛及没脑氏)。前面我才回答的一个问题:无可救药的人救还是不救?那问题的回答的很多人是圣母婊--这个确定,在此无疑。
哎哟我艹,这种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的周总理机智小故事在支忽都能有一万赞
安全起见?怕将来被清算?海外分裂势力动摇不了代表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中国根基。【本土分裂势力】—【共产党】才是损害中国人利益的罪魁祸首!
香港被英帝殖民了, 分裂出去了
有「中国文化消失,不得使用中文」嗎?
現實: 香港是華語和華夏傳統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之一

[八国联军入侵各位难道忘了吗?]
八国联军是慈禧骗来的国际维和部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438
[因为这是爱国的力量。是爱国主义激励着他们去保护家乡父老。]
愛的是鄉土、愛的是身邊的人、事、物
其次才是意識形態和政權
您才知道知乎為什麼是今天這個樣子,一切都有原因的(嚼嚼
我腦子很笨,但我試著思考了樓主的論點,來與各位大大與樓主交流與提問。
首先「愛國」的定義是什麼?

1.是基於民族主義的的思想、以血統、地域、文化為主要特徵的「愛國」
2.還是基於政治思想,由政黨、宣傳、思想教育為主的「愛國」
3.抑或利基於自身,如財產、親友、甚至生命,具有強烈的住民意思的「愛國」、

對我而言,我自己是第三種,我投票選舉某一政黨,以及支持這個國家組織,就是為了能夠保障我的生命、身體、自由(含言論、住居、隱私等自由)、財產;與此同時為了防止國家濫權,我支持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權,亦支持法治、組黨、民主、新聞自由;透過上述手段,把國家的權力限縮於與人民平等的地位,並用契約要求它。
我同意服役、納稅等義務,相對的國家有義務保障我上述的權利,故雙方基於一種「公法上的契約關係」若人民違反義務,國家可用公權力約束之;相對的國家違反義務,人民就透過上述手段制衡。

對我而言國家、政黨都是達成保障我權利的手段爾;對我而言任何政黨都不代表國家,亦不認為任何政黨能完美的處理任何事,每個政黨都不值得信任,我會在每年選舉選某政黨只是剛好他們的主張符合我的利益罷了。

於此,組黨、選舉自由的好處便體現於此;透過法治規定的每4年的選舉期間,我可向自助餐的饕客般選擇自己喜歡的菜,縱然最後我支持的政黨未必能執政,但我曾有選擇的自由。

之後透過新聞自由,我可以看看這次選出來的菜是不是真的美味,我若不滿意我可以藉由上網、投稿、演講等方式來客訴之──此即言論自由的表現,我能在不違反人身攻擊的法治規則下,暢所欲言,興許還能影響到跟我有類似想法的人,不覺有趣否?而到了選舉期間,我又能跟有同樣想法的人一起選菜,周而復始──此為民主的體現。

然後樓主提到了戰爭,雖然我不清楚在戰爭時,為了「愛國」而戰的會有幾人,不過我清楚,也許是無奈、也許是義務、抑或某價值觀下,會有一批人站出來打仗;以前抗日戰爭的青年軍人不怕死?都是基於「愛國主義」所以不怕死?也許樓主相信這道理,我尊重您;但我不同意,或許真的有那麼一批人吧,但更多的是軍法命令、義務、無奈、自身利益什麼的吧:君不見抗日時的「拉丁政策」?還有為了吃飯才從軍,或是為了報仇才加入的人?把戰爭想的太浪漫了吧,大部分人在那時只不過為了「生存」,遵從上位者的命令來廝殺而已。

最後談到沒有某政黨一定會分裂,只有某政黨執政國家才能強大? 然後從歷史來看只要交給某政黨,國家一定會變好? 同樣地,樓主的這想法我尊重您,但我有不同意見;我認為這恰是最不「愛國」的表現,承上如我所述,每個政黨都不值得信任,我們只是基於利用關係而已;執政黨的角色若依學說上「新公共管理理論」的定義來看,主要作為只有「領航而非操槳」的存在爾。
且怎麼可以認為領航的人的決策永遠不會錯?從而把決定權都讓渡出去給某政黨?捨棄制衡的手段?
那麼我想請教一個問題,若是執政黨想做出了致命、且無可挽回決策,而人民沒有制衡的手段只能乖乖聽話時,該怎麼辦? 所以簡簡單單的都交由某黨決定時,真的「愛國」嗎?
要是八国联军再来一次,真是中国之幸!也许民主,自由,就可以真正属于人民了
标准的传教式洗脑话术。

先把一些事件和现象的先后关系偷换为因果关系,用错误归因的手法煽动安全感焦虑。
之后再以保护者和拯救者的面目出现,从“党的领导能带来稳定”偷换为“只有党的领导才能带来稳定”,再进一步得出“没有党的领导就会失去稳定”。通过将或然篡改为必然的偷换概念手法,利用受众的安全感焦虑炮制出虚构的依赖关系,从而实现心理绑架。

天主教也是这么忽悠信众的。
连带节奏都得跑到逼乎去摘抄一番...这届五毛不行啊
在国外时,如何反驳外国同学「台湾不属于中国」的言论? - Valentina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230198/answer/190941916
危言耸听,一派胡言!
中华文化在你党建国之后就一直遭到破坏,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当中几近消亡!多少文化古迹被损毁?多少知识分子被迫害?现在的中华文化在广阔的中华大地上几乎不见了踪影,你还敢在这一派胡言?
没有人希望成为亡国奴也没有人希望自己家破人亡但是更没有人希望自己为了能够卑微的活下去而与猪狗无异!或许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推倒这间破烂的危房意味着大家不得不露宿街头,天似穹庐,笼盖四野,但是对于所有人的子孙后代来说,一幢安全美观整洁的新房则或许可以让他们的子孙后代生活得更好也不必每日担惊受怕。现在死的人多,以后也还会死人,住在危房里能不死人?
另外,既然你承认没有我们的国家,没有那些在战场上奋斗的士兵,在二战时期我们已经被日本消灭了,那请问1949年推翻我们国家的共产党是否是真的爱国?他们能否对得起那些被爱国力量激励去保护家乡父老的阵亡士兵?
我尊重你的立场和我受过的教育,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以及品葱的诸君同意你荒谬的观点,我永远不会放弃中共推翻侵占中华民国领土,分裂中华的这个事实,谢谢。
刘晓波:破除“亡党亡国论”的迷思:
中共掌权之后,为了维持党权的绝对统治,始终强调一种似是而非的统治逻辑:亡党亡国论。六四之后,这种论调在对内统治上变种为“崩溃论”和“稳定论”的相互补充,官方舆论的正面宣传“只有中共才能给中国带来稳定和繁荣”,依附性智囊的反面预期“离开了中共政权中国就将大乱甚至崩溃”,境外的“中国崩溃论”也被国内所利用,这一正一反的双簧演奏着“亡党亡国论”的主旋律。

在对外关係上,中共政权及其御用精英们将反共等同于反华,特别是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共政权的制裁和批评,指责为企图搞垮中国的“反华势力”,利用境外的“中国威胁论”和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特别是利用台湾问题,轻易地把中美之间的制度对抗置换为民族之争。一些极端的新左派甚至危言耸听地预言:中美的世纪之战不可避免,因为美国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中国的崛起,所以才千方百计地遏制中国的强大:在经济上将中国纳入西方的全球经贸体系,是为了利用和平演变把中国变成新帝国大资本的附庸;在政治上军事上围堵中国,是为了用遏制手段将中国置于三流弱国的地位。

这种舆论灌输的本质就是把独裁政权及其权贵的利益偷换成国家利益或民族利益,从而把人们对中共政权的不满置换成对国家利益的损害。中共政权及其依附性精英为了让人们认同既定的现实,而提出的最具迷惑性的理由,就是把臆造的未来图景变成人们的真切的心理预期,他们向国内外展示这样一种前景:离开了中共的独裁统治,中国就只能出现玉石俱焚的天下大乱。而没有任何人、任何利益集团能从天下大乱中获益:外资无法在中国市场中获益,精英阶层无法获得财产安全及其升值,平民百姓更得不到任何实惠,就连好不容易造就的小康也将灰飞烟灭。所以,只要是秩序,哪怕是独裁的恐怖秩序,也要比民间参与的民主要好。

反过来,离开中共统治的中国将出现权力真空的假设,又强化了天下大乱的未来预期,对天下大乱前景的普遍恐惧,必然转化为对现存独裁统治的现实性认同。这就等于是通过强权、欺骗和收买的三管齐下逼迫人们就范,使之在别无选择的无奈中承认这一预设。社会多数接受了这一虚假预设,也就等于接受了“亡党亡国论”的统治逻辑,中共政权及现行的极为不公正的秩序就能获得稳定,其主要受益者,首先是独裁政权及权贵们,其次是攀权附贵的各类精英们,再次是少数中心城市的市民(如北京、上海、广东、深圳等),而最大的受损者必定是广大百姓和大多数边缘地区,特别是农民和工人。

“亡党亡国”逻辑,既不具有理论创新的意义,也不具有现代政治文明的实践品格,而仅仅是典型的独裁强权的统治逻辑和意识形态狡辩,意在把中共政权神化为独尊的图腾,让人们顶礼膜拜,并以维护国家利益之名来镇压一切民间异见。

一、偷换概念:将亡党等同于亡国

一个反人性反自由的独裁体制中的权贵阶层,在骨子里必然无视人蔑视人,决不会拿人民利益当回事。

九十年代,“不反腐将亡国而反腐败将亡党”之说颇为流行,与此高度相关的另一种说法是“不政改将亡国而政改将亡党”。反过来讲就是“政改将救国而不政改将救党”。那么,在“亡党”和“亡国”之间、在“救党”与“救国”之间,号称没有任何一党私利的中共,号称代表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中共,将如何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无论中共释放过多少政改气球,但是,除了八十年代的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中共高层的开明派具有启动政改的诚意之外,其他时间里的政改气球,大都是刚一放出,旋即破灭。起码到目前为止,现政权的选择是清楚的:与中共挂在嘴上的漂亮言词完全相反,中共非但从来没有“立党为公”过,反而一贯坚持“立党为私”的统治;非但不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反而从来把党权置于国家和民众之上,中共最怕的是“政改将亡党”,因为,亡党将意味着垄断权力及其特权利益的丧失,而亡国,不过是中共的偷换概念或强词夺理而已。所以,中共才会发明出“亡党亡国”流行词,也就是向百姓灌输“只有中共才能救中国、让中国变成傲立于世界的强国”的观念,让十几亿人把自己的未来福祗全部托付给中南海的主人。以至于,这种自奉救主的统治意识和期盼救主的被统治奴性,共同塑造出无数英明领袖的奇迹。毛泽东缔造了创建新中国和解放全人类的奇迹,邓小平虽然以实用低调代替了理想高调,但塑造统治奇迹的传统并没有改变,将“吃饱饭的小康”塑造成中国现代化的“神话”或“奇迹”。

正如网友不锈钢飞鹰所言:“据说,吃饭是一个国家的大问题,历朝历代就拿这个做文章。那央视寸秒寸金的新闻联播中,经常将打扮一新惹人喜爱的新鲜菜蔬合盘托出,显然是‘吃饱’的极好证明。堂堂一国家电视台,居然如此关心咱小百姓的肚子,倒有点始料未及。不过饱了眼福之后,欲图口福,还得要花上两张钞票。感谢之余,倒也有点肉痛,毕竟,那钞票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据说,那钞票上慈祥老人,曾经做过最大的仆人,为人民服务了许多年,死了之后,还成了一道景观。连肉身都为主人贡献出来了,就是菩萨也不过如此罢。”“中国还有七千万的贫困人口,照理说他们最有理由骂,但滚滚雪花片式的报道中,而又为何全是谀词一片,不见一点零星骂词?而那种种美德集一身的国家政权,立于不骂之地,就可以永远的公仆,永远的上帝下去了。”

其实,“亡党”与“亡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政党,不能等于国家,更不能等同于民族及其文化,即便执政党也不能;中共政权,不等于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中共政权的坍塌,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崩溃和中华民族的沉沦。“亡国”只能由国与国之间的极端冲突造成,民族被征服,领土被占领,主权被剥夺,即,只能用于描述“主权的更迭”,一个国家被另一国家所颠覆并控制(或由占领者直接统治,或占领者通过操纵傀儡政权进行间接控制),而不能用于描述“国内政权的更迭”,一国之内的政权更迭与亡国无关。美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期间由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政权更迭定期进行,而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则一脉相承,除了领导独立战争和参与制宪的几位元勋被称为“建国之父”外,后来的政治家无论对国家作出过多大贡献,也不能赢得“建国之父”的殊荣,如废除奴隶制的林肯总统、领导美国打赢二战的罗斯福总统,也不敢擅用“建国之父”的美名。

在此意义上,冷战时期的前苏联阵营中的东欧诸国,其状态更近于“亡国”,因为这些国家的政权直接受制于前苏联霸权的武力操控,以至于,前苏联为了达到完全操控这些国家的政权的目的,甚至在这些国家进行旨在结束共产独裁体制的改革之时,不惜将坦克直接开进这些国家的首都,以赤裸裸的武力来恢复前苏联的共产霸权。20世纪50年代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60年代的捷克首都布拉格,都曾惨遭过前苏联坦克的蹂躏,改革派领袖也遭受到严厉的镇压。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自从秦始皇通过武力兼并而建立统一秦朝政权之后,蒙族武力颠覆宋朝和满清武力颠覆明朝,踏破中原大地的马蹄和手起头落的马刀,将汉人置于劣等人地位的种族歧视制度,还可以勉强称之为“亡国之耻”。反元复宋和反清复明的斗争,还可以称之为“复国”的反侵略反占领的斗争。1840年以来西方列强与中国的武力冲突,即便是中国的屡战屡败,不得不签下大量丧权辱国的条约,也始终没有沦为彻底的“亡国”,包括日本人扶持的“满洲国”和汪精卫政权,也并没有取代国民党执政的中华民国政权,并最终在盟国帮助下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而在其他历史时期,无论具体的政权交替多么频繁,衰亡的仅仅是某个“家天下政权”或“党天下政权”,而非国家本身。因此,孙中山和袁世凯的合力推翻满清之功,还可以被差强人意地称为“建国之父”,最终以国民党的“党天下政权”取代了传统的“家天下政权”。而毛泽东及其中共领导的暴力革命,只是一国之内的改朝换代,国民党的党天下被中共的党天下所取代,并不涉及中国主权的转移。换言之,中共政权只有五十年,而中国历史已经延绵了五千年,中共所颠覆的仅仅是“国民党政权”,而非中国这个“国家”。所以,把毛泽东称为“中共政权之父”还可以,而决不能将毛泽东称为“新中国之父”。

同时,任何政党都是特定的利益集团的代表,没有资格宣称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绝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靠暴力和谎言支撑的强权。即便现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但是六千多万党员与十三亿人口相比,也仅仅是极少数,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宣称“代表人民和国家”。所以,只要中国的现政权仍然为一党所垄断,那么“以党代国”体制就很难改变。

二、党国体制的观念根源

国人之所以习惯于把国内政权更替称为“亡国”,就在于中国人作为个体从来没有过自主的权利,经过几千年专制政治的浸泡,先是已经习惯了“公权力私有化”的政治现实,对现实中的党国体制抱有无可奈何的态度;继而是在观念上常常混淆“政权”与“国家”之间的区别,把“政权”等同于“国家”,也就等于认同了“亡党亡国”的独裁逻辑。这种“家国一体”和“党国不分”的观念,不仅是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一直宣传的,也是得到被统治者认同的:国家,要么等同于一家一姓的“家天下”,甚至就是“朕即天下”,一家政权的衰亡被置换为“亡天下”;要么等同于一党的“党天下”,一党政权的衰落被偷换成“亡国”。

基于此,中共发明的“解放以后”、“建国以来”和“新中国”说辞,才能经过反复灌输而成为流行词。这些流行词汇具有强大的颠倒是非的洗脑功能,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最基本的历史常识和语言习惯,深深地沉淀在民族的集体记忆中,普遍地应用于人们的口语和书面语中,从而赋予了中共政权以“替天行道”的合法性。直到今天,就是那些对中共历史颇有研究的知识分子和党内开明派,在解读中共崛起的历史时,仍然把夺权时期的中共定义为理想主义的政党;在揭露1949年后中共掌权时期的累累罪恶时,也要习惯性地用上述词汇来为历史划界和为中共统治定性。

西方的哲学怪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认为,人是依赖语言生存的特殊动物,语言绝非传统意义上的表意工具,语言就是行为本身,“对不起”的语言道歉和鞠躬的形体道歉,同是表达某种“歉疚”的行为。所以,选择什么样的表达方式和惯用词汇,就是选择什么样的思维方式;选择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就是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由此引申,习惯于党权至上和感恩戴德的语言方式,就只能习惯于救主专制的现实,而认同了救主专制,也就只能习惯于等待自上而下恩赐的奴性生存方式,必然使人们的内心始终潜藏着这样的恐惧:离开了救主便天塌地陷,一想到天塌地陷便惶惶不可终日,比丧家之犬还要狼狈。所以,从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我就在自己的文字中拒绝用“建国以来”、“解放以后”和“新中国”等标志性词汇,而是有意识地用“1949年后”、“中共掌权之后”、“中共执政以来”等词汇。

再比如,中共为了抹黑八九运动,将之与“文革”相提并论,定义为“动乱”。经过长时间的灌输,现在的百姓谈起八九运动和六四大屠杀,很多人随口说出的词仍然是“动乱”或“暴乱”,即便是亲历了浩大的和平游行和血腥大屠杀的北京市民,也大都用官方定性的词汇,即便官方已经悄悄地在公开媒体上用“政治风波”代替了“动乱”和“暴乱”,人们的语言也并没有随之改变多少。前几年,我每次听到熟人讲起八九运动用“动乱”一词时,都要予以反驳和纠正。这种纠正,开始是愤怒,继而是严肃,最后是无可奈何,时间一长便容易陷于听之任之的麻木了。近两年,基于镇压法轮功的需要,中共媒体中频繁出现“邪教”一词,即便民众对法轮功并不真心反感,但强大的反复的宣传攻势,也使这一诬蔑性词汇得到了迅速普及,在普通民众中、特别是大中小学生中,“邪教”成为法轮功的代名词。换言之,垄断性宣传的最大功效,就是让强势的意识形态灌输进入长期被奴化的头脑,逐渐变成定型化的思维、记忆和语言。

正是这种“公权力私有化”观念的根深蒂固,中国的统治者才会理直气壮地把自家政权视为“国家”,把“朕一人”视为“天下”,正如轰动一时的电视剧《康熙王朝》所表现的那样,孝庄皇太后送孙皇帝玄烨第一次上朝前的最后赠言是:“大清的天由你撑,大清的地任你踏,大清的人都是你的臣民”(大意如此)。扮演孝庄皇太后的斯琴高娃,以高昂激越的声调、字正腔圆地念出这句“朕即天下”的统治箴言,包含了太多令人恐怖的潜台词,比如:大清的财富任你用,大清的读书人任你耍,大清的女人任你玩,大清的人头任你砍。今天的中共所固守着“亡党”将导致“亡国”的荒唐逻辑,与传统帝王固守的“家天下”逻辑,可谓一脉相承。在制度上,“大清天下”与“中共天下”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

三、还政于民不会“亡党亡国”

就当下而言,中共现行政权所言的“亡党亡国”,只不过是出于一党之私而搁置政治改革的借口而已。其实,答案可能是恰恰相反,还政于民的政改既不会“亡党”,更不会“亡国”,反而是“立人、利民、强国”的不法二门。因为:

其一,政改的目标并非消灭作为政党的中共,而仅仅是改变“一党垄断公权力”的现行制度,使本该由全社会分享的公共产品物归其主,使统治权的来源由打天下坐天下的暴力夺权还原为和平的民众授权,使执政权的取得方式由封闭的私下的黑箱的一党授受转变为开放的公开的多党竞争,使中共之外的社会力量也能有机会通过竞争选票来角逐执政权。

其二,以中国的国情和中共所拥有的资源而论,政改也不大可能导致中共的覆灭,中国政改所带来的现代政党政治模式,很可能是二者之一:要么是日本式的一党独大,并不影响中共的执政地位;要么是俄罗斯模式,尽管苏共作为一个政党失去了垄断的执政地位,但有能力问鼎执政权的无一例外是前苏共高官,而且,政治体制改变之后,苏共仍然可以作为合法政党而存在,仍然有机会竞争执政权。

然而,对於坚守“党国体制”的中共政权来说,对“亡国”恐惧并不是其拼命维护党权至上体制的主要原因,而对“亡党”恐惧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因为独裁能带来巨大的既得利益,遂使垄断公权力成为中共的根深蒂固的权力偏好,以至于:到目前为止的所有的中共高层——无论多少代——决不会放弃现行制度而接受宪政民主,不会让任何中共之外的社会力量染指统治权力,也不会接受任何现代政党政治模式,日本式的一党独大模式不行,俄罗斯式的前苏共高官执政模式也不行。即便是与之“荣辱与共”的八个民主党派,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也只能作为“政治花瓶”来点缀一党独裁。所以,中共每一届新党魁对重大决策的宣示,皆要表现出维护中共统治地位“永远利于不败之地”的决心,即毛泽东时代的口头禅“红色江山万年青”。而且,越是在被统治者对中共统治缺乏信心的情况下(缺乏信心的甚至包括中共党员在内),中共高层就越要向全党强调这一决心,并以“亡党亡国论”来警示全党和欺骗百姓。这种警示的另一种流行说法就是“破船论”:中共政权是一条船,权贵们同在这条船上,保证不沉船才是最大的利益之所在。所以,只有齐心协力维护舵手和保持航向、并尽力修补船的漏洞,才能保证既得利益的最大化。而如果权贵阶层大都三心二意、离心离德、急功近利,很可能导致船的倾斜甚至沉没,谁也无法从沉船海难中受益。

然而,在民众的权利意识觉醒的今日中国,民众并不认同中共自奉的代表性,对强加于社会的“三个代表”极为冷漠、甚至反感;民众对党国一体的制度和“亡党亡国”的欺骗,已经有了初步的觉醒,质疑自奉的强制性的“三个代表”,质疑纳税人养活政党,质疑将一党政权等同于国家民族文化,质疑党权对市场司法言论的干预……实质上都是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质疑。因而,中共无法再指望民众的绝对驯顺和愚忠,大跃进式的饿孚遍野而无人造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民众甚至识破了恩赐性善政的丑陋本质,中共政权迫于民间压力所做的自上而下的利益调整,并不能满足民众的诉求。换言之,民众所要求的,并不只是水涨船高的物质利益,更要求社会公正的实现,特别是在资源极端贫乏而分配又极端不公的情况下,恩赐性善政并不能弥补社会公正的奇缺。

一元化的党国体制缺少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也缺少容纳不同的利益诉求和价值观念的足够弹性,必然导致社会危机的持续积累和社会关係的高度紧张,民众也就必然要求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和机会,农村中不断壮大的自发的减负运动,城市中此起彼伏的失业职工的示威请愿,私营业主们对私产权的制度保障和公平竞争的要求,知识界对言论自由的持续要求和对迫害人权个案的关注,即便在中共内部,也有从未中断过的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在在证明党国体制已经穷途末路。

总之,在权利意识逐渐觉醒的中国,民间自发式的维权运动和政治动员,决不会以当权者及其精英们的意志为转移,即不是想不想要底层动员或底层动员可不可能的问题,而是如何通过为底层的政治动员提供有弹性的政治空间,把底层释放出的政治参与能量导入一种法治的非暴力的社会秩序的问题。上层权贵的作恶多端和底层民众的持续受损,已经在事实上进行了多年的政治动员的准备,底层所积蓄的政治参与热情早已足够发动一场庞大的社会动员。当民间的政治参与要求一直处于被刚性压制的状态之时,压制越刚性,参与饥渴就越严重,可能爆发的参与态势就越激烈,一旦打开缺口——不管以怎样的方式打开——六四后被强制压抑了十几年的政治参与热情,很可能演化为狂热的参与爆炸。必须记住如下国情:即便不谈严重的两极分化和弱势群体的利益受损,仅凭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这两大罪恶所积累的伸张正义的要求,就足以发动全国性的政治动员,因为二者皆是欠下超额血债的罪恶。常识所说的“压迫越深重而反抗越激烈”,此之谓也。
忽然看到其他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230198/answer/134106766
[另:所有回答中答主本人明确表达了“台湾不属于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或巧言辞色“台湾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类观点的,我都点了一波举报,举报原因是“对知乎社区有害的内容——色情、暴力、血腥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因为这种观点已经不是“政治敏感”了,而是违法,违反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

這根本不是靠道理駁倒台獨
只是恃著政治正確打壓異己而已
弗与汝共天下也
唷?人家抱不抱团,取不取暖,关你吊事?张嘴闭嘴叫别人不要,不要... 你特么昨晚上没爽够?
感谢搬运。
連馬前卒這樣擁共類型的意見領袖,以及像yolfilm這種偏統立場的台灣用戶。知乎都一口氣掃地出門,完全不顧流量
有關政治區塊早就整個完蛋了。
我不是台灣名模
但可以是台灣阿姨或台灣祖母
中国科技世界第二,不用担心中国会分裂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019
这个问题是专门为刘晓波那篇文章设的吧?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