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删除

9
分享 2020-02-14

78 个评论

想說的是:雖然是面對同樣敵人的不同戰線,還是希望能多一份理解。比如令我奇怪的是:“他們為什麼會簡單拿大中華膠標籤定義這裏,乃至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可能不信任是出於自我保護。但我得說單純的標籤定義不好用。比如本站,事實上是不同觀點,涵蓋政治光譜不同座標(不過沒有威權XD)的站點。反正我對大一統無感,要分裂要邦聯聯邦看情況,為什麼會冒犯香港的民族自決權?
“民主中國絕對會侵略香港/台灣”也是相當流行的觀點
我得說“民主了”還這麽支算個什麼民主啊,首先我個人覺得民主大一統概率低。但是民主真的不同於民粹,無論以何種路線轉型,我想沒人會瘋到拿洗腦入骨的人們毫不改造直接“民主”。
對大一統的恐懼也能理解,但民族自決權受國際法保護,否決這個的政權怎麼會“民主”。

鑒於貴國的天花板遠低於我國的地板,號稱民主的中國不會比號稱民主的俄羅斯民主到哪兒去的,該侵略的地區還是會繼續侵略,參考車臣、喬治亞、克里米亞... (๑◔‿◔๑)
因為你是這麼想的
但中國沒素養的人卻很多
懷著大中華夢的人也很多
即使將來中國民主了
人民素質提升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而新領導人也極可能以境外已發展不錯的台灣來作目標

而且多年來中國人在台灣和香港人中累積了極壞的口碑
品蔥的各位還好
但其他中國人在香港人受難時是怎樣的?
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中國的「大禮」
当香港能够举起 "惠州人民代表要直选!",“罗湖区区长要直选!”这样的牌子时候,在大陆人眼中的视觉冲击我认为是很强的。
---(<原回复>)-------------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感觉。
他们从来不为哪怕是毗邻的深圳争取一点点民主,只给人一种哪怕深圳的人都不陪享有他们的制度。
比如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如果要说,大陆人不为自己争取,却要别人为自己争取是可笑。那我只能说,同样一句话,在香港里说和在大陆说代价是不一样的,如果仅仅想着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那我想,总有一天会失去所有。
-----</原回复>-------
如果说这么艰难的斗争,不点名拉上几个周围的城市一起(不建议直接拉上整个大陆),而一定要选择独自承担,那我认为这条路很难。从争取共情的角度上来讲,周围城市的人看到为自己呼吁普选的人,自己城市的名字出现在图像中,在忍受橡皮子弹和烟雾弹,感情上是不一样的。我觉得策略上也比仅仅呼吁双普选要来的好。
仅仅呼吁香港内部的双普选,是在呼吁一个畸形体制下承诺的特权的兑现。等同于乞求。仅仅呼吁香港内双普选无疑于从另外一个角度认同这个畸形体制。
而将双普选落实到香港周围的县市能够体现出,
1. 对现行体制的直接挑战,对所谓50年期限的直接否决。
2. 地理上相近的人形成共情。从而在宣传上予以反击。中共目前的宣传机器着力的点就是香港独立,而如果香港人能够表达出周围县市也要双普选无疑是对中共宣传机器的打脸。也是不割列的一种体现。
鑒於貴國的天花板低於我國的地板,號稱的民主中國不會比號稱民主的俄羅斯民主到哪兒去,該侵略的地區還是會...

所以照舊應該推翻,但我更多認為大一統民主概率為0
民族自决权并非民主的专利,事实上共产主义者早年是鼓吹民族自决最下力气的团体之一。倒是民主体制在解决民族问题上未必能优越到哪里去,不成熟的民主体制如果再和民族问题纠结在一起,往往会成为死结

至于极端观点,有时候是现实中没什么办法解决问题导致的情绪宣泄。只要现实中没找到出路,这种情绪会一直存在,无解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感觉。
他们从来不为哪怕是毗邻的深圳争取一点点民主,只给人一种哪怕深圳的人都不陪享有他们的制度。
比如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如果要说,大陆人不为自己争取,却要别人为自己争取是可笑。那我只能说,同样一句话,在香港里说和在大陆说代价是不一样的,如果仅仅想着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那我想,总有一天会失去所有。

無產階級流氓要求住在隔壁的低收入戶鄰居無條件提供經濟協助,理由是我死了你們也不會好過 (๑◔‿◔๑)
先驱者梁天琦解答上述问题(开字幕)
https://youtu.be/U7HW0DOyb3U
https://youtu.be/s-1RDpzdUPA
https://youtu.be/C0zvv5f8p2Q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因為香港的行動派大多已看清中國群眾的本質 香港過去幫了中國人多少次 結果換來什麼下場
現在的中國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只是個極具威脅的殖民國而己

另外有很多人感覺上認為中國人現在難以綁架台灣人來一起搞民主中國(跑得夠遠)
現在來綁架香港人來搞民主中國 這種綁架行為跟共產黨基本上本質一樣 一體兩面而己
共產黨:香港人不幫我生金蛋就死路一條
中國人:香港人不幫我搞民主就死路一條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你搞笑的吧?香港坚持悼念64多少年了?结果呢???

曾经香港的人和西方人民的想法是差不多的,觉得改革开放,人民富起来后,会慢慢融入世界价值观,追求民主自由,体制改革。
所以当年在64的时候即使100万香港的人上街,他们要求的不是重新审视中英联合声明让香港人自决,而是支持中国开放民主化,认为民主会回归中国。因此当年他们为64的人筹款办的演唱会叫“民主歌声献中华”。
后来他们部分有渠道帮忙的人进行了“黄雀行动”,营救因64而被通缉逮捕的人。

不了解历史建议就不要张口就来,黄雀行动一类的历史江锋的视频也有讲过,还有大逃港什么的,自己去了解一下。

更不要提以前每次灾难捐的钱了。结果呢?

就因为你这样的人太多,自己不努力反而还怪香港的人不帮忙,不问自己的责任,把一切都当作理所当然。
说实在的我现在有点理解为何连登那边讨厌中国人了,别说外面的大部分中国人,连品葱都出现这么多“民主伸手党”。
就最近吧,不时就能看到个帖子“香港人能不能帮忙办悼念集会纪念李文亮?”,“黄之锋能不能捐部分口罩去国内造舆论?”,“香港人能不能帮国内翻墙?”,“港台能不能帮忙做文宣?”,“中共解体后,台湾能不能接管中国?”……数之不尽。

到底羞不羞?

反正我是无地自容了。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你見當年美利堅鄉民有爭取加拿大及印度獨立嗎?
香港目前無能力為東亞大陸的人付出更多。如果東亞大陸的人不為自己努力,外面就算只是聲援也沒法達到你們的耳邊吧。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的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的争取冷淡视之。」

老兄,你太小看中國的文宣部的,他們白的會寫成黑的,黑的會寫成白的。然後是就算幫大陸開口說爭取民主又能怎樣,大陸的小粉紅可是連「中國還是不適合民主……」這種話說出來的。

老實說,那你期望香港應該怎對待大陸?

我覺得你的意思,就是香港人應該「順便」幫大陸人抗爭,因為大陸抗爭太難。

所以香港抗爭就不難嗎,被警察虐待,子彈爆眼,強姦,被殺……這些事情發生得太多太多了。請你發言之前,尊重一下香港人,很多香港人還是在留意品蔥的,你這樣的言語只會破壞香港和大陸人的關係,並讓某些盲目仇恨大陸人的港人,令他們更多挑釁性的話說(例如是支那人沒一人是無辜)。

PS:一個重覆了很多次的論點:連登不代表全香港人,很多人沒連登帳號,而且連登已被大量五毛滲透。
你見當年美利堅鄉民有爭取加拿大及印度獨立嗎?香港目前無能力為東亞大陸的人付出更多。如果東亞大陸的人不...

我在美国生活7年了。美国历史也了解一点点。美国的独立成功和当时英法之争有关系。香港固然不可能为大陆争取太多。而我陈述的也是事实,不跳出特区框架,香港的民主难以长久。而不争取香港周围县市的支持,香港内部运动难以形成共情。
「如果他们能够提出不仅仅是香港需要双普选,深圳乃至广东都应该推行市级领导和人民代表的普选。我想,大陆...

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大陆的大陆人。我已经出国7年了。我也有慢慢的思想转变。大陆为民主呼吁的人之前所受的难也很多。我认为香港真的应该直接点名香港周围的县市。让香港周围的人直接感觉到这件事并没有置身之外。所以我觉得要推普选,就直接从香港周围所有县市一起推进普选。要让大陆人也感觉为自己呼吁的人,现在正遭难。情感上一定是不同的
我在美国生活7年了。美国历史也了解一点点。美国的独立成功和当时英法之争有关系。香港固然不可能为大陆争...

事實上美國獨立後加拿大還成為至今唯一打到白宮的國家了。
也許很難理解,對香港有認同的人來說根本沒有特區框架,有的只是殖民制度的延續,而且是更惡劣更暴力的殖民。
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大陆的大陆人。我已经出国7年了。我也有慢慢的思想转变。大陆为民主呼吁的人之前所受的难...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

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大陸爭取民主,那你應該不太懂香港的局勢。香港人對大陸人恨之入骨,香港人抱怨為什麼抗爭良久,大陸人並沒有挺身而出,反而大罵廢青的都是滿滿的人。加上大陸政府有派特工在香港殺人的嫌疑,又被港警多日來的迫害。

最後歸根究底,那些盲目仇恨大陸的香港人,還真不缺有力的論據,例如是肺炎本來就是大陸搞出來的,現在香港也受影響,以香港人的話就是「大陸送大禮」。

簡單來說,就是人家摑你幾十下耳光,然後你被要求跟對方交好,還大叫「中國民主萬歲」的意思。在香港的內部很難過關,出於仇恨,香港人不可能接受這種建議。

我不熟國情,但如果要作為抗爭的借口,借李文亮為招牌,提出要求更多言論自由,我覺得比甚麼聯合香港更會得到大陸人支持。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

那我觉得可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陆,尤其香港周围城市的人,自己到香港蒙面举自己城市的名字来争取了,比如"要求惠州人民代表直选", “要求珠海人民代表直选”。李文亮这个事情,大陆的网监很好洗。这个着力点,以我个人对国情的了解,很难持久。李文亮本身也是体制内人(维护体制的话他自己也讲过),其妻子,老爸老妈岳父岳母很容易被中共控制而发声平息事件。舆论的推进压宝一个人,一家人是很危险,很容易遭受挫折的。我认为有可能持久推进的事情就是
1. 人民代表直选。
2. 市级官员直选。
不要压宝一个人,一件孤立事件。
其實簡單粗暴點
我覺得別人分享一大篇文,那些直接大中華膠轟上來不好好討論的都是分化五毛
連登五毛數量多的像蟑螂,每天半夜幾乎都有風向文,無時無刻不想為港共黑警洗白
某方面而言連登完全是靠極右民族主義情緒才能維持真港人主導,不然會直接被控評
所以這就成了一個現象,本身論壇就是靠極右維持的,再加上五毛的兩地分化文,兩者結合起來就會變為全版面充斥著激進主義發言
港共中共對於港人陸人connect顯然是非常的恐懼,他們極為害怕思想的傳播,出盡任何方法令中港兩地人民無法合作
你搞笑的吧?香港坚持悼念64多少年了?结果呢???曾经香港的人和西方人民的想法是差不多的,觉得改革开...


別為他人的問題給自己添壓力
像你這樣想的人我想台灣和香港人都不會討厭的…辛苦你了
东亚不是欧洲和美国。
你不能看到因为欧美现在可以淡化民族主义,由现代进入后现代,就觉得东亚的议题自然也应该跟随这些潮流。事实上东亚落后欧洲的是两千年的发展——而由于中国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了两千年,所以这中间至少是四千年的差距。
因此香港台湾对待中国,所采取的策略应该是希腊城邦对付波斯一样——绝不向侵略者妥协,用鲜血去构建牢不可破的同盟。等到港台走过了欧洲的路、建立起近代民族国家的时候,才谈得上去「支援」中国、向大陆传播文明的事(当然中国人到时候还是会骂殖民主义的)。在那之前拿欧美标准去要求港台接收难民、输出「民主」之类的行为,和匪谍无异。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

他们为什么要为深圳人争取民主?????
他们为什么要为深圳人争取民主?????

这样做可以
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
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为独立的手法 (我对是否独立无所谓,但是宣传就是民心的争夺,如果你是中共宣传机构,你如何反驳?我自己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
3. 优先形成基于地理远近的共情,在小范围远比实现全中国民主化的目标更加有力。
4. 共情形成后,香港本身的争取可以获得超越香港范围之内的支持。
首先,你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
對如何達成一件事,不同人有不同意見,甚至互相批評反對,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事實上,我們不可能預知未來,也沒辦法證明大中華一統跟裂解中國,何者才是正確的,
何妨抱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心態,不分化,不割蓆。

身為台灣人,接收的訊息跟價值觀,大概跟香港人比較接近,
也有一票台灣年輕人,對中國沒有歸屬感甚至不抱好感。
所以很能明白香港人,尤其是年輕的香港人,為什麼對中國有那麼多的怨恨跟不諒解,
畢竟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但我不是他們,我畢竟不可能親身體會身邊有人失蹤、自殺跟被捕,或與父母決裂、失去原本生活的痛苦,
不可能完全理解他們所作所為背後的心路歷程。
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理解並包容他們,能力範圍內支持他們。
你不需要支持他們所做的每件事,正如你也沒有必要在意他們每個個體的每句話一樣。
各有各作,加油。
这样做可以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

1. 为香港人自己的事业获得超越制度框架的正当性。
- 不可能,那样做在国内会被视为挑动其它城市/地区独立,在中国语境里不可能是“正当”,直选就是独立。

2. 击破中共宣传机构将一切香港的游行斥为独立的手法 (我对是否独立无所谓,但是宣传就是民心的争夺,如果你是中共宣传机构,你如何反驳?我自己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反驳。)
- 没有击破,反而扩大了成为香港非但要独立,还要撕毁整个中国,罪无可赦。

3. 优先形成基于地理远近的共情,在小范围远比实现全中国民主化的目标更加有力。
- 没有共情,中国人普遍根本不相信民主和自由,这两个是贬义词,香港人如果要给中国人普及民主和自由,中国人会认为这是要杀了他们。

4. 共情形成后,香港本身的争取可以获得超越香港范围之内的支持。
- 不成立,香港会在第一时间遭受最严重的打脸和抵制,自由和民主对中国人来说就等同于邪恶和砸他们饭碗,他们会拿实名制的菜刀去砍香港手足。
连登做的太过分了,至少品葱可一直都在帮助连登人宣传一直都在支持香港人游行,他们反过头来这样说你,什么意思?要是小粉红也就算了,连帮助他们的人也是要被敌视那咱们是不是在热脸贴冷屁股。
你見當年美利堅鄉民有爭取加拿大及印度獨立嗎?香港目前無能力為東亞大陸的人付出更多。如果東亞大陸的人不...

现在的问题是64晚会是不是不用在办了,毕竟64也是大中华,品葱是不是也不用来了,别的我不知道品葱那阵子可是一直都在帮你们宣传,我知道连登会变得极端没想到极端到友军都打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大陆的大陆人。我已经出国7年了。我也有慢慢的思想转变。大陆为民主呼吁的人之前所受的难...

1,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这样做过,去年夏天就有今日武汉,明日香港这样的口号(没错是去年夏天)2,你觉得香港人点名了大陆的县市,那些地方的人就会被触动?就会被激励起来争取民主? 以我对中国人的了解,他们只会觉得“港独废青又出来搞事”。还是那句话,如果中国人肯自己站出来争取民主,那么香港人肯定有人出来声援,如果中国人还要靠一个小小城邦的人来推动,那中国人还是老老实实接受你匪统治吧。
你这套思路完全就是支联会的那一套想法,然而,香港人现在已经不认同这一套了,即所谓帮助中国民主会使香港更好。你可以看下香港城邦论,里面有观点是即使中国民主了也对香港未必有好处。
连登做的太过分了,至少品葱可一直都在帮助连登人宣传一直都在支持香港人游行,他们反过头来这样说你,什么...

你太在意每個人的想法了,包容他們吧。畢竟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他們的痛苦,如果無法包容也無所謂,直接就無視即可。每個團體都有極端的人,連登從去年中的創意百出,到現在已經變質,那不是我們一個人或一群人能改變的,道不同,不相為謀,給予祝福即可。
畢竟除了嘴上罵罵,他們現在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大部分人何嘗不是如此,能出口的多,出力的有限。但出口出力都不是壞事,量力而為就好。

利申:我很喜歡去年年中的連登,看完再看微博更有感,就忍不住要對中國蔥友講一句抱歉的話:香港人的思想跟行動力領先中國人大概一百年,甚至也走在台灣人的前面。對於連登的變質,我只有感傷。
当香港能够举起 "惠州人民代表要直选!",“罗湖区区长要直选!”这样的牌子时候,在大陆人眼中的视觉冲...

很赞同,香港帮助南粤亲戚呼吁民主和直选,在武汉肺炎肆虐的时刻,会给共匪带来沉重负担,也更容易唤起粤人,输出革命。
你太在意每個人的想法了,包容他們吧,畢竟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他們的痛苦,如果無法包容也無所謂,直接就無...

不求别的至少连登要恢复到品葱的包容性就可以,现在连登变成这样其实反而是在固步自封。
连登的人天天喊香港人报仇,结果连一个黑警都杀不了,真要说键盘勇武和“没有利用价值”,大家彼此彼此嘛。想骂就骂呗,反正你们觉得这样是对运动好就好呗,仿佛谁会吃情绪勒索这一套似的。
不求别的至少连登要恢复到品葱的包容性就可以,现在连登变成这样其实反而是在固步自封。


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畢竟我們不是香港人。我相信香港手足也未必都認同連登,至少,在telegram或其他軟體上,也有很多手足在活動。
連登本不能代表香港手足,就是一個平台而已,每個平台都有不同的風格。討論風氣可能變好,也可能變壞。既然你不欣賞連登,或許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志趣相投的香港人,比如品蔥。
不求别的至少连登要恢复到品葱的包容性就可以,现在连登变成这样其实反而是在固步自封。

品葱哪有包容过,一旦涉及到统独议题,有几个人能好好说话的?
品葱哪有包容过,一旦涉及到统独议题,有几个人能好好说话的?

至少联邦民国派都比较好说话,其他的人反驳是他们的自由。
至少联邦民国派都比较好说话,其他的人反驳是他们的自由。

通常想要劇烈改變現狀的人,都會比較難講話,畢竟是打破現狀,不可能事事順從而必須有所堅持。
這是正常的。就像我也覺得台灣的維持現狀派超好講話,急統跟急獨都很難溝通。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

仇恨大陆人没有用,要对共匪造成伤害才有用,支持香港附近南粤亲戚的直选、民主就是增大共匪的负担,任何可以给共匪添麻烦的事情都是多多宜善。
香港人说“时代革命”,只有能够输出革命,香港才有更多缓冲。当年苏俄共产革命后就是这么做的,把革命往中国等国输出,中国共产革命成功后也是把革命往东南亚各国输出。
連登源於高登,高登是較為少眾的論壇,可以理解為比較激進的,互相問候髒話是高登的文化,就算是自己人也開口就罵;或者說正是用髒話來分辨是否是自己人,好比你會接受被熟人罵多於被陌生人罵,熟人之間不需要客氣。
後來因為種種原因連登逐漸走向大眾,也有新人不喜歡這種風氣,論壇內意見分歧亦十分常見。
有人想更包容,有人想更激進,反正就是個什麼都能說的地方,就貫徹「沒有大台」的原則,看最後風氣倒向哪邊而已。
舉兩張牌子可以令睡著的人醒過來? 他們就會認同你?
太不了解現今的國人了吧兄弟
你这套思路完全就是支联会的那一套想法,然而,香港人现在已经不认同这一套了,即所谓帮助中国民主会使香港...

我對民主中國也沒興趣啦,只是想說多少有點誤解。拿“民主中國”名義道德綁架也很煩人。
我對民主中國也沒興趣啦,只是想說多少有點誤解。拿“民主中國”名義道德綁架也很煩人。

哦我指的是楼上某人,没说你。
我是想說,不要互相神化對方的價值觀或言論…。自己也是遇過一些開口就說「希望你們能打救台灣以至新疆跟西藏」的。

香港人對覺醒的大陸人爭取老共倒台過度期待,大陸人也對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方向有所誤會,個人認為這是不可取的。
香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之中其實只是要求中共實現當年的承諾,把回歸前編寫的基本法內黑紙白字寫著的普選制度帶到市民面前,並不是無中生有。
當然現在大家都知道土匪最會的就是空口說白話,把各種各樣的利益吸個清光就掉頭走了。
不求别的至少连登要恢复到品葱的包容性就可以,现在连登变成这样其实反而是在固步自封。

這邊得澄清一下連登只是偶爾成為一個集中討論的平台,原本只是一些普通人聊日常說笑料的討論區而已,出發點跟品蔥是完全不一樣。再者目前停留在連登討論的人大多不是熱心參與運動的人,更別說裡面有多少是假用戶了。
換句話說即使有心要大規模清洗五毛機器再對言論方向作出規限,除非人力資源充足而管理員們的人身安全能夠受到保障,否則目前要形成一個品蔥的環境是比較困難的。
舉兩張牌子可以令睡著的人醒過來? 他們就會認同你?太不了解現今的國人了吧兄弟

境外勢力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注意 (๑◔‿◔๑)
不求别的至少连登要恢复到品葱的包容性就可以,现在连登变成这样其实反而是在固步自封。

連登現在太多五毛,我也很少上。
而且lihkg本身就帶有強烈極右色彩,是因爲抗爭運動稍為左轉而已,上年年中大概是最左的時候了
香港抗爭是得到全世界聲援的,品蔥上所發出的代表中國大陸人支持香港的聲音佔總人口的比例比起其他國家要少得多(尤其是類似我這種中國分離主義運動的支持者聲援香港,嚴格來講並非代表中國)。

如果要幫中國人建設民主中國,情理上香港人也應該先回饋其他國家吧。我覺得如果想舉牌支持民主中國,可以自己去到香港街頭舉牌,我相信香港抗爭者們會樂於提供蒙面匿名示威的經驗。

最後分享下個人對連登上「激進言論」的看法,雖然嚴格來說我也是「支那人」,但看着這些話會覺得很真實以及有溫度,比起用道德、情感等去綁架他人的中國式示威要令人舒服得多。
连登做的太过分了,至少品葱可一直都在帮助连登人宣传一直都在支持香港人游行,他们反过头来这样说你,什么...

上年不知道是武漢還是那個地方在搞維權 連登仔打算支持 結果? 微搏那些武漢人馬上說他們絕對不跟港獨混一塊是合法維權 還噴了香港人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統獨問題
香港最有行動力 最願意付出的那些都是獨派居多
品蔥還不是一堆人堅持大一統 如果在統獨問題無共識跟本難以合作
利益基礎完全不同
香港死了這麼多人付出了這麼多血汗 我敢問中國革命人士為香港付出的有什麼
連登本來就是低齡版高登
甚至可以說是港版小粉紅集中地
充滿偏見和仇恨是必然的
借儘管我也不太喜歡
但也是這種思春期獨有的異常行動力和激進才讓那裡在去年大放異彩的
当香港能够举起 "惠州人民代表要直选!",“罗湖区区长要直选!”这样的牌子时候,在大陆人眼中的视觉冲...

普選早就被支媒污名化,加上牆內歲靜政治冷感佔9成,並不認為會有多大吸引力。另外不同於香港有中英聯合聲明背書,雙普選在內地屬於師出無名,只能靠人民自覺。

或許有一天武漢示威會舉起光復武漢,時代革命,黑色支共旗,才能說服到香港人支援大陸民主不是自作多情吧
首先,大家要知道,粉紅戰狼在香港做了些什麼。
他們不僅僅是拆連儂牆,罵人。
有一名戰狼用刀劏開了一名在街上派傳單的學生的肚子,還要不合作錄口供,法庭還未判罪。
單單是這樣,已經很憤怒,
而且,另一粉紅在香港城市大學推倒了民主女神像,整個高差不多有2米的像整個碎了,幸好沒人受傷,就這樣子,還要輕判

你覺得,這樣討厭民主自由的人,我們還要幫他們free China? 

他們想做tg的舔狗還來不及呢。
蔥友要明白,你們是少數人,看看知乎多少民族主義的高讚答案,就知道大部分人都還未清醒的

而且你們要明白,雨傘革命時還有抗爭者為警察打傘,之後呢?就被打了。上年六月還有抗爭者一大堆散銀放在港鐵站買票機上,結果港鐵出賣香港人,成為了黑警運輸的工具,後來還有721、831事件,不合作交出831那天的cctv,香港人就開始每次抗爭都破壞港鐵了

仇恨是一天一天累積的。
东亚不是欧洲和美国。你不能看到因为欧美现在可以淡化民族主义,由现代进入后现代,就觉得东亚的议题自然也...

大陆想民主当然还是要靠自己。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大陆和香港双方相互帮助。应该也是有好处的吧。就像希波战争中希腊一些城邦煽动波斯的属国造反。对希腊也是有好处的呀。好像米利都曾经臣服过波斯。米利都反抗波斯的时候雅典就派兵帮忙了。也许也是种围魏救赵
首先,大家要知道,粉紅戰狼在香港做了些什麼。他們不僅僅是拆連儂牆,罵人。有一名戰狼用刀劏開了一名在街...

想點讚但超出每日上限了,恕我日後再補上。

事出必有因,要細數每一項事情真的數不盡…從回歸前開始被逐步清洗政權、商界等各個階層,直到這次運動爆發。失去的每一條都是寶貴的性命,被扼殺的總是年輕人的將來。

別說是被黑警控訴的。那些繞過香港的司法程序直接送中的人數,以至他們的安危我們還沒辦法知道。拍到屍體被拋下樓仍然還有護航的、洗地的,甚至看到一些為牆內粉紅而製的「案件重組」的影片。到處盡是抹黑的謠言,逐一澄清解釋後換來的是更大規模的打壓。(拍片的女傭更是傳出已被送回印尼,將來不許再在香港打工)

在大陸言論統制的環境下這類型的斷章取義個人認為無可避免,不會怪罪於蔥油們。在這片沙漠中有個綠洲也是心感欣慰。
不過也懇求蔥油們盡量不要把理想論放在香港的抗爭者身上,這樣對他們未免太殘酷了。

(話說六四追悼晚會每年都在舉辦的啊,但人們的目光卻是跑去關注那些保釣團體的…我也是很納悶)
我懂你的意思,就是幫其他城市號召民主,以爭取其他大陸城市的支持。這操作對香港人來說很難呀,如果你說幫...
問題是由8964之後,足足30年香港人嘗試用同理心和同胞情意給等待中國民主覺醒夢,結果包子一上台,全中國像紅衛兵義和團再世一樣,而且更加攻擊香港,更說2014雨傘運動後扣香港人帽子:港獨!更不說內地人濫用香港所有資源和地位,再倒打一把!

結果傳統國族情意結的民主運動完全消逝,現在我們直接開中共開火,反正大家同歸於盡!

你叫香港人可以有什麼理由不切割不訣別過去?
說這麼多廢話, 
我們以命相搏的時候, 請問你這種「中國人」有甚麼行動 ? Hahahaha ~~~
你太在意每個人的想法了,包容他們吧。畢竟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他們的痛苦,如果無法包容也無所謂,直接就無...


「包容」是我最討厭的詞語, 每次見到都令人火冒三丈
自由行過來隨地便溺, 叫我們包容
水貨客過來搶奶粉, 叫我們包容
強國媽媽過來搶疫苗, 叫我們包容
今次帶病毒過來又叫我們包容

我對中共對強國人由一開始只是不滿, 現在已經是刻骨之恨了。
支那人和中共根本就是共生關係, 都是垃圾, 不用分那麼細。
香港民主黨這類人會很合樓主的口味,可憎他們早就放棄我們,而支聯會這種沒用的物體早就應該掃進歷史廢墟
你要知道连登的主要用户是学生年轻人,有部分偏激是正常的,加上有5毛/热狗带风向,不必太在意。
說這麼多廢話, 我們以命相搏的時候, 請問你這種「中國人」有甚麼行動 ? Hahahaha ~~~

單純寫點廢文,沒有冒犯的意思
情感上當然能理解你們,兩地的總體素質和情況都不可同日而語,我也十分無奈
鑒於貴國的天花板遠低於我國的地板,號稱民主的中國不會比號稱民主的俄羅斯民主到哪兒去的,該侵略的地區還...


确实,民主的俄罗斯还不够。。。最好的结果,民主的南斯拉夫吧,先内战消耗了所有的极端份子,最后国际介入强行和平,大概才可以。
现在的问题是64晚会是不是不用在办了,毕竟64也是大中华,品葱是不是也不用来了,别的我不知道品葱那阵...

64晚會會再辦,但必定愈來愈少香港人會參加,自由派友人在香港淪陷到滿街中國特務前仍然可以去參與。
香港人自己需要記住切身的傷痕已經愈來愈多了,誰還會為了別人經過三十年也沒法有實際行動,甚至會反對的進行盛大的紀念。

另外你們大概沒了解到在香港根本沒有人會不被罵吧。勇武證明了自己的價值,還是會被罵送頭。和理非被噴維穩,在不割席後情況改善了,還是會被噴沒出力。英雄大概默默的失蹤然後過一個星期後又一件無可疑的自殺事件。離開網路身邊一個個所謂大中華的藍絲在每一個手足犧牲後要不拍掌叫好要不冷嘲熱諷。

極端的是現實世界,不是連登。
中國北京有可能借今次武漢肺炎操作打擊香港國際物流地位,一但將來發生中國國內情況差到民間需要走私鎗械武力對抗官方時,恐怕更難入手了。
64晚會會再辦,但必定愈來愈少香港人會參加,自由派友人在香港淪陷到滿街中國特務前仍然可以去參與。香港...

我还真没想到香港现在竟然会混乱成这个样子。
我还真没想到香港现在竟然会混乱成这个样子。

這很現實,我認為在任何地方落入這局勢,人性也必然會走到這方向。所以連登不好,但在目前所有已有的最好。
美國取消香港地位已經放在選項入面,我目前就怕如果五月後中國糧區有大型天災,如同吸收口罩產能地吸收周邊國家糧食產能,我他媽的排隊排不過沒工作現在每日都在排隊買廁紙,米和口罩的親中老人。
這很現實,我認為在任何地方落入這局勢,人性也必然會走到這方向。所以連登不好,但在目前所有已有的最好。...

艹,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港陆葱油现在优先项不是先搞民主而是先把老习搞下台才是最有先的。
艹,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港陆葱油现在优先项不是先搞民主而是先把老习搞下台才是最有先的。

可以把包子搞下台的也只有黨,加入黨從來都不是選項。中國已經太大,打個噴嚏全世界都要封關,各國這星期都公佈今年可能寬鬆的經濟方案了。
可以把包子搞下台的也只有黨,加入黨從來都不是選項。中國已經太大,打個噴嚏全世界都要封關,各國這星期都...

谁说的知道江如何下台的吗?民意加党内内斗就够老习下台了,根本不用参加党。
首先,你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對如何達成一件事,不同人有不同意見,甚至互相批評反對,這就是民主社會的...
認同呀,連登一些少年太偏激,另外香港大部人都是内地人或內地人二代,没分别的,只是在香港發現了自由法治這些好東而已,大家身處的環境極端不同請見諒。
哈哈哈哈 连登文宣。。
当香港能够举起 "惠州人民代表要直选!",“罗湖区区长要直选!”这样的牌子时候,在大陆人眼中的视觉冲...

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虽然香港的大中华民主派为支那民主奔走呼号了30年,但敌不过十多亿支那人一句杀光香港 废青活该 没我们香港人早就饿死。
热爱中华数十年的大中华民主派台湾人能比得过支那人一句"谁理你们"吗?

事到如今活在平行世界的支那人仍然在妄想把港台拉进中华粪坑共同体,不得不说是可悲可叹。
香港是唯一一个仍然纪念六四的华人地区,也是当年出钱出力帮助六四逃亡学生的地方。

六四和香港有什么关系?那些学生是香港人吗?香港人这么做,就是在支持大陆民主,这个信息已经传达了30多年了,请问这30年里你们做了什么?民主伸手党?更何况中国现在大部分人都在拒绝民主,痛骂香港的民主运动,香港要怎么按着你们的头去搞民主?

民主是靠喊口号的吗?是靠那些冲锋陷阵的勇武派,他们赌上了自己的前途、未来甚至生命。然后你在这里指责他们:“你们只为香港民主运动流血,怎么不为我们也流一下血?”

别的评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在中共的洗脑下,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忘恩负义的,你就是其中之一,只知道向香港索取,不知道感恩,连相互尊重都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指责香港不帮你们搞民主?

品葱有一些民主向往者,若是你们联合起来在深圳搞民主运动,香港人是一定会响应你们的,当然前提你们不会像武汉那样拒绝与我们为伍。
首先說下:牆內人,不是大中華膠,對戀古大一統無感,對“中華民族”身份認同無感。

我和樓主的立場完全相同,但別有用心的人總會用來混淆統派和專制統一(或者叫劣勢統一)的區別,我也是墻內人,我們統派所追求的是類似美式的憲政統一,不是傳統的專制統一。同樣對“中華民族”身份認同無感,但是我們不盲目西化,對於中華文明的優良傳統支持保留並發揚光大,比如民貴君輕,比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比如仁義禮智信等等。我們之所以支持憲政統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憲政統一對中國人發展更有利,與身份認同無關。我們不信任單邊主義,認為如果世界上多一個類似美國這樣憲政統一的國家相互競爭,將有更利於人類的發展。

認為香港天然就是中國一部分或者認為香港天然就不是中國一部分都是荒謬的,香港是不是中國一部分要看哪個對香港發展更有利,對香港人民更有利。

從趙家專制派的角度來說,無論香港獨立出中國與否,一國一制都是趙家專制派必須完成的任務,因為趙家專制派絕不會允許一個憲政的華人社會長期存在於世上,這無疑是對趙家專制派宣揚華人社會不可能憲政從而維護其專制統治的一個巨大諷刺。

但香港目前是否獨立,對於趙家專制派的態度會有差別,如果香港不倡導獨立,那麼一國一制就是緊要但不迫切的任務,以目前外憂內患的情況下,至少一國一制節外生枝不會是首要考慮的問題。如果香港倡導獨立,那麼一國一制就是緊要而且迫切的任務,順便還可以借此轉移牆內矛盾、拉攏民心,從這個角度來看,誰慫恿港獨,誰就給了趙家專制派得以轉移矛盾、拉攏民心的藉口,趙家專制派往往是最希望鼓吹港獨的勢力,甚至不排除當前鼓吹港獨的聲音就是趙家專制派暗中安插的可能。

從長遠而言,不管是統一還是獨立,都祗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都是為了香港更好的發展,這個應該是我們的共識。根據人類發展的客觀事實可知,就發展潛力而言,優勢統一(美國)>優勢分裂(歐洲)>劣勢統一(牆內)>劣勢分裂(中東),如果中國能建立起類似美國那樣優勢統一的國家,對於香港而言由於可以調配的資源更多,也更有利於爭取世界認同、爭取國際空間,發展的潛力也就越大,這是符合科學規律的。如果牆內無法實現憲政化。香港斷無通過獨立保障憲政的可能,他朝有日如果牆內能夠實現憲政化,香港亦無通過獨立保障憲政的必要。當下香港民眾的處境和牆內的專制有關,和是否獨立無關,祗要處於專制統治當中,比如中東,就算分裂,民眾也不會幸福,反過來,如果牆內建立起類似美國那樣的憲政統一國家,就算統一都不會影響香港民眾的自由。

綜上所述。近期而言,香港支持維護一國兩制原則,避免趙家專制派站在維護國家統一的道德制高點取得國際社會同情和推行一國一制,才能有效維護香港的憲政體制。長遠而言,推動中華憲政統一,利用中國巨大體量帶來的國際話語權避免香港淪為二流國家,爭取更多國際認同和國際空間,是香港力量來源的源泉,是發展香港最好的選擇,也是眞愛香港最好的表現。

對於香港本土要求獨立的民意呼聲,我是這麼看的,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意給議員投票是希望他們能做出更有利於香港發展的決策而非單純的迎合民意,這就是政治家和政客的區別,政治家知道什麼才是對民眾更有利的,然後去引導和說服民眾接受自己的立場,政客則是無底線的討好民眾迎合民眾,即便損害本土利益也在所不惜,祗要能當選就行了,反正搞不好我就可以推卸給民眾說我都是按照民意來辦事而已。眞正的民意不是手段而是結果,民眾是希望議員們能夠成為帶領他們走向成功的結果,而不是沒有見識的舉手代言機器。

總而言之,是獨立還是統一,關鍵還是看普遍民眾對國家發展的定位,如果香港祗滿足於做一個二流國家,獨立也並無不可,但如果想成為世界一流的國家,能夠爭取更大的國際話語權,統一更有利於實現。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於單邊主義是不信任的,倒不是說美國會侵略別的國家,祗是如果地球上多一個像美國這樣的大國和美國相互競爭的話,能激發人類更大的創造積極性,或許更有利於香港乃至全人類的發展。

最後,願天佑香港,天佑中華。
你搞笑的吧?香港坚持悼念64多少年了?结果呢???曾经香港的人和西方人民的想法是差不多的,觉得改革开...

你这个观点我不是很认同,很多国家的民主进程都是坎坷、混乱的,如果中共倒台,上来一个毛泽东第二,或者萨达姆第二,相信是周边国家的灾难与噩梦,所以,推动民主,完善邻居的民主与文明,就是保护自己,而纵观世界各国的民主进程,尤其是亚洲,都伴随着外力胁迫、协助的影子,我们大陆人确实缺少这份民主素养,我们应该承认。
确实也没有权力和理由要求别人的帮助。
但是,如果都自扫门前雪,是否重蹈绥靖法西斯的覆辙?
中国人不是不想自己种地,自己生产粮食,但是基于“大清”还活到现在这个事实,中国人确实没有能力和技术自给自足。
恐怕,香港、日本、韩国、台湾的民主,也不是自己发明的吧?
單純寫點廢文,沒有冒犯的意思情感上當然能理解你們,兩地的總體素質和情況都不可同日而語,我也十分無奈


连登那个地方,喜欢玩身份政治和仇恨言論不是第一天了,我第一次去看的时候也觉得吓人。现在也懒得过去看了,适应就惯了,所以也别认为香港那边素质有多高,其实地球人民都差不多。另外不需要用道歉语气去说话(反正我是谁骂我我骂谁),没必要惯着或者舔香港人,平视即可香港人即可。
那我觉得可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陆,尤其香港周围城市的人,自己到香港蒙面举自己城市的名字来争取了,...
不覺得這是個好辦法,很天真,內地人才不在乎他們的市長是不是直選的
香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始终给人一种在维护体制内赋予的特权,而不是勇于抛弃体制,真正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感觉。


畢竟民主和自由在中国是貶義詞, 他們認為民主+自由就是敘利亞 烏克蘭 伊拉克。。。
總結,香港人實慘
這些年出錢出力,換來淒涼的下場
被大陸搶物資
還要被粉紅五毛黑警還有林鄭那個後媽虐待
現在還要被裝睡的大陸人道德綁架
太慘了
你这个观点我不是很认同,很多国家的民主进程都是坎坷、混乱的,如果中共倒台,上来一个毛泽东第二,或者萨...


我想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看这三十年的历史,“帮助中国人推动民主”,香港的人已经做过了,但结果是失败了。

700万人要抵抗14亿人的巨大宣传机器很困难,尤其是实际上国内人根本没几个会来里应外合,观念上觉得香港的人瞎搞民主不要面包是蠢的还不少。

所以你们还真别觉得香港的人右转和国内这个态度没有关系,就是因为民主左派这条路走不通,香港才开始有人走了右转激进道路,他们称自己为本土派。

你说的威胁我看连登那边也有人讨论过,其实他们并不是不懂,但别人的想法是光复香港后宁愿选择血守深圳河也不想融合大中华,我觉得可以理解,应予尊重。

我还是那句话,中国民主化这条路,品葱这边如果不从自己做起,什么都想依靠别人的话,就是书生造反,十年不成,注定失败。
我已经在这里见过太多给自己找借口的人,没错,国内是很高压,但绝对还有能做的。你看李文亮事件后出了个在雪上写字的人,有被捉么?那么趁维稳力量松动的时候,学香港人在街上贴文宣、写大字报能做到吗?或者学习香港的人做的,去国外旅游时,偷偷做宣传,贴或者写一下共产党的邪恶如何?我们自己写的肯定会比香港那边的理解更深刻,100个游客中如果有一个能看到,就是一个启蒙。

最近我在留意智利人学习香港那边抗争的事,发现智利人的抗争一样困难,甚至他们的警察会真枪实弹对付示威者。论困难程度,智利的人会比国内容易么?我觉得不会,但智利的人不会埋怨南美附近国家的人不给自己帮助,就算他们的文化相近。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品葱这边到底能不能大度点,别一天到晚老盯着连登瞧不放?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边老有人发帖说连登怎样,连登咋样了,这种帖子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然而我去看连登,人家整个版上可没有一个帖子说品葱怎样品葱咋样,他们讨论多了还会被别人骂“别讨论无意义的事,推行动贴很重要”。

行动!行动最重要,懂了么???
以台灣人的立場,現在這個情形下我真的不敢和想統掉我們的中國民主派(包含於統派)合作。
既然仇恨有助於畫清界限,我並不想化解這道防線。

@薄扶林火柴人
台灣也有在紀念(自由廣場的六四晚會),不過在太陽花那年起鮮少有國民黨籍及統派人士出現。
如果你認為台灣人不是華人才說只有香港在紀念我會感到榮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