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疫情看出真正最难对付的敌人

通过疫情相信很多人都已经了解财新系媒体,与环球时报一类的垃圾媒体不同,财新系媒体报道理性客观,干货满满,很多反贼也都对他们的文章表示赞赏。但实际上,这类媒体属于高级红群体,他们小骂大帮忙,是最难对付的敌人。
Q1为什么是敌人?
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各位自行搜索主编背景即可。概括的说,是民主党派代表的高级知识分子群体。
Q2为什么有些话会很对胃口?
由于最近几年维尼对主流媒体的掌控和对自由派的打压,使得大量异议人士无法发声,而财新系媒体允许少量反对意见,使得部分有意愿和能力的人聚集于此,换句话说,财新系媒体中存在大量反贼。
Q3为什么最难对付?
如果说小粉红对应满口谎言的民逗和什么都不加思索就相信的憨批反贼,那么高级红群体就对应着持续输出高浓度思辨文章和各类高雅创作的高级反贼(前者代表是编程随想,后者代表就是小反旗了),两者都是各自代表群体的中坚力量。以前粉红军团在各大门户网站声势浩大,而在疫情里一触即溃,而高级红群体在提出异议的同时放出大量干货,有力维护了共党统治。
Q4如何对付它们?
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回答,毕竟对方是逻辑完整的高知识群体,文章又极具针对性,对于没有自己思考的人来说很难招架,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探讨。
-1
分享 2020-02-16

10 个评论

早就说过了之所以八平方后中国的政治每况愈下最后导致大家一起完蛋的最大原因还不是党内保守派,恰好是那些党内外自由派和自由派媒体,这些人在小的社会问题上给普通人制造开明社会幻觉和改良幻觉,同时宣传经济至上论,导致社会自私盛行原子化严重,同时大力挖掘女权中医环保武术动保等非核心议题社会热点,社会注意力远离核心政治议题,导致幻觉严重,对比香港台湾韩国可以说极为畸形
“财新系媒体中存在大量反贼”
“财新系媒体是最难对付的敌人”

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改良派的愿景是建立公民化社会,他们要么逼得土共原形毕露,要么被土共逼上梁山变成反贼。我不认为他们是敌人。
最难对付的敌人一直都是那些不用脑子思考的义和团们。
不抛弃改良,这个国家只会越来越臭

“财新系媒体中存在大量反贼”“财新系媒体是最难对付的敌人”不觉得自相矛盾吗?改良派的愿景是建立公民化...


一点不矛盾,大量的反贼只是干基层活,而高层全是高级红,这帮人才是决定财新系媒体的人,也是能确保财新系持续发声的人
财新是王岐山的产业,反习不反共

最难对付的敌人一直都是那些不用脑子思考的义和团们。


这次粉红节节败退不难看出吧,对付大量无脑评论的办法就是找一群比它们大脑升级的人发表大量言论,文宣搞起来,这种聚集不难达成
财新是王岐山的,大马仔原来是胡述立。所以你知道了吧
太多了,身边好多人都是,妄图改造他们思想是不存在的,只有让他们自身利益受到威胁他们才可能起来反对。

财新是王岐山的产业,反习不反共


王之前为何帮习??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主义/多元文化/进步思潮